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0日星期四

朱瑞:曾大军与盛雪

曾大军于2011年7月18日,写给我的群组公开信

关于曾大军,最近网络上曝光的信息很多,都是围绕着此人的真实身份。较为共识的是,此人是被美国认定的中共特工,已被美国执法部门监控......但是,曾大军在中领馆帮助下成功逃离美国,并从墨西哥转道返回中国。


曾大军这个名字,让我想起2011年7月的华盛顿汉藏会议。当时,曾大军被盛雪特别邀请与会。后来,当盛雪盗用我的名义,冒用我的信箱,群发我揭露她的文章《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时,曾大军抢先站出来,尽管这时我已声明,我的名义被盗用,是有人仿冒我的信箱发出的我的文章,但曾大军丝毫不提这个前提,不追究侵权者,反而向被害人砸来石头,扭曲我的文章,偷换概念,转移视线,为盛雪当说客,以下是曾大军于2011年7月18日写给我的信:

朱女士:

不知上周会议你是否也来了?看了你的文章,我想,“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大家都是在只许一种观念灌输亿万国民的思想监狱里关押多年后出来的,对许多事物都有一个重新认识的过程。当然,闻道有先后,认识有深浅,转变有快慢,水平有高低。至少在这次会议前前后后,盛雪付出了很多辛劳,而且我也没发现她重犯以前的错误。即便那些马屁侨领愿意幡然改正我们都应表示欢迎,没准盛雪正是想以今日之努力弥补昨日之过错呢?可否多点宽容,多点鼓励,多点正面诱导,多点向前看,重在当前的表现为好呢?

曾大军

需要解释一下,曾大军所说的“上周会议”,就是指华盛顿汉藏会议。那么,曾大军是何许人也?当时,我脑里还是一片空白。于是我到网上检索“曾大军.西藏”。我认为盛雪邀请曾大军,是因为此人对西藏问题有研究,或者关注西藏问题的解决,否则,他有什么资格与会呢?

我检索的结果是,曾大军在2008年西藏全民抗暴的关键时刻,发出了《所谓“西藏问题”完全是新老霸权主义者炮制的反华怪物》,他无视西藏的独立历史和西藏人民被压迫的事实,公开为中共站台。

这篇文章让我吃惊不小,为什么连这种人都可以被邀请参加汉藏会议?且免费吃喝住宿,而真正的学者、专家,竟被阻隔在会议之外?难道就为了攻击异议时多一个说客?!这是我当时想到的问题,但现在看来,还是把盛雪看简单了。

后来,曾大军以“青藏高原”之名,到处转发那封盛雪给我的攻击信,不择手段地在网络上帮盛雪抹黑异己、异议。比如在独评上,曾大军甚至抢在张晓刚前面,转发盛雪的这封信,为盛雪造势: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48342

最近,看到被中共直接和间接掌控的《明报》,连续发出只有盛雪一面之词,甚至绑架大赦国际等团体为盛雪站台的四篇充满谎言的文章,再看盛雪的支持者拿一张PS照片说事,又看到张向阳的非正常表现,不难发现诡谲之处。

他们的绑架术,很值得研究和追究。我们先看看,这张PS照片来自哪里?据盛雪说,是来自刘劭夫的推号,而刘劭夫先生已声明那不是他的推号,是有人盗用他的名字注册的。而张向阳又在推这个假刘劭夫的推号,同时,张向阳虽然指控盛雪是“中共特务”,又拒绝提供事实,这种抽象的否定,令人不得不“脑筋急转弯儿”,这是不是另一种具体的肯定?以揭露盛雪的面目出现,又一再被盛雪当作“不提供事实”的污蔑者作例子使用,很像是在以一种变相的苦肉计为盛雪当“托儿”。

目前所见这些支持、力挺盛雪者的行为,无论以什么面目出现,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避开让盛雪本人面向公众,对批评质疑者提出的实际问题做出回答。这是违背和对抗民主程序的行为。

曾大军真实身份的暴露,也让人不能不对他所极力维护和掩护的盛雪产生更多疑问,盛雪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东欧共产政权垮台后的秘密档案证实,很多以民运名义活动的人士,包括一些头面人物,事实上早为共产党的线人。

那么,回看盛雪,早已有人揭露她与人民日报驻加拿大首席记者李学江的秘密往来、扑朔迷离的香港之行,以及陈用林,这位早就被人们识破真实身份的前中共外交部人员怎样不择手段地帮盛雪打击异己,甚至声称卖掉外交部为他保留在北京的房子,帮盛雪打官司,还扬言出1万美元,刮掉批评质疑者的舌头喂狗,这都说明了什么?

回顾往事,我不得不问一个问题:曾大军与盛雪到底有怎样的内在联系? 我相信,无论水有多深,水有多浑,一定会有越来越多诚实的证人挺身而出,将越来越多的事实打捞出来。

2 条评论:

李清源 说...

国内怎么能买到你的书?lqy110441968@gmail.com

朱瑞 说...

我的书都是在台湾出版的。如果您有兴趣,可在网上检索,估计出版社和书店都负责邮购。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