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8日星期日

朱瑞:亦之先生的“非暴力”主张对未来中国民主运动的意义

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图片来自网络)



有些民运人士擅长喊反共口号,像打倒、清算、铲除、惩罚等,常出现在他们的推特或文章中。似乎这些人相信,越暴力,反共就越彻底。今年的四、五月份左右,他们还搞出了“全民共振,全民上街”。这引起了大家的质疑:你们自己站在安全地带,让他人盲目挑衅一个军费开支庞大的独裁政权,是不是让人无谓送死?是不是在玩反共游戏?是不是利用反共做自己的生意?答案是没有的。他们在这一点上与中共毫无二致:从不回答公众质疑。不仅如此,还要向质疑者砸来各种大帽子,什么“恶毒攻击民运”“共特”等等,完全绕开了具体事实。

终于,听到了另一种声音,这是一个朴素的、安静的声音。发出这种声音的人叫亦之。亦之先生真正见证了1989,且被中共发A级通缉令,饱受过牢狱之灾。但他在视频《普世价值的观点和思想》中,反对宣传仇恨,反对从一种暴力走向另一种暴力,他主张法制高于一切,高于个人恩怨,包括战争也是为了搭成和平协议,而不是为了惩罚对方……

后来,亦之先生还专门制作了两个视频,谈他的“非暴力”主张。一个是关于美国独立战争,一个是关于罗马尼亚革命。他批评海外民运人士们,三十来年,没有好好研究西方的法制和民主,只是从西方历史中寻找一些事件,扭曲成适合他们自己的政治理论。而他们的脑子里装满了辛亥革命和无产阶级革命,这其实既是对中国民主运动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历史的不尊重。

亦之先生以美国独立战争为例,介绍了当年由于英国在北美的十三个殖民地中开征高额关税,导致北美殖民地民众的不满。在这个背景下,波士顿民众与英国士兵发生冲突,最后英军开枪,造成“波士大屠杀”。其实,也就只有五个民众死亡。由于确实不是英国士兵故意而为之,连马萨诸塞州的律师,也是后来美国独立宪章起草人之一的约翰. 亚当斯,也参与了为那些开枪的英国士兵辩护,也就是为他的敌人辩护。

亦之先生感慨,十八世纪的英属北美殖民地人们的法制概念和民主思想,已远远超过了今天的中国。当时,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人亚当斯、富兰克林、杰斐逊等,都是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有着极高的法制概念,所以他们起草的美国独立宣言,确立了全球性的秩序和价值取向。而在这种意识形态上建立的国家,与毫无法制民主概念建立起来的国家是不一样的。再说中国海外民运中这些尽是道德污点,充满了仇恨思想的“领袖”们,怎么能与当年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人相比?

另外,当时的英属北美殖民地只是由总督管理,英国军人不多,与中国现在森严的军事布局完全不同,并且,美国独立战争还得到了法国的支持,使英国在北美之外受到了牵制……总之,亦之先生从主、客观等方面,分析了美国独立战争获胜的原因,总结出美国独立战争的模式,根本不适合中国现状。以美国独立战争套用中国的民运,完全是对历史的扭曲,是对整个历史的无视和利用。

关于罗马尼亚革命,虽然与美国独立战争一样最后获胜,但亦之先生点播了两个关健问题:一是,新政权中的很多领导人都出自共产党,基本框架并没有变,毁灭的仅仅是形式。二是,观察罗马尼亚“救国阵线”行刑队,残忍枪决前共产党总书记兼总统奥塞斯库及其夫人,说明新政权毫无法制民主概念…..亦之先生还提供了几份资料,一份是英国的经济调查组织称,罗马尼亚是假相民主;另一份是国际透明度评估,罗马尼亚在2017年,是排名第三位的腐败欧联盟成员国。并且,新政权下,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达到百分之二十五……所以,这种以一种暴力代替另一个暴力的政权更替,应该是我们的教训。

不过,亦之先生从罗马尼亚国防部长瓦西里. 米列亚拒绝向民众开枪一事分析,提出应该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资源……

总之,亦之先生以崭新的视野,告诉了人们未来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是:法制高于一切、高于你个人的恩怨;要以非暴力战胜暴力,以道德战胜不道德。这其实也是使中国走出改朝换代恶梦的秘诀。

有推友说,亦之先生是一股清流;还有人说,从亦之的视频中,看到了他的“专业精神和冷静客观智慧的分析能力”“他从来都以数据说话,反思民运中的错误”……但我要说,亦之先生是海外民运的叛逆——因为他从不参加这个那个会议,也从不组建这个那个组织,且坚决反对海外民运人士们乐此不疲的募捐,为弱势群体寻求公平,坚持传播民主理念……事实上,六四对亦之先生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个标牌,而是一种痛苦的记忆,他一直都在反省。


初稿于印度
完稿于加拿大



亦之先生推文选

1
Speak truth will always have risk, but it is still worth to tell. I will keep saying what I believed. If that is not others think, I am fine with it and you have the right to hold your own. Discredit the entire Western media is unthinkable to me.

2
Tolerance is another foundation of western democracy. See how I was attacked because I take the stand of Western media, while I normally don't attack anyone's idea. Without tolerance, there won't be multiparty system.

3
Here is what I am thinking today: In life, there are so much for us to forgive, and so little for us to grab. Forgive more so that we can grab more. ... Hope someone can understand me. ... Please help translate into Chinese if you can. It would be a bit difficult here.

4
Truth might not be pretty, may even hurt, but is always worth to be told. That’s why we have freedom of speech in all western countries. If you think someone has unlimited wisdom and truth has to yield, you can have that democracy all by yourself. I won’t be there with you.

5
If truth was not important to democracy, why Richard Nixon would have resigned? Why so many of you still would rather to worship someone instead of seeking the truth. ..It might not be all it is now, but it is such an important test. Would it be better to find out now than later?

6
In any circumstance, if you want to consider anyone more than a regular person at his core, you are looking for trouble down the road. History is filled with many of those. Please only judge someone based on what he stands and overall character. Nothing more. Watch what one does.




亦之先生近期视频

普世价点和思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QJ4ijy_xSI

暴力革命。第一期。美国独立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DVjWwtddME

暴力革命。第二期。罗马革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lPOi8TDSJQ

段,注于播西方民主思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I2-XZ9WjYQ

盛雪可疑,對不可信。千万民运捐款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r0Oa3aSq_I

天安门纪录海外捐乱运重大丑

2018年7月4日星期三

道德的力量——朱瑞專訪達賴喇嘛尊者



時間:2018年6月4日
地點:印度達蘭薩拉達賴喇嘛尊者寢宮


前幾天,您接見達蘭薩拉的各國旅人時,我看到一位俄羅斯女士,特別送您一塊懷錶。當時,您回憶起留在夏宮羅布林卡的幾塊錶,其中的一塊是沙皇的禮物,還印有皇家徽章……不過,我不得不告訴您,那留在羅布林卡的錶,還在五十年代,您出走印度後,就只剩下了錶盒。這是我在拉薩時,恰巴.格桑旺堆
1先生告訴我的。

當時,中國方面炮擊羅布林卡,其中有一門大炮,直接打到噶廈辦公室,很準,首席噶倫
2的寶座上面,出現了一個大洞,警衛喇嘛在屋裡被打死,他來自圖伯特3東部的康地。後來,中國方面成立了軍事管制委員會,羅布林卡那邊叫接管會,由恰巴.格桑旺堆先生負責整理您的臥室和頗章 4裡的東西。他看到您的一塊手錶的錶盒雖然還在,但裡面是空的。恰巴先生就把您的這些東西收拾好,貼上了封條。可是,早晨貼的封條,下午就開了,當時的守門人都是藏人,告訴恰巴先生,是解放軍軍官來了,打開了封條,阻止也沒有用,人家不聽……

達賴喇嘛尊者並不吃驚。稍略停了一會兒,便問我有什麼問題,於是,我開始了專訪:

問:歷史上,圖伯特各教派之間也有紛爭,但在流亡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和睦,像達蘭薩拉的辯經院,就彙集了各傳承的精髓,還有瓦拉那西的西藏大學,聽說設有寧瑪系、薩迦系、噶舉系、格魯系
5等……那麼,為什麼過去會有紛爭,今天又如此和平共處,甚至相互學習?

答:到了印度後,各教派的領袖常聚在一起交流,這是以前少有過的。另外,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提倡宗教和諧,也更應該關注內部各教派之間的利美
6,就是我們都沒有分別,都來自那蘭陀傳承,根是一個,雖然修持方法不同。

過去,圖伯特的各佛教宗派之間,不同的法帽之間,比如黃帽、紅帽、黑帽
7等,發生過一些衝突。但是,今天我們要好好協調、團結。以我個人來說,我的修持是不分宗派的,接受了不同法脈的口授傳承。從歷代達賴喇嘛的傳記來看,我們知道,像第一世達賴喇嘛,雖然是宗喀巴大師的主要弟子,但他個人的修持是不分宗派的。第二世達賴喇嘛,雖然他的父親是一位噶舉巴的咒師,但他自己的修持也是不分宗派的。而第三世達賴喇嘛,在薩迦巴的歌集裡,說他與薩迦巴有著不共的淵源。第五世達賴喇嘛也是不分宗派修持的一位大修行者、大學者……總之,在圖伯特的大成就者裡,很多人的修持都是不分宗派的。

當然,在他們的著作裡,會根據自己的觀點和思維,提出與其他宗派不同的理論,也會辯論,這是有的。不只在圖伯特,就是在印度,那些大學者們也會在作品裡反駁與其不同的觀點,但他們不會因此發生衝突。

我們來到印度後,各宗派之間的這種和睦現象,也對圖伯特境內有很好的影響。使那裡的寧瑪、薩迦、噶舉、格魯、覺囊
8、苯波9等傳承之間,都比以前更加和睦了。

促進各宗教之間的和諧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們也要區分敬與信的不同,對其他宗教,要保持尊敬態度,對自己選定的宗教要保持信仰,要把敬和信分開。

像承認造物主存在的這一教派,透過其教義,讓很多人都獲得了利益,因此,值得我們尊敬,雖然我們之間的教義和思維很不同。就是在那蘭陀
10的傳承裡,當時,也出現了承認造物主和否認造物主之別,兩者在基本思維上也都有很大的不同,即便如此,都傳遞了慈悲、忍辱、滿足、自律等內在價值,都可以給人們帶來道德的力量。

問:圖伯特各傳承之間的和諧有一個基礎,就是以相似的文化為背景,都來自那蘭陀傳承,那麼,世界各主要宗教之間,沒有相似的文化背景,在這種情況下,能否達到真正和諧?

答:以印度來講,在佛教產生之前有勝論派
11、數論派12、耆那派13、吠陀派14,後來出現了佛教。再以數論派為例,又分為有神數論派和無神數論派;有神數論派認為造物主是存在的,無神數論派認為沒有造物主,雖然他們基本的教義不同,但都能允許彼此的存在。

再以佛教為例,又分為聲聞乘、獨覺乘、菩薩乘,而菩薩乘又分為顯教、波羅乘、密咒金剛乘等;再以宗義而言,又分為有部、經部、唯識、中觀等,而在中觀的內部,又有不同的解讀……雖然觀點不同,甚至出現過很激烈、尖銳的辯論,但大家可以和睦共存。像清辯論師
15,在《中觀心論》的自釋——思擇焰論16裡,就毫不客氣地質問無著17兄弟,說:「你們倆不去主張龍樹菩薩18的究竟思維,你們的見解,簡直無慚無愧!」而在克珠仁波切19的著作裡,在反駁對方時,引用了一些過去西藏大師的觀點時,甚至揚言把持有謬論者送去火化!但是,他們不會因為彼此觀點的不同而大打出手。所以,印度幾千年的宗教發展史,告訴了我們這樣一個事實:世界各宗教之間的和諧是可以實現的。

問:我記得早在七十年代時,您就提出了宇宙責任。那麼,與現在您提倡的人類一體性是否相同?

答:1973年我去歐洲時,提出的宇宙責任的問題。因為每個人都是人類的一份子,都想離苦得樂,而我們就要承擔這個責任。

從佛教的角度講,我們每天早晨發菩提心時,都要祈願一切有情眾生離苦得樂。這裡的眾生是指一切生命。但大千世界,有的生命離我們太遙遠,像鳥類、昆蟲類、魚類等,這些眾生是我們很難幫助的,最多只能為它們祈願和做回向。沒有錯,只能祈願,很難給予他們實質的幫助。而跟我們有直接關係的眾生,就是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有情——人類,是我們真正能夠給予幫助的,因為他們聽得懂、能表達,儘管大家的語言不同,但通過語言工具,還是可以交流的。所以,真正發願,能夠得到幫助的就是這世界上的七十億人類。

每個國家都應該負起責任,這一點,我們有共同的基礎,在這個基礎上,消除人類的苦難和增進福祉。但是,給眾生帶來最大傷害的,恰恰就是聽得懂,能表達的人類。我曾去過印度的海德拉巴(Hyderabad)省,訪問當地的博物館。那博物館前面有一個花園,一邊是野鹿,另一邊是老虎。於是,我問:「你們這樣安排,虎不會吃鹿嗎?」他們說:「不會,我們只要定時餵食老虎,讓它不餓,就不會傷害鹿。」

這就是動物的世界。但我們人類不同,因為「我們」與「你們」的鴻溝,去造成諸多的傷害和殺戮。在眾多不同的物種裡,真正造成極大傷害就是我們人類,我們要認知人類的一體性這個真相,要有宇宙的責任感,阻止人類之間的相互殺戮。

我們人類有不同的感官覺識,通常叫五根識。其實,動物也有同樣的五根識,有些動物的聽覺和視覺,比人類還要敏銳。但是,人類有一個不共的特點就是能夠思維,有識別善惡的能力,這是我們人腦的一個特徵。因為我們的思維能力非常強大,導致人們製造了許多的災難。比起其他物種,給這個世界造成最大傷害的,就是我們人類自己。

解決這些問題,就要認知我們人類的一體性,也就是我們都有離苦得樂的願望,而實現這一願望,是我們人類應該共同承擔的責任。我們人類有如此傑出的人腦和智慧,卻變成了貪、嗔的工具,也就是被貪嗔控制了,實在太可惜、太遺憾了。因此,透過對人類一體性這個真相的認識,從而承擔解除人類苦痛、災難的責任,即便沒有辦法幫助所有的有情,至少可以減少我們內部的互相傷害。

總之,和諧是很重要的。我一直強調這一點,就是防止人類內部之間的互相傷害,無論你有沒有宗教信仰,都需要這麼做。是,人類的一體性與宇宙責任的內涵是一樣的。

問:聽說,過去噶廈政府,每年都要派一僧一俗兩位官員,到山南地區參加鳥兒的集會,還要為鳥兒帶去一些吃的,比如卡普塞等,真有這樣的事情嗎?

答:這個我想不起來了,但楚西仁波切說過,在後藏的一個地方,有一片湖,每到繁殖時期,有些鵝會過來產蛋。當地的宗本就會派一個人,特別去照看這些蛋,說不定他會偷吃一些啊(笑)。

以前,在西藏,的確有這種的傳統,非常普遍,就是我們不去獵物,拉薩政府浪子夏
20,還有一個「封山禁魚」的禁令,就是包括捕魚,也是不允許的。但是,廓爾喀 21會去捕魚,因為他們是外國人,我們沒有辦法阻止。不過,在默朗欽波期間,因為權力交給了哲蚌寺的糾察師,他們的權力很大,不管是誰,只要違法都會管的。

問:三十多年來,您一直堅持與當代國際科學家對話,有哪些重要意義?

答:主要有兩個意義。

第一,科學家研究的物件是物質、色法等可以看得到的事物。但是,通過佛學與科學的對話,希望他們能透過看得見的物質,達到更深層的對心靈的研究。現在,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在研究人腦,如果真正深入瞭解的話,就要接觸心識,所以,我希望當代科學家們的研究範圍能擴大到心識範疇。

第二,慈悲心是很重要的,可以改善免疫系統、說明人腦的發展,這是有宗教仰的人都知道的。但是,如果沒有宗教信仰,或者有宗教信仰,但不是打心眼裡認同,這就要科學的佐證。如果有科學家試驗的支持,對大家也將是很大的鼓舞,有助於推動普世道德。

無論唯識派的觀點,還是中觀應成派的觀點,都承認我們對某些事物的看法,與其事物本身,往往是不能對應的,甚至是背道而馳的。以中觀應成派的觀點而言,我們看事物時,會覺得事物是自象有,但事際上,事實並非自象有或自性有。同樣,以唯識派的觀點看,我們看事物時,事物是外境有,但實際上,事實並非外境有;所以,出現了一個與看法不同的存在的真相。我們的看法與事物存在的真相,往往是背道而馳的。這與量子物理所說的,我們看事物的時候,會有針對這個事物的看法,但分析之後,沒有任何例子,可以證明它有立足點。所以,我在觀想空性的時候,會引用量子物理的觀點來思維空性。以佛教的觀點來說,產生貪嗔的原因,是有非理作用,是添增境上的好或壞的非理作用。原因是,非理作用完全相信它的看法是對的,這種說法跟我最近看到的龍樹菩薩談的煩惱產生的流程的觀點一樣。

一位美國的科學家學者也這麼說,當我們生氣的時候,我們對這個物件會有一個討厭的看法,其中百分之九十,是添造出來的假像。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學者會說,佛教的思維非常附和科學,佛學並非宗教,是心理學。

注釋:

1,恰巴.格桑旺堆:前西藏噶廈政府金融總管,後任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工商處辦公室副主任,中國人民銀行西藏分行副行長,拉薩市副市長,中國工商聯常委,西藏自治區第四、五屆政協副主席,第五至七屆中國政協委員等職。

2,噶倫:也稱噶布倫,為噶廈政府,即西藏政府中的三品官。

3,圖伯特:蒙語。即「卻喀松」——藏語的多衛康統稱。多是指安多,衛,是指衛藏,康是康區。包括了今甘肅省、青海省、四川省、雲南省的藏地和西藏自治區。

4,頗章:藏語,為宮殿之意。

5,寧瑪系、薩迦系、噶舉系、格魯系:在圖伯特佛教中,寧瑪、薩迦、噶舉、格魯,為四大主要教派,或者說四大主要傳承或法脈。都來自印度那蘭陀大學,屬於中觀應成派。只是修持方法各不相同。

6,利美:藏語,意為圖伯特各教派之間是沒有分派的,根是一個:都來自那蘭陀。

7,黃帽、紅帽、黑帽:黃帽意為格魯教派,是格魯巴喇嘛的法帽顏色。紅帽意為寧瑪派,是的甯瑪巴喇嘛的法帽顏色。黑帽意為噶瑪噶舉教派,是噶舉巴喇嘛的法帽顏色。但圖伯特方面,不鼓勵僅僅以法帽的顏色來稱呼其教派。

8,覺囊:圖伯特佛教中的一個教派,因為其傳教中心在日喀則拉孜寺方的覺囊,被稱為覺囊派,或覺囊傳承。

9,苯波:圖伯特歷史上最早的宗教,也是本土宗教。創史人為象雄王子辛饒米沃,主張萬物有靈。

10,那蘭陀:古代中印度摩揭陀國首都王舍城附近的大寺院,也是當時佛教最高學府,即大乘佛學中心。研究因明、聲明、醫學、天文曆算、工巧學、農學等。十二世紀,被突厥人燒毀,成為廢墟。

11,勝論派:古印度宗教哲學派別之一。在六派哲學中影響較大,曾和數論派一起被佛教認為「外道」的代表,受批判最多。

12,數論派:古印度宗教哲學派別之一。佛教稱其為「迦毗羅論」或「雨眾外道」等。早期數論的思想被薄伽梵歌大量引用,而薄伽梵歌是迄今最具影響力的印度哲學著作之一。

13,耆那派:古印度的古老宗教之一,起源於西元前6世紀,早於佛教的始創人釋迦牟尼出生。有其獨立的信仰和哲學。

14,吠陀派:印度河流域的人們的原始信仰,英國人稱為婆羅門教。

15,清辯論師:那蘭陀著名的十七位班智達之一,著有《中觀心論》。

16,「自釋——思擇焰論」:清辯論師的著作《中觀心論》注釋。

17,無著:印度瑜伽行派的創始人。曾任那蘭陀主持。著有《金剛般若經論》《攝大乘論》等。

18,龍樹菩薩:曾任那蘭陀主持。為圖伯特佛教顯密共同之祖。著有《十萬頌大般若經》等。

19,克珠仁波切:格魯巴的創史人宗喀巴大師的主要弟子。也是第一世班禪喇嘛。

20,浪子廈:過去拉薩市政府,位於拉薩祖拉康附近。

21,廓爾喀:尼泊爾人。


首发台湾民报: http://www.peoplenews.tw/news/d001325d-e497-4479-8806-2c23ea7303f8

2018年6月29日星期五

朱瑞:汉人民主人士在西藏问题上的历史观




2018年6月28日我在达兰萨拉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的讲座


自从1989年“六四屠杀”以后,很多汉人民主人士,开始与达兰萨拉接触,不同程度地表达了对“西藏问题”的关注和支持,并谴责了中国当局。其中有的人,还专门到西藏流亡社区,研究西藏流亡史,参阅、抄录、复印了很多历史资料和藏人著作。这样近距离地观察西藏,是不难看出,历史上,西藏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存在的事实的。但是,他们中有的人,在著书立说和接受采访时,并不承认历史上西藏的主权地位。主要观点如下:


一、西藏问题的起源:是1949年的中国入侵,还是1956年的民主改革?

在《洗不干净的血手——发生在藏区的国家罪行》一文中,作者是这样论断当代西藏问题的起源的:“藏区的‘民主改革’是西藏问题的源头……1955-1956年的时间点,是了解和理解西藏问题的关键点……就是西藏问题的真正源头。”并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中表示:“现在的西藏问题,不是1951年产生的,而是从1956年开始,在西藏周边的藏区进行暴力土改以后产生的。”

这样阐释西藏问题的起源,是把西藏问题变成中国当局的政策问题,也是变成了中国的内政,同时,把西藏民族变成了中国的一个少数民族。

西藏确实存在政策问题,如果政策好一些,西藏境内的局势可以相对改善,但西藏被侵略的事实是不能以政策遮蔽的,这是两个不同的范畴,需要分两个层次讲的问题,但是,作者不提第一个,只说第二,像侵略从来也没有发生一样,这不仅是对侵略的遮蔽,也否定了西藏人民的共同记忆。

关于当代西藏问题的起源和性质,我在2012年年底,对藏人和国际藏学家都进行了采访,他们的观点是:西藏问题是从1950年开始的,因为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并没有受到热烈欢迎,还进行了武装抵抗,昌都战役就是一个例子。

坦率地说,如果一般的中国人这样说,可以理解,因为他们不了解西藏历史,但作为一个研究西藏近代史的“专家”,在流亡藏人社区走访了很多历史事件的当事人,并撰文多篇批评中共在西藏的罪恶的学者,又多次声称是“替藏人出头说话的汉人”,这样阐释西藏问题的起源,过滤掉历史上西藏的主权地位,对于信息不畅,本来就对西藏问题缺乏了解的汉人读者来说,具有一定的误导性。


二、西藏问题是共藏问题?

还是这位《洗不干净的血手——发生在藏区的国家罪行》的作者,在答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共产党对西藏人民的暴力镇压和摧毁信仰,其实跟它对内地汉族人民所作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所谓‘汉藏矛盾’,实质上是‘共藏矛盾’。”(原话是“共藏问题”)。

那么,中国当局对西藏人民的镇压,真的与对中国人民的镇压没有区别吗?事实上,中国当局对西藏人民的镇压,是到邻居家里施暴,而对中国人的镇压,是在自己家里施暴,两者之间有本质的不同。所以,藏人的反共是为了结束殖民者统治,使西藏重获自由;而汉人的反共是为了推翻共产政权,使中国实现民主。两者虽然在反共上是一致的,但目的不同。

那么,“共藏问题”到底有哪些作用?

首先,否定了中国对西藏的侵略和殖民本质。把西藏人民与中国当局的矛盾,和中国人民与中国当局的矛盾混为一谈,把藏人的自由斗争,与中国人的民主运动混为一谈,从而把藏人绑上汉人民运的战车。那么,如果藏人真的上了汉人民运反共的战车,会抵达他们的目的吗?换句话说,汉人寻求的民主,是包括藏人在内的民主吗?

目前,仅在汉人民主人士中,公开主张将来西藏自决,应该包括移民到那里的汉人的自决,已是一个天文数字。大家都清楚,藏人如今在自己的土地上,已然为少数民族。还是早些年的统计,中共就已派出了750万汉人移民西藏,远远地超出了藏人人口。那么,这种情况下的自决,会是什么结果呢?必然使西藏屈辱地,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就像印度吃掉锡金一样。

其次,是把西藏问题局限在中共建政这六十多年里,否认了1950年以前,西藏与中国的矛盾,也否认了推翻中共后,大一统下的新中国,存在的汉藏矛盾,名正言顺地剥夺了西藏民族的自决权。总而言之,就是合理合法化帝国主义移民西藏,把西藏名正言顺地变成中国的一部分。

但是,这种完全有悖于民主原则的目的是说不出口的,于是,这个闪亮光鲜的词儿——“共藏问题”就被抛了出来。

所以,宪政民主制度下的中国,很可能对西藏仍然是一种威胁,说不定,在“民主”面具的保护下,会发生更严重的灾难。我很是认同唐丹鸿女士在《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一文中指出的:“照目前的情势看,也有理由相信,共产党将并非最后一个宣称‘西藏属于中国’的政治力量。”


三、历史上,西藏是主权独立的国家,还是一直处于“自治”状态?

“共藏问题”提出后,有人特别撰文,“证明”西藏问题是“共藏问题”。歷史上,西藏是處於“自治”狀態的,“中央政府”让西藏“高度自治”等,完全否定了历史上西藏的主权地位。

比如,丁一夫的《中央統戰小組與西藏問題的僵局》有这样一段话:

“西藏和內地路途遙遠,交通不便,歷史上,朝廷採取的是讓西藏自治的帝國政策,歷世達賴喇嘛就是西藏的國王,中土朝廷只要求西藏保持對朝廷的藩屬國或朝貢國的名分。”在同一篇文章中,甚至把自焚藏人的要求,硬说成是为了“一定的自治权”,完全遮蔽了自焚藏人“要求达赖喇嘛尊者回家”和“西藏自由”的强烈愿望。他说:“近年來竟有一百四十多藏人自焚,成為人類史上罕見的慘劇。他們要的僅僅是藏區的政策有所改變,能夠讓藏人有一定的自治權。”

同时,张博树在《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的序言中宣称:我的结论是:说西藏曾是一个“独立国家”,并无史实和逻辑方面的充分依据。据此,1950年解放军的进军西藏,亦并非流亡藏人说的“侵略”,而是一个新政权的行使主权之举。”

而张博树的这部完全违背西藏史实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一书,被丁一夫隆重推荐,宣称是继王力雄的《天葬》之后“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書”,其妻李江琳也在她自己的博客上多篇转载。

当然,无论是李江琳还是张博树的这些观点,在汉人民主人士中并不少见。前些天,在达兰萨拉召开的支持“中间道路”的会议上,就有汉人把支持“中间道路”与袁世凯杜撰的“五族共和”连在一起,硬把西藏民族说成了中国的“少数民族”。

事实上,1912年底,当袁世凯致函十三世达赖喇嘛和尼泊尔国王,要求对方承认“五族共和”时,这两个国家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以下是《西藏地位》中,发表的十三世达赖喇嘛尊者给中国的信:



总之,汉人民主人士在“西藏问题”上的历史观,始终包裹着“大一统”的内核,他们不承认西藏历史上的主权地位,甚至,以各种方式,过滤掉西藏在历史上是一个独立国家的事实。

(讲座汉译藏:茨仁娜姆)


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

朱瑞:人类的内在价值与未来——倾听达赖喇嘛尊者讲授《入菩萨行论》



朱瑞:人类的内在价值与未来——倾听喇嘛尊者授《入菩


201866日,在喜拉雅南麓的达兰萨拉,达喇嘛尊者开始了期三天的《入行授。主要参与者为西藏流亡社区的学生,但当地的各界人士包括外国旅人也都自愿赶来。祖拉康的大乘内外,直至喇嘛尊者的寝宫门前,都覆盖着听众。空气里弥漫着桑烟的熏香和日的喜。

远道而来的泰国僧侣

喇嘛尊者首先迎前来学和交流的泰国僧:“你来到这边,我非常迎,就佛教史而言,你是我的学去,我派了四、五名僧到泰国,接受上座部的承,并学习对方的言……但些年来,我系少了,要提升双方的交流,互换资讯……

接下来,达喇嘛尊者到佛祖释迦牟尼在瓦拉那西初轮时奠定了巴利法脉的教,后来在灵山二轮时,又行了详细释然巴利法脉与图伯特佛教在承上是不同的,但双方遵守的戒律是相似的,像图伯特佛教的“一切有部”112条戒律,而巴利法脉相少一些,两者之,只是戒条的数量不同……

喇嘛尊者还谈到佛教的播,是从那入了中国的,又从中国入越南、日本、国等。当达喇嘛尊者到蒙古佛教徒,指出他跟图伯特人是一的,都信奉图伯特佛教,包括在俄斯的一些蒙古人,也都是遵循图伯特佛教传统的。目前,不仅很多人都父母祖那里继承了佛教传统,就是父母祖没有佛教传统,比如一些西方人,也透过观察的智慧,开始了关注和信仰佛教。

世界各主要宗教的共同点:提倡内在价值

达赖喇嘛尊者再次谈到自己推动世界宗教和谐的使命:

千百年来,世界各主流宗教,对人类的发展,尤其在提倡人类的内在价值上,都做出了贡献,是应该受到尊敬的。无论发源于中亚和巴勒斯坦地区的基督教,还是发源于阿拉伯地区的伊斯兰教,以及印度古老的数论派、耆那派等,都提倡人类内在的价值,也就是慈悲的价值,即忍辱、自律,慈爱等,当然,这里的爱不是依赖于感观,而是第六心识。古印度文化中,在这方面做了很深层的解释,并且在释迦牟尼佛尚未诞生前就有了。总之,这一共同点,也就是在提倡人类的内在价值上,让人们相互受益。因而,我们没有必要特别区分“你的”与“我的”,造成宗教之间的冲突。各宗教之间的和睦基础是区分敬与信:对他人的宗教,一定要保持内在的尊敬;对自己的宗教,一定要保持信仰。

以印度的宗教展史例,三千多年来,个国家出了很多宗教、流派,比如胜论派、耆那派、吠陀派、佛教等。佛教又分:声乘、独乘、菩乘,而菩乘又分为显教、波乘、密咒金乘等,然彼此点不同,甚至出很激烈、尖辩论,但大家可以和睦共存。

印度的宗教发展史,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宗教之间的和谐是可以实现的。

与生俱来的菩提种子

喇嘛尊者从是否承造物主的角度,到佛学和科学的接,以及科学试验证明了人与生俱来的善良天性:

世界各宗教,一般分造物主和否定造物主两个系。当然,很多宗教都承造物主是存在的,不,也有不少宗教否造物主的存在。比如,无神数派、耆那派、佛教等,其中,佛教否定“常、一、自主的我”,意思是身心是无常的,身心有很多的局部和分支,但独立出来的“我”是一的,即阿特……明确否定了“我控制了身心,身心控制了我”法,也就是明确了“无我”的概念,认为身心之外没有我,不如此,包括以我主、身心次的我,也是不存在的,我只是很单纯的、由我的肢体而施舍的我。

佛教里,只承“人无我”不承“法无我”,以及既承“人无我”也承“法无我”的主。像毗婆沙宗就只承“人无我”不承“法无我”。而唯和中派都承“人无我”和“法无我”等等。但是,即便“法无我”的法,也有粗的不同。像量子物理学,与唯派所的内容几乎是一的。唯派的,没有任何事物是外境有,一切事物只是自己的心所看到的事物,超越了自己的心看到的事物之外称外境有,是不存在的。因此,主决定,也就是决定所和能同俱,一点,跟量子物理所的几乎一

但中论师驳说,心的真也不应该……派又分派和成派。之,透师们的深思熟,最究竟的述是无自性,自性的意思是,事物以自己的力量,形成了自己的作用和体性,所以,自性的著,会定事物的作用及体性都是决定性的。而种决定著,是致非理作意的基。非理作意的意思是,在不符合真理的基之上,添增了事物的好或坏的作意,由此嗔,并造成了人害和戮。

小时候的我们,都是天真无邪的,不会纠结在“你”与“我”的差异上。人类的天性是善良的,这与宗教无关。科学家们也告诉我,人类的天性是善良的,他们做过一个试验,就是让只有五、六个月左右,还没有产生任何妄念的孩子们,观看两部卡通片。第一部片子是两个小孩友爱互助地把一个球推向同一个方向,这时,观看影片的孩子们的脸上出现了微笑,表现出欢喜;而第二部片子是两个孩子互相排斥,面对同一个球,由一个孩子往上推,而另一个孩子往下推,这种互斗情形,使这些观看影片的孩子们,显得很不高兴,即便他们不会说话,但表情是可以看到的,这个试验说明,人类需要爱,需要关怀和内心的温暖。

文明的意义

喇嘛尊者别谈到藏语文,在翻译佛教典藉过程中的完善,以及继承与保护的重要意义:

动物的感官,在有些方面,的确比人灵敏,但他们并没有发达的大脑。作为人,我们可以有深沉长远的视野,可以观察真相,运用文字。所以,对我们人类来说,好好地运用人脑,运用思维的能力,提升慈爱,才是最重要的。但我们当代教育只注重物质、注重感官的满足,忽略了心灵的价值、善良的价值,因而,世界上出现了诸多问题,比如相互伤害和杀戮。

藏王的恩德,从我的父母祖开始,就迎了那陀大学者前往图伯特,授佛法。像古汝仁波切,除了内外密的障碍;像寂护论师,开启了翻工程。当,藏文在佛法用方面是很局限的,但在翻译过程中,藏文的水准得到了提升。当的翻,不要有一位图伯特译师要有一位印度的班智达扶助。比如《入行》,就是由印度大加拉德巴在一旁扶助,并由图伯特的大译师班德白则译成藏文的。

图伯特佛教经论有三百多册,厚厚的籍,除了图伯特译师的努力以外,有从印度迎来的大学者的配合,是双方共同的努力,使藏展到很高的境界。今天,与梵文最接近的言就是藏文了。我的先祖,把那陀的承,完整地引入了图伯特。像你们刚刚辩论时,使用的“成”和“故”, 就是那陀大学者那、法称、寂和古汝仁波切等,都非常重的《量学》里的内容……量学受到藏人的关注,所以迦班智达写下了《量藏》,也就是正量宝藏。但图伯特种特有的辩经方法,是恰巴·却吉桑格建立起来的。他的八大弟子,都在辩经语言的教授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将量学的精神发挥到极至。

图伯特佛教是以逻辑辩经的方式建立教的,并非教条地固守典,也是遵循了佛的精神。佛“比丘与智者,如截磨金,当善,信受非敬”,意思是,你不要无条件地相信我的察,得有道理,与正量没有相,就是透再多的审视,答案依然不,而且在践中有帮助的,才可以相信,迦牟尼与我力啊。

所以,那陀的大师们,像龙树然透分析,礼了佛的智慧,但也照佛所行了察,指出“了”和“不了”,很好地运用了佛与的力。比如,龙树父子得《解深密》里的内容,如因“三法性”而“三无性”,并非如言可取,即便是佛自所典,也归结为“不了”范畴。 就是佛教的一个不共特点,即便是佛所,即便是文,也可以疑、察,指出其矛盾,避免了危害。

尽管世界上有很多宗教,但不怕科学挑,能与科学家严肃对话的,唯有图伯特佛教。我从科学家那里得了利益,知道了宇宙学、物理学等知,同,科学家也从我们这里,知了心理学等方面的养。

之,我过辩经的方式、推理的方式,以及量学等知的学,有了更加敏察力,而个成就,都是寂父子的恩啊。

文是与众不同的文工具。如果学陀的全部承,没有比藏文更好的了。所以,有些佛教徒,他察佛教宗候,都得先学文。一点,要感祖先的努力,提升了藏文的功能,使我至今受益;而作的我更有任好好地继承和保护文。

《入行论》与升起菩提心

到《入行》和升起菩提心,达喇嘛尊者

当你在不快郁或怒的候,就要《入行》,这对减少烦恼,有着绝对的帮助,因为烦恼来自“。而方面得非常圆满得太好了,真精彩。

佛所以能救众生,是透过对真相的知,解除众生的痛苦。罪莫能洗,佛手无能取众苦,佛无能他人,唯示法得解脱。”意思是众生的罪不能用恒河之水洗,众生的苦不能用佛陀的手取出,佛陀的悟不能像礼物一般转赠他人,唯有开示法的真令众生得解脱……

有另一部讲义《菩提心》,也都发给了。是我当年从努喇嘛丹增坚赞那里得的,他自己的确在修得了菩提心,他是位大瑜伽,而且不分法脉地修持。1960年,我初次看到《菩提心,就有一种毛发竖起,想落泪的感。所以,我决定从仁波切那里得《入行》的教授承,仁波切也认为,如果我能向众生授,会教法来助益。

1967年,我接受《入行》,后来就一直放在身常翻我有着无量的帮助。所以,一次,我主要《入行》,有时间,再做《菩提心》的充。

喇嘛尊者在解《入行致地教了大家怎升起菩提心。第一天,大家就学了从第一品到第五品的前半部分,第二天,学了第五品的后半部分到第八品的前半部分,第三天,学了第八品的后半部分到第十品的全部。

同时,达喇嘛尊者还讲到十二到巴利法脉和大乘法脉,在十二起上的相似理,并解什么寺院的大旁要画十二。那是因,佛自告一位国王,他把十二起画在大旁,让前来朝圣的醒目地看到六道回。

在六道回中,一直都会有痛苦的因,而一切并非来自常,而是来自无常、能力、不动缘,都是来自无明,所以画无明,以一位盲目的老婆婆作象征。

六道回痛苦的形成,来自于善就是什么六道回的一半是善趣,另一半是趣,而趣是偏黑色,善趣是明亮色;中有猪、和蛇三者,其中,代表,蛇代表嗔,猪代表痴,如果画画得好的三只物会互相咬着尾巴,代表嗔痴辗转相因,不会断。十二因缘图,表示众生所以回不止,是受、嗔、痴烦恼所致……

喇嘛尊者在,那些佛教典故,会在不清澈地涌来,像大海,潮潮落,撞着我的精神,我升起善心。就想到我曾读过的那些西方探家、教士、作家的,想到他笔下那个被中国占以前的图伯特的鸟语花香,想到图伯特佛教的文化和文明,整个喜拉雅国的射和滋养,也可以想像,如果达喇嘛尊者的菩提心得以播,也必然世界的未来来和平与幸福。


首发唯色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8/06/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