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0日星期五

朱瑞答茉莉


茉莉:为什么你当年毅然留在西藏,今天又对西藏如此念念不忘呢?

朱瑞:也许应该归结为以下几个原因吧:

我离不开帕廓街,离不开西藏古老的石头房子,离不开西藏的寺庙,离不开经幡和玛尼石,离不开西藏人,比如牧人、农人、僧人、尼姑,曾经的贵族……还有中国人永远不会欢庆的西藏的节日。

这些风景,是我在中国和世界其它的地方永远见不到的;在这些风景里,我感到安全。可让人担心的是,这些东西正在被践踏。举个例子,差不多每次我到寺院,僧人们都会告诉我一些可怕的事。有几次,僧人们拿出一个派出所发给的红色的准允证给我看,那个证,说明他们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已经过关了。得不到那个证的人,就会被追查,甚至赶出寺院。而那些被赶出寺院的僧人们,往往是非常优秀的。在西藏,黑白颠倒比在中国更加普遍和严重,我是说,总是那些不学无术的人,在当管理者,领导者,而品德优良的人在被排挤和摧残。因而,我就想写点什么。就写下了那篇《为何藏人要抗议---也谈西藏问题》。其实,最初的题目是《西藏问题之一》,当我正在调查和采访准备写《西藏问题之二》的时候,我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让我准备移民加拿大。这也是我今天为什么想回西藏的原因,我总想完成那些我没有完成的事。

茉莉:为什么你离不开帕廓街、西藏古老的石头房子、寺庙、经幡和玛尼石?

朱瑞:我离不开帕廓街的理由非常简单,首先,喜欢那里的商品。具体点说,那里的商品都不像商品。从木制的酥油筒到陶罐,从经幡、经书到唐卡,从九眼石到绿松石,像是把自己家里的东西搬来晾晒似的。其次,那里的商人也不像商人,有的摇着经筒,一心一意念经;有的睡着觉,甚至鼾声如雷;有的东一句西一句地和过路人搭着话。“小姐,买个卡垫吧?”有一次,一个卖卡垫的小姑娘叫住了我,我不吱声。她就唤了口气,“小娘子,买个卡垫吧?”“小太太,买个卡垫吧?”终于,我所有的戒备都被她击退了,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还有,那里的店铺也不像店铺。老旧的房子,窄门,屋里很暗,藏香的烟缕,从一个店铺串到另一个店铺。尼泊尔店铺,就挂着尼泊尔国王和王后的照片,藏人的就挂着十世班禅大师的照片。像在居家过日子,一点不招摇。还喜欢帕廓街上的行人。转经的,磕长头的,送太阳吸鼻烟的,买东西的,以及一群一伙的康巴男人,抄着袖子,东张西望,悄悄地作着古懂生意。我的心中,这才是正常的人间,没有那么多的劣质冒牌货,没有那么多的嫌贫爱富和见利忘义。

其实,我也喜欢中国古老的建筑,不过,总是觉得雕饰太多,技巧太多,显得不够质朴。国外的许多建筑,尤其是教堂教筑,我也喜欢,非常喜欢。显现着人的创造力和独树一帜的渴求。可是,始终没有超出人的圈子,总是带着“主义”和“派别”的色彩,并且,壮丽得遥不可及,和普通人的生活很遥远,不管多么美,也仅仅是风景,看过了,也就过去了。西藏的建筑不一样,那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像是喜马拉雅伸延出来的叶脉,像野生植物,是自己长出来的,不是人盖起来的,弥漫着一种越超人间的沧桑,不管是贵族的房子还是平民的住宅,都让我感动,想住进去,成为它的一部分,和它一起呼吸。我曾在山南地区一个非常偏远的小村庄住了一段时间。那些老旧的石头房子里,没有电,没有自来水,人们就靠着山下的一条小河活着,平时织氆氇挣点零用钱。但是,他们非常善良,好客,离开那个小村庄时,我对村里人说,等农耕时,我会再来,人们就伸出五指,算计着还有多少天农耕。这些体验,比我在俗世的竞争中学到的文化重要得多,是我精神的养分,而这个养份是需要时时补充的。

没有寺院,就没有西藏。在我看来,藏传佛教是西藏的灵。尤其当僧人们颂经时,那种灵性就更加活跃。听颂经时,时间过得很快,几个小时,就在一眨眼中过去了。出来以后,就多少有些改变。至少不会为有人特意地踩你一脚,打你一拳而生气。听说荣赫鹏离开西藏不久,成了一个忠实的佛教徒,甚至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抱着甘丹池巴送给他的那尊佛像。

经幡和玛尼石。首先在视觉上,给我以美感。另外,这些经幡和玛尼石里,传递着一个信号,就是虔敬,爱和慈悲。尤其是当我看到新、旧经幡,新、旧玛尼石放在一起时,总会想到衔接和传承。汉地就没有这些东西,五千年为我们留下的不仅仅是精华,还有一些毒药。比如,富国强兵,见机行事,落井下石等。

有许多年,我天天梦想出国,离开那个堕落的环境。可是,自从到了西藏,我再也不想出国了。尽管西藏在中国人看来不是国外,可是,却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精神世界一点也不一样。当然,这并不是说西藏在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我生活在西藏期间),还保留着1959年以前牧歌式的情景。不,那时的拉萨已被糟蹋和扭曲得很接近汉地的某个县城了,但是,如果你是一个有感知的人,就会看见她的原形。

生活总是很莫测,就在我最不想出国的时候,却不得不出国了。我不是说加拿大不好,恰好相反,加拿大是一个很自由,很健康的,很正常的国家,但是,却没有西藏的灵性,也没有西藏的深沉和厚重。加拿大就像一幅风景画,而西藏是一部艺术史。在我看来,从前西藏人的生活方式,尤其是藏人的精神建构的很多方面,应该是我们今天生存方式的样板。当然,一个社会的贫穷和富有固然重要,不过,最重要还是看他的民众能不能获得幸福。只要民众幸福,这个世界就是健康的,甚至是进步的。

茉莉:这样看来,你是首先爱上西藏的文化和人,然后才关注这个民族的历史和命运。而我一开始就是从人权角度去关注西藏。

朱瑞:是的,对于我来说,如果没有走进西藏,恐怕不会这么强烈地感受到西藏那独一无二之美和深重的苦难。而你比我敏锐。你曾对我说过的那句话很有穿透力:“没有五十年代的西藏‘平叛’,就可能没有1989年的六四镇压。因爲,专制暴力的本质是一致的,是不分种族的。对其他民族的残酷镇压,不可避免地导致对本民族的暴力。”

首发2008年8月21日 博讯(略有改动)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08/08/200808210627.shtml

2011年9月27日星期二

朱瑞:两位僧人自焚的背后



昨天夜里近十二点的候,电话铃响起。原来,是达兰萨拉格登寺的朋友,告我又有两位僧人自焚!

“两位?真的是两位?”我着急地追

“是两位。”方肯定着,声音很得最后只剩下了一声息。

放下电话后,我立刻上网查寻,没发现任何报道。于是,我到唯色的博客上留言,因唯色博客的阅读量大,信息准确,令人信服。而后,我又到推特上出了消息。

这时,我发现推特上一位叫@DarkNook (暗角)的推友,在我“西藏怎么个文革法了?愿。”原因是我在前一天的推上写道:“前几天,到一位从西藏回来的朋友,我如今的西藏,赶上中国文化大革命了吧?比文化大革命害!

本想专门回答位推友,但,两位阿僧人的自焚,已明了一切。文化大革命,有多少人自焚?而在,仅仅在格登寺,已了四位!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背后的殖民治,已何等毛骨悚然!事上,前几天西藏流亡政府网站,就登出了中國当局在阿格爾登寺,開展愛國主義教育的同,還獎勵僧眾還俗:如果被驅逐出寺的格爾登寺僧人從此還俗不再寺院,每人可以獲得兩萬元人民幣獎勵,另外在三年可以獲得五萬元人民幣的無息貸款。

自从格登寺僧人平措自焚后,所寺院遭遇了灭顶之灾:被包、被断食物, 前来保寺院的百姓被打死、打,一夜之前,三百多僧人被抓捕……片曾经对中国红军雪中送碳之恩的地方,早已被蹂躏变成了一座人。所以两位僧人自焚高呼“我需要宗教自由”和“达喇嘛永久住世!”的口号。

早在几年前,中共当局就开始了地区的残酷控制,比如,一年一度的辨大法会被相取,寺院之的正常系被禁止,不登寺座母寺,几乎所有子寺院,也都面着被封整顿的境遇……最近以来,又有大批西藏知分子被抓、被重判、被折磨至死…….因此,我的那位从西藏回来的朋友,“当官的藏人,跟我说话时,都小心亦亦的,老是东张西望。”

也是什么,一个如此惜生命的民族,一个曾在世界上自率最低的民族,如今,自焚的僧人,自2008年以后,就出了五位!其中共殖民治的望情,在西藏的每个地区,康、安多、藏,都很普遍。

在中国,文化大革命不十年。在西藏,自从“解放”开始,那种或明或暗的藏人的分化、洗脑,对宗教的迫害,对文化的摧残,从没有间断过。如今整整五十二年,五十二年的文化大革命,五十二年的人狱!这就是两位僧人自焚的真实背景。因此,昨日的西藏之声报道:“在西藏境内生的一系列僧人自焚事件,表明了藏人在中共的强权统治下日益加深的望之情。西藏流亡政府烈呼吁中共正藏人的不,并立即以和平的方法解决西藏问题。”


2011年9月26日夜写于加拿大

2011年9月25日星期日

塔泽仁波切:快乐童年



.. 夜晚经常是寒冷的,冬夜尤其更为酷寒,我仍能清楚地看见烧着木材或煤的三脚大铜火炉;我们通常是烧杜松或木柴,但在特别冷的日子里,我们就烧煤炭。先把煤炭烧得火红,再将他们放在铜火炉中。因为煤必须由牦牛或驴,耗费数天载运过来,所以极其珍贵。当每年田里的农事结束之后,我父亲就会领着一匹马,带着用来换煤的酥油和面粉,到煤矿区去,大约经过两周,旅行商队就回来了。就这样,我们总是有足够的煤炭,来渡过漫漫冬夜。我们会围成圈圈,紧紧地围坐在炉边喝茶,而大人们就喝啤酒,有时是喝烈酒。在火炉四周,会有食物和一些厨房用具。一个陶制的茶壶置于燃烧的煤中,而旁边则是一片烤得嘶嘶响的肉,或是还包着油脂的动物肾脏。大人们通常会坐在一起喝酒,一直到午夜。


啤酒是我母亲自己酿的,大部分是在夏天饮用。她祇是把一大锅大麦煮熟,在大麦冷却之前将酵母丢入。几天后,发酵后的麦汁看起来像液态的牛奶汤。因为它有酒精成份和刺激性效果,所以极受欢迎。这啤酒再进一步地蒸馏,就可以得到清澈的烈酒。


在房子里有很多地方可睡,我们小孩子会依照天气来选择我们觉得舒服的地方。在特别寒冷的时候,我们会聚集在有睡炕的特别房间中。这个黏土制炕炉,位于将厨房和这最好的房间隔开的整面墙壁上,大约只有两尺高,加热的工作是从厨房那一面进行的。不管外面有多冷,躺在睡炕上,睡觉的人都可以睡得极其安稳。床下燃烧的是牦牛粪或马粪的余烬可以持续数日;再盖上由一、两片羊皮缝制成、有羊毛内里的被子,使得睡炕变成寒冬中非常舒服的暖床。


这房间的北墙,是一个很大、由地板连至天花板的衣橱。其中不但有全家的衣服,也有农场做的羊毛衣,和我父亲手制的羊毛线球。在衣橱的背面,有一个高起的平台,上面有一张小桌子;我们经常围着桌子,盘脚坐着玩游戏或聊天。在平台上有一个分成几个方格的窗子,可直接看到后院。由窗子的木框内面张贴着有延展性的物料,而精雕细琢的木制窗棂,则以艺术般的手法来上漆,就像我们其它所有精美的木制品一样。窗户可以由绑在天花板上的细绳来拉起打开。在窗子开口的下方,则放着一张躺椅。当我们小孩子在玩捉迷藏时,经常会利用这被禁止出入的通道,作为快捷方式。


当母亲带我们上床,我们躺在微弱的油灯灯光中时,我经常垦求我姐姐Tsering Droma,讲她从母亲或祖母那边所听来的神话故事。Tsering Droma能讲让你觉得有趣或害怕的生动故事,而我经常聚精会神的听着,直到我的眼皮支撑不住而睡着为止。当祖母或阿姨来拜访我们时,就轮到她们说故事给我们听,直到我们睡着。


我最喜欢的故事之一,是骡子和老虎的故事。当骡子舒服地在河中洗澡,快乐地欢呼时,一只老虎以为有人在求救而跑来;骡子觉得这很有趣,所以就一直重复这样做,直到老虎不再跑来。有一天,骡子不小心跌到河中深处,他大叫求援,老虎却以为骡子又在戏弄他,而不加以理会,也没有别人来救牠,骡子就因此被淹死了。


在众多的访客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外公外婆了。他们也是农人,且住得不远,只需一天的行程就可以到我家,所以他们经常来看我们,我想他们必定很喜欢我们家的欢乐气氛。在西藏,婚姻是由双方家长指定的,这造成上下代之间的密切关系。当我们祖父母来访时,我们就要挤在一起睡,因为我父母会将自己的房间让给祖父母睡。这个房间是由祭房通过双扇门进入,它有一个高高的床,但是没有睡炕。在房间内,有一个可放更多衣服的橱柜,我母亲的首饰也放在那里。祇有在重要的日子或节日,我母亲才会穿戴这些首饰。这些首饰,有的像是三条镶有银币、贝壳、珊瑚和篮宝石的红缎带,看起来极为鲜艳出色。


羊毛布是由来往于各农场间的织布工纺织成的,他们会把织布机架在庭院里。他们将羊毛织成八吋宽、好几呎长的布。用来织布的线,是我父亲在长长冬天中纺起来的。不论他在那里,站着或坐着,他的手边总是有事在做。西藏的农夫从不偷懒,若他们手边刚好没有工作做的时候,他们的手指也会拨弄着一颗颗的念珠。所有小孩的衣服都是由我母亲做的,只有要做我父母在祭日穿的衣服时,才会请裁缝师到家里来。我还记得我张大了眼睛,看着裁缝师们精的针湛线技巧。在剪裁我们的衬衫时,他总是先将布折起来,然后将布拉向他油腻的脖子下方,把折痕压深。当我看见浅色布料上留下的污迹时,我总是觉得好笑。


我父亲在我们的田地四周,种了足够用来制成缝靴线的黄麻。当黄麻在我们家屋顶晒干后,我父亲会再将它们弄湿,用棒子敲打,然后去掉外壳,再将纤维纺成线或纱。做为鞋底的牛皮是在Balangtsa买的;我们自己不制造牛皮,因为我们不在自己的农场里杀牛,我们只是将牛卖给别人。在夏天时,我们可以打赤脚,但在冬天,我们常会穿破很多靴子,以至于补靴师傅须在冬天时到我们家好几次,将新的皮鞋底加到靴子上。我父亲总是先将皮革浸湿,如此一来,当补靴师傅到的时候,只需切割鞋底,然后再将鞋底缝补到旧的上面就可以了。


除了补靴师傅,裁缝师、织布工、还有其它的商人,例如木匠和地毯工匠,也会来我们家工作。这些工匠,或是过路的商旅,会留宿在牛栏旁的客房里,睡在和一面墙一般大的板秮上;若他们赶着牲口,也要提供牠们住宿。庭院中,放置着一圆形的石制基座,其上有我们高达三十呎的祭旗杆。在这基座的四周,是许多充当喂食槽的不规则形大石板。石板上有凿洞,是用来拴住牲畜的。


祭旗本身是一块约一呎宽的白色棉布,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经文,祭旗从祭旗杆的顶端垂挂到基座底部,偶而也需要更新。在一些庆典之前,我们会带着一块适合的棉纱去找有经文刻版的邻居,请他们在上面印上和旧祭旗一模一样的经文。我们带着我们自己的油墨去,是父亲自己将厨房天花板刮下的油烟和锅底的油垢,大量混合调制而成的。


胶漆是跟沿街叫卖的小贩买的,是他们自己用牛蹄、牛骨和牛皮混合熬制成的。这些小贩总是挨家挨户、一村又一村地叫卖林林总总的货品。我想,对我们小孩子来说,最有趣的是卖陶器的小贩;他的驴子上堆满了陶瓷器,很多数呎高的陶瓷器挂满牠的身边。在我们家,有三个盛水的绿釉陶缸,毫无例外地,它们的使用寿命都不长。在冬天,尽管被它们用羊皮小心地包起来,其中的一两个还是会因酷寒结冰而被撑裂。在夏天,我们需要多一点的水,其中两个盛水器具被摆在厨房外面,它们被用牦牛毛绳,绑在穿廊的第一个柱子上。


转自塔泽仁波切自传《西藏是我的国家》: http://sites.google.com/site/gangjanba2/windhorse

2011年9月24日星期六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持金剛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釋迦比丘丹增嘉措致:境內外西藏人民,信奉藏傳佛教之僧俗民眾,與西藏和藏人有關的所有世間眾生。

歷史上,雪域佛土的先輩君臣,以及賢者和成就者們,創立和發揚了以“三乘”“四續”為主的教、證佛法和淵博文化,使西藏成為亞洲乃至世界佛教及其文化的源泉。為藏、蒙、漢等無數眾生的暫時和長遠的利益作出了偉大的貢獻。在護持、弘揚佛法的歷史進程中,形成了西藏特有的“轉世認證”文化傳統,這對佛教的發展及眾生的利樂,尤其對僧團的鞏固,起到了非常有益的作用。

十五世紀,一切遍知根登嘉措,被認證為根敦珠巴的轉世化身,並建立了噶丹頗章喇章(喇章:大喇嘛的私人居室-譯者)。從此,形成了歷代達賴喇嘛的轉世認證制度。第三世索朗嘉措獲得“達賴喇嘛”的尊號;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建立噶丹頗章政府,成為西藏政教領袖等。 迄今六百多年,透過轉世認證的方式,準確無誤地找到了歷輩達賴喇嘛的轉世化身。

為了順應當今世界民主發展的趨勢,本人自願地、欣慰地終止了從噶丹頗章政權建立(西元1642年)至今三百六十九年,由歷代達賴喇嘛擔任西藏政教領袖的政治制度。事實上,我已在1969年公開聲明,將來達賴喇嘛的轉世延續與否,應有廣大信眾決定。然而,當信眾表達尋找達賴喇嘛轉世的強烈願望時,如缺乏明確的指導方針,政治勢力或既得利益者,會濫用轉世制度謀取個人的政治利益,這種危險始終存在。因此,為了避免出現對後世達賴喇嘛的猜疑和歪曲,在本人身心健康之際,有必要做出清晰、明瞭的說明。

以下簡要闡述轉世認證的理論和基本概念,以便更清楚理解我的主張。

前後世

承認轉世認證制度之前,必須得承認前後世的存在。印度的古老宗教與哲學思想中,除了順世派外,都一致主張“無有間斷的前後今生”:有情眾生皆由前世投生今世;今世身軀壞滅後,再次投生後世。 現今雖有某些推理者以“沒有看到(前後世)”為由,宣稱沒有“前後世”,但秉持正直態度的科學家們卻不會以“沒有看到”的理由,去決定“沒有”。

雖然很多宗教或教義都一致主張前後世的存在,但對於如何定義投生者、如何投生,以及如何連結前後世等的內容上,卻有著不同的詮釋。其中,也有“主張後世,否定前世”的宗教信仰。

以佛教的整體思想而言,“前世”是沒有開端、開始的;當煩惱被斷除、遠離輪迴的束縛時,由煩惱所帶來的後世將會停止,但意識的續流仍會持續下去。這種教義是被大多數的佛教思想家所認同的。若不認同前後世,將會與佛法教義產生矛盾,如:佛家“根、道、果”之學說,皆由內心有否調伏而成,以及所有情器世間則將無因無緣所生等。此故,凡是佛教徒,必須得承認前後世的存在。

對於回憶前世的人們而言,“前後今生”的道理不是一件難以理解的事實(又稱“隱蔽分”),但對普遍凡夫而言,卻屬隱蔽分,且須透過許多的理由去証實,因為在死有、中有、生有的過程中,通常都會忘失過去的宿命。佛教經論提出了眾多相關前後世的理由,概義可括分為:前同類、前近取、前串習、以及前感受等理由。重點在於,唯明唯知的心只能由與己性質類別相同的近取因(或主因)而有,具有形色的物體不可能成為心的近取因,這點是顯而易見的。無論透過邏輯的思考,或是物理的實驗,都無法証實“唯明唯知的心可由異類的前因,或是無因而成”、以及“細微心識的續流可由某種違緣間斷”;至今沒有任何一人,無論是心理學家、物理學家、或是腦部專家等,可以證實上述所言。更何況無論過去或是現在,無論在西方或是東方,有很多憶念過去宿命,並無謬地指出與前世相關的人和事物等實例。若硬將這些實例扭曲為癲瘋之言,不只有違“科學精神”,更是對現實的否定。

西藏轉世認證之制度,正是“依據前世的憶念或經驗”而建立的一套驗證標準。

如何投生

今生的身軀壞滅後,由無能間斷的意識結生到後世身軀的現象可分為:“由煩惱力結生”和“由悲願力結生”兩種。初者:由無明力,於意識上,安置了善業與惡業的隨眠;在臨終時,由“愛、取”滋潤“有”,引發後世,趨善惡道,隨業投生,無有自主。又如水車輪轉,凡夫們無能自主地輾轉於生死之間。凡夫唯可藉由恆時修善,串習善心之力,於臨終時滋潤善業,投生善道。後者:已獲菩提道之聖者,雖不隨惑業所轉,然由緣取眾生之悲願,自力選擇來世時地、父母等,唯利他人,投生娑婆。

“朱古”詞義

在藏傳的轉世認證制度中,把轉世者稱為“朱古” (中譯:化身或轉世),應該是出自信徒們的一種尊稱。以般若乘的教義而言,所謂的“朱古”,就是佛陀的“三身”或“四身”的其中一者。一位本具煩惱的眾生,由入大乘,集福德與智慧資糧,後淨煩惱惑、除所知障、現證諸法之識,此乃“智慧法身”;彼識的法性則為“自性法身”。此二又稱圓滿究竟自利之身,或稱法身;這種“身”,唯獨成就佛位者能相互看見,他人不能。佛為能利益他人,為使他人能見其身,故有大地菩薩可見的“報身”,以及由此(報身)所化現,示人天相,凡夫可見之“化身”,此二稱為“他利色身”。

化身可分為:具相好莊嚴,示十二相的“勝應身”,如導師釋迦牟尼;為利益工巧技藝之眾生,所化現的“應化身”;為利益有情化現的人天相、水相、橋相、藥相、樹相等的“劣應身”三種。西藏的轉世被譽為“朱古”(化身),應屬於“劣應身”的範圍。

雖然佛陀肯定會化身為“朱古”救渡眾生,這不代表所有“朱古”皆為佛陀的化身。在西藏眾多“朱古”中,會有僅獲“有學聖道位”、“凡夫加行道”,或是“凡夫資糧道”者的“朱古”。 嘉揚欽則旺波曰:前世身軀壞滅之後再次投生,稱“劣應身”;今世身軀未壞滅之前化現不同身相,稱“朱巴(化身)”。總之,根據上述的理由,以相似或相聯而稱為“朱古”。

轉世認證

佛陀在世的時候,早有針對某人指出是某某前世的轉世。尤其是細談業果、經由前世業,感得今世報等內容的《四毗奈耶》、《本生經》、《賢愚經》、《百業經》等無數經續都有記載。同樣的,佛陀涅槃後,從印度的大神通師或成就者的傳記裡,也可看到許多相關前世的記載,只不過沒有西藏轉世制度的“第幾世”之演算法而已。

西藏的轉世認證制度

西藏原始苯波教也主張前後世的理論。佛教傳入西藏之後,藏人普遍相信前後世的存在,也形成對聖者前世不同化身中利益眾生的功德,進行祈願和隨喜的傳統,並出現很多傳頌觀世音菩薩本生故事的經典。如:古代西藏典籍《嘛尼全集》和《五部箴言》,以及阿底夏尊者蒞臨西藏時(十一世紀)的著作:《珠寶之鏈》和《噶當弟子問道錄》等。 然而,當今廣泛的轉世認證傳統,開始於十三世紀初。當時,噶瑪拔喜的弟子們,根據預言認證噶瑪拔喜為噶瑪‧都松欽巴的轉世,至今八百多年,共認證了十七世噶瑪巴轉世;同樣的,十五世紀中,認證貢噶桑姆為堪卓‧卻吉卓瑪的轉世,迄今已認證十幾輩桑頂‧多吉帕姆的轉世。所以,在西藏轉世認證的傳統中,不分僧侶和咒師,男眾或女眾,藏傳佛教各宗派已經接納和延續了這個傳統。當今, 在藏傳佛教薩迦、格魯、噶舉、寧瑪、覺囊、珀東等宗派,以及苯波教中,有很多轉世喇嘛肩負著護持教法的重任。

宗喀巴大師的弟子,一切遍知根敦珠巴,在創建札什倫布寺,培養眾多弟子之後,于1474年圓寂,享年84歲。當初沒有人尋找他的轉世,但出生於1476年的日喀則達納小孩-桑吉曲陪,能清晰、準確地回憶他過去的諸多生活,因為他的神奇表現,人們不得不承認他是根敦珠巴尊者的轉世。從此開始,由噶丹頗章喇章和噶丹頗章政府,共同尋訪、認證歷代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延續至今。

轉世認證方法

轉世認證的傳統建立以後,尋訪、認證的方法和途徑也逐步完善和健全。其中最重要的是:前世臨終前的遺囑、指示或特殊跡象;轉世靈童準確無誤地講出前世的生活點滴,能辨認前世的遺物及侍從等。除此之外,還有祈請聖者占卜;祈求世俗護法的神諭;觀察拉姆拉措湖和其他護法之魂湖等很多方法和途徑。當出現一個以上的靈童候選人,難以斷定之時,也有在佛象聖物前,舉行“食團問卜”(或稱“麵團球占卜”-譯者)決定的慣例。

未終朱古

通常所謂的“轉世”意味著“結束了前世,轉生到今世”,因此凡夫們沒有能力作到“未臨終前的朱古”。然而,大地菩薩可於同時間內化現出千百身相,“未終朱古”對大地菩薩而言,是絕對可以辦到的。

在西藏轉世認證制度中,有各種轉世的認證。如:同續轉世、業願轉世、受教或加持轉世等。轉世的用意為:能繼續或完成上世尚未圓滿的傳教利眾事業。有時為能代替同續轉世,未證聖道的上師可採取與自己業願相應的某人作為自己的“朱古”,或受教弟子及他人作為自己的“朱古”。因此,未獲聖道的上師們仍有可能具有“異續的未終朱古”。

另外,由同一位前世的身、語、意,在同一時間內轉世為多位“朱古“,這種現象也是不可否認的。在近代內,較為著名的“未終朱古”如:敦都‧久札耶喜多傑、究給‧赤千阿旺千繞等眾多上師。

金瓶掣簽

隨著濁世衰微時代的來臨,被認證的“轉世”也越來越多。 不少“轉世”的尋找和認證,是因政治需要,採取了不當和欺騙的手段,给西藏教、政事業造成了嚴重損害。

西元1791至1793年之間,廓爾喀(尼泊爾)軍隊入侵西藏,當時,西藏政府請求滿清政府派兵支援;驅逐廓爾喀軍隊之後,滿清官兵以完善西藏行政為藉口,制定所謂的《二十九條章程》,要求以“金瓶掣簽”認定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和其他呼圖克圖的轉世。八世達賴喇嘛江白嘉措還特別著述金瓶掣簽的修法儀軌。然而,透過金瓶掣簽認證的只有幾位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以及部分其他喇嘛。即使頒佈這樣的規則,第九世、十三世,以及十四世達賴喇嘛均未通過金瓶掣簽;十世達賴喇嘛的認定,也未經過金瓶掣簽,但為了照顧滿清政府的面子,對外宣佈以金瓶掣簽認證的消息。

實際上,使用金瓶掣簽認證的只有十一世和十二世達賴喇嘛,其中,十二世達賴喇嘛在金瓶掣簽之前,已經認定確立。所以,真正經過金瓶掣簽認證的達賴喇嘛,其實只有一位。同樣,在班禪喇嘛的傳世系統中,只有第八世和九世班禪經過金瓶掣簽的程序。

金瓶掣簽的規則,只是滿清勢力的強橫表現,而非藏人信賴的宗教儀軌。然而,如能公正實施,也可視作類似于傳統的“食團問卜”方法。

西元1880年,認證十三世達賴喇嘛時,西藏與滿清之間的“供施關係”(藏語稱 “榷蘊關係”,是上師與施主的關係-譯者)尚未斷裂,滿清政府在西藏還有一定的影響。然而,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認證,是根據第八世班禪喇嘛的預言和乃穹、桑耶護法的神諭,以及觀察拉姆拉措湖的徵兆等確認的,因此沒有經過金瓶掣簽的程序。十三世達賴喇嘛在水猴年遺囑(西元1933 年)中明言:“本人沒有經過金瓶掣簽,而依據預言、占卜等相同的結果,確立為達賴喇嘛的轉世,並舉行坐床典禮”。

當我在1939年認證為十四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時,西藏與中國之間的“供施關係”已經斷裂,因此,沒有必要經過“金瓶掣簽”的程序。

眾所周知,我是由西藏攝政和民眾大會,按照聖者、護法的預言,以及拉姆拉措湖的兆象等尋訪、認證的,當時沒有中方的任何干涉。儘管如此,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官員,在媒體散播謠言,謊稱“免予”達賴喇嘛金瓶掣簽的程序,並派遣吳忠信主持我的坐床大典等。此一謊言,被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副委員長阿沛‧阿旺晉美揭穿。他在1989年7月31日召開的西藏自治區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講話指出:“國民黨這樣撒謊,我們共產黨為什麼也要跟著說假話呢?”

一廂情願的圖謀

在過去,一些富裕喇嘛的管家和侍從,以貪婪和非宗教的手段“認證”不少“轉世”,對宗教、寺院和社會形象造成了傷害。特別從滿清時代開始,中國當權者為了干涉蒙藏事務,將宗教和喇嘛當作政治工具,實施了很多不當政策。

當今,集權專制下的中共領導人,一方面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另一方面卻干涉宗教,強制執行所謂的“愛國愛教”運動。尤其是中國當局發佈所謂“2007年9月1開始施行《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的第五號法令”,這是一種極其荒謬、可恥的行為。以毀滅西藏獨特文化風俗為目的,對轉世認證的傳統,強加種種不合理的做法, 在全體藏人心中造成難以癒合的創傷。

為了欺瞞藏人和藏傳佛教信眾,以及國際社會,中共等待著我的圓寂,並預謀私自認定我的轉世(即十五時達賴喇嘛)。從近來頒佈的各種規章、公告等,種種跡象明確顯示這種圖謀的存在。為了佛法和眾生的暫時及長遠利益,防止破壞正法的企圖實現,是我不可推卸的職責。因此, 作此聲明 。

下一世達賴喇嘛的轉世

正如我前面所提,「再次轉世」皆由轉世者本人的力量,或最終的業、福報、以及發願等力量所形成。因此,轉世何處?怎樣轉世?如何認證等,是轉世者自己唯有的不共因緣,絕非由他人強制、壓迫,或是為所欲為的情況下產生。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暫且不說轉世觀念,就連「前後世的存在」都蓄意否定的政治領導們,以權力干涉轉世認證,尤其是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轉世,極為不妥。這種與自己政治理論背道而馳的虛偽惡行,實屬無慚無愧,世人皆會有目共睹。若發生上述所言,所有藏族同胞,以及國際藏傳佛教的信眾團體也堅決不會承認和接受。

當我到了一世達賴喇嘛根敦珠巴的年齡時,我會諮詢各宗派的大喇嘛,以及藏族民眾和相關信眾,檢討並決定是否延續達賴喇嘛的轉世。如果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必須保留,並且需要認證第十五世達賴喇嘛靈童的時候,尋找轉世之重任將由達賴喇嘛噶丹頗章基金會的董事會負責,由他們請示藏傳佛教各宗派領袖,以及與歷代達賴喇嘛如影隨形般的護法眾等,按照歷史傳統尋訪、認證。還有,我也會留下相關的明確指導文字。除此之外,任何政治權威,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領導人,因政治需要,選出所謂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時候,誰也不需認可和信仰其孩童。切記!

祈願 吉祥!

藏王2138年,藏曆十七繞迥鐵兔年7月27日
西元2011年9月24日於印度 達蘭薩拉


( 原文為藏文,如有歧義,以藏文為準。)


转自: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692

2011年9月22日星期四

远离错谬之道


身为佛陀的追随者,在修行之道上行进,若缺乏正见和引导,一不留神就会走入错谬之道、落入种种陷阱。越是努力,结果越是和实相背道而驰。

对这些错谬之道一系列过患的最佳总结,是文殊菩萨亲自授予萨迦初祖-萨千•贡噶宁波“远离四种执着”的甚深教言:“执著此生非行者,执著世间非出离,执著自利非菩提,执著生起非正见。”此教言精辟的浓缩了一切佛法的精髓。

通俗地理解就是,如果执著于今生,就不是真正的佛法修行人。执于此生,学佛的目的难免就成为让今生今世过得更舒适,以此动机为导向,则所行的一切善业和闻、思、修行,最多只能带来今生和来世的荣华富贵,与解脱并无关系,因此不成其为真正的修行者。当然,不执著于今生,并不意味着学佛不希望此生获得快乐,而是指修行人不应该目光如豆、狭隘地以此为主要目标,快乐应该是靠修行自然得来的附带利益。

此为第一句传递给我们的讯息。

第二句,执著世间非出离,是说如果我们执著于三界轮回的娑婆世间,就是没有出离心的表现。如果没有真实的出离心,纵使修学佛法,也不能引我们走向觉悟。因为发心目标不是证悟或解脱,而是希望有更好的下一辈子。我们还是贪执于好的东西,还是有世俗的动机,这表示我们不具备出离之心——这个解脱轮回的首要条件。执著世间没有任何利益,我们必须先看破轮回世间的任何地方都是痛苦本性,并舍弃对世间的贪执与期盼,才会由衷生起寻求解脱的意愿。

第三句,执著自利非菩提,说的是如果我们执著于自己的个人利益,这种自私心态就表明我们不具备菩提心,也就意味着我们还不是菩萨。不是菩萨有何不妥?若不是菩萨,就没有一个完整的方法来超越所有概念分别——所知障和习气障,我们或许可以超越一小部分概念,但无法超越所有概念。当见到世间充满种种痛苦,想要从中脱离,也许也真的能够去除对今生和轮回的执著,但为达到此目的,我们身体力行各种中、下等的功德,以求达到声闻或缘觉的证悟境界,所以这也不会让我们成为菩萨。

只要我们对于自利还有执著,只为个人目的而想证悟,或执著于自己的个人成就,这本身就是一种缺乏菩提心的表现,这种心态会成为达至无上正觉的最大障碍。因此只求自己解脱是不正确的,应该帮助一切众生都成正觉,若想不经过菩萨道而求取圆满正觉,无上佛果是永不会生起的。

第四句,执著生起非正见,意思是当我们内心产生执著念头的同时,就已经不是正确的中观见地。即使我们已生起很好的世俗菩提心,但此时仍执著于境界是真实存在或不存在的概念,就落入了断见或常见两种“边”执极端,而不能得到解脱。为克服执著,要明了所有念头都是有为法,完全不应追随,否则就远离了自心的究竟本性——空性。
(原创•自勉)
转自《民间藏事》http://tibet.woeser.com/?p=29278

2011年9月20日星期二

藏汉两族 无从分隔



至于西藏独立的问题,我也在此说明一下。今天为界研究西藏问题,应该先了解历史背景,没有人能改变历史,历史也不容抹煞,西藏在中国历代历史当中的地位,藏人在历史长河中扮演的角色,都直接或间接的影响藏人的政治主张,况且有很多的政治主张和争辩也都是历史性的,应该过去了,现在达赖喇嘛一直主张,为了西藏的将来,也为了藏族人民和汉族人民未来的幸福,我们必须采取和平、冷静的方式处理藏汉两个民族的关系。事实上,藏汉两个民族数千年来的关系已经是我们[无法分隔Can not separate ,如今要彼此回避自然是不可能的。仅提藏汉两个民族真正应该做的事情是和平相处、互相尊敬、彼此忍让,这是达赖喇嘛现在对这个问题所采取的态度。因此,过去多年来我们的主张就是以和平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不应该把过去的事情当作借口。如今,达赖喇嘛常常告诉藏民,[中国是一个大家庭,有十亿人口,假如家庭中的成员都过得很好,我们为什么要离开这个大家庭呢?在大家庭中,我们可以过得更舒服,生活更丰富!]

现在达赖喇嘛的中心思想是以和平的方法来达到与汉族互相了解的境界。我自己也常告诉别人,藏汉两个民族的命运、幸福、生存和发展是息息相关的,过去几千年来,即使是在西藏境内藏族区和汉族区都是完全相连的,因此我们不能不面对现实,也不可能形同陌路,不相往来,互不见面。

同样的,我也常告诉[中国共产党],[这已经不是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你的问题,我们的祖先已经世世代代在一起,将来子子孙孙还要继续相处下去,因此我们应该互相忍、互相让,不要伤害彼此的感情。]这是我常劝共产党的话,而达赖喇嘛也是朝这个方向推动的。

邓小平也听过我说的这番话,他当然是表示赞成的,他告诉我说:“除了西藏脱离中国的版图独立之外,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想谈什么,今天马上谈都可以。” 就为了他这句话,我抱着相信的态度,十一次到北京去和中共领导阶层谈话。

这么多年以来,我在进行化解藏汉双方隔阂的工作时,发现一个重要的关键,就是[中国共产党]能否放宽心胸,理性论事,尊重藏族人民的基本权利,也就是邓小平先生所说的[实事求是]。共产党不可以把我们当作工具来利用,也不可以刻意去分裂我们,这种满州人时代帝国主义的殖民政策,已利用、同化、傀儡化对待西藏都是不对的,也是落伍的,因此,我们要求一个统一的藏族行政区,这是我们的基本权利。

藏族今天事实上已经是四分五裂的了,藏族区域如果比拟成一个有手、有腿、有耳朵的人,那么今天我们这里被割,那里被切,一块块的藏区被分并到其他几个省分里去,这难道符合共产党的理论吗?难道是尊重藏族人民的做法吗?早自满清政府以来,藏人的区域被刻意归并到别的省分,弄到今天,青海省有藏区,甘肃省有藏区,而四川这个属于汉人的省分原本没有藏区,结果也把一部分藏区归并到四川来,甚至在云南境内竟也有藏族自治县,然后才把没手没脚的部分画一个大西藏自治区,这都是不对的,同时也是我们主张调整的,要求一个统一的藏族行政区难道有错吗?

自满请到现在,如果比较满清政府、国民政府,和共产的表现,依我的看法,国民政府是最尊重藏族人民的自治权,不但赋予我们高度自治的权利,并在制度设计上给我们搞地位。但现在西藏在共产党统治之下,最让我们感觉痛苦的是分裂中的西藏,我们现在可以不谈过去又杀、又抢的历史,但是不能不谈平等待遇的权利,就以[中国共产党]的观点来看,藏族如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的话,那么就应该在平等的基础上给我们的民族应有的基本权利一同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能像现在一样把我们当作被占领区或殖民地,或一味的利用藏人的资源,迁徒汉人进入藏区。

反对汉人?严重误解

如果外界认为我们反对汉人踏进西藏的土地,那也是一个严重的误解。我们并不反对汉人到藏区旅游、经商,西藏地大物博,边境区本来就住了不少汉族移民,我们对这种情况并不在意,我们不愿意看到只是[中国共产党]以有计划的移民方式把汉人迁移到西藏。这十几年来,[中国共产党]既不给藏人机会,也不培养藏人,宁可任用来自宁夏、甘肃的回民到西藏工作,把精华的地方分给回民或汉人,这种故意的、系统性的、计划性的政策,对藏人而言是很不公平的。我们很担心西藏的文化传统在政治的压力下,以人为的力量刻意的汉化或回化。

外界也许不知道,[中国共产党]入藏以后,西藏文化被破坏得很厉害,短短的四十年,把我们两千年累计下来的历史文化遗产破坏了百分之九十九,如今西藏文化所剩的只有百分之一而已。西藏这两千年来世世代代虔诚信佛,以所有的精力、血汗建造这块园地,怎么可能再恢复旧观呢?

残暴的还不只是这个,当时共产党甚至连农民、牧民等一般人家的东西都要搜刮,先别说是祖先留下的宝贝了,就连家用的碗、盘、调羹都要收走,牧民住的是帐篷,共产党甚至进到人家的帐篷里面收东西,凡是耳环、首饰一律充公,他们一搜再搜,三搜四搜,最后连饭锅、衣服、皮鞋也都收走,人民生活多可怜!每个人只剩下一套衣服,多余的统统拿走,为什么呢?总有个理由吧?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而这些东西是送到大陆去吗?不晓得。我们曾经猜想,也许名贵的东西被送到内地去了,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倒是一九五九年以后,有人把西藏人民的首饰玉石,如松奶石、珊瑚、玛瑙、珍珠陆续批发给尼泊尔商人在市场上卖。听说共产党是论公斤秤了以后便宜卖出的,共产党这番作为,西藏人的愤怒还能算是吹毛皮求的吗?共产党人像一台吸尘器,到西藏把所有的财富吸的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藏人不可怜、不悲惨吗?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不喜欢外界有人到西藏去的原因。他们一直怕西藏的真实情况被世人知道,他们的意图是永远将真相隐瞒下去。




转自:天葬台(桑结嘉博客):達賴喇嘛二哥嘉樂頓珠口述曆史---神秘、挫折、流亡、奮鬥、奇遇(九)
嘉樂頓珠口述 /翁立民整理
http://sangjey.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18.html

2011年9月19日星期一

唯色: 在哲蚌寺

1、

又到哲蚌寺了。寺院的每一处都让我欢喜。那种气味。那种折射的光线。那种红颜色。让我随时都生起与前世相关的感情。

格列的小屋是在一个院子里。很干净。很安静。有一点点绿的草坪上长着两棵大树。两棵小树。大树上有鸟巢。麻雀在唧唧喳喳地飞来飞去。小树是桃树。开着八九朵桃花。格列说到时候就会结桃的。我不敢相信。那么细、那么矮的树枝上竟会结桃?真是奇迹。

暖暖的阳光洒在这个院子里。不高的土墙外就是夏天展佛的山。那时候会是怎样的激动人心啊。无比美丽的唐卡。在清晨的阳光中缓缓打开。绽放淡淡的、静静的微笑。拈花一笑。有一次,就在喇嘛们的齐声祷告间歇,响起了另一个宗教的颂歌。另一种悠扬。另一种清凉。那是另一种天籁。寻声走去,看见几个金发碧眼的异国人,低头接受喇嘛献上的哈达。

此时坐在有鸟巢的树下喝茶。不想离开。但寺院不会留下女人。想起记忆中的那些寺院。喃喃地说起。八邦寺。白玉寺。噶陀寺。还有不知名的小寺院。唉,天宇噶陀。它在高山上,云雾里,往昔成就者披着红袈裟飞翔的传说中。莲花生的金刚座。修行地。被说成是空行母的康珠玛。我是世间的,还是出世间的?

“啪”一下。什么东西落在头上?伸手一摸。鸟的稀屎。绿的。但不臭。问格列有什么寓意。孩子似的格列很调皮,说这就是加持。谁加持我?是不是在提醒我,从前也像鸟一样,终日在寺院的上空盘桓?


2、

朱瑞突然生起一念。她要从昌都搭车去德格。然后是甘孜。炉霍。道孚。康定。二郎山。那是我走过的路线。一路的无法形容的美啊。这个担心再不走一回就老了的汉族女人。她很想赶在从此一别之前这么走一回。哈尔滨,她的家。往后就是加拿大了。她难过地说,可我很想住在这里啊。为何天文历算所的卦,说我不适宜留下呢?她几乎要哭了。


3、

去一个刻经版的小扎仓。长长的、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两边耸立着石头垒成的僧房。顶上夹杂着和袈裟一样红的贝玛草。每走一步时间减缓一分。更像是后退着。退到很早以前。朱瑞说,有本书上讲,我每次去哲蚌寺,都觉得回到了1000年以前。格列不解。1000年?我们寺院明明只有500年嘛。

小扎仓也是一派寂静。涂满了酥油的门紧闭。小心翼翼地上楼。那似乎通天的梯子让我叹息。我走过多少这样的梯子?这样高,这样结实,这样没有止境。为什么永远走不完?

绘满天女和吉祥八宝的长廊。壁画之间涂着黑边的窗户和飘着“镶布”(一种装饰布帘)的门扇。狭窄的天井。明与暗。有一瞬间,我的心一阵紧缩。因为我好像看见了一个人的身影。几个月前,那身影与我相伴,走过卫藏和东藏的多少这样的长廊。我们如影随形。我们如胶似膝。可我现在已经不想再看见。不想再见却还要看见,这该有多么无奈啊。

于是离开扎仓。随意走。不是曲径通幽,就是豁然开朗。甚至是柳暗花明。真的是这样。那辩经院里开满了一树树的桃花。桃花盛开的辩经院。粉白的花朵。绛红的喇嘛。青石板。当微风拂来,花瓣飞扬,不在世俗中的人儿舞动念珠,双手击节,口若悬河。显然我们需要眼前幻现如此美景。


4、

洛桑云丹,这个清清秀秀的喇嘛竟然令我有点心慌。不。不是这样。怎么可以说心慌?最多有一点点异样而已。

清秀尚在其次。那种眉宇之间的沉静。那种举止之间的优雅。沉静和优雅。为此可以让我在一百个人里面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也仅仅是吸引。然后加以稍微多一点的关注。因为他是一个受了比丘戒律的喇嘛。所以那次在辩经法会上给他拍的照片最多。

格列说,后来喇嘛们都要问,为什么把你拍的那么好?他们指的是有一张照片,蓝天白云下,一条苍黄的转经路上,沉静而优雅的洛桑云丹如玉树临风。

我知道洛桑云丹喜欢我。但这种喜欢绝对不是那种喜欢。一丝一毫也不是。换句话说,是一种由衷的欢喜。他看见我就欢喜。但神情没有一点异样。我深信他的心里也没有。所以应声开门的他一脸静静的喜悦,一手展开绛红的僧衣静静地说,请到屋里坐。

喇嘛的家都很简单。只有经书。唐卡。上师的相片。酥油灯。净水碗。藏式的小床和方桌很适宜静思冥想。不过洛桑云丹还多一样。在他的袈裟里还裹着一只沉睡的小猫。当他说起小猫,我看见了我见过的喜欢和欢喜。在特意添上的新鲜的牛奶茶里,我也看见了。

朱瑞问他现在学什么。学完了这个学哪个。学哪个又要学多久。等等。他一一回答。最后笑道,一直学到死,一直学到觉悟,一直学到解脱。在他的笑容里,我明白了沉静和优雅从何而来。

洛桑云丹的屋外是片平缓的山坡。山坡上一棵桃树此时桃花绚烂之极。鸟的叫声依稀可闻。在与他告别时,他指着山坡说,夏天来吧,我们去那里过林卡。当然。当然要来的。我对这个沉静的优雅的喇嘛说。


2001年3月于拉萨



转自:http://sites.google.com/site/gangjanba/tibetnote12

2011年9月18日星期日

两种难过

作者:李琦


给花浇水的早晨
也浇一遍
你浪迹天涯的姓名
肩上披一件你的衣服
这样就又像在你怀里

你是为远方出生的
那异乡的道路与天空
总对你打着神秘得手势
我一次又一次成为通讯地址

结婚就是变成一只木筏
在思念的河流上日夜兼程
你的大鞋还放在架上
你的足迹却留在远方
为什么我不是那双袜子
它又软又旧
却总跟着你

远方土黄色的山塬里
那个清瘦的身影
是个胸口揣着我相片的人
那个人的话越来越短
最后只剩下了
我一路平安

你一路平安时我正整理寂寞
说男人就是天生的漂泊
说不该哭不该忧虑说来说去
家里窗帘都学会了说话
一飘一飘唤你回来

什么时候你才变成老人 

与我厮守着子夜与黄昏
当我们打捞往事的沉船 

抚摩已成干果的今天
我或许又有了另一种难过------------
再看布道你鸟一样飞远的身影
再也没有刻骨的相思
再也读不到那亲如阳光的家信 

转自http://muge1971.blog.163.com/blog/static/32823983200752176200/

2011年9月17日星期六

藏族人口分布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

全州国土面积23870平方公里,位于云南西北部。辖香格里拉县、德钦县和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州府驻地香格里拉县建塘镇。全州有29个乡(镇)183个行政村(办事处)。

2007年末全州总人口37.45万人。这里居住着的藏、傈傈、纳西、白、彝、回、苗、怒、普米等25个民族,千人以上的民族有9个,藏族占总人数的33.81%。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

面积15.26万平方公里。位于四川省西部,青藏高原东南缘。全州辖康定、泸定、丹巴、九龙、雅江、道孚、炉霍、甘孜、新龙、德格、白玉、石渠、色达、理塘、巴塘、乡城、稻城、得荣18个县,325个乡(镇),2458个行政村。州府康定县。

截至2006年底,全州总人口93.05万人,其中藏族73.20万人,占78.7%;汉族16.57万人,占17.8%;彝族2.62万人,占2.8%;其它民族0.67万人,占0.7%。

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

幅员8.42万平方公里。位于四川省西北部,辖马尔康、金川、小金、阿坝、若尔盖、红原、壤塘、汶川、理县、茂县、松潘、九寨沟、黑水等13县,224个乡镇,1351个行政村。州府马尔康县。

2007年末户籍总人口87.4万人,其中:农业人口68.9万人、非农业人口18.5万人。总人口中,藏族占55%,羌族占18.7%,回族占3.3%,汉族占22.5%,其他民族占0.5%。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

总面积4.5万平方公里,位于甘肃省西南部。现辖合作市及碌曲、玛曲、夏河、卓尼、迭部县、临潭县、舟曲县,7县1市108个乡(镇)。首府合作市。

全州有藏、汉、回、蒙、土、撒拉、保安、东乡等24个民族,总人口65.88万人,其中藏族31.89万人,占总人口的48.20%。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

总面积26.7万平方公里,位于青海省西南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头。现辖玉树、称多、囊谦、杂多、治多、曲麻莱6县,共10镇,35乡,257个村(牧)委会。首府玉树县。

总人口为28.31万,其中藏族人口26.98万,占总人口的95.3%。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

面积是4.6万平方公里,在青海省东北部,位于著名青海湖之南。辖共和、贵德、贵南、同德、兴海5县和龙羊峡行委,共有41个乡镇。首府在共和县。

总人口是38.2万人,这里有藏族、汉族、回族、蒙古族、撒拉族等民族,其中藏族人口占总人口的52%。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

总面积7.8万多平方公里,位于青海省的东南部。现辖玛沁、玛多、甘德、达日、班玛和久治6县,51个乡(镇),183个牧委会。首府是玛沁县。

总人口15.36万人(其中牧民人口11.94万人),藏族人口占90.95%。

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

总面积32.58万平方公里,青海省西部。全州现辖都兰、乌兰、天峻三县,格尔木、德令哈两市和茫崖、冷湖、大柴旦三个行政委员会,首府为德令哈市。

全州总人口32.26万人,其中, 非农业人口20.63万人。全州有汉、蒙古、藏、回、土、撒拉等29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7.91万人,占总人口的24.85%。其中蒙古族2.42万人,占7.5%,藏族3.67万人,占11.4%。

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

面积3.47万平方千米。海北州位于省境东北部,北与甘肃省毗邻。海北州辖海晏县、祁连县、刚察县3个县、门源回族自治县。州人民政府驻海晏县西海镇。

全州总人口为27万人。有藏族、汉族、回族、蒙古族、土族、撒拉族等23个民族,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57.83%。其中:藏族5.38万人,占总人口的21.31%;回族 7.11万人,占28.2%;蒙古族1.2万人,占4.7%;其他少数民族0.9万人,占3.56%。

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

全州总面积1.88万平方公里,位于省东南部。辖同仁县、尖扎县、泽库县、河南蒙古族自治县,有28个乡和7个镇。州府所在地同仁县隆务镇。

总人口21.25万人,这里有藏族、蒙古族、汉族、保安族、撒拉族、回族等15个民族,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92.19%,其中藏族占总人口的65.94%,蒙古族占总人口的13.51%,汉族占总人口的7.93%,回族占总人口的7.86 %,土族占总人口的4.6%,撒拉族占总人口的0.28%。

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


总面积为11万平方公里,是西藏自治区的东大门。现有昌都、江达、贡觉、类乌齐、丁青、察雅、八宿、左贡、芒康、洛隆、边坝等11个县,州府昌都县。

居住着藏、汉、回、壮、纳西、珞巴、门巴、白族等21个民族,总计人口55万余人,其中藏族占98.26%。

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

全区面积30多万平方公里。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的西部。阿里地区行政公署驻噶尔县。截至2007年底,阿里地区辖7个县:噶尔县、普兰县、札达县、日土县、革吉县、改则县、措勤县,共有36个乡(镇),144个村(居)委会。州府噶尔县狮泉河镇。

全州人口8万,藏族人口占95%以上。

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

全地区总面积42万多平方公里,位于西藏北部。全地区共辖那曲、安多、嘉黎、丁青、尼玛、聂荣、比如、申扎、索县、班戈、巴青 10个县、1个双湖特别行政区,114个乡镇,14个居委会,1283个村民委员会。首府那曲县。
总人口39万(其中藏族326920人占总人口的98.86%)。

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

面积11.7万多平方公里。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东南部。下辖林芝、米林、工布江达、墨脱、波密、察隅、朗县7个县。首府八一镇。

总人口17.3万人。林芝区聚居着藏、汉、回、怒、门巴、珞巴、独龙、纳西等10多个民族及登人。除墨脱县外,其他6县的居民均以藏族为主。藏族人口有11万多,占全地区总人口的90%以上。

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

总面积为7.97万平方公里。位于冈底斯山至念青唐古拉山以南。山南地区辖12个县:乃东县、扎囊县、贡嘎县、桑日县、琼结县、曲松县、措美县、洛扎县、加查县、隆子县、错那县、浪卡子县。首府乃东。
总人口31.8万人,有藏、汉、门巴、珞巴等14个民族,其中藏族占96%。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

国土面积18.2平方公里,自治区西南部。辖日喀则地区辖1个县级市(日喀则市)、17个县(定结县、萨迦县、拉孜县、定日县、聂拉木县、吉隆县、仲巴县、萨嘎县、昂仁县、谢通门县、南木林县、仁布县、白朗县、江孜县、康玛县、岗巴县、亚东县)。全地区共有2个街道、27个镇、174个乡。首府日喀则市。

现有人口63万。藏族占人口总数的97%,此外还有汉、回、蒙古、土、满、苗、壮等15个民族,另有夏尔巴人1875人。

西藏自治区拉萨市

全市总面积近3万平方公里,市区面积59平方公里。拉萨市辖7县(当雄、堆龙德庆、曲水、墨竹工卡、达孜、尼木和林周)1区(城关区)。首府拉萨。

全市总人口近55万,其中市区人口近27万(市区藏族人口不到三分之一),全市有藏、汉、回等31个民族,藏族人口占占拉萨城乡地区总人口的87%。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

全县幅员1.3万平方公里。辖3个工委、1个镇、28个乡、9个牧场、112个村、604个村民小组。位于四川省西南边缘。

全县居住着藏、彝、苗、汉、蒙古等17种民族。1999年末全县总人口122112人,少数民族人口94053人,占总人口的77.02%,其中藏族人口39025人,占31.96%,彝族人口33026人,占27.05%。

甘肃省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

面积7149平方公里。甘肃中部。全县为8镇11乡,即华藏寺、打柴沟、安远、石门、炭山岭、赛什斯、松山、哈溪等8个镇,东坪、赛拉隆、天堂、大红沟、毛藏、祁连、旦马、朵什、西大滩、抓喜秀龙、东大滩等11个乡。
2005年末,全县总人口53871户、21万人。有藏、汉、土、回、蒙古、满、东乡、裕固、维吾尔、苗、壮、保安、撒拉等22个民族,其中少数民族82702人,少数民族总人口占全县总人口的38.84%。

青海省西宁市

全市总面积7665平方公里,市区面积350平方公里,建城区面积75平方公里。辖城东、城中、城西、城北四个区,大通、湟中、湟源三个县。以及正在建设的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城南新区、海湖新区。首府西宁。

全市常住人口215.36万人,增长1.24%,其中, 城镇人口129.24万人, 乡村人口86.12万人。在常住人口中,市区人口107.17万人。内地移民人口达100万之多,有汉、回、藏、土、蒙古、撒拉等34个民族,其中少数民族人口54。36万人,占总人口25.55%。


青海省海东地区

总面积12801平方千米。位于省内的青海湖东部。辖湟源县、湟中县、平安县、乐都县及互助土族自治县、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化隆回族自治县、循化撒拉族自治县8个县,150个乡镇,2,180个行政村。行政公署驻平安县平安镇。十四世达赖喇嘛是平安县人、十世班禅额尔德尼是循化人。

总人口人口147万人(2004年)。以汉族为主,还有回族、藏族、土族、撒拉族等。 少数民族人口不过半数。

另外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丽江地区;四川绵阳市的平武县、北川羌族自治县、雅安市的宝兴县、石棉县;甘肃陇南文县、武都以及祁连山区;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内蒙古阿拉善等都有世居藏族分布。但是人数较少,此处不再多说。找了很久的资料,就是想看看藏区到底是怎么样的。


转自:
http://labulenggege.tibetcul.com/127552.html

西藏流亡政府新一届内阁成员

西藏流亡政府新一届内阁成员:仲瓊欧珠、次仁顿珠、白瑪群覺、嘉日卓瑪、德吉確央、次仁旺久。



从唯色的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618229801)上发现此图,感慨万千,转贴于此。


六位噶伦之一的德吉確央,出生于1966年,美洲议员。1971年移居加拿大,1999年至2003年在美国利众基金会担任西藏社会发展项目负责人,PEPPERIDGEFARM INC和CANADA WORLD YOUTH担任联络员,现担任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医院建设项目联络员。

2011年9月16日星期五

唐丹鸿:你可能是我的兄弟……


你可能是我的兄弟,特别是当黎明
那飘向上空的高兴的牛奶味
像白色的青春安慰着肺

我却让肺向白色示爱
让肺长出了孔雀的翅膀
因为我幼稚,还因为我狂喜

你可能是我的苹果,特别是当今天
氧气在肉中失去了甜酸味
像光阴流逝中的一团毛

唯有中年的喉结劝说我呼吸
劝说羽翎应该和树根结婚
你以事后的思考看穿了这一切

你可能是我的幻影,特别是当午夜
从我的怀里,露出纸上芭蕾
羞涩的一角,像一朵花要求精确的身份

我怎么知道,这一切是她造成的
她可能是玉兰花,精神分裂的花
她像飘在上空的大使的阴道
谁注目,谁就要受到惩罚

原谅孔雀大胆的尾巴呼喊吧
饶恕我的肺,刮着白色的狂风
因为我不自由,还因为我紧张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e6565b0100c0qe.html

2011年9月15日星期四

朱瑞:西藏危在旦夕


尽管新上任的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没有太高的期望,可也没有想到,么快,就要西藏制造灾了。以下是我天(9月14日)早晨在推特上发现的消息:

@DanHongTang RT @uponsnow《星期天卫报》的评论文章指出,新任西藏书记陈全国是经济学家,他划将西藏底改造省,以都市化取代,攫取铜矿、金银矿力和水利源,并一步削弱西藏人的宗教、文化和民族身份。

从唯色的博客上得知卡瓦格博神山正在被开采寺附近的神山被挖,水源被染,人们铅中毒阿里一神山仁波被开发;干布家的神山被掏空等等如今,西藏,正在承受着不可再生源的度开发带来的果:水土流失、森林、植被破坏,水源被染,泥石流不断,甚至几年早灾繁,作物减,另外,地球构造的被破坏,致地壳不定,地震接二三,而承受着地震重的灾民,要接着承受殖民者的各种接和直接的摧残,西藏传统文化、宗教、民族特征,再一次被有目的、有划地削弱。玉就是一个最为鲜明的例子。

西藏社会充满了官民之富之、原著民和移民之,尤其是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之的矛盾,日益重。 种情况下,如果全国,真的是一个经济学家,就应该首先从展循环经济度开不可再生源开始。

不可再生,其是可以再生的,因所有物都是循的,但是,相于人的生命周期来,太了。比如,开采了岩石和物以后,个循再生的周期,可能要几万年、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而在西藏,由于境气候等多原因,再生期,相,更得多所以,自然源也格外脆弱,更要合理配置。

西藏自然源的枯竭,又直接影响到洲的一些大江大河的生命,乃至整个洲的气候,无疑,也是制造灾。那么,个新上任的全国,如果继续违经济律,践踏人学,地开采和破坏西藏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的话,必将西藏的罪人、人类的罪人

天,和朋友去湖边散步,看着清清的湖水,四周茂密的森林,阵阵飘过脂的清香,那种享受,真是无以言说。朋友说,远处的山洞里,有古老的印第安人留下的岩画,都非常完好地保存着。我感慨,不知当年我在西藏的山岩中,看到的那些色彩斑斓的岩画,是否,在度消自然源的行中,存在?1997年我在西藏旅行是一片美景,如可是,也就短短的几年,已夷。几天前,在唯色博客上,看到美的梅里雪山,如今充满了爆破的声音,粉尘满天,染江河,出,那是当年美国人伯特··埃克瓦在《西藏的地平线》中,描的人仙境香巴拉?

完稿于2011年9月15日 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