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7日星期二

朱瑞:历史碰撞之后——图伯特与蒙古、满清和中华民国的关系


上一讲结束后,有网友提出讲讲图伯特与满清,以及与中华民国的关系。还有网友提醒:“在讲的过程中,不要含糊其辞!只要是真的,大家就能理解。。去留是将来的事,应该尊重自决权。”

受到这个鼓舞,今天,就谈谈图伯特与满清和中华民国的关系。但需要先谈谈图伯特与蒙古帝国的关系,因为这是后来形成图伯特与满清关系的基础。


一、萨迦王朝与蒙古帝国的关系:供施关系

1、萨迦班智达与蒙古王子阔端

在上一讲中,我提到阔端的军队抵达拉萨以北时,邀请萨迦班智达前往阔端驻地。阔端是成吉思汗的孙子、蒙古帝国的第二位汗王窝阔台的儿子。曾出兵南宋,攻取成都,统治今陕西、宁夏、甘肃、青海等地。阔端的驻地在凉州,属于今天的甘肃武威辖区。

萨迦班智达接受了阔端的邀请,带着两位小侄儿,一个是年仅10岁的八思巴,一个是六岁的恰那多吉,在蒙古使者的陪伴下,于1244年动身前往凉州。萨迦班智达一路说法,介绍图伯特的宗教,当他抵达蒙古时,已得到了蒙古人的尊崇。但当时阔端不在凉州,参加他的哥哥贵由汗的登基典礼去了,直到1247年左右,萨迦班智达才与阔端见面,为其说法。为了回报萨迦班智达的传法之恩,阔端将图伯特的十三万户,也就是卫藏一带的政权献给了萨迦班智达。

这就形成了供施关系。这种关系在萨迦班智达写给他的施主和百姓信中表达的很明确:如果我们能在宗教上帮助蒙古人,他们将在世俗的事物中支持我们。 。 (这个内容在孜本夏格巴望秋却丹的《西藏政治史》和《萨迦世系史》中都有记载。)

但当时,在萨迦班智达和阔端之间形成的供施关系,还属于个人性质,因为无论是阔端还是萨迦班智达,都不是自己国家的最高权威。当时的大蒙古国最高权力者是阔端的哥哥贵由汗,贵由汗之后是阔端叔叔的儿子蒙哥汗,再后来是蒙哥汗的弟弟忽必烈执政。

2、八思巴与忽必烈

在忽必烈时代,蒙古国与图伯特之间的供施关系有了进一步发展。忽必烈极为崇敬自己的上师八思巴, 请八思巴创制蒙古文并推行全国,献给八思巴“国师”“帝师”等名号,还把却喀松,也就是整个图伯特包括卫藏、安多、康,都献给上师八思巴掌握。在《西藏政治史》和《萨迦世系史》中,记载了忽必烈甚至请八思巴为他主持登基仪式。这样,八思巴赋予了蒙古皇帝统治中国及周边各国的权威和合法性,而西藏佛教成了整个蒙古帝国东部地区的国教,西藏的萨迦喇嘛则具有宗教上的最高权威 。由此形成了蒙古国与图伯特之间一个特殊的相互依存的关系。

八思巴后来回到萨迦,但两年后,汗王再次邀请八思巴返回蒙古。当时连忽必烈皇后和长子都走出很远来迎接。再后来,当八思巴返回西藏时,汗王陪伴他走了几个月,直到玛曲(黄河)上游,进入了安多。在那里,蒙古王廷为八思巴举行了隆重的告别仪式。记得以前,我还在札什伦布寺看到过八思巴依依辞别蒙古的壁画。这也说明图伯特人对蒙古的情怀。显然,这种蒙古对图伯特世俗权力的支持和图伯特对蒙古人民的精神支持,是没有从属关系的,也无法用西方政治术语中的宗主国或附庸国来表述。

后来,随着忽必烈的去世,蒙古势力的衰退,萨迦政权也在与帕木竹巴的较量中失败,帕木万户长降曲坚参成为图伯特的统治者。于1350 年,使西藏完全摆脱蒙古而获得独立。但这时的中国还在蒙古人的手里,在蒙古的统治之下,直到1368 年朱元璋建立明朝,中国才摆脱蒙古的统治,获得了独立 。

忽必烈是于1279 年从宋朝皇帝的手中夺取了中国,这标志着中国丧失独立。此后的八十九年间,中国成为东蒙古帝国的组成部分,当时的蒙古帝国的疆域一度包含了整个蒙古、图伯特、中国以及高丽的部分地区,还有西伯利亚,以及缅甸北部等。

蒙古与图伯特的关系,与蒙古与中国的关系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首先,蒙古与图伯特之间是相互依存的供施关系,也可以说是相互尊重师徒关系。不管是蒙古或图伯特人均未与中国人一起分享。蒙古和图伯特之间的这种特殊关系在蒙古帝国衰亡以后仍然继续存在,包括现在,蒙藏之间,仍然存在着联系,我在达兰萨拉看到很多蒙古人去那里听法。包括如今的卡尔梅克共和国的国以及布里亚特人,都与图伯特有着很亲密的纽带。

而蒙古与中国的关系是通过征服统治建立起来的,这从蒙古人对中国人的屠杀就可见一般。我在这上一讲中谈到蒙古汗王对中国人的屠杀,后来由萨迦班智达阻止。就不再细说。这是《萨迦世系史》和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中都有清晰记载。

其次,图伯特的统治权是由图伯特人自己掌握。从来没有把图伯特当作中国的一部分,也没有把中国视为西藏的一部分,因为在对西藏的管理事物中,从来也没有让中国人参与。而蒙古与图伯特之间这种特殊关系从未在蒙汉或藏汉之间发生。

再次,在忽必烈还未征服中国以前,早在1207年,也就是成吉思汗登基的第二年,藏人就到蒙古王帐上表示归顺,而且,图伯特在中国摆脱蒙古统治之前,就获独立,摆脱了蒙古帝国。


二、甘丹颇章王朝与满清关系:供施关系(被中国视为朝贡关系)

1、皇太极邀请五世达赖喇嘛


皇太极于1639年,邀请五世达赖喇嘛前往奉天盛京“宏传佛法和利益众生”,不过,达赖喇嘛没有前往奉天,但接受了太宗皇帝成为格鲁巴施主的愿望。这是荷兰国际法学家范普拉赫先生的《西藏的地位》一书中记载。


当时,达赖喇嘛还没有执政,这是太宗皇帝作为施主对上师表达的崇拜、 信仰,这种关系是没有任何从属意义的。

2、顺治皇帝与五世达赖喇嘛互赠美名

顺治皇帝在1649年-1651年间,几次派人邀请达赖喇嘛到北京。开始达赖喇嘛都拒绝了,后来虽然答应了邀请,但条件是:不能久住,因为气候和天花病。后来,班禅罗桑意希多次被康熙邀请,但他拒绝了。理由是经书没有学完,且怕中国流行的天花。再后来,班禅大师应邀到了中国,的确死于天花。

为什么达赖喇嘛最后前往中国?这得先从三世达赖喇嘛尊者说起。那是16世纪后半叶,土默特蒙古汗王阿勒坦汗(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后裔),几次邀请图伯特著名的上师尊者索南嘉措访问蒙古,那是1578年,尊者索南嘉措抵达了阿勒坦汗的住地。欢迎是隆重的,阿勒坦汗赠送尊者索南嘉措“达赖喇嘛”称号,“达赖”是蒙古词,意为海,说明上师的学问像海一样的深广。而索南嘉措回赠给阿勒坦汗“梵天法王”的称号。后来尊者索南嘉措被追为三世达赖喇嘛。当时,也就是1578年,索南嘉措,三世达赖喇嘛预言,说八十年后,汗的后裔将成为蒙古和中国的统治者。

因此,当满清皇帝邀请五世达赖喇嘛尊者时,图伯特人把这看成是三世达赖喇嘛预言的实现。而满清皇帝邀请五世达赖喇嘛的意图是,希望五世达赖喇嘛利用他的宗教影响,阻止蒙古人侵犯中国。

满清皇宫对五世达赖喇嘛尊者的迎接是隆重的,特别为达赖喇嘛在北京修建黄寺,当时顺治皇帝与五世达赖喇嘛尊者互赠美名(交换称号):

顺治称达赖喇嘛: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达赖喇嘛
达赖喇嘛称顺治:天神文殊皇帝


这种关系显然不具有达赖喇嘛承认或接受自己臣服于满清皇帝之意思,而且也 绝不表示皇帝对自己的上师拥有某种形式的宗主权。

但是,这种关系,在1792年,满清帮助藏人打败廓尔克(尼泊尔)后,有了改变。满清在西藏驻军,即便如此,也没有影响西藏的国家地位。为什么?

1)、达赖喇嘛的权威:不是源自外来的强权,而是源自五世达赖及其传承,此后的历任达赖喇嘛与生俱来就有这种最高的权威,因为,他们和五世达赖喇嘛是同一的精神实体。可能有人会说金瓶抽签,在这里,我推荐大家阅读2011发表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关于转世的公开声明》,这里有这样一句话,我在这里读给大家:

“实际上,使用金瓶掣签认证的只有十一世和十二世达赖喇嘛,其中,十二世达赖喇嘛在金瓶掣签之前,已经认定确立。所以,真正经过金瓶掣签认证的达赖喇嘛,其实只有一位”

2)、西藏也不可能自做主张地与尼泊尔进行战争。中国只是帮助西藏,并没有侵略、征服西藏,这也是供施关系的特点,就是施主有义务保护上师的世俗权利。这并没有超越供施关系。

3、驻藏大臣地位

藏人一般称驻藏大臣为“安班”,安班是满语。历届驻藏大臣都是满人而非汉人。

安班的职责:

1728 年设立。仅限于指挥人数不多的护卫清军,保护达赖喇嘛,确保能够和清廷联络畅通,除此以外他们并不介入西藏的政府事务 。孜本夏格巴在他的《西藏政治史》中,把驻西藏大家称为“政治观察家的身份”。

1751 年之后,他们有向噶厦提出建议的权力,使事务领域扩大。

1793 年, 在满清和藏军击败廓尔喀人之后,安班有了行使控制西藏对外事务的权力,充当了达赖喇嘛和满清皇帝的中间人,这是满清势力在西藏的鼎盛时期。西藏这时,应该说是处于被保护国的地位的。

但是,后来中国在西藏的影响逐渐衰微。十九世纪中叶,西藏第二次与尼泊尔的开战,以及与道格拉斯克什米尔之间发生的战争,都是藏人自己作主,独立作战,签订条约的。而这些条约的签定,不仅表明了图伯特是一个独立的实体,也表明了邻国对图伯特国家地位和国际资格的承认。视噶厦政府为合法政府。

到了1904年英国入侵西藏时,英国人在拉萨见到了驻藏大臣,总结出“他的地位十分低下”的结论。比如在英国随军记者弗来明所著的《刺刀指向拉萨》一书中,专有一章:“驻藏大臣登场”。开始,作者看到,在西藏除了达赖喇嘛以外,驻藏大臣是唯一有权使用轿子的人。当时,是十个人抬着大轿,把当时的驻西藏大臣有泰台到了英国人的营地,很有气势。不过,后来他们发现,“在驻藏大臣的职权范围内,不可能对西藏人施加任何影响”。一个事实是,驻藏大臣总是千方百计地向西藏政府借钱。为此,还虚构了很多理由。且总也没有驻藏大臣偿还这些借款的记载。所以,荣赫鹏总结道:“我们发现他其实是一名囚犯,如果西藏人不借给他钱,他连吃的东西都不够。”(转自《刺刀指向拉萨》)

所以,英国方面与西藏签定了《拉萨条约》。这也说明英国方面对西藏国家地位的认可。

但是,1908年——1911年间,西藏实际上是被满清有效控制的。这期间,十三世达赖喇嘛出走印度。而清政府宣布“革除”达赖喇嘛名号。

4、“革除” 达赖喇嘛名号和供施关系的终结

我在上一讲结束后,看到有一位叫于怀英的网友提出“达赖喇嘛是否接受清国册封?”有一位叫肖尧中的网友肯定地答道:十三世达赖喇嘛是接受了清政府的册封的。但并没有指出册封内容、地点、时间。为什么?因为你在历史上查不到。换句话说,十三世达赖喇嘛根本没有接受过清政府的册封。那么,为什么没有册封还要“革除”名号,这从何谈起?

满清是根据当年顺治皇帝与五世达赖喇嘛互赠美名而弄出的这个“革除”。所以,针对清廷的动作,噶厦政府的诸位噶伦和国民大会(春都杰措)的回答,我给大家念念:

中国的君主从未统治过图伯特,也没有将图伯特献给达赖喇嘛。中国皇帝给予达赖喇嘛的名号不过是表示一种尊崇,达赖喇嘛的权利和地位根本不取决于这些名号......有关“革除”达赖喇嘛名号的问题,那就与达赖喇嘛也收回「天神文殊大皇帝」 的名号来“革除”满清皇帝的名号是一样的。

见「伦敦印度事务部政治与机密档案」10 档147 页:贝尔致印度政府,1910 年5 月10 日,内附西藏诸噶伦和国民大会致印度总督的信件。

十三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期间,藏人坚持抵制清浑,1912年,在没有任何外援的情况下,藏人独立地战胜了满清军队,藏中双方接受尼泊尔调解,以藏文、中文和尼泊尔文签属了《藏中协议》,主要内容为:中国军队缴械投降后无条件撤离西藏。1913年1月,钟颖率其所属的最后一批军队离开拉萨,接下来,十三世达赖喇嘛发出文告,重申了西藏的独立地位。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2/blog-post_13.html

在此,我想引用范普拉赫先生的一句话来说明西藏的地位:“公元1913年的西藏不仅完全恢复了独立,而且根据国际法,西藏在其后的四十余年里,一直具备所有构成一个国家的条件而自立于世。”

清军官兵被驱逐出西这标志着满清与西藏的供施关系完全终结。


三、甘丹颇章王朝与中华民国的关系(西藏恢复独立)

正是在中国惨败的情况下,袁世凯发布了“五族共和”之说:“现今五族(汉满蒙回藏)共和,凡蒙藏回疆各地,同为我中华民国领土,则蒙藏回疆各民族,即同为我中华民国国民……”

袁世凯史无前例地提出了蒙藏为中国的一部分,蒙藏民族为中国公民。1912年底,袁世凯又致函十三世达赖喇嘛,要求西藏予以承认。然而,十三世达赖喇嘛回如下:

“中华民国刚刚建立,国家之根基尚未稳固,总统需致力于维护秩序与安定。至于我们西藏,我们藏人完全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生活方式。。”

同时,中国方面也给尼泊尔写了一封信,由钟颖转交给了尼泊尔国王,内容与给十三世达赖喇嘛的信几乎完全相同,以下是尼泊尔总理的回复:

“除了与尊重尼泊尔独立之盟友或邻帮维持长期友好和平以外,尼泊尔并无他求。尼中关系历史悠久,我们自然很乐意继续保持这种关系。但尼泊尔是一个珍惜自己独立,希望单独处世之古老的印度教国家,因而无法接受并入所谓中华民国五族一体的建议。”

另外,我们也可以从1913年图伯特与蒙古的《库伦条约》,1914年图伯特与英国的《西姆拉条约》,1918年图伯特与中国的《中藏绒布岔停战协定》,来看到西藏的独立地位。

以上是中国历史与图伯特撞碰的几个地方,但撞碰之后,在国民党和共产党前仆后继的虚构中,成了图伯特是中国的一部分,那种梦呓般的朝贡体系就代替了宗教上的供施关系。包括战败都不行,都能说得天花乱坠。比如战败国不得不把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不得不成为松赞干布的多个王妃之一的悲剧,被CCTV八卦得恐怕连文成公主自己如果在天有知,都会无脸再见娘家人了。说到这里,我想起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在从西宁去往鸟岛的路上,经过一个小镇叫倒淌河,当地人说,这是文成公主当年进藏时经过的地方,文城公主走到这里,哭不前行,后来,她的泪水就流成了河,滴滴回向长安,所以人们叫倒淌河。

写改历史的技巧

1、翻译中的偷梁换柱

对西藏历史的改写,不仅中国官媒,还有翻译中的偷梁换柱。比如我在这里多次提到的孜本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翻译李有义就一口一个“达赖”在叫着,还以扩号的形式,加进很多空洞的批判;比如,当李有义翻译到藏人贴出海报,直言满清安班压榨和干涉西藏事物,要求满清军队撤出图伯特,指出满清军队在西藏带来的损害比尼泊尔侵略军还严重、西藏人完全有能力自己赶走尼泊尔侵略军时,李有义就在后面加一个括号,说:这段话纯粹是造谣中伤。并标明:译者注

在如此严肃严谨的历史著名后面,译者加上这毫无事实依据的批判,很是荒谬滑稽;还有杜导斌翻译的《喇嘛王国的覆灭》,其偷梁换柱之处太多了,以及耿升翻译的《西藏佛教密宗》,我去年有点时间,与原文对照了一下,也尽是私货。说实话,几乎所有被译为汉文的有关图伯特的作品,都进行了换梁换柱。

2、历史“学者”对历史的过滤

但是,危害更大的还是那些声称支持西藏的汉人历史“学者”,对西藏历史的过滤。

比如中国宪政民主学者张博树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一书,就以中共官方篡改史实的宣传资料为依据,以臆想的朝贡体系代替供施关系,“论证”了图伯特自元朝起就“臣属”于“中国”,明朝、清朝都属于中国,并且,这本书得到了美国华人民主人士圈里这几年比较活跃的西藏历史研究者李江琳和其现任丈夫丁一夫的推介。

而李江琳女士在西藏问题的起源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提出了:1955年和1956年的民主改革是西藏问题的起源,并把西藏问题定格为“共藏问题”,而这一切,过滤掉的正是西藏问题的根本点:主权。


2018年3月10日星期六

朱瑞讲座:图伯特——地名沿革、历史梗概、噶厦政府





各位网友、群友、群主、转播员,大家好!

今天是三月十日。很高兴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与大家交流。今天,对西藏人来说是最难翻过的一页。在西藏的流亡社区,每年的三月十日,都要举行纪念活动;而在西藏境内,像2008年西藏全民抗暴,也是始于三月十日,但中国当局说三月十四日,这是为了淡化三月十日这一天。还有1989年的拉萨抗暴,都是在三月十日前后,包括很多自焚藏人,也都选在这个时刻。

因为3月10日是西藏抗暴纪念日。这得从1959年说起。那是年初的一天,张经武邀请达赖喇嘛尊者到中共军营去看中方的舞蹈团演出。后来,中共方面又几次催促达赖喇嘛尊者定下具体时间。于是,尊者就选了3月10日。当时,中共方面的大炮岗哨布满拉萨,而在安多和康区各地宗教领袖、头人,出席中共的会议或观看表演之后就被抓了起来,有的永远消失了,藏人担心达赖喇嘛尊者的安全,在1959年3月10日这天,纷纷前往达赖喇嘛尊者的夏宫罗布林卡 ,前来保护达赖喇嘛尊者,不要尊者前往中共军营。他们同时高呼“西藏是独立国家”,“中国军队撤出西藏”等口号。

接下来,在3月17日,达赖喇嘛尊者踏上了流亡之路,而中国当局向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大小昭寺等开枪,炸毁了几百年历史,储存无以计数藏医珍宝的药王山藏医学院,仅这次对药王山开战,中国方面《五十年代解放军平定西北和高原的武装叛乱》宣称:“歼灭叛乱武装5300多人,其中击毙藏族匪徒545人,毙伤、俘4800多人”

后来,我写作在《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回忆录的时候,恰巴先生回忆,当他被解放军从拉萨西郊的藏身处,接出来送回东郊的路上,他看到拉萨的街道上,都是与中国交战中死去的藏人,到处都是藏人的尸体,解放军的尸体一个也没有看到。后来,就把这些尸体拉到拉萨河边烧了,烧了几天,拉萨的空气里都是烧尸的气味......

2018年2月27日星期二

朱瑞讲座:大昭寺珍宝、西藏壁画和长篇小说《逆转》写作背景




2月17日大火之后

各位网友、群友、群主、转播员,大家好!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与大家交流。今天我主要谈大昭寺,藏语叫祖拉康,谈谈那里的稀世珍宝、西藏壁画艺术,以及我的长篇小说《逆转》的写作背景。

可能大家已经知道了,2018年2月17日拉萨的大昭寺着火,但究竟什么原因引起这场火灾?烧了多长时间?烧毁和损失了多少珍宝?这是所有藏人和关心热爱西藏文化,关心热爱世界文化遗产的东、西方人士共同关注的问题。中国当局有责任向世界、世人做出一个诚实的说明和出示一份损毁明细。

全藏最神圣的寺庙

我记得几年前,唯色就在推特上发表推文,指出达赖喇嘛尊者说“大昭寺是全藏最神圣的寺庙”,也就是说,大昭寺,是圣城拉萨中最为神圣的地方。从前西藏人,不管远在多堆 、多麦 还是后藏、阿里等地区, 都以能前来拉萨朝拜大昭寺为福乐,有的还会一路磕长头,不惜走上几个月,还有的甚至赶着羊群牛群走上几年的光景。

除了藏人以外,还有喜马拉雅地区的其他国家的香客信徒,如不丹,锡金、拉达克等也前来拉萨朝拜大昭寺。还有居住在蒙古,以及俄罗斯贝加尔湖附近的布里亚特人,也都来朝拜。那么,为什么大昭寺如此神圣?

这得先从祖拉康的建立者第33代藏王松赞干布和他的王妃说起。

藏王松赞干布和他的王妃

松赞干布的前三位王妃都是藏人,赞普为她们每个人建了一座拉康,比如为芒妃墀嘉建立了扎耶巴拉康,我在西藏时去过那里,那是陈奎元当政时期,扎耶巴被破坏得很厉害,一片瓦砾,那里的修行人被赶走,房子被拆,如今天的喇荣五明佛学院。赞普还为木雅妃茹央建立了扎拉贡布拉康,为象雄妃勒托曼修建了梯布廓拉康,现已无法确认位置。

后来,松赞干布又娶了尼泊尔赤尊公主和中国的文城公主。作为嫁妆,赤尊公主带来了一尊释迦牟尼八岁时的等身像,而文城公主带来了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像。于是,松赞干布又为两位公主建立了拉康,一个是小昭寺(Ramoche)供奉而文城公主带来了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像,一个是大昭寺,也就是祖拉康,供奉赤尊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八岁时的等身像.

后来,在第35位藏王芒松芒赞时期,为了防止中国的攻击,抢回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像,于是,把这两尊释迦牟尼的像进行了调换,所以,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像,也称觉沃就被转移到大昭寺。

惹萨祖拉康

那么,祖拉康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据说,当年为了确认建寺的地点,赞普松赞干布掷出戒指,最后,戒指落到了湖里,并从湖上升起一座白塔,就这样,确立了大昭寺的位置。那么,怎样才能在湖上建起拉康呢?

人们把湖水引入几曲,几曲是西藏人对拉萨河的称呼。当时,山羊也来帮助驮土,添平湖泊,因此,大昭寺被西藏人称为“惹萨祖拉康”。“惹”,在藏语中是“山羊”之意,而“萨”是土的意思。我在大昭寺时,有一次,一位古修啦把我带到一扇小门前,对我说,你听,里面有水声。我的确听到了哗哗的声音,所以说,大昭寺建立在一座湖上,不仅仅是一个传说,因为拉萨曾经有很多的湖泊和沼泽,只是现在都在越来越沙化了。

祖拉康的建筑,据说顾及了苯教、密咒师和普通藏人等审美,所以,盖成后,所有西藏人都很欢喜,认为这工艺有如幻化,因此人们又叫 “惹萨噶喜墀囊祖拉康”,其中的“墀囊”就是幻化之意。

此后,一直到五世达赖喇嘛时期的900年间,祖拉康一直都在扩建。 后来,在第41代藏王赞普赤热巴巾时期,惹萨被叫成了拉萨,延至今天。

显然,先有祖拉康,后有拉萨。后来围着祖拉康形成了著名的帕廓街(汉人叫八角街) 。这也是西藏城市和乡村形成的规律,先有寺庙,后城镇乡村,因为城镇和乡村都是围绕着寺庙向外发展,形成的。

建筑风格

祖拉康的建筑为曼陀罗形状。 我最近看到唯色推出一个推文,这样写道:

像曼陀罗一样的祖拉康(大昭寺)建起来了,无价之宝的释迦牟尼佛像住进去了,自称赭面人的岗坚巴(雪域藏人)像众星捧月,起帐搭房,把自己的平凡生活和诸佛的理想世界连在一起,炊烟与香火,锱铢与供养,家常与佛事,从来都是相依相伴,难以分离…

这段话,也说明祖拉 康如曼陀罗形状。曼陀罗是汉语中的坛城。是一切圣贤、一切功德的聚集之处,或者说是诸位尊者的世界。这样说,可能对于不信佛教的人,太抽象。形象地说,有点像古印度的精舍风格。我去过摩竭摩国的首都王舍城和离王舍城不远释迦牟尼讲经的精舍,也都是方形的结构,与祖拉康有相似之处。后来,我还在尼泊尔看到了类似于祖拉康主殿上面的那些狮身人面像,雕刻的柱子、柱头、门框、门楣等,还看到了西藏的其他符号,如雪狮,八吉祥图等。在喜马拉雅地区锡金也见过,但在中国我是从没有见到与祖拉康有任何联系的建筑或符号。

但汉文介绍,比如百度百科和恰白次旦平措編著的《西藏通史》,都说大昭寺建筑中有唐的风格,说文城公主从唐召来大批能工巧匠,帮助建了大昭寺。但从当时的交通状况和条件来看,文城公主自己去西藏都是十分艰辛,走了很长的时间,她召去的能工巧匠,恐怕不那么容易抵达,相对来说,倒是赤尊公主很容易从尼泊尔召人。

虽然祖拉康建筑有印度尼泊尔的烙印,但更多的还是西藏建筑风格。西藏建筑是很有特点的,一般都是外形方正,墙体向上收缩,平顶,平顶之上,或者说房顶上,相当于花园或客厅,人们常在那里喝甜茶、观景、看戏等。

视觉上也是十分稳固、古朴、粗犷。这些房子不像是盖起来的,像是从喜马拉雅长出来的,与那里的山山水水,包括气候,都融在了一起。尤其是寺院的边玛墙增加了厚重高贵的效果。但在中国不同,那些寺庙的建筑,都是很孤立的,完全失去了与周围环境的衔接。

我在达兰萨拉遇到一位日本建筑师,当他还是日本早稻田大学建筑系的学生时,为了完成毕业论文,前往拉达克考察实习,一下子就迷上西藏建筑,后来,他在流亡社区一呆就是二十七年。他也对我谈过西藏的建筑风格与中国截然不同,但我们总是牵强地把两者绑在一起。 比如西藏的夏鲁寺,中国方面一直宣传有汉藏风格,但我去了夏鲁寺以后,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汉式风格,仅仅用了几片琉璃瓦,能说明什么呢? 鹦鹉学舌,跟着强者跑,是中国学术界或者说藏学界的一个很不诚实的学风 。

觉沃佛

话再说回来,我开篇谈到的西藏人、蒙古人、布里亚特人等,都不远千里、万里,祖拉康朝拜,朝拜什么呢?朝拜释迦牟尼的十二岁等身像,觉沃佛。在西藏,觉沃佛被看成是最有加持力的一尊佛像。 因为这尊佛像是释迦牟尼在世时亲自开光过的。

那么,为什么这尊佛到了中国?有版本说,古印度摩竭陀国王送给唐朝皇帝的礼物。还有说,中国曾帮印度打败了伊斯兰教国家的入侵,为了感谢中国,印度国王送给中国的礼物,版本很多。但是,西藏史书,也就是蔡巴. 贡嘎多吉所著的《红史》 中看到,说是东晋五胡十六国的前秦时期,一位印度的老班智达对前秦的国王说,在印度和西羌之间,有一个小国,有释迦牟尼开光过的十二岁时的等身像,觉沃像,像的舍利和一个叫鸠摩罗室利的班智达,因为此国狭小,此珍宝在彼处对众生利益不广,请陛下发兵取来,将大有利于众生。于是,发兵到了这个小国,

笃信佛教的藏王松赞干布知道尼泊尔有一珍贵的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和中国有一尊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于是,想要娶尼泊尔和中国的公主,而佛像作为嫁妆,也会随之来到西藏。

祖拉康壁画

除了觉沃佛以外,大昭寺里还有许多的艺术珍品,包括浮雕、铜雕等,不过,我今天主要谈谈大昭寺壁画。

到今天我仍然记得,那是1997年6月2日下午,我第一次走进大昭寺里,一进大门,我就被那幅固始汗和五世达赖喇嘛尊者的壁画所吸引,固始汗是成吉思汗的后代,蒙古和硕特部的汗王,他曾天山一带以及西藏高原,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汗国,

后来,应五世达赖喇嘛之请,帮助打败了藏巴第悉的军队,并在五世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跟前受了居士戒。把图伯特三区的全部政教大权,以及自己的族系人马等,都赠与五世达赖喇嘛尊者作为佛法属民。从此,五世达赖喇嘛尊者以驻锡地甘丹颇章为名号,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开始了达赖喇嘛掌握图伯特僧俗权力的时代,到现在,已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了。 

当时,第一次到西藏的我,还不知道这些历史,只是觉得这绘画叙事性很强,很细节、 属于东方平面绘画,一说到平面绘画,可能有人就觉像小人书。不,不是的,如果了解西方美术史,就会发现,从后印象派开始,像高更、凡高,都在大胆地往平面转变呢,就为了使绘画更像绘画。这些绘画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同时,我还迷上了大昭寺主殿的壁画,那里的壁画有的是一千多年前,当时有的已看不清了,因中共入侵后,这些壁画再也没有修缮过,过去西藏政府都是定期修缮这些壁画的,大昭寺的壁画在十三世达赖喇嘛时期就修缮过。

还有大昭寺襄廓两边的壁画,都是奇美无比。展示了西藏佛教史,西藏历史,西藏艺术史等。后来我还发现,虽然每个寺院都有壁画,但这些壁画各不相同,不仅内容,风格也各不相同。

西藏壁画艺术与多维视野

比如我后来去了拉萨西郊的乃琼寺。说起来,乃琼寺的地位有些特殊,因为乃琼护法主要预言国家大事,比如,达赖喇嘛尊者是不是到了登基的时刻,西藏怎样对等侵略者?是不是需要进入战争状态?等等。

乃琼寺的天花板上、木柱上,墙壁画都是彩绘……且与祖拉康的壁画完全不同,是另外一种想像。有的人面朝下、身子朝上,还有的头上长出许多只眼睛,连两只乳房和手臂之间都是眼睛

后来我还得到了阿里托林寺的壁画册,看到上身为人下身为鸟的壁画,像我的这个微信的头像,就是托林寺里的下身为蛇上身为人的壁画。 甚至老鼠都可以长出翅膀。。

我惊奇地发现,人类的想像可以如此打破规矩! 可以如此自由和开放!这一切教给我们一种思维方法、一种超越世俗的思维方法!

后来我又去了江孜的白居寺和夏鲁寺,这些壁画的最大特点就是构图活跃,色调以红绿对比为主,比如那尊绿度母,真是千锤百炼,技艺和造形都十分精湛。很天然,很沉着……

再后来我又去了夏鲁寺,那里的壁画更是独居一格,其服饰、花纹,都充满了细节!包括深色的肌肤,准确地渲染着明与暗的对比,色彩也更饱满,比如红色,就有暗红、大红、土红、降红等等,绿色也有翠绿、草绿、浅绿、橄榄绿等等,还有红与綠,黑与白的对比,很接近西方的颜色理论,很有魅力,把颜料持久的秘密都挖掘出来了,因为西藏的染料,采用的是天然石质矿物,色泽经年不退。

我后来又去了萨迦寺,冒珠寺等等,看到了更为不同的壁画。

有一天,我去大昭寺祖拉康,在一位古修啦的家里,看到一个瑞士出版的一部书,不记得是德语书还是英语书,反正那时我都不认识,不识字,但那封面就是岩画的宗喀巴大师,非常美,我就说,这封面简直太美了,我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美,这封面设计得很了不起啊,太厉害了!但这位古修啦说,这是色拉寺的壁画啊,你想看的话,我明天带你去。

第二天我们就一起去了色拉寺,啊,色拉寺林廓路上的那些岩画啊,无论闭着眼睛还是睁着眼睛时,我没有见过这么宏伟的岩画群。时间越久,那些人物色彩都越突起和沉重。这是一种高不可攀的境界。我当即拍下了几张照片,包括那个瑞士出版的书封面中岩画宗喀巴大师,我也拍了下来。

我不吃惊,很多中国艺术家画到最后都去了西藏,因为西藏是艺术的精华,更高阶的呈现,但是,由于历史的政治、经济的思想的等各种文化原因,最后他们在西藏学到的也只是一些符号。

因为西藏壁画中的那种自由的精神,不是一两天可以陪养出来的,而是世世代代的积累和沉淀。

长篇小说《逆转》写作背景

下面谈谈我新近在台湾出版的长篇小说《逆转》的写作初衷。

我的这部小说,主要写一位出生在中国的女画家,在对艺术的探索中来到了西藏。她如醉如痴于西藏壁画,并由此直观地看到西藏价值观、西藏精神,以及西藏苦难现实,从而这位女画家开始了反思中国文化之旅。同时,这位女画家也开始了改变自己,包括改变她的绘画语言。而任何改变都会带来疼痛,换句话说,挣脱枷锁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这一反思之旅,也使主人公失去了她在世俗世界中获得的荣誉和一些物质保障,并走向未知。

为什么我把主人公放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 虽然贯穿这部长篇小说的爱情故事,并不是我的个人经历,但主人公对西藏壁画的感知,却是我自己的体验。包括主人公在大昭寺的感受,也都是我个人的体验。

但是西藏的这些珍宝,今天正在消失,这不仅是藏人的智慧,也是人类共同的智慧,大昭寺是世界文化遗产,这些珍宝的消失,是我们整个人类文化的灾难。






2018年1月30日星期二

朱瑞:长篇小说《逆转》自序



即便今天,在海外自由世界裡,只要中國人聚在一起暢所欲言時,西藏或者說圖伯特,總是噤若寒蟬的話題。比如,當我被介紹為「西藏題材」的寫作者時,幾乎立刻,會出現一陣沉默,而後是轉移話題。

當然,有些海外漢人學者和民主人士是常以同情的口吻談西藏的。他們甚至在流亡藏人的幫助下,採訪調查,影印資料……接觸了更多的有關西藏歷史的細節與背景,看到了西藏的國家形態和被侵略的事實,但在著書立說寫文章時,還是免不了把西藏歸入「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框架裡,與中國當局,原則上保持了一致。

中國歷史上的千年皇權,使人們習慣了依附於統治者、強者;而共產政權,近六十多年來,對文藝界一波接一波的整風、整頓,更馴服了作家。比如在對西藏或說圖伯特的表述上,從早期的《農奴》電影到近年在中國走紅的《塵埃落定》、《藏地密碼》等,要麼是明晃晃對西藏進行醜化和扭曲,要麼是以獵奇的方式,技巧地描述西藏;要麼是龜縮在幻想裡,光怪陸離地拼湊西藏……而這一切,完全逃避了西藏正在被宰割被殖民被消失的事實,間接和直接地為統治者遮蓋掩飾了罪責。

有人撰文指出走紅的某西藏題材作品,不過是對國際獲獎作品的模仿,我也有相似的感受。不過,這也是中國文壇的普遍現象:中國作家,尤其名作家,總是一窩蜂地模仿國際獲獎作品,比如,福克納的象徵和隱喻、史坦貝克的細節、君特.格拉斯的傳奇、馬奎斯的魔幻等等,都被重複得滾瓜爛熟。但是,這樣的文字再精緻,也是沒有生命力的。因為這裡缺少一部巨著,甚至一部成熟作品應該具有的品質。

一部好作品,至少要具備真誠的內涵。真誠地與弱者同行,見證他們的災難苦痛,並對統治者或者說殖民者進行審視和曝光;不隨波逐流,不禁錮精神,不僅如此,還要讓精神得到最大程度的獨立和開放。統治者從來都不乏被歌頌,作家們再擠進這個阿諛奉承的隊伍:媚俗,媚權勢,那是自甘墮落。

我曾任《西藏文學》編輯,有機會看到了衛藏的許多地方,包括偏遠的鄉村。後來,也到過印度的西藏流亡社區和西藏文化輻射的喜馬拉雅地區,如錫金等,作為漢人,我的感觸一言難盡。

於是,我決定寫作這部長篇小說,對比中國、西藏和西方的價值觀。逾越中國人對「敏感內容」的禁忌,謙卑地描述以關懷弱者為軸心的西藏傳統文化,披露西藏苦難現實;同時,回看中國文化,反思那種「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等弱肉強食邏輯,當然,這也是逆向世俗定見的,因此,我取書名為《逆轉》。

寫作方法上,我避免譁眾取寵、刻意雕琢,盡可能地回歸生活、生命本色,自然地鋪展我的故事,以表達我對文學的理解和追尋。

感謝秀威出版社,使我的這部作品得以與讀者見面。尤其感謝責任編輯林昕平女士的辛勤,成就了這部書顯而易見的優質。


我的长篇小说《逆转》近日在台湾出版


此书由:财团法人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先生,台北大学系中文系教授、诗人在陈大为先生,元智大学中语系教授、散文作家钟怡雯女士,诚挚推荐。
釀出版(台湾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目录



自序

【第一章 中國(上)】
王家寡婦
青馬溝
孫簫染上了大煙
西炕子屯邢老大的兩鬥小米兒
張大馬勺
帶小跳井了
離婚
審判長害怕了
焦老大家的老羔子
又見楚大夫
楚大夫對著灶火爺磕了頭
靜宜給了姐夫一耳光
馬車上
楚大夫在鍋臺後站了一夜
住在韓絕戶家
「我說」
跟著楚大夫回鎮上
玉霞接嫂子
團圓
未婚先孕
坐著出生的吉
又是一年芳草綠
楚老爺子的大錢匣
拍花
後園
待在了姥姥家
姥爺背上了吉
奶奶說,我有個大媽……
天下再大,媽只有一個!
不能斷了根苗
找大衙門去
雄黃帶來了兒子
住不下去了
不能做損
楚老太太服了
團圓的果實
靜宜抽過去了
分家

【第二章 中國(下)】
臭肉不可往外扔
張歪嘴子的老婆
傻尿子飛起來了
往水缸裡尿尿的男孩
初戀
被折斷的翅膀
兔子不拉屎的地方
靺鞨古國

【第三章 圖伯特(上)】
錯過的火車
雍和宮和西黃寺
準備穿越羌塘草原
曼巴劄倉的晉美群佩
分擔祕密
晉美的索羅瑪布
祖拉康與壁畫
馬頭明王擦擦
乃瓊與哲蚌
在甘丹寺的廢墟之間
晉美的表哥
跟著雅魯藏布走
協喀爾客棧
樟木口岸
消失在巴爾比斯

【第四章 圖伯特(下)】
與中國分手
年楚河邊
表哥來信
移居夏魯村
又見拉薩
靜宜的禮物
華岩的接風宴
靜宜走了
米瑪立了功

【第五章 加拿大】
尼歐的兒子路克
路克的女人們
吉的成長
路克又來了
與尼歐在一起
夏日的篝火
雨下得太多了
奔向如斯‧傑普森
風雪之夜

尾聲



秀威書店:https://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6273
金石堂:https://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60813020&lid=search&actid=wise
诚品: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258882655308&kw=朱瑞&pi=0
博客来: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8542
三民网络书店:http://m.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6652012
商务印书馆:https://www.cp1897.com.hk/product_info.php?BookId=9789864452347
新语丝网络书店:https://www.silkbook.com/search_result.asp?SearchOption=3&SearchText=%A6%B6%B7%E7

2017年10月13日星期五

唯色:剪刀女,及言论自由与“藏汉交流”等(二)

剪刀女与多位汉人信徒同尊者的合影
第二,那个女子何以会在达兰萨拉如此飞扬跋扈呢?她难道不知这里不但是流亡藏人的中心,更是在印度境内吗?而这里并非拉萨,并非连尊者都不得不于1959年逃离他之前的十四世都归属的拉萨,她却敢如此横行霸道就像一个权力在手的殖民者。这一事件发生之后,一位朋友在脸书上写了一句话:“Where there is no respect there is no safety”(没有尊重的地方是没有安全的)。正如被那个女子袭击的流亡西藏议会议员、“九·十·三运动”会长lhagyari namgyal dolkar(拉加里·朗杰卓嘎)在事后接受采访说:“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这种事情竟会发生在大乘经院,发生在西藏抗暴英雄纪念碑前。”“至少对我来说,这件事让我大开眼界,在达兰萨拉竟然也会发生这种事!”而这位年轻的女议员,她本是有一千多年历史的吐蕃赞普(君王)的后裔,她的父亲拉加里赤钦(法王)朗杰嘉措1959年被中共以勾结“叛匪”为由下狱二十年,王室家族多人入狱或困苦交加而死,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拉加里王宫沦为废墟。巧合的是,最近我正在整理并于网上发布我在数年前拍摄的王宫废墟照片,以及摄影家友人于今年赴王宫废墟拍摄的照片,某种延续与叠合使这一事件变成了某个隐喻。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脸书上讨论这一事件时,竟有藏人息事宁人地说算了,不要再说了,免得影响“藏汉交流”。这反倒让我想知道,什么叫“藏汉交流”?或者说“藏汉交流”应该有怎样的方式?众所周知,尊者达赖喇嘛一直非常辛苦地倡导“藏汉交流”并亲力而为,同时经受了许许多多本不应该是他这样一位宗教领袖、一位尊者、一位老者所遭受的挫折和羞辱,说实话,我们身为藏人看在眼里都很心疼。我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候就会心疼难忍。当然我不是说我们不需要“藏汉交流”。实际上从事“藏汉交流”的人很多,包括我自己,因为我是用中文写作西藏及西藏的问题。我想说的是,“藏汉交流”不应该是没有原则的,不应该是没有底线的,不应该是别人扇了你两巴掌,你还继续把脸贴上去。我想说的是,我们需要知道,“藏汉交流”应该建立在一种平等和尊重的基础上,而不是一味地迎合对方,而不是只为了凑些人数,而不是贪图对方给一些好处,比如金钱和声名什么的。干脆直说吧,“藏汉交流”本应该是我们每个藏人去做的事情,结果我们又做了多少呢?而藏人今天的困境,既是外人施加,也是自己促成。这些年流亡藏人方面所进行的“藏汉交流”,在我看来乏善可陈。其中人为因素是主要的,有的人的私心影响了本来可以取得的成果。

第三,近些年,对藏传佛教感兴趣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无论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或成都、杭州这样的省会城市。去西藏旅游是时尚。像追明星一样追西藏喇嘛也是许多人爱做的。而诸多喇嘛、仁波切也乐意行走各地,既可传法又广纳供养,虽然中国当局多有限制。曾有几次外媒问我:是不是信奉藏传佛教的中国人多起来了,会对解决“西藏问题”有帮助?我觉得这样的结论太表面、太乐观。据我的观察和了解,许多接近藏传佛教甚至成为弟子的汉人,对历史与现实的“西藏问题”既无知也不同情,对尊者达赖喇嘛更是有许多误解。而这并不完全是被中共洗脑所致。

一位居住德国的汉人朋友在推特上说:“我接触到的西方和海外华人藏传佛教徒,对藏人的命运基本都不感兴趣。这让我至今不解:他们对自己藏人上师感恩至深,如何可以精神分裂到不闻不问?”而朋友的解释是:“如果不问,藏人朋友一般不会主动说自己的苦难;如果问,他们都会说,但不是汉人的那种哭天喊地……”。对此我有不同看法。不是藏人不主动讲述苦难,而是藏人的自律所致,甚至已经习惯了某种自我审查、自我噤言,尽管出于不得已。无论在境内和境外,无论在安多或拉萨,那些拥有许多中国弟子的藏人喇嘛、仁波切们,他们几乎从来不会对他们的中国学生讲藏地的真实现况,不会讲西藏的历史真相,这固然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政治的敏感和恐惧,他们不愿意去招惹麻烦,所以只是念经,只是灌顶,只是收供养。藏地有些寺院因为汉人弟子给很多钱,而修得金碧辉煌。供养的金钱太多,以致于去迎合这些弟子,这其实也助长了那些以为有钱就是一切的施主们的气焰。也因此,在印度,在达兰萨拉,在尊者的寺院前,出现这样一个用剪刀毁坏记录西藏苦难的图片并对和平劝言的藏人暴力出手的中国女子也是不足为奇的。她虽声称是尊者弟子,却如脸书上一位陌生朋友的留言所写:“对于所有追随尊者学习的学生来说看到类似的所有现象是非常不安和难过的。就像您在访谈里面说到,一个尊者,老者,如此慈悲智慧,可是这些人就是无法追随他的教化并惭愧自己的恶性。尊者讲法开示的频率远远超于任何年轻的上师们。”“尊者的教学是对许多论著的解释和帮助我们学习,每次听到当下就觉得有清凉的智慧而受益,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若学生狂热追随所谓的Guru(上师)本人的言教而没有观察的智能的话,就有一些极端的举动。”

但必须要强调的是,实际上也并非所有的中国弟子皆如此。在我个人的生活中,诸多给予我心灵的启迪与助益的友人,就包括了其中真正的追随佛陀法教者,他们如法修行,低调精进,并有着清醒的认识和正确的观念。


2017年10月12日星期四

唯色:剪刀女,及言论自由与“藏汉交流”等(一)

图说:2017年10月1日,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大昭寺前,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九•十•三运动”举行的“纪念1987年拉萨藏人抗暴30周年”图片展上,一位华裔女性挥舞剪刀大闹现场。(现场藏人拍摄)

事隔数日,想起在Facebook看到的那个短短视频,震惊仍未消褪。那是一个中国女子,在印度北部流亡藏人聚居地达兰萨拉,在尊者达赖喇嘛传授佛法的大乘经院(又称大昭寺)前,挥舞锋利大剪刀,毁坏现场展览图片,更对几位藏人动手动脚,算得上是暴力攻击了。视频不止一个,也有多张照片,见证这是10月1日发生的真实事件。

10月1日,是中国最具意识形态的“国庆节”。当局不但给全国放假七日,东南西北,浩浩大国,飘满大大小小的五星红旗,连西藏的佛寺、新疆的清真寺都要求插上五星红旗。所有媒体都在宣传如何更加爱国,如何更加感激党恩。很多中国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爱国主义情怀高涨。但10月1日,也是藏人的纪念日——纪念1987年10月1日,在拉萨大昭寺前发生的藏人抗议,从要求释放数日前被捕的游行僧侣,很快转变为警察向抗议人群开枪射杀,据西藏历史学者的相关记录,“大概有六到二十个藏人被打死”,并认为这是文革之后拉萨第一次大规模的政治反对运动。中国官方称此事件为“1987年拉萨骚乱”。

但这个纪念日,也只能是在境外西藏的藏人以一些活动来表示。比如在达兰萨拉,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九·十·三运动”即在大乘经院前布置了几个展板,以挂图的方式展出三十年前拉萨抗议遭致镇压的图片。图片不多也不大,参观者也多为路过者,却因那个中国女子的突然袭击,而掀起了轩然大波。

如今有关这一事件的视频与图片在墙外网络流传,并被多个国际中文媒体、藏语媒体报道。作为已在推特和脸书对此多有评述的我,接受了10月4日美国之音中文部的电话采访,但因时间短,未能做更多发言,虽然我有较多思考。

现在我们都已知道,那个有暴力袭击行为的中国女子持有美国护照,而她声称自己“是达赖喇嘛的学生”。那么她是一个什么样的真实身份而来?有人说她可能有特殊身份,故意引起事端,以制造藏人与汉人之间的仇恨。但是否如此需要证据,当属印度及藏人行政中央的相关部门调查。有人说她精神和心理不正常,并举事例说2015年夏天在康区宗萨寺,她私闯宗萨钦哲仁波切寝宫拿走东西声称是仁波切送给她的,她还追宗萨钦哲仁波切到不丹被婉拒接近后,又跑去印度参加尊者达赖喇嘛的法会,每次法会献花,这次也献花,因为次日起,尊者将主要为华人信众举办法会。网络上还出现了此女与多位汉人信徒同尊者的合影。然而这更令人忧虑,若是有精神问题,如此靠近尊者,如果突然发作而采取暴力,怎么办?再有,无论她是否献花是否磕头,都不能覆盖我们在视频中看到的:她用剪刀毁坏藏人抗议及被镇压的图片,她扑打拍摄她毁坏行为的摄像镜头,她掌掴阻拦她的藏人女子、抓咬劝阻她的藏人男士却指责他们“没有慈悲心”,她还斥骂批评她的香港信徒给“炎黄子孙”“丢脸”等等。

然而,我们关注这个事件是因为它已超越事件本身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如果仅仅纠结于该女子本人和这个事件本身,其实是毫无意义的。正如我在VOA的采访中谈到的,这个事件所关涉的对言论自由的认识,“藏汉交流”的问题,以及趋向藏传佛教的中国弟子与“西藏问题”的关系,这才应该是我们所要分析和研究的。

第一,那个女子虽然是我们所了解的在专制环境中成长的中国人,但她持有美国护照说明她现在民主社会生活。那么,她不知道民主社会的原则之一是尊重言论自由吗?她指责有关三十年前在拉萨的藏人抗议及被镇压的图片“全是假的”,她会不会也指责二十八年前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六四”镇压也是假的?可见这位43岁的中年女子实际上被中共宣传完全洗脑,对历史与事实无知,就像今天许多中国人一样。

脸书上一位陌生朋友讲述了一个被洗脑的中国女生到了美国之后接触到真相开始醒悟的故事,留言道:“……那种发现真是很大的震惊与心痛,所以她在我面前一直哭,真的不敢相信那历史的存在,完全颠覆她原先的认知。所以这就说明了一点,没有离开被洗脑的体系出来看世界的人会执于自己所信任的世界的真实性,并且无法接受另一种面貌解读同样的历史。然而不是每个中国人都愿意离开自己的水池出来看自己的。包括那些反驳的人无法接受分裂主义,可难道就有权力毁坏别人对独立自由的追求?历史活生生的存在于那个时空当下,个人的疯狂,否认历史的真实存在,只会让世人更加怜悯同情无知的灵魂早被僵尸祖国豢养成动物界无法思辨的活物罢了。”


转自: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eise/weise-10092017102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