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8日星期一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听说,盛雪曾要求参加2016年2月10日在华盛顿召开的“魏京生基金会及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但魏京生先生拒绝了邀请她。不仅如此,会议中间,魏京生先生还与相关人员谈到赖昌星给民运的五万美元捐款被盛雪鲸吞一事。

这让我想到2010年夏天的一天,我突然接到鲁德成先生的电话,说,魏京生先生和黄慈萍女士,以及黄慈萍女士的母亲都来到了他的家,请我共进晚餐。

通常情况下,我与民运人士是保有距离的。尤其遭遇盛雪之后,就更不敢沾了。但是,我对魏京生先生和黄慈萍女士有着不同的记忆。那是2008年夏天,我在美国维斯康辛州的麦迪逊,倾听达赖喇嘛尊者为时七天的讲授佛法。有一次,听法休息时,一位藏人小孩跑来喊我:“阿佳啦,有两位汉人要见你!”

汉人?我很是吃惊。放眼一望,如海的人流中,多为藏人和老外,还有一些台湾人,汉人是很稀罕的。当然,他们也会出现,不过,只晋见达赖喇嘛尊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于是,我好奇地朝这孩子指给我的方向望去。的确都是很典型的汉人,一位男士和一位女士,正在朝我走来。到了跟前,男士介绍自己是魏京生,女士介绍是黄慈萍。寒暄之后,魏京生先生说,他和黄慈萍是特别前来看望达赖喇嘛尊者的,又说:“听说你是唯色的朋友,请代我向唯色和力雄问好,也请他们多多保重。”

我们的见面只有几分钟,但给我留下了记忆。于是,我立刻答应了鲁德成先生。待我走进鲁德成先生家时,首先看见的是黄慈萍女士的母亲,接下来出现了魏京生先生,后来黄慈萍女士也进来了。不过,那天黄慈萍女士和她的母亲离开得很早,待只剩下我、鲁德成先生和鲁太太时,魏京生先生就与我们谈到了盛雪,很不见外地谈到他和盛雪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包括他怎样到加拿大为赖昌星作证,赖昌星怎样答应为民运捐款,后来,盛雪又怎样告诉他,赖昌星的第一批给民运的五万美元捐款已到。再后来,丹麦的刘刚和张国亭,怎么要做联席会议的网站,他怎样嘱咐盛雪,从那五万民运捐款中拔出一万元给刘刚作为建立联席会议网站的经费,而盛雪后来又怎样耍赖,拒不交出那剩下的四万多美元。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魏京生先生:“在西方,五千美元就构成犯罪了,五万美元不是小数目,您为何不诉诸法律?”

魏京生先生沉吟起来,只说,一切证词,他都发在《独立评论》上了。我后来特意去查找了魏京生先生的证词,果然都在。不仅如此,我也看到了盛雪给魏京生的回复:“希望魏京生先生以上所谓证词是记忆失误”“万分遗憾有人一再逼迫魏京生先生败坏自己的名声”。

魏京生先生的回答是:“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不会记错。而且不是一个人知道。除非几个人都做假证。”“如果是给我个人的钱,我就捐给我的基金会了。为什么要让盛雪管这笔钱呢?所以不会记错。”“至于说有谁逼着我来坏自己的名声,有些严重了。这有点转移话题了。”

魏京生先生如此言之凿凿!

然而,2011年夏天,我吃惊地看到了由张晓刚发出的《胡平作证,魏京生澄清,“盛雪经手五万美元”子虚乌有》

五万美元不是小数目,真的会记错吗? 我看到在此文的下面,范似栋先生评说:“魏京生在判斷力上常有問題,例子多多,就不舉例了。但在記憶力上好像沒有問題。”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从盛雪给魏先生的回复中找到答案?这是不是要挟和黑道的胜利?

然而,盛雪振振有词地说,这一过程中,她所以没和魏京生先生计较,是因为“考虑到魏京生先生的身份、知名度和影响,没有在网络上进行公开回复和澄清。民运整体形象始终是我心中的大局。”


完稿于2016年3月28日



范似栋先生说:“魏京生在判断力上常有问题,例子多多,就不举例了。但在记忆力上好像没有问题。”

盛雪说:“民运的整体形象始终是我心中的大局。”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