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4日星期一

绒坝岔签定《藏中停战协定》(1918)

文/朱瑞


事情是这样的。尽管水鼠年联豫官兵丢盔卸甲地离开了图博,可是,中国并没有放弃再次占有的野心。中国对邻国,一贯这个样子。从《西姆拉条约》的鉴定和中国在藏东一带的驻军中就可看个仔细。为了使图博不再沦为外道汉人之手,衮顿也保持了10000人左右的藏军,与中国军队对峙。

藏历木虎年(1914年),衮顿委任首席噶伦强巴旦达为察木多总管(以后形成惯例)。像色拉寺的堪布登珠一样,强巴丹达也是一位僧人,慈悲,主张以爱治国。但是,和登珠堪布不一样的是,强巴丹达高大,魁伟,像一座山,发出命令时,有如骤雨飓风,山石腾飞。

火蛇年(1917年)7月,两名藏兵,因为“过界”割草,被驻守类乌齐的汉兵逮捕,解押察木多,被汉军统领彭日升随心所欲地斩首示众。噶伦喇嘛强巴丹达被激怒了,大喊:“过界?汉兵才是过界,占我图博,毁我佛教,欺我百姓!”只听山林巨响,所有的石块砸向察木多。当然,不仅石块,藏军里,还有5000支英式来福枪、望远镜、照相机,他们的文明是只会涂炭生灵的汉军无法理解的。并且,藏军训练有素,在噶伦喇嘛强巴丹达的指挥下,很快围攻了察木多。当然,双方的死亡都很惨重,直到第二年土马年的(1918年)4月,藏军攻入察木多,活捉了彭日升和一千多名汉兵。

藏军夺回了绒布结热塘、康布色达、康布塘钦、类乌齐、伽桑卡、多珠古岗、次旺本觉、和拉丹等地后,稍许歇息,噶伦强巴丹达再次率军前进马尔康、察雅、桑也、贡觉与德格,而这些地方都是当年残遭赵尔丰蹂躏的藏地!其实,远在噶伦强巴丹达到来之前,康巴已开始了反抗汉兵。共同的苦难、共同的神灵,还有统领强巴丹达的谦逊和诚实,都吸引着康巴自始至终对图博政教大业忠诚不渝。

汉人川边镇守使陈遐龄的代表韩光钧惊叹:——谓番兵无战斗力,以君所见,未可轻视。

胜利的藏军前进到藏东的古边城打箭多时,英国驻北京的使馆官员台克曼(Eric Teichman)被派察木多,分别与图博和中国代表进行了商谈,于水马年83日,中国巴塘边军分统刘赞廷、英国的驻北京的使馆官员台克满、还有图博噶伦喇嘛强巴丹达正式在察木多展开议和,821日(1017日起执行)在绒坝岔签定了《停战协定》,共十三款,以中、英、博三种语文缮写,选录如下:

第三条:此合同之后,类乌齐、恩迭、昌都、察雅、宁静、贡觉、武城、同普、邓科、石渠、德格、 白玉等县与该处迤西之地方,归藏官管辖,汉军文武官员不得驻扎该处境内。

第四条:驻扎南路之汉军,不得过金沙江之西;驻扎北路之汉军,不得过雅砻江之西。

……
 

  
吉星高悬头顶的时候
我们的太阳
照亮了图博的东方
……

传来了背水女嘹亮的歌声,清清楚楚,一切都是尽善尽美的。



——摘自我的长篇历史小说《拉萨好时光》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