2020年5月17日星期日

朱瑞:西藏贵族——夏札.甘丹班觉和他的先祖

1997年6月,我在夏札平措康萨门前。


夏札.甘丹班觉和夫人(察绒.达桑占堆的女儿)



初识夏札.甘丹班觉先生

那是一九九七年六月,一个炎热的午后。我在拉萨帕廓的一条小巷里,偶然发现一座气势恢弘而老旧的石头房子:厚厚的石墙,黑色的窗边,层层木雕的门楣,美不可言。我好奇地进去了。院子很大,迎面主房为三层,两边侧房为两层。侧房的顶端是木雕栏杆,但已断裂,摇摇欲坠。院子中间有一口井,不少人站在旁边等着打水,他们似乎都是这座房子的住户,像乞丐,也像小商小贩。门口还坐着一个卖油炸土豆片的人,我问他:“这是谁的房子?”他摇摇头。我又问了一个推着木板车出去卖杂货的人,他也摇头。

我回头观察了一会儿眼前的主房,发现大门已经掉了,好像任何人都可以进去。于是,我进了主房。里面黑漆漆的,似乎有许多木柱。过去,西藏是用木柱计算房间面积的,也不知这里有多少根木柱。一股发霉的气味直刺我的鼻孔。待我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便看到木柱之间有个楼梯,我抓住扶手,上了二楼。一道昏暗的光线,从右边虚掩的门逢透了出来。

“有人吗?”我敲了敲门。没有动静。我推开门,看到微弱的油灯下,一个披着袈裟的人,正盘坐在床上抓捏糌粑。他朝我点点头,又指指床。我没有坐。只看了看床对面一个掉了油漆的斑驳的佛龛,里面是宗喀巴师徒三尊。

“这是您的房子吗?”

“夏札的房子,这间屋子是原来的佛殿。我是他家的香灯师。”

“夏札是谁?”

“政协里面有。”

我立即告辞,转身去了政协。我为什么急于见这座房子的主人?到底有什么问题要请教?夏札先生会接待我吗?这一切我都没有想。到了政协院里。打听了好几个人,才找到夏札先生的家,鲁莽地敲了门。开门的是夏札夫人。对了,在西藏,只有四品官以上的太太,才可以称“夫人”的。

这是一间狭窄的小屋,摆设与其他藏人家庭没有区别。一进门,是两张直角摆放的床,两床之间是一张藏式茶桌。夏札先生盘坐在迎面的床上,膝前是个简陋的纸箱,上面放着一迭翻开的长形经书。他穿着一件很是耐看的格呢上衣,腿上围了一条格子毛毯,看上去质量很好,也很旧。夏札先生已满头白发,但不显老,年龄似乎只增加了他的内涵和个性。他从经书里抬起头,看着我,对我的闯入,没有不满,也没有欢迎。

这时,夏札夫人拿起暖瓶,把一只杯子放在茶桌上,为我倒了一杯酥油茶。我看着夏札夫人,她满脸皱纹,梳着两条又干又细的辫子。但是,毛衣外翻出的藏式短上衣的衣领,无论颜色还是质地,都格外好。我的目光跟随着夏札夫人,直到她把暖瓶放回对面的矮柜上。那矮柜的另一边,有张黑白照片,是文化大革命前的甘丹寺,铺满了整个旺波日[1],简直是一座巨大的山城。夏札家族的人,穿着各色藏服,戴着首饰,站在那寺院的前面。挨着这张照片的是夏札夫妇的彩照:那时,夏札先生头发漆黑,脸上连一条皱纹都没有,高领的藏装里,是洁白的围巾。他的妻子更是明目皓齿,两条长辫子又粗又黑,尊贵雍容。

我说:“在帕廓那边,有座很古老的房子,有人说是您的房子。”

夏札先生点点头。

“那座房子有多少年历史了?”我问。

夏札先生低头想了一会儿:“汉话我说不好,年龄大了,房子的事情,专门写了材料,政协那边交上了。”他说着写下了管理材料人的名字。

但我还是舍不得离开,就走近那张夏札夫妇的彩照,问道:“我可以拍下来吗?”

夏札先生点点头,指了指夫人:“她是察绒[2]的女儿。”

“您是察绒• 达桑占堆的女儿?”我转身看着夏札夫人。

夫人点点头:“你知道我的父亲?”

“从查尔斯. 贝尔的书里知道的。”我说。

“察绒不是贵族。”夏札先生补充着,“但是他爸爸很聪明。”

于是,我们说起了察绒的往事。末了,我指着夏札先生围在腿上的那个毛毯,感叹:“真好看啊!”

“夏札平措康萨里的东西,只剩下了这一条毛毯。”夏札夫人说着,又加了一句,“不过,现在比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好多了,那时,我们连暖瓶都没有,买一个,就被没收一个。”

“夏札平措康萨?就是我刚刚在帕廓看到的那座老房子?”我问。

夏札先生点点头。


夏札家族与甘丹寺

后来,我到“政协”去了十几次,才见到夏札先生说的那个人。可那人说,夏札先生写的那份材料早交到“政协”主席手里了,而“政协”主席又刚好在四川某地渡假。无奈,我又来到夏札先生的家。

“找到人了吗?”夏札先生看到我,从经书里抬起头。

我就说了找那份材料的过程。夏札先生挪开经书,轻声地说了一句藏语。可是,我听不懂,就转向夏札夫人,夫人坐在了我的身边,翻译:“他说,别担心,我来帮你写。”

看我不知声,夏札夫人又重复了一句:“他说他帮你写。”

“我们说话不行吧,汉话我不懂,你找个人来。”夏札先生又说。

“什么时间合适?”我问。


“达瓦、米玛、拉巴、普布[3],普布下午来吧,普布下午我不读经。”夏札先生说。

我于是找到了一位翻译,按约定,于周四下午,到了夏札先生的家。但那次见面,夏札先生并没有说什么,远不如没有翻译时的气氛。后来,我再也没有找过翻译。

断断续续地,我知道了夏札家族的一些历史。后来,我还在政协那边发现了“西藏文史资料”,记得是一元钱一本,我买了十几本,其中有一期是夏札先生宝贵的回忆录,但画蛇添足之处也不少,比如开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这完全不是夏札先生的语言。

再说夏札家族历史,从宗喀巴大师创立默朗钦波
[4]时,夏札家族已是施主之一。他们的夏俄溪卡(又称夏热霍巴)内,有一座三层楼的房子,最高一层,始终保留着宗喀巴大师的寝室,室内有宗喀巴大师读过的经典、从安多来卫藏时使用过的背物架和法号、念咒后用青稞粒抛撒过的佛像等。这幢房子前面,石板铺垫的院子里,还保留着一个法座,那是宗喀巴大师坐过的。正是在这个法座上,大师声音洪亮地向僧众讲授了《甚深二道次第》经。

因而,居住在夏俄溪卡里的家族被称为下札(夏札),这是比较山上的甘丹寺为“上札”而言,也表明了夏札家族与甘丹寺之间,非同寻常的依存关系。

夏札家族从很早起,就形成了向甘丹法座殿常年敬献供品的规矩。即每年从耕地收入的粮食里,选出纯净、籽粒饱满的一部分,献给甘丹寺法座殿。而每月还要为甘丹寺法王殿献敬神酒。传说,夏札家族的诵经僧所献的敬神酒有非凡效力。因为这个酒的酿制有些特别,要埋藏在洁净的马草、麦秸堆里,草堆上面还要覆盖一面盾牌,不管四季温度如何,都会酿出好酒。

甘丹寺里还专有夏札家族的私宅,就在夏孜扎仓辩经场前的三层楼上,叫“娘不康”,有房屋管理员看管。


夏札家族的噶伦与西藏对外战争

夏札先生能够忆起家族中的第一位噶伦是夏札.贡噶班觉。他曾为协噶尔宗宗本,后为噶厦秘书长。当廓尔克入侵西藏时,西藏政府晋升夏札.贡噶班觉为噶伦,处理藏尼边界军务,帮助褔康安运输军饷及军需物资。多仁. 丹增班觉也在《噶锡家族史》中,记录了当藏军抵达吉隆时,夏札噶伦为他们及时准备了垫子、帐逢等必需物品和食物,还与当时的藏军指挥官宇妥“一起亲临军营,毫无位尊居傲”。

夏札家族的第二位噶伦是夏札.顿珠多吉。他是夏札.贡噶班觉的儿子,为八世达赖喇嘛时期的首席噶伦。廓尔克战争后,满洲人借机在西藏扩大影响,驻藏大臣巧立名目增加噶厦的开支,扰累百姓。于是,首席噶伦夏札.顿珠多吉与其他三位噶伦帕拉、吞巴、多卡尔同时提出辞呈,指出驻藏大臣问题,提出建议111条,要求恢复旧制,因而,阻止了原有西藏制度被进一步废毁。

第三位噶伦是夏札.旺秋杰布。一八一六年桑耶寺火灾,在首席噶伦夏札.顿珠多吉指挥维修时,认识了掌管桑耶寺供灯的拜喜群则。当时,由于遭灾,寄存于各牧民处的牦牛,即桑耶寺供灯酥油的来源,大多死亡,这使拜喜群则欠下大批债务。夏札.顿珠多吉欣赏拜喜群则办事干练,帮他还清了债务,并把他收留家中。后来,夏札.顿珠多吉去世,拜喜群则以夏札家族的名义向噶厦求职,被提升前藏代本[5],改名夏札.旺秋杰布。

一八四一年,西藏与森巴[6]之间发生战争,噶厦派前藏代本夏札.旺秋杰布和后藏代本索康.次丹多吉,以及噶伦巴伦领兵增援。他们趁天气寒冷,森巴军无法抵御之际,全面出击,击毙军官在内的敌军三百余名,俘获七百余名,以及拉达克的两名大臣。返回拉萨后,二位代本夏札.旺秋杰布和索康.次丹多吉都被提升噶伦。

一八五五年,廓尔克再次入侵西藏,占据了聂拉木、吉除、绒朗、宗喀、绒辖、普兰等地,并肆意劫掠。西藏政府从拉萨派出军队和喀木的民兵,任命噶伦哲康为前线指挥,与廓尔克作战,双方都死伤惨重。武力未能解决,西藏政府派出噶伦夏札.旺秋杰布为主的和谈代表,与尼泊尔签定了一八五六年《藏尼和约》。不过,如今的维基百科把这个完全在西藏与尼泊尔之间签属的和约,变成了“在清朝的介入下”签定的《中尼条约》,并且,没有对这个结论提供任何依据。

当时热振.阿旺益西楚臣任摄政王,有两件事不得人心:

一、在主持寻访第十二世达赖喇嘛时,大家都认为三个后选人中,生于西藏南方娘布地区的孩子最为灵异,劝热振承认这个孩子为十二世达赖喇嘛,不必抽签,否则,不是这个孩子的话,后果严重。但热振执意抽签,好在抽出的签正是这个孩子。

二、热振利用权力,给自己喜欢的人随便封赐官衔和庄园。


因而,当时已为首席噶伦的夏札.旺秋杰布和其他几位噶伦商量后,向热振建言,由专人保管摄政王印章和达赖喇嘛印章。摄政同意了。于是噶厦召开会议,推荐人选。因为夏札是首席噶伦,就推其保管印章。当噶厦把这个决定送交摄政王时,基巧堪布杰旺曲吉对热振谗言:“这是要篡夺您的权位。”于是,热振不仅没有批准噶厦建议,还罢黜了夏札.旺秋杰布,令其返回自己的庄园,安分守己度日。

后来,夏札.旺秋杰布收到尼泊尔王信件,询问为何久未音信。夏札.旺秋杰布在回信中告知了尼王自己的处境。而这封私信的手稿,传到热振摄政王那里,于是,热振以夏札勾结尼泊尔反对西藏为名,派出吞巴代本率兵捉拿,意为就地处决。但吞巴为夏札的一席话[7]所动,于是,只把夏札软禁在杰齐寺[8]

夏札.旺秋杰布反感于摄政王对他的处理,便利用一位卖鼻烟的商人,稍信甘丹寺的僧人巴登顿珠,要他联合甘丹寺和哲蚌寺反抗热振摄政。巴登顿珠与夏札家族早有联系,并对夏札.旺秋杰布十分衷心。于是,巴登顿珠联合了一切可以联合起来的人,成立甘丹寺、哲蚌寺和僧俗官员大会,掀起反对热振摄政王的活动。同时,邀请夏札.旺秋杰布返回拉萨。当时达赖喇嘛身边的人都是夏札的支持者,他们把达赖喇嘛的哈达、茶和点心送给夏札,这是很高级的官员才享有的礼遇,提高了夏札.旺秋杰布在人们中的威信。于是,在甘丹寺和哲蚌寺僧人的欢迎中,夏札.旺秋杰布回到了夏札平措康萨。

接来下,甘丹寺、哲蚌寺和政府三方组织,通知各僧俗官员在大昭寺顶楼开会,夏札.旺秋杰布发表演讲,例举了热振摄政王如何滥用权力,并在认证十二世达赖喇嘛时为讨好满洲人,举行不必要的抽签等,最后宣布自己为第悉。他没有说自己是摄政王,因为摄政王只在达赖喇嘛未成年时执政,而第悉在达赖喇嘛成年以后,仍可随其左右。

热振摄政王逃到满洲,请求帮助,但满洲没有能力,热振后来死于从中国返回西藏的途中。

第悉夏札任职三年后,于罗布林卡的格桑颇章宫去世。而巴登顿珠,因在第悉夏札击败热振的问题上起了重要作用,受到器重,先后升为代理噶伦、基巧堪布。巴登顿珠还负责一次清理账目工作,他将查出的钱财物资除留达赖喇嘛需用外,剩余部分都折合成黄金,存入布达拉宫朗色金库,据夏札.班丹甘觉回忆,这次存入布达拉宫的黄金,是噶厦政府有史以来储存黄金数量最多的一次。而夏格巴在《高阶西藏政治史》中总结,这些黄金“使政府有了大量的盈余,一直用到一九五九年,都没有用完。”

巴登顿珠聪明胆大,但也粗暴残忍。在夏札.旺秋杰布去世后,设计谋取摄政王之职,对不服从他的人,有的投入河里,有的陷害至死。巴登顿珠的行动,被德珠摄政王发觉,于是,派政府军捉拿。因巴登顿珠躲入甘丹寺,政府军与甘丹寺对峙了数月,最后包围了甘丹寺,截粮断水。巴登顿珠看到此情,逃出甘丹寺,到达墨竹工卡的甲玛地方时,发现已走投无路,便对亲信说:“你带着我的首级去政府军自首吧,否则,我们都完了。”但亲信下不了手,于是,巴登顿珠说:“那我们二人同归于尽吧,枪口对准彼此的胸堂,喊一二三,扣动扳机。”但巴登顿珠悄悄卸下了他自己枪里的子弹,就这样,他死在了亲信手里。

巴登顿珠事件,使夏札家族受到连累,大部分财产,包括庄园都被没收。直到十二世达赖喇嘛亲执,才退还了夏札家族的财物,包括庄园。也逐渐修复了政府军对甘丹寺的破坏。但川军入藏,对夏札家族进行了很大的抢劫,并且,那些被抢走的财宝,再也没有收回来。

夏札家族的第四位噶伦是夏札.班觉多吉。一九
O三年英军入侵西藏,西藏民众大会一致同意以武力抗击,即使男尽女绝,也要坚持到底,决不让一个英人入藏,一寸土地丢失。但四位噶伦夏札、雪康、羌勤、霍康一致认为,若以武力抗击,难免失败。便向大会进言,结果是,四位噶伦被撤职,囚在罗布林卡。

后来,十三世达赖喇嘛前往蒙古,让四位噶伦暂回各自庄园,恪守自省。再后来,西藏民众大会又根据夏札.班觉多吉的报告,进行了复审,撤消原告,时至张荫棠在藏,通知夏札.班觉多吉可返拉萨。但夏札.班觉多吉说:“没有达赖喇嘛的恩准,在下不敢擅自返回。”后来,十三达赖喇嘛批准了西藏民众大会的转呈报告,但这时已有了新噶伦,就任命原来的三位噶伦(有一位自杀)为司伦。

一九一三年,夏札.班觉多吉为首席代表,前往西姆拉,于一九一四年签定《西姆拉条约》。但十三世达赖喇嘛对此条约中把西藏分为内外藏很不满意。查尔斯.贝尔在《十三世达赖喇嘛传》中感慨:“夏札自己是绝对忠于主人的。在西姆拉会上,中国全权代表争辩说,达赖喇嘛是西藏出现许多麻烦的根源。对此,夏札的回答是,这类指责是荒谬的,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中国和西藏关系的破裂。仅仅是由于法王达赖喇嘛的完美品格和远大眼光,西藏的信仰才完整无损,国家才得以保持独立。因此,对法王达赖喇嘛的任何攻击,都是在撕我们的心。”

除了噶伦以外,夏札家族还诞生过许多转世化身,如夏尔巴仁波切,觉布仁波切等,一五四六年,第十八任甘丹赤巴杰森桑波,也诞生在夏札家族。

因为夏札家族在军事等方面的贡献,国家赐给夏札.贡噶班觉工布地区的俄绒溪卡,赐给夏札.顿珠多吉的乌郁宗丁玛溪卡、赐给夏札.班觉多吉的墨竹工卡宗,再加上夏札家族原来的溪卡,如甘丹夏札俄溪卡,聂木宗恰果溪卡、扎西绕丹溪卡、勒巴林溪卡等,还有许多的牧场、牦牛租凭处和出租的房屋等,其财产十分可观。


敬佛的府邸——夏札平措康萨

夏札平措康萨建于夏札.顿珠多吉执政时期的一八一六年。当时,第六十九任甘丹赤巴强秋群佩(又译蒋曲曲批)亲自加持。强秋群佩是九世和十世达赖喇嘛的经师,还是第一世赤江仁波切。夏札回忆录说,此次为夏札家族府邸加持的详情,已载入《强秋群佩传》。

竣工的夏札平措康萨,设有《甘珠尔》经堂、法王殿、无量寿佛堂、玛尼佛堂等,而各佛堂都有长明不熄的供灯。大厅里还设有松赞干布、赤松德赞、赤热巴巾祖孙三代法王堂。家族的佛堂里,甚至塑有一人高的三世诸佛;中间的大佛像内装藏着宗喀巴大师用过的一只木碗。其他居室也都有自己的佛龛,加在一起,这所府邸至少有十座佛龛。总之,夏札平措康萨的里里外外,都表达着对佛的虔敬。

并且,每天都要在起居室、甘珠尔经堂,法王殿、无量寿佛堂、玛尼佛堂、司库房、执事房等佛龛前,分别献上手执供灯一盏。

每逢一到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忌辰,夏札平措康萨的房顶四周,要点燃二百盏陶制供灯。而每逢燃灯节夜晚,要在房顶点燃五百盏陶制供灯,府邸内至少有四个佛堂和起居室,奉上数套百供。同时,全家人还要聚集在法王堂,奉献酬补供养,并与上下密院[9]的僧侣一起,在起居室奉献“上师供”。

夏札平措康萨最忙的时候,还是藏历每月的初八、十五、三十日。那时,在这座石板铺垫的院内,会集聚很多乞丐。夏札家就向每位乞丐施舍一铁勺糌粑。而在燃灯节时,还要向每位乞丐施舍一铁勺面块汤。

每逢新年、宗教节日等喜庆时刻,也是乞丐们聚集在夏札平措康萨的日子,他们站在那石板铺就的院子里,呼求赏赐,一直呼求到满足为止。得到满足后,他们会用一种特殊的声音高喊三声祝词:“愿善神得胜”。

每逢藏历七月一日雪顿节时,大小藏戏班子也会来夏札平措康萨,在这石板铺垫的院子里,献上他们的唱词。而夏札家会按照戏班子的大小分别赏茶、酒、酥油、粮食等,每位演员也会得到一条哈达。对夏札属地塔仲地方的藏戏班子,还要加赏,因为这个藏戏班子会在夏札家全天演出,不仅如此,还要请外面的客人观看。

每逢吉祥天母节,夏札平措康萨更是吸着拉萨的人们。当僧侣抬着班丹拉姆神像绕转帕廓,抵达夏札平措康萨前面时,所有夏札家族成员都要从房顶往下撒麦发愿,而夏札家的库房,还要负责在班丹拉姆的神像前摆上供桌,供上五谷斗、新酒、神香。夏札家的厨师还要用银茶壶将长脚瓷碗盛满茶后供起,把抬着班丹拉姆神像的僧侣们喝剩的酥油茶倒回银茶壶中,分给主仆,这叫献福力。最后,百姓中的头目也要赶来,在夏札平措康萨前面,向班丹拉姆献上哈达。

每逢藏历十一月初七的十吉祥聚日,夏札平措康萨还要大摆宴席,招待宾客。这时,内部管家和管理员的饭菜要比平时丰盛,近侍的饭菜中也要加上一道火锅。对一般的佣人也要上茶上酒……

据说,
帕廓附近,曾有五百多座如夏札平措康萨似的西藏贵族和商人留下的石头房子。但是,到九十年代末,我在西藏工作时,专门到环保部门进行了调查,得到的结果是,只剩下了九十三座,且都与夏札平措康萨的命运大同小异。不知二十多年后的今天,这些老房子的命运如何?

正常情况下,再过几百年,这些老房子也不该有问题,像布达拉宫就是一个例子,虽然这些贵族或商人的房子没有布达拉宫壮观,也没有布达拉宫那样的意义,但都是十分坚固的。五十年代,中国入侵以前,这些房子都是完好的。那么,为什么短短几十年,这些房子如此潦倒?据说,主要是被中国没收后,没有妥善管理,任其耗损和人为破坏。

不过,我最近在网上检索,发现夏札平措康萨已被装修一新,房顶插着五星红旗, 房前堂而皇之地挂着“夏札大院”的牌子,下面是醒目的“中国唐卡之都”招牌,看来,真品已被赝品淹没,并且,变成了某个献媚者和见利忘义之人的敛财工具。

这不仅仅是一座贵族房子的消失,也不仅仅是与这座房子相关的西藏民俗的消失,这是对西藏宗教的破坏:比如,夏札家族,还与除了甘丹寺以外的许多寺院都有着福田与施主的关系,像次觉林寺、桑顶寺、昌都寺、察雅寺、边坝寺、硕般多寺,甘丹群科寺(后藏)等等。随着夏札家族的消失,这些寺院也少了一份资助。

而几百的来,每逢默朗木钦波,夏札家族都要向所有与会僧众供养斋茶和青稞片粥;平时还要向甘丹寺金塔殿、三大寺的措钦大殿献长明供灯,向大昭寺、小昭寺、色拉寺、哲蚌寺、甘丹寺、鲁普岩等提供部分供灯酥油,邀请高僧大德讲授佛经,出钱木刻经文等。这些由夏札家族参与并提供资助的佛事活动,都会因为这个家族的消失,受到程度不同的影响。

而夏札家族的命运并不是孤立的。事实上,所有西藏上层人士和文化精英,都被扣上了“三大领主”的帽子,被没收财产,被批斗和改造,使整个西藏宗教文化和价值取向都发生了质变,折射出中国占领者对西藏政治、经济、文化的釜底抽薪。


夏札. 甘丹班觉先生与国民党官员吴忠信

我见到的夏札先生,是夏札.班觉多吉的孙子——夏札.甘丹班觉。他的父亲夏札.班觉索朗旺秋在即将封噶伦时病逝。当时,夏札.甘丹班觉先生只有十二岁。但他从七岁起,已在父亲的培养下,开始了藏文字母的启蒙教育,并在医师钦饶罗布跟前受过良好教育。曾跟随父亲前往波密处理政务。

一九三六年,夏札.甘丹班觉以夏札家族继承者之身份,申请噶厦之职,担任夏堆,即最低一级的七品官。当时他的职务是管理厨房及牛羊等工作。一九三九年,西藏政府派夏札.甘丹班觉接待参加十四世达赖喇嘛登基典礼的国民党蒙藏委员会长吴忠信。

后来国民党一直宣传吴忠信主持了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而共产党又仿效国民党,继续宣传。因而,阿沛. 阿旺晋美到南京档案馆查了资料,详细研究之后,指出这是一个不实的说辞。

不过,“西藏文史资料选辑”上有篇文章,标题为《忆吴忠信来藏主持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片段》,署名夏札.甘丹班觉。我于是请教了夏札.甘丹班觉先生。当我说出这个标题时,他愣住了,看了我好一会儿。我问:“吴忠信是否主持了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他显得很沉重:“汉话我说不好。”

显然那个标题是译者郭翠琴(红卫兵出身)强加的。另外,这篇译文中到底有多少是夏札先生的原话?多少是译者强加的?因为没有原文对照,我们只能从别的与西藏史实相关的译文中得到答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百分之百这方面的文章,都在译为中文时,进行了偷梁换柱。我曾专门指出中国人对夏格巴的《高阶西藏政治史》的改写,对察尔斯.贝尔的《十三世达赖喇嘛传》的改写,对《青史》的改写.......另外,我还在“西藏文史资料选辑”中,发现了一篇题为《历史不能篡改 成就不可抹熬》的文章,也是署名夏札.甘丹班觉,但这是一个叫“饶元厚”的人记录整理的,这篇文章,几乎每句话,都不是夏札先生的语言。

针对吴忠信是否主持了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后来,我有幸在印度达兰萨拉请教了当事人达赖喇嘛尊者,尊者说:“就我个人来说,虽然那时候年纪小,但记忆力不差,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典礼上,我的法座左边,是德吉林庄园的管家,接下来是尼泊尔代表、中国代表、印度代表,还有其他国家的很多代表,都在我的左边;而我的右边,是西藏的摄政王和高僧大德,这个,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国民党在撒谎,你共产党不需要跟着国民党撒谎。”

再回到夏札. 甘丹班觉先生的生命历程:一九四七年,夏札先生晋升为阿里总管,为西藏政府四品官。接着,一九五
O年中国入侵西藏,中断了他的仕途,使他无法再像祖辈一样,为国家倾尽智慧。夏札先生的回忆录写到此,只交待了一句:“土猪年(一九五九年),由于受内外各种因素的影响,我参加了西藏的叛乱,被管制改造了二十年。”那么,究竟怎样参加了“西藏的叛乱”?做了哪些具体事情?在监狱里是怎样熬过了二十年?面对与家族相依的甘丹寺被拆毁,面对祖辈留下的家产被全部没收,他的心情如何?这一切,都成了永远的迷。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二十多年的监禁和如今的一无所有,并没有改变他的价值观和向佛之心。他依然读经,善待生命,包括对我这个素不相识的突然闯入的汉人,充满善心。这不是一代人的精神成就。

我不是说西藏所有的贵族都是如此。事实正好相反,在中国入侵西藏时,很多西藏贵族都投靠了中共。当然,中共的花言巧语和许诺,也起了不少的作用,不过,他们中有些人,确实为了自己的一点小利,就出卖了国家,没有担当。但这些人后来也都在文化大革命中落了难,很惨。


西藏贵族的出现与消失

什么是贵族?不是有钱有地位就是贵族。贵族的前提是有世袭爵位和庄园,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是文化精英。贵族的出现,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和较牢固的价值观。像中国社会就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或权势者。因为中国社会一直是动荡的,在一个朝代替代另一个朝代的过程中,前者积累的社会财富被抢劫,社会秩序被迫坏,价值观被颠倒,比如共产党代替国民党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像“打土豪分田地”,就是对乡下有钱人的抢劫;公私合营,是对城里有钱人的抢劫;“破四旧”,就是把前人认为美的,都定性为丑的,批判唾弃不够,还要推倒和砸毁。

而西藏社会基本上是稳定的。从一千多年前佛教传入西藏起,绝大部分时间,佛教都是西藏的国教,除了朗达玛的短暂统治时期。西藏贵族的出现,主要是从十四世纪的帕竹政权开始。帕竹政权废除了萨迦政权的十三万户管理制,建立了宗溪制,对国家功勋奖励溪卡(庄园)。接下来的各政权,都沿袭了宗溪管理制。而甘丹颇章政权发展了宗溪管理制度,从帕竹政权时期的十三个宗,发展为一百四十多个宗
[9]

在甘丹颇章政权管理西藏的三百多年里,除了对外战争和摄政时期的权力之争外,没有平民暴动,社会稳定,佛教传播广泛,各寺院都积累了大量财富,人们的物质生活得到保障。在西藏被中国“解放”之前,达赖喇嘛尊者说,没有饿死人的情况,也没有听说饿死人的情况。但是,“一九六一年西藏发生了历史上从没有过的大饥荒,这场饥荒持续了三年。一九六八年到一九七三年,西藏再次发生饥荒。”[10]

中国入侵西藏后,废除了宗溪制度,爵位不再,贵族庄园被没收。同时,贵族、政府官员和寺院里的高僧大德,都被划为“三大领主”,那些乐善好施的人们和受人尊敬的高僧大德,突然之间,成了“剥削”“压榨”他人的典型,整个西藏社会的价值观被改变,原有的社会结构被破坏。从此,西藏贵族被消失。



完稿于2020年5月17日



注释


[1] 旺波日:日,在藏语中为山之意。这里指拉萨可南岸的旺波山。格鲁传承的祖寺甘丹寺建于此山。

[2] 察绒:二十世纪,西藏社会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西藏外交官,藏军司令,经济学家,土木工程师,十三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途中,他阻止了中国军队的追击,并于1912年,率藏军驱逐满清军队。察绒努力地在军事上保护西藏。在建立西藏的防御体系和与欧洲的关系以及促进贸易和增强西藏货币的努力中,他对英属印度进行了一系列外交访问。他的外交技巧使他被英国人视为在西藏最有影响力的朋友。1959年3月被中国解放军俘虏,死于狱中。

[3] 默朗钦波:藏语,又译莫朗钦波。汉文称传昭大法会。指1409年,由宗喀巴大师创立的纪念佛祖释加牟尼以神变之法大败外道教徒功德之法会。在藏历正月里举行。地点拉萨祖拉康(大昭寺)前面,数以万计人参加,是西藏最为隆重的宗教节日。这是如今被中国当局禁止众多宗教节日之一。

[4] 达瓦、米玛、拉巴、普布:藏语,周一,周二,周三,周四之意。

[5] 代本,藏语,西藏军队的官衔,相当于团长。

[6] 森巴:藏语对居住在印度北部查谟地区的道格拉人的称呼。

[7] 一席话:根据夏札. 甘丹班觉回忆录,这里指吞巴代本抵达夏札.旺秋杰布当时居住的恰果庄园后,夏札.旺秋杰布对吞巴代本说:“常言道‘杀虱岂用宰牛刀’我等主仆仅此数人,何须如此大动干戈?“而后,心平气和地向吞巴代本讲述了自己如何为国家效命,做过贡献的历史。也说明与廊尔克王之间的通关系:”过去与他协商立约时相识,并通函交往。此次,我在给廓尔克王的回信中,只是说明了原委,并无勾结之事。如果你不信,是杀是割,随你发落。临死之老朽,毫不憾恨于世!“因而,吞巴代本被此话所动。

[8] 杰齐寺:又译甲浅觉巴寺,吞巴代本为此寺的主要施主。

[9] 上下密院:为专门修习金刚剩的两大学院。为格鲁传承的最高学府。上密院,藏语称居堆札仓,位于拉萨的小昭寺内。下密院,藏语称居麦札仓,指拉萨祖拉康(汉语大昭寺)附近的木如寺。

[10] 四十多个宗:粗略统计:阿里地区——日土宗、札让宗、达卡宗、普兰宗、宗噶宗、吉隆宗、协格尔宗、卡达宗等。后藏地区——日喀则宗、江孜宗、江孜班廓曲德和定结二宗、赛仁钦孜宗、帕里宗、白朗宗、仁布宗、南木林宗等。前藏地区——堆龙德庆宗、尼木曼卡宗、麻江、羊巴井宗、澎波林周宗、达孜宗、墨竹工卡宗、曲水宗等。山南地区——贡噶宗、乃东宗、桑耶宗、琼结宗、拉康宗、托宗宗、申隔宗、赤古通门宗、隆子宗、拉纳宗、羊卓林宗、纳孜宗、白第宗等。塔工地区——金东宗、古纳木宗、江达宗、拉里和杰廓溪卡等。藏北地区——申扎宗、纳木茹、三十九族地区巴青、聂荣宗、那雪比如宗、丁青宗等。昌都地区:芒康、三岩、桑阿曲宗、贡觉溪卡、左贡宗、类吾齐寺、杰顿溪卡、洛隆宗、达尔宗、硕般多溪卡、孜托寺、邓玛、廓沃寺、塔寺、波堆琼多宗、波沃却宗、波麦隅工宗等等。

[11] 摘自《西藏的地位》287页(迈克尔. C. 范沃尔特. 范普拉赫 著, 跋热. 达瓦才仁译)。


今天的夏札平措康萨(图片来自网络)

今天的夏札平措康萨(图片来自网络)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