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5日星期一

中国政府有能力解决西藏问题

更特东珠 朱瑞



更特:和我们谈判时,中国总是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暴发户派头。

朱瑞:是啊,朱维群同志甚至在新闻发布会上叫板:“如果达赖喇嘛不想挨中央的批评,那很简单……满足中央给他提出的这些要求,那个时候,当然我们就要表扬了。” 这种飞扬跋扈,怕是泼皮之间骂街,也不敢亮出来。

更特:中国已经不把这个世界放在眼里了。为了不承认尊者的中间道路,什么理由都造得出来。

朱瑞:朱维群同志就发明了“独立”“半独立”“变相独立”。

更特:他们现在最怕的,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醒悟和民众舆论。

朱瑞:看得出来,统战部正在忙于转移中国人的视线,误导各阶层民众。

更特:主要是破坏藏中和谈,压制正常声音。像不久前召开的第六届藏学研讨会上,很多藏学专家提出,宗教不是迷信,不要把藏区问题算在达赖喇嘛尊者一人头上;还有人提出,大汉族主义思想阻碍了藏学研究;甚至有人提出,中共治下才是真正的政教合一等,但是,这些声音传不出来。

朱瑞:可是,炒作尊者所说的“印度之子”,却倍受官媒青睐,不,应该说这是他们有目的有计划的。

更特:也许他们真的不懂西藏佛教中,上师和弟子之间是父子相称的,像宗喀巴大师和他的两位弟子,我们藏人是称作“父子三人”的。其实,“印度之子”四个字,不仅说出了西藏佛教和政治的渊源,也说出了为什么西藏文化在境内经历劫难,却在境外得以复兴的原因,说出了我们所有藏人的感激。

朱瑞:就算他们不理解西藏佛教和西藏文化,但从表面看,也应该非常清楚,尊者说的是文化层面,而不是国籍。

更特:他们是明白,尊者在代表境内外藏人说话的,更明白藏人拥戴尊者的程度……尽管他们说,流亡政府是伪政府,他们那个政府才是真正的政府,可他们为什么没有胆量让藏人投票,看看大家究竟承认哪个政府?!

朱瑞:所以,对这些和事实毫不沾边的指控,尊者从来都不予回答。这次也是因为华文媒体参访团的一位记者提问,尊者在回答时也谈到了,“没有必要回答这些不理性的指责……这种话不过是在孩子气地发泻愤怒,他们并不在意是不是事实,有没有依据,只是发泻……”

更特:那个匿名益多,是不是知道,他们所造的口业,已成了这个世界的笑料?

朱瑞:应该知道一点吧,否则,为中共辩护,没有任何风险,不会受到任何打压,还要拿着共产党的工资,却不敢暴露真实姓名,显而易见,他们也知道,这是丢人现眼的事。因为他们的任务和五毛党大同小异,就是協助中共媒體誤導人們,扭曲真相,挑起民族间的仇恨。

更特:正像王力雄在《西藏独立路线图》中分析的那样,一旦分裂不存在了,这些人的饭碗也就丢了。

朱瑞:所以,他们的目的很清楚,不是以商榷、解决问题的诚意发表意见,而是浮躁地就物质表面,利用共产党改写的中国史和西藏史为依据,耍小儿科的文字游戏。其结果,不过是暴露了中共的堕落和虚弱,更加激起人们对西藏问题的好奇,甚至反省。

更特:尊者说过,“没有依据的指责,只能让我们获得更大的力量”。随着尊者和华人知识分子的接触越来越多,中间道路正在被广泛地接受,也就是说,官媒误导中国人的作法,正在被中国人识破。

朱瑞:那么,西藏问题就没有希望在中共高层中解决了?

更特:中共党内,曾经有左派右派,现在,我更希望出现一个民主派,像胡耀邦、赵紫阳这样的人,引导中国逐渐转型,这样,中央可以接受,平民百姓也没有动荡。包括军队国家化,地方权力自治等,才可能实现,才会有一个健康的中国。不过,这需要执政党,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在邓小平时代,是想解决西藏问题,有积极的、善意的一面;胡耀邦时代,根本就没有给尊者扣帽子,真正作为一个政教领袖来对待的,那是因为他们的自信。

朱瑞:在你看来,藏中和谈还有必要继续吗?

更特: 当然,我还是主张谈。虽然他们显得很强硬,但是,这次国务院召开的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提到的对“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省藏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全面部署”,就表明了他们明白对藏政策是有问题的,只是,死要面子,回避政治方面的错误,期待以经济收买人心,而我们藏人,追求的恰恰是精神。

不过,只要在以后的藏中和谈中,减少一点敌意、仇视的东西,不要硬往独立与反独立上扯,就会好得多。当今的政府,是有能力解决西藏问题的,他们应该有这个信心。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心虚,胡搅蛮缠,到头来,就像这次对“印度之子”的指控,不过是他们自己丢了人 。

朱瑞:是啊,暴露了他们的无知、无德,还有,一心改造他人的反普世价值、反人类意识。

5 条评论:

佩璇佩璇 说...

I do like ur article~!!!..................................................

Eving 说...

更特:那个匿名益多,是不是知道,他们所造的口业,已成了这个世界的笑料?
--------

“匿名益多”不见得是喇嘛教教徒,恐怕你们也不会觉得他(她)会是喇嘛教教徒。
所以用“口业”这种彰显喇嘛教价值观的专业词汇来论断人家,并不是特别合适。
也许用世俗间常用的“恶毒言语”“谩骂”之类的词汇更合适一些。

朱瑞 说...

谢谢Eving!

匿名 说...

土共一說西藏,动辄就“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觉得你们要是非得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们争执,就是上了他们的当。
共产党說“西藏历史上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不是西藏今天就不能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的理由。同样的,你们說“西藏历史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一样也不是西藏今天就能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的理由。
历史上的西藏受汉地影响不可谓不大,或者,起码的,西藏受西方影响很小,在国家和国际观念上更接近中国,在近代绝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独立国家。护照也好,钞票、邮票也罢,并不是今日独立甚至自治的理由。尤其是在中国对西藏进行了60年的有效统治之后。统一也好,侵略也罢,这都是不可忽视的既成实事。就像中国的外满洲地区,固然是被沙俄侵略夺走,人口,文化都已经变化,不可能索回了。
西藏的命运不应该北京决定,也不应该达兰萨拉决定,更不应该是明清时期入贡天朝的文书决定,也不应该是数十年前的西藏护照邮票决定。而应该是今天定居在西藏地区的每个人来决定的,不管是藏族汉族还是其他民族。

朱瑞 说...

谢谢匿名留言。

是的,无论藏人还是汉人,都该拥有自决权,这也是做人的基本权力。但是,由于多年来中共的同化政策,目前,藏区的汉人,差不多达到了七百多万,已超出了藏人的六百万人口(还不算驻扎在那里的三到五十万军队)。但是,这些人真正了解西藏文化,尊重西藏文化吗?

在西藏,我还是认为,藏人的事情,该由藏人自己管理,这也是对另一个民族的最基本的认可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