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星期四

藏人自焚人数升至41 中共当局下令禁止报道


(参与2012年5月31日讯)5月30日下午三点左右,四川省阿坝州壤塘县一名叫日玖的藏族妇女为了抗议中共政府对藏的高压政策进行了引火自焚而身亡。据悉,日玖,享年33岁。而且她与当地的一名叫郎东的男子结婚,他们俩有三个未年满的孩子。她的阿妈名字叫修龙和阿妈的名字叫仁拉。

至此,藏人自焚人数已经升至41人。据著名藏族作家唯色统计:“今天在壤塘(今四川省阿坝州阿坝县)自焚牺牲的藏人妇女,使得藏人自焚人数升至41人(境内38人,境外3人),已知30人牺牲(境内29人,境外1人)。其中有6位女性,三位女尼,两位牧女,一位女学生,全都牺牲。”

对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心语哀伤地表示:“看到唯色發的再有藏人自焚消息,眼淚不忍掉下。一位藏人說過,我們的肌膚並非燒不痛的,連炒菜時濺到身上的油,我們都會疼痛大叫……”

维权律师梁小军则愤怒地表示:“藏人自焚,近期已多达30多起,但国内报纸鲜见报道。燃烧生命并不像燃烧纸张一样轻易,我们需要正视这些事件。我们更有权利要求执政者和地方当局给我们以合理的解释,并拿出解决问题的勇气和办法。”

唯色还说:“这两天,鉴于叙利亚政府疑屠杀平民上百人,美国、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都同时采取了驱逐叙利亚外交官的行动。那么,面对藏人连续自焚41人的惨烈事实,诸大国又将采取何种行动呢?”

对于藏人前仆后继地自焚抗议,中共当局不仅无动于衷,反而在近期向媒体发出禁令:“未经统一安排,一律不报道拉萨自焚事件。今后,凡西藏和四省藏区发生的敏感事件,严格按此把握。请各媒体通知所属子报、子刊和网站并传达到相关采编人员。”


转自参与:http://www.canyu.org/n50610c6.aspx

2012年5月29日星期二

两只藏羚羊


作者: 邝老五(藏人)

闪电利刃在高原的头颅切割
燃着火的精灵
在拉萨的午后休息

高原的阳光此刻暗淡 佛的手掌远去
两只藏羚羊
暗夜里突奔许久
扬起的蹄子留下格桑花的芳香
侵染猩红的八廓街

为什么都不说话
矫健的的身姿是安然的紫色幻想
落下的印痕不能抹去

两只藏羚羊
来到人间烟火的拉萨
荡涤铁幕的小丑

http://kuanglaowu.blogspot.com/2012/05/blog-post_9421.html

转自唯色博客留言: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5/527.html

2012年5月28日星期一

5月27日,两名藏人在拉萨大昭寺前自焚



图片来自Facebook。图为大昭寺广场及大昭寺,被认为是对5月27日拉萨自焚的记录。图中出现的多个帐篷顶实际上是安置军警的帐篷。

时间:5月27日,一年一度的佛教节日“萨嘎达瓦”的第六天。 

地点:拉萨的中心、全藏地最神圣的大昭寺前。也是藏传佛教信徒礼佛转经之路“帕廓”。但也是军警密布之地。

人物: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25岁藏人达吉,安多拉卜让(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19岁藏人托杰才旦。

5月27日下午,在拉萨大昭寺西侧的侧门前,两位年轻藏人突然自焚,一人当场倒下,一人身上燃着火焰往北奔跑时被迅速扑来的军警包围。最先倒下的自焚藏人也被军警重重围住。

据知现场有许多人目睹到这一情景,包括很多游客(来自中国各地的旅游者和一些西方旅游者)。有人哭泣,有人因恐惧而逃。但在场者很快都被军警驱散。

这两起自焚发生在全藏地的中心——拉萨,发生在全藏地最重要的佛教节日“萨嘎达瓦”(佛祖释迦牟尼诞辰、成道、圆寂的藏历四月)期间,令人震撼!

而三天前,《西藏日报》发表西藏当局发布关于“萨嘎达瓦”的禁令,要求“广大退休党员干部……不参加‘萨嘎达瓦’等宗教活动”、“共产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学生一律不得参加“萨嘎达瓦”等宗教活动。”并称“‘萨嘎达瓦’宗教活动规模大、时间长、人数多,又与旅游高峰叠加,因此维稳工作任务较重…确保‘萨嘎达瓦’宗教活动期间全区大事不出、中事不出、力争小事也不出” ,然而,三天后,就发生了两位藏人在拉萨自焚的大事。

之前,西藏自治区当局对外多次声称“西藏没有自焚事件,总体上是非常平稳的……”,而事实上,目前西藏自治区已有三起藏人自焚事件,除5月27日在拉萨同时自焚的两位藏人,还有在去年12月1日自焚且牺牲的昌都藏人丁增朋措。

当晚,这个消息出现在新浪微博和推特上。有一条新浪微博欲言又止地写到“今天大昭寺广场……”并附上表示双泪纵横的图案,但很快被删。还有几条新浪微博写的是:

绝对出大事了,布达拉广场到处搜包,气氛紧张

今天回到拉萨,上网真心难,中国移动信号也被封了,大昭寺出大事。。不敢细说,室友因此事发微博结果被警察带走了三个多四个小时。。

今天手机不间断被信号屏蔽,拉萨人民很是淡定。我无语。。。拉萨完全不是我们心中所想!听风行大师讲故事,说到眼前的拉萨,我们都有点无奈却只能耸耸肩而已。还有啊~这几天打火机不知道被没收过n次了!我c!我的签证啊!我等不及要上路了!

不要担心 不要惊讶 我在拉萨 瞻仰圣光 过激事件 一件一件 信号封锁 特警巡查 公安出动 消防急救 生之脆弱 近在眼前 天光褪去 云阴密布 众生忐忑 八角转寺 大道昭然 不若和谐

当晚很晚,自由亚洲首先做了简短的报道:Two Tibetans Burn Themselves in Lhasa

中国官方新华社 在5月28日承认“有两名藏族男子星期日在拉萨大昭寺前进行自焚”,“两名自焚者分别是来自四川阿坝的达吉和来自甘肃夏河的托杰才旦……托杰才旦被宣布死亡,达吉则幸存。”新华社引述西藏自治区官员的解释是“拉萨发生的自焚事件是川青甘藏区类似事件的延续,其目的是要分裂中国。”

而这种解释,在一个个藏人以身浴火的烈焰跟前,不堪一击。




Dorjee Tseten(托杰才旦),图片转自Phayul。


事实上,从2009年2月27日,在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发生第一起自焚,至2012年5月27日,在拉萨(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最新发生的两起自焚,已经有40位境内外藏人连续自焚(包括境内37位、境外3位),而目前得知的是已有29人牺牲(包括境内28人,境外1人)。

据5月28日的Phayul网站报道,两位在拉萨自焚的藏人,一位是来自拉卜让(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的Dorjee Tseten(托杰才旦)19岁,当场牺牲(如图);一位是来自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的Dargye(达吉)25岁。他们在拉萨一家餐馆打工。

而在两位藏人自焚之后的第二天,拉萨大昭寺广场南北两侧已设立了两个安检门。凡是进入大昭寺广场的,不管是藏人,还是汉人,还是西方游客,都要经由安检门的检查,还要查包、查头戴的帽子。原本是宗教节日“萨嘎达瓦”期间,应该有熙熙攘攘的藏人转经礼,但现在,帕廓街转经道上全是军警,而藏人寥寥。

与此同时,拉萨各居委会奉令开始对辖区内所有藏人进行排查。


转自唯色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5/527.html


8位自焚藏人留下的遗言、写下的遗书、录音的遗嘱


从2009年2月27日,阿坝格尔登寺僧人扎白自焚,至2012年4月19日,壤塘县两位青年曲帕嘉和索南自焚,共有38位境内外藏人自焚(境内35位,境外3位),28人牺牲。

至目前,有8位自焚藏人留下的遗言、写下的遗书或录音的遗嘱,已被陆续找到并披露(注:如有遗漏,恳请指出并提供相关资料为谢)。而这都是至为宝贵的证据,故一并呈示于此:


彭措(又写平措或洛桑彭措):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20岁。2011年3月16日自焚,重伤,遭军警殴打,牺牲,后由藏人隆重火葬。
《“他们认为我们害怕武力镇压,他们想错了”——与格尔登寺僧人的访谈,纪念彭措自焚一周年》,彭措在寺院的同学说彭措自焚前“对几位朋友说:‘我无法继续忍受心中的痛苦,2011年3月16日我将向世人表现一点迹象。’” 
并讲述彭措自焚牺牲之后:“在处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他在笔记本上的一段话:‘运气和信心是胜利,失望和疑虑是失败。’”


丁増朋措:康昌都(今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昌都县)嘎玛区农民,原为噶玛寺僧人,后还俗成家,41岁。2011年12月1日自焚,重伤,被军警强行带走,后牺牲。而西藏自治区当局掩盖这起自焚,对外声称“目前西藏没有自焚事件,总体上是非常平稳的……”

丁增朋措在自焚前留下四份遗书——
遗书之一:
信封上写着:请张贴到噶玛寺的大门上
信中内容:
面对继承和弘扬纯正无误的藏传佛教之噶玛寺堪布洛珠绕色、朗色索朗和全体僧侣遭受抓捕、殴打——我宁愿为我们噶玛寺的堪布和僧侣们的痛苦去赴死。
持尊严者丁増朋措 
遗书之二:
同胞们,勿要失望!勿要怯懦!自他交换的道友们,请为持佛法的两位堪布和僧人们想一想,我们怎能相信一个不允许我们信仰宗教的政府?
丁増朋措 
遗书之三:
噶玛寺的同胞兄弟们:
想到堪布和僧人们的处境,我们坐在这里担忧有什么用?起来吧!
利养恭敬八法与荣誉,如野鹿远远躲避猎人。
向世间法无法欺骗之,大彻大悟的佛祖顶礼!
充满痛苦的丁増朋措 
遗书之四:
想到整个西藏和今年噶玛寺的苦难,我无法继续活下去空等。


索巴仁波切(年格.索南竹杰):安多果洛(今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人,42岁。2012年1月8日在果洛州达日县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隆重火葬。

他在自焚前录音遗嘱,他的声音在这里可以听到,经记录后译为中文——
国内外六百万藏人兄弟姐妹们,在此,我向为藏人的自由而牺牲的以图丹欧珠[1]为主的英雄们、为六百万藏人的团聚和藏地的幸福而献出宝贵生命的英雄儿女们,表示无比地感谢和钦佩。我已经四十多岁,一直没有勇气像你们那样做,以致苟活到今天。所幸的是,我也努力地为藏文化的大五明及小五明的弘扬做了一些贡献。 
在21世纪尤其今年,是雪域的许多英雄儿女献出宝贵生命的一年,我也愿贡献自己的血肉来表示支援和敬意。我的牺牲不是为了显示自己有多么伟大,我诚心诚意地忏悔所犯三昧耶戒以及一切罪业,特别是金刚密乘的誓言戒——不允许对自身的虐待和牺牲,我在此虔诚忏悔。 
一切众生未有不曾做过我们的父母,无边的众生由于业际颠倒,做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业,我诚心诚意地为他们清净业障。并且我发愿,希望遍法界的一切众生,乃至如虱子等一切微小众生,临终时未有恐惧,不受痛苦,往生无量光佛的身边,获得圆满正等正觉的果位。因此我愿供养自己的寿命和身体。也为了人天导师尊者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为主的所有高僧大德长久住世,而把我的寿命、身体化作曼札供奉给他们。 
诸香涂地缤纷雨妙花
严饰须弥四洲并日月
观想变现供养诸佛刹
修习愿达诸佛清净刹
(译者注:以上是曼札偈) 
自他身语意三世善法、珠宝、妙善、曼札、普贤诸云供意幻供养上师三宝尊,慈悲摄受赐予我加持:“俄当,格热,然那曼札拉,康呢尔亚,答亚么”。(译者注:此为曼札偈咒语) 
再次说明,我做出这一行为,绝无贪图名誉、恭敬、爱戴等自私自利的心态,而是清净的,虔诚的,如佛陀当年舍身饲虎一般,其他牺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为了真理和自由而舍生取义。 
事实上临终之际,若有嗔恨心很难得解脱,因此我希望我能做他们的引导者,愿以此供养的功德和力量使一切众生未来获得究竟佛的果位;并为国内外诸多高僧大德长久住世,尤其希望尊者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为了雪域政教永世长存: 
雪山绵延环绕的净土
一切利乐事业之缘源
丹增嘉措慈悲观世音
愿其足莲恒久住百劫
(愿事业如日中天)
(译者注:此为尊者达赖喇嘛长寿祈请文) 
愿恶缘毁坏教法者
业际颠倒有形无形
思想行为入恶劣者
三宝谛实加持永断除
(译者注:此为尊者达赖喇嘛所著的雪域祈祷文) 
(愿此等善法等两偈,略)
殊胜之最发愿王
利益无边诸众生
圆满普贤行愿力
三恶道众尽解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成就所愿咒,念诵了三遍) 
呀!诸多的金刚道友和各地的信徒们,大家要团结一致,同心协力,为雪域藏人未来的自由,为藏地真正成为我们自己的家园,为这样的曙光,大家要团结一致,为了这个共同目标而奋斗,这也是所有献出宝贵生命的英雄们的心愿,因此无利益的一切行径必须要放弃,比如那些为了争夺草山而自相争斗等。 
年轻的藏人要努力、勤奋地学习十明等藏人的文化及理论知识,年老的藏人也要把自己的身口意融入到善法之中,大家要共同弘扬和发展我们民族传统的文化、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等,大家都要力所能及地,为了藏人的幸福和一切众生暂时获得世间圆满以至究竟获得佛的果位而多做善事,这非常重要,祝愿大家吉祥如意! 
我还要告诉我的家人和亲朋好友、×××(译者注:提到一个名字但听不清楚):我身无分文,我的一切财产早已布施在佛法方面,请你们不要说这里有我的财产、那里有我的财产,或者这里那里有我的东西。我什么都没有,我的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和施主们请记住这一点。还有,希望我做担保的一些乡亲、喇嘛、祖古的物品,你们要按约定的时间如数交还。 
自他三世一切善法回向给一切众生等,特别是在地狱等三恶趣的众生。
(殊胜之最发愿王等一偈,略。) 
(此生三世一切功德一偈,略) 
最后,国内外的所有法友们,请你们不要难过,请你们为善知识们祈祷,乃至菩提间我们未有离别。依怙我的老人们和百姓们也请如是发愿,无论快乐与痛苦、好与坏、喜与悲,我们都要依靠上师三宝,除了三宝再没有依靠处,请你们不要忘记,扎西德勒!


朗卓: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乡)人,18岁。2012年2月19日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火葬。

他在自焚前写下遗书,其实是一首诗
昂起你坚强的头,为朗卓之尊严。
我那厚恩的父母、亲爱的兄弟及亲属,我即将要离世。
为恩惠无量的藏人,我将点燃躯体。
藏民族的儿女们,我的希望就是,你们要团结一致。
若你是藏人要穿藏装,并要讲藏语,勿忘自己是藏人;
若是藏人要有慈悲之心,要爱戴父母,要民族团结,要怜悯旁生,珍惜动物生命。
祈愿(嘉瓦丹增嘉措)达赖喇嘛尊者永久住世。
祈愿雪域西藏的高僧大德们永久住世。
祈愿藏民族脱离汉魔。在汉人魔掌下藏人非常痛苦,这痛苦难以忍受。
此汉魔强占藏地,此汉魔强抓藏人,无法在其恶法下续留,无法容忍没有伤痕的折磨。
此汉魔无慈悲心,残害藏人生命。
祈愿(嘉瓦丹增嘉措)达赖喇嘛尊者永久住世! 


才让吉:安多玛曲(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藏族中学初三学生,女,19岁。为抗议藏语文教育遭严重削弱的教育政策,2012年3月3日自焚,当场牺牲,被军警抢走遗体。而当局却称她“头脑有病”,“学习差”。
《卫报:一位藏人少女悲惨的自焚之路》中,去当地采访的卫报记者写到:“一月初,才让吉在与她的一个亲戚谈到一连串的自焚事件时表示,她很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没有人可以像这样继续生活下去。’ 她说。”
                                                                                       

江白益西:康道坞(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人,2006年流亡印度,27岁。2012年3月26日在新德里自焚,抗议中国主席胡锦涛访问印度。被同时集会抗议的藏人送往医院,但因伤势太重,于3月28日即所谓的”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牺牲。

他在自焚前写下遗书
为了抗议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到访印度,点火自焚而被送至印度医院抢救的流亡藏人江白益西之前留下的相关遗嘱被公布,他在遗嘱上鼓励藏人团结奋斗,为六百万藏人争取人权和自由。 
遗嘱5点诉求分别是: 
第一,祝愿世界和平导师达赖喇嘛尊者万岁,希望能够迎请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坚信境内外同胞早日团聚在雪域西藏,并在布达拉宫前齐声高唱西藏国歌; 
第二,同胞们,为未来幸福和前景我们要有尊严和骨气。尊严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寻找正义的勇气,更是未来幸福的向导。同胞们,寻求与全球民众同等的幸福,必须要牢记尊严,大事小事都要付出努力,总而言之,尊严是辨别是非的智慧; 
第三,自由是所有生命物的幸福所在,失去自由、像是在风中的酥 油灯,像是六百万藏人的趋向,如果三区藏人能够团结力量必会取得成果,请不要失去信心;
第四,本人所讲的是六百万西藏人民的问题。在民族斗争中,若有财富现在就是该使用的时候,若有学识就是该付出力量的紧张时刻,更觉得现在正是该牺牲生命的时候。在21世纪中,用火点燃珍贵的人生,主要是向全球民众证实六百万藏人的苦难、无人权及无公平的处境,如果有怜悯和慈心,就请关注弱小藏人的处境; 
第五,我们要使用传统宗教、文化和语言的基本自由,要有基本人权,希 望全世界人民能够支持我们。藏人是西藏的主人,西藏必胜! 
道孚•江白益西。 
(右上方则留下遗嘱的日期为2012年3月16日。)

曲帕嘉: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乡)人,学生,25岁。2012年4月19日在觉囊派壤塘大寺附近与堂兄弟索南同时但不同地点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僧俗将他隆重火葬。


索南: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乡)人,学生,24岁。2012年4月19日在觉囊派壤塘大寺附近与堂兄弟曲帕嘉同时但不同地点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僧俗将他隆重火葬。

曲帕嘉、索南在自焚前录音了遗嘱,在YouTube上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经记录后译为中文——
藏民族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宗教和文化、慈悲和善良、有利他之心的民族,但是,藏民族受到中国的侵略、镇压和欺骗。我们是为了藏民族没有基本人权的痛苦和实现世界和平而点火自焚的,我们藏民族没有最基本人权的痛苦比我俩自焚的痛苦还要大。  
在这世上最厚恩的父母和家人和深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俩不是没有考虑你们感受,和你们生死别离是迟早的事,也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我俩志同道合地为了藏民族得到自由、佛法昌盛和众生能够获得幸福,以及世界和平而点火自焚的。  
但是你们要按照我俩的遗愿行事,如果我俩落入汉人的手中,你们不要做任何无畏的牺牲,我俩不愿任何人为此而受到伤害,如能这样则是我俩的心愿。如果你们为了我俩而伤心,那就听从学者和上师大德的话,学习文化不要迷途,对本族要情同手足,要努力学习本民族的的文化,并团结一致,如能这样则是我俩的心愿,按照遗愿行事是我俩由衷的愿望。

【注:上述自焚藏人写的遗书、录音的遗嘱,译者分别为桑杰嘉、东宗等。】 

转自唯色博客:

2012年5月25日星期五

西藏佛学与科学

拉多先生在把达赖喇嘛尊者的讲话翻译成印度语 (朱瑞摄于2010年6月)

采访拉多先生(桑杰嘉摄于2011年3月)


——访谈达兰萨拉西藏图书馆馆长拉多先生

采访:朱瑞

截止201110月,西藏流亡社区已召开了23届佛学与科学的对话会。我在达兰萨拉期间,看到很多科学家,从世界各地云集于那里,感慨万千。因此,采访了多次主持科学与佛学研讨会的拉多先生。他是一位出家人,获拉让巴格西学位;曾为达赖喇嘛尊者的英文翻译,现为达兰萨拉西藏图书馆馆长(原为英文采访,只翻译了大意)。

朱瑞:西藏佛学与科学之间有那些相似之处?

拉多:西藏佛教的密宗部分,就与科学有很多联系。比如,在神经科学领域,无论是佛学还是科学,都注重腦部功能和神經網絡的運作,雖然科學家們探讨大腦的感知,而佛教重视是心靈的感知。

我们知道,粒子物理研究的是粒子、原子等等,而佛教的中心部分,也函括这些知识。 作为科学的哲学可以被认为,这些领域是对狭义相对论的探索。另一个共性是,佛学中的缘起概念。在对心灵的探索上,这两个学科的相似的例子很多,都寻求发现自然规律,他们的目标或目的可能是不同的,但是都强调认识自然规律的重要性。

朱瑞:西藏佛学在哪些方面超越了科学?

拉多:我认为,这涉及心的安定的本质。科学不接受佛学的这个关于心的安定的理论,心是一种人性的光明,也是一种精神状态,完全独立于大脑和身体。科学不仅不承认佛教这种完全独立于物体的涅磐、成佛,得到佛的三身(即报身、化身、法身),也不承认其他的超越力量。

朱瑞:那么,为什么这么多的科学家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

拉多:有些人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产生了学习佛教哲学的兴趣,还有一些人,只是很简单地为了通晓某些领域,而在这个领域,科学还没有给出答案。另外一些人,是想在科学与佛学之间进行比较研究。总之,因人而异。

朱瑞:西藏佛学对人类有那些益处?

拉多:我们可能从肉体,物质和经济上得到利益。但是,仅停留在这一点,是很难获得内在的幸福与和平的。为此,我们需要自我转型。常常地,我们的生活中,会出现意外的情况,毁掉我们获得的这种利益,事实上,无常总是跟随着我们。然而,不管外在的形势怎么的变化,密宗,都可以让我们掌握,如何成就内在的和平与幸福。


Rui:  Is there a common connection between 21st century science and Tibetan Buddhism?

Lhakdor: Yes, there is if you look into Tantric Buddhism you will find many aspects of it that could be related to science. For example in the area of neuroscience both disciplines examine the brain to understend its functions and how its neuro-networks operate. While scientists discuss the brain’s perception of an object, Buddhists refers to the mind’s perception of objects. Particle physics, which studies particles, atoms, and so forth, has a center part in Buddhism which also faces on these things. Furthermore, in areas that could be thought of as scientific philosophy in which special relativity is explored, we find another commonality with Buddhism which develops the concept of dependant origination.

These are some of the many examples of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 two disciplines mentally both seek to discover the laws of nature. Their objectives or aims may involve different approaches but both emphasize the importance of understanding the laws of nature.

Rui: What aspect of Tibetan Buddhism goes beyond science?

Lhakdor: I think that is related to the nature of the settled mind. Science does not accept Buddhism’s concept of the very settled mind, with its references to the clear light and a state of mind.  Completely independent from the brain and the body neither does science agree with Buddhism’s concepts of nirvana, enlightenment, achieving relations of the three bodies of Buddha, nor many other transcendental notions (beliefs).

Rui:  why do scientists come here from all over the would?

Lhakdor: some are interested in studying the philosophy in order to change their own lives others simply want to learn about Buddhist explanations connected to certain areas in which science has nor yet fund answers. Some want to make a comparative study between science and Buddhism. It depends on the individual.  

Rui: How does Tibetan Buddhism benefit humanity?

Lhakdor: It is possible to derive benefit from material, physical, and economic sources. However, if we stop there, it is difficult to achieve happiness and peace of mind. For this we need transformation within one self in this world there is always the possibility of being in a situation of turbulence, imposed by often unanticipated circumstances which can destroy the benefit. we are acquired. With Tantric Buddhism we can learn how to achieve happiness and inner peace which can be felt no matter how external circumstances change.


延伸阅读:

2012年5月24日星期四

雪域之歌



流亡,不是西藏人的選擇,而是西藏民族深沉的悲哀。當中國軍隊行進的步調入侵到這塊土地時,家鄉開始吹起變調的旋律…。1959年西藏子民隨達賴喇嘛尊者出走雪域,流亡到印度。離鄉背井遭逢苦難的流亡藏人,跟隨著達賴喇嘛尊者,過起流亡者暫居印度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