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3日星期六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仍然记得,第一次看到小平头揭露盛雪的文章时,我是拒绝阅读的。因为,关于小平头的流言蜚语,早就传入了我的耳里。甚至无法追踪,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被谁灌输的,那就像有毒的空气一样,腐蚀着你的判断力。

后来,在西藏事宜中,我与盛雪擦肩而过,她的朋友阿海要我加入盛雪计划成立的“国际汉藏作家协会”,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并不是针对盛雪,我是有个原则的,不加入任何组织。再后来,西藏方面也因为盛雪的名声过于负面,不再与她合作。

那是2010年10月2日,盛雪突然发来群组公开信 注释1,彻底撕破了脸皮,说我质疑她在温哥华汉藏交流上的募捐。说实话,拿募捐做幌子,说明她实在找不到别的借口了。退一步说,就算我质疑了募捐,也没有错。受捐人本来就该接受公众的监督和质疑,如果你自认为清白,完全可以公开捐款数目和去向,还用得着砸来“破坏汉藏关系”等各种大帽子吗?

后来,唯色在推特和她的博客上,都表达到了对我的支持:“朱瑞,这么多年来,你对于西藏(图伯特),其心可鉴。有人说你给‘西藏流亡政府以及举步维艰但卓有成效的汉藏交流带来的困扰和伤害’,完全是无稽之谈。”注释2

就我对盛雪的揭露,唯色也公开写道:“写得好。尤其这句话问得有力:‘为什么揭露你就是搭上了汉藏关系事业,你到底在汉藏交流中是个什么角色?’” 注释3


再后来,西藏三区的很多藏人,都纷纷表达了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绞杀异已也要募捐了

然而,盛雪又来了第二封、第三封、第四封等公开信,硬说质疑募捐,超出了她能理解的“底线”。并在各大电邮群组里,多次栽赃,说我“突然”发起了对她的攻击,甚至说我“负有特殊使命”,还发誓:“我考虑如果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她,我就拿出时间、精力采取法律行动。只是估计得募捐。”

且不说这“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是怎样的瞎掰,但说连绞杀异已、异议,也要募捐了,这,太无法无天了吧?那么,盛雪以前的募捐是否都用在了公义之上? 这时,我才产生了质疑盛雪募捐的想法。然而,过往的生活中,每次与人相遇,结下的都是友情,还从没有遇到过像盛雪这样的主儿,沾上就抖落不掉,怎么办?


受害者的反击


于是,我回头看那些曾经拒绝阅读的小平头的文章。发现,小平头和盛雪之间的矛盾,始于一个叫李震的人,某次民运会议上,李震与小平头同住一个房间,偷窃了小平头那些关于文化大革命的秘密稿件,并被小平头逮住,后来,有人没收了李震的相机,人证物证俱在,就在警察即将到来的当口,盛雪冲出来,以民运领导人的身份,要过相机,还给李震,使其消除赃物。

显然,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完全是一个受害者的反击,也是守护尊严的过程。尤其是,他极为负责任地以真名实姓发表,内容具体,有理有据。作为公众人物的盛雪,本应对这些质疑和批评加以解释,出具言辞得体、具有公信力的说明。


盛雪的栽赃陷害


然而,盛雪岔开了话题,以一份“声明”开始,暗指小平头冒用她的名字注册邮箱和盗用她的名义群发邮件。这倒让我今天想起了2011年7月17日,华盛顿汉藏交流之后,我收到的冒用我的邮箱、盗用我的名义,群发一百多位华盛顿与会代表的电邮,那是谁干的?注释4

话再说回来,盛雪发表了“声明”之后,那些与她有利益关系的人们,也不问问盛雪的话是真是假,就开始了对小平头的围剿,一如后来对我、对毅然、对刘劭夫先生等人的围剿手段一样,硬是给小平头扣上了“国安特务”的大帽子,说他“攻击民运领导人”、“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靠名人(盛雪)炒作自己”,甚至把小平头的祖宗八代,都挖出来污辱了一遍,包括小平头的母亲结过几次婚,也成了抹黑人家的机会。

最近,又给小平头戴上了一顶新帽子:“小平头特务小组”。然而,唯独没有人敢提李震偷窃小平头书稿一事,更没有人提盛雪把相机还给李震一事。不过,这期间,盛雪倒是提拔了李震为民阵理事,并由李震做东,于2012年在布达佩斯举办了民阵会议,后来,又把李震按插进欧洲汉藏友好协会,当了常任理事。

小平头自然不甘,且越战越勇,把时间都耗在了这些傍上民主的伪类身上,而人家还要说你是“人渣”,说你“没有写过一篇抨击中共暴政的文章,没有干过 一件有利于中国民主的事情”。


还原广西文化大革命真相

其实,小平头是一位对广西文革深有研究的写作者,曾對文革當事人进行了珍贵的采訪,又根据中共内部机密文档《广西文革大事记》,写作了几十万字的书稿,努力打破中共对文革信息的封杀,展露一桩桩冤案。

我读了小平头的书稿后,相当震撼,明白了为什么李震要盗窃这部书稿,也明白了那些关于小平头的谣言,为什么巧妙地遮蔽他的这个重要挖掘。于是,我特别写了一篇评论,推介小平头的系列揭露文革真相的文章《廣西文革機密》注释5,同时,也在自己的博客上转载了小平头的文章《广西文革大屠杀》注释6。

然而,盛雪利益圈,看到挡不住小平头的文革研究发表,又改口说人家“炒冷饭”,并在一些群邮组里公开煸动“不和小平头为伍”。

那么,怎样写才不算炒冷饭?你们的口味就是世界的口味?你们的标准就是世界的标准?你们是海外华人文字审查小组?显然,这种“不和小平头为伍”的说辞,就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拉帮结伙,扼杀个人主义的行为,也是中共整治异己的法宝。所以,有人精准地总结出了盛雪的“三手”女人特征:炒作自己时有推手,攻击异己时有打手,找人代笔撰文时有枪手。


认识小平头是一种幸运


我从没见过小平头。但是,在Skype上有过几次联系。与那些先前传入我耳中的流言蜚语恰好相反,他很是宽容、真诚,并且,没有跟我谴责盛雪的那些江湖黑道,只是说起了广西文化大革命期间,韦国清搞阶级大屠杀的一些片段,并谦虚地谈到他对廖伟然、钱文军先生的尊敬,怀念那些给过他力量的前辈……让我看到,那些在中共的执政史上叱诧风云,至今仍被高度评说功臣们,其实,正是反人类的阴谋家和杀人狂。




注释:

1,盛雪突然发来公开信和我的回信: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0/10/normal-0-7.html

2,参见留言部分: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1/07/2008_20.html

3,参见我的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notes/rui-rtibet/朱瑞就盛雪给我的第四封公开信提出质疑/885860308113263?pnref=lhc

4,重要声明: 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1/07/blog-post_17.html

5,《廣西文革機密》首发“开放”杂志: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907#.VWCb0-sXgVQ

6, 《广西文革大屠杀》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2/08/blog-post_6.html#uds-search-results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