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1日星期二

噶雪巴保卫色拉寺(选自长篇小说《拉萨好时光》)

别的不说,仅仅夏格巴先生为这个世界贡献了一部不朽的《西藏政治史》,已足以让我肃然起敬。然而,他在热振事件中,为了取悦塔汤(达札)摄政王,也做了一些过激的事情。其实,不看整个西藏近、现代历史,就无法评判热振事件。正因为如此,中国当局一直企图以这个特定的动荡历史阶段替代西藏二千多年和平与富足,妖魔化西藏社会。昨天,因为有博友提出,噶雪巴是怎么保护色拉寺的?才使我临时决定,发表此文,以清晰,噶雪巴对西藏佛教的贡献。——朱瑞


噶雪巴保卫色拉寺


文/朱瑞

“对吉札仓的违法行为,决不能像菩萨那样,狗吃了供品笑眯眯,打灭了神灯笑眯眯,熏臭了佛堂还是笑眯眯。”孜本夏格巴接着说,“别说一个札仓,就是灭了整个色拉寺也不要吝惜!”

“我们决定派一名噶伦,为军事总指挥,平息色拉寺叛乱,剪除祸根!” 噶伦会议上,仲孜代表也表了决心。

“寺庙原本是人盖的,以后可以再盖。”摄政王塔汤也说话了。

自从热振被捕,色拉寺吉扎仓的僧众,就忙开了。不仅在前大门修筑了碉楼,还占领了孜日山的高地。寺院内,更是人仰马翻。听说索康和拉鲁二位噶伦去了热振寺,吉札仓僧众同声疾呼:“决不袖手旁观!”随即召开仁波切和格西的紧急会议,派代表前往堪布和强佐处,请求为热振拉章查封事宜,问明情由。

 “热振拉章被查封是自食其果,与我吉札仓无关。” 强佐回答得干脆利落。

僧众憋不住这股火,冲进强佐处说理,强佐呢,举枪打死了最前面的江巴益西,打伤了跟随而至的洛巴嘎珠。说是迟那时快,僧众一呼上前,夺下强佐的枪支,打死了强佐和两名随从。堪布索不丹达一时大惊,从窗子跳下,也被当场打死。

吉扎仓僧众计划下山阻击索康和拉鲁的军队。不想,中了噶厦声东击西的圈套,只有一名放哨僧人,发现热振被挟持着前往拉萨,立刻开枪,打死了押兵夏江仁增,占据山角的僧人也边打边冲,尝试劫回热振。可是,扎基那边的轻、重机枪,刹那间,张开了血盆大口,子弹如雨。僧人们不得不撤回寺内。押送队伍,经流沙河,登上布达拉宫后山,直入夏钦角。

吉札仓的僧众,再次发誓,与政府军决一死战!

“如果我要求前去,保住色拉寺,图博僧俗必将感激,自己又积累了功德,岂不是一举两得?”噶雪·曲吉尼玛寻思着,躬身走到塔汤摄政王跟前,磕了三个头:“然巴噶伦年迈不便离开,其他两位噶伦索康和拉鲁前往热振寺刚刚回来,这次,到我报效您的时候了,我的噶伦职位,是您的恩赐……”

噶雪巴后来得知噶厦任命他为总指挥时,立刻去了布达拉宫,在帕珀鲁廓秀真(观世音菩萨)跟前,双手合十:“佛啊,请给我力量和智慧,我要保卫您的事业,就是死也算不了什么!”

回到家里,噶雪巴直奔二楼甘丹赤巴伦珠遵追的房间。伦珠遵追曾为三大寺辨经第一名,图博有名的高僧。此刻,正住在噶雪巴的家里。可对噶雪巴的到来,他面无表情。想必听说了噶雪巴主动攻打色拉寺的请求。噶雪巴在甘丹赤巴伦珠遵追的门前恭敬地磕了三个头才进去:“明天,我前往色拉寺,想……请您加持……”

“砍了头还要亲热地摸摸人家的脸。给你加持,我不敢当啊!”不等噶雪巴说完,甘丹赤巴开口了。

噶雪巴就讲出了压在心头的秘密。

伦珠遵追听罢,大滴泪水落下,不由环顾四周,身边的侍者立刻退了出去。他关上了门,为噶雪巴做了加持。那是很神密,当然也很有力的一种加持,甚至会让甘丹赤巴自己减寿。

全副武装的官兵向扎基军营出发了,尽管看上去威风凛凛,可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大部分,是些老弱病残,因为精壮兵士都在严守布达拉,以防夏钦角里的热振长出一双翅膀,人不知鬼不觉地飞了。再说噶雪巴一行,抵达军营后,立即召开了军事堪布和仲孜会议:“现在,我们没有实力马上采取行动,鲁莽行事,定会后患无穷。”

“当然,做好准备工作是大事。”大家附合着。

抓住了这个空档,噶雪巴秘密派卓木总管邦达羊培和他的弟弟占堆巴,当天夜里,回拉萨请求甘丹赤巴伦珠遵追帮助。

第二天一大早,拉萨的大喇嘛、大商人、大施主、都到了扎基。于是,噶雪巴向噶厦报告:“我们本打算立即摧毁色拉寺,没成想,甘丹赤巴伦珠遵追率领各位施主,亲自前来调节。”

噶厦同意了谈判。地点设在色拉寺前面的沙滩上,甘丹赤巴对色拉寺派出的九人代表,挚诚相见:“噶厦的兵力,大家都知道,即使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硬拚的话,对你们来说,也是鸡蛋碰石头,色拉寺很可能被毁灭,我们也给后代造了孽。”

“请大师言明。”色拉寺的九位代表异口同声。

“如果交出首恶,我想,一切都好商量。”甘丹赤巴看着大家。

色拉寺的代表相互看着,好一会儿,才有人张口:“容我们回去再商量商量,明天12点前回话,不过,这期间请不要进攻。”

第二天,色拉寺只来了一封信:“没有其它要求,只要不交出主犯,愿意全体投降。”

噶雪巴立刻捎去了信儿:“可以再次判谈。”

但是,色拉寺那边又传来了口信:部分吉札仓的僧人拒绝谈判,主张与噶厦军抗争到死。

于是,噶雪巴召开了第二代本、扎基代本、第一代本、第四代本和江孜代本的如本,甲本、定本、久本等全体军官会议。宣布:

明日清晨,攻占色拉寺各山头!希望各军英勇奋战,凡自愿充当先锋而立功者给于奖励,违令者以军法论处。

第二天,太阳刚升上山头,第二代本和札基军营的官兵,就攻占了色拉泽日山的两处山头!第四代本和江孜军营的官兵,攻占了曲桑山头和拉旦嘎布山的各山头!第一代本官兵攻占了仁青山头!色拉寺周围的山顶,现在都插上了雪山狮子旗,并且,鸣枪联络。同时,扎基军营驻次公唐警卫部队开炮轰击,打死了这次事件的主犯项东格西罗桑旦巴和康色拉章的管家等三十二名僧人,噶厦方面被打死三名。

 “是炮击色拉寺的时候了!” 不断有官兵向噶雪巴请求。

“我们最需要的就是进行必要的军事准备。”噶雪巴终于发令了,“先从四面八方对色拉寺喊话,要他们放下武器,若能投降,可以保证不攻打寺院!”

俗话说,征服一个愚人比征服一百个圣人还要难。吉札仓的僧人硬是不投降。于是,嘉奖了攻占各山头的立功者后,便部署了攻打色拉寺的具体方案,再三嘱咐,不要在僧兵之间互相残杀,不要损坏和抢劫色拉寺措钦大殿,还有吉札仓、麦札仓和阿巴札仓的任何财物!同时,噶雪巴派人从拉萨买来了几十把大锁,发给先头人员。

“进攻寺院,但不准向寺内发射炮弹!!”噶雪巴又一次下令。

激战开始了,政府军的优势显而易见,第一代本和江孜军立刻攻占了阿巴扎仓,并在房顶插上了旗帜;第二代本和扎基军不久,也攻占了措钦房顶,插上了旗帜,这时,大部分僧人投降,只有孜娘仁波切和同伙,跑到吉扎仓关紧大门死守。

“火烧吉札仓!”进攻吉、阿两札仓的军官不断派信差到扎基军营请示。

“决不能用火攻!”噶雪巴声声如雷,“违者以军法论处!”

但是,当噶雪巴带着佣人进入色拉寺时,只见吉扎仓的拱门抱厦柱子上,已浇了煤油。原来,是军事指挥格桑楚成和堪仲阿旺朗杰,背着军事基巧辅佐,从扎基军营拿来一百多桶煤油。
吉扎仓的僧人正一个个从后门逃命,孜娘仁波切和另外一些主犯逃到了山上。

自此,噶厦军在色拉寺吉扎仓的拱门抱厦上面的房间,设立了军事指挥部,召集吉、麦、阿三个札仓,还有康参、米参的头人审问。大家流泪鞠躬:“噶雪老爷一心保全色拉寺的良苦,我们看得清清楚楚,如同上月……”

2 条评论:

匿名 说...

谢谢你的贴子.听到一些拉萨的故事,总感亲戚.已经定了几本你的书,准保寄两本给拉萨的朋友.我在拉萨时,也听到一些有关噶雪巴家族的传言,大多是关于他们怎么怎么猾头,怎么狡猾,尚不敢妄加评论.

朱瑞 说...

感谢您购买我的书,尤其感谢送给境内藏人。其实,人无完人,像夏格巴,他一生中,做过那么多让人佩服的事,但是,却主张毁掉色拉寺,确切点说是吉札仓。而嘎雪巴,可能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在关键时刻,他保护了色拉寺,这在西藏历史上,是一个不小的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