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0日星期三

朱瑞:再生的图伯特


从喜马拉雅返回加拿大,是个很早的早晨。窗外,渐渐亮了,看得清山谷之间的河流,山坡上浓密的树林,还有偶尔的村落,甚至看得清家家户户的房顶上,迂回着上升的炊烟。这是我第一次白天走这段从达兰萨拉到德里的路,以往都是晚上上路,越走越黑,十二个小时后,黎明之时抵达德里。我会在西藏难民村的格尔登寺旅馆休息一天,乘夜里飞机,返回加拿大。


当我们的车子开过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进入旁遮普邦(Punjab)时,路旁出现了一条宽阔的河流,湿润而清爽的气息,一阵阵透过半开的玻璃窗,吹拂而来,使人心神舒畅。我打开地图,查到这条河流叫萨特莱杰(Sutlej),源头是图伯特境内的朗钦藏布,不过,如果对一个汉人说起这个名字,怕是会懵的,因为早已变成了象泉河。

还有当却藏布,也早就有了一个汉名马泉河——从雅鲁藏布上游,流入印度的阿萨姆邦(Assam)时,称布拉马普特拉(Brahmaputra),最后与恒河(Ganga)相汇;还有森格藏布,也有了一个汉名狮泉河——流入克什米尔后,称印度河,最后经巴基斯坦,进入阿拉伯海; 还有马甲藏布,汉名为孔雀河,流入尼泊尔后,称格尔纳利河(Karnali)……”

不仅这些由图伯特人命名的河流山川,正在被汉名替换,还有那些城镇、街道、厂矿等等,也都在被汉名替换。远在图伯特时,有位山南地区的天文历算师,曾跟我抱怨:“我们藏医学界召开会议时,只许说汉语,包括会议日程表,都只有汉文,连藏汉对照都没有…”

不久前,我从唯色的推文上看到更为严峻的事实: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的“祥云品质饭店”,给全体员工的“五条高压线”规定中,第一条就是“在工作区域内除特殊情况外全员禁止藏语交流,违者罚款500元”。


为什么他们如此歧视藏语?这显然与当局的撑腰有关。一个再清楚不过的事实就是,藏语正在被汉语替换。

而这种情况,随着中国霸权的增长,也在向喜马拉雅地区蔓延。这倒不是说,那里的藏语,正在被汉语替换,而是整个西藏文化,正在受到来自红色中国的威胁。
比如,居住在尼泊尔的图伯特难民的行动,就在不断地受到限制,不允许他们悬挂图伯特国旗,不允许他们游行抗议中共的入侵,甚至不允他们聚会等;不丹国更是提心吊胆,锡金已在这场角逐中,被印度吞并。

虽然西藏文化中,那种对精神价值的珍视,依然有迹可循,比如从寺院的建筑中,从人们的衣食住行中,都可以形象地感受到,甚至很多渴求精神自由的西方人,依然把喜马拉雅地区看成理想国,然而,这一切,只剩下了一些片断、侧影。

而西藏人,不得不以自焚抗议中国的残暴殖民:要赖喇嘛尊者返回家园!要图伯特重获自由!我曾参加过藏人在新德里举行的抗议游行,看到前来表达支持图伯特人民自由事业的印度教、耆那教、錫克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等各教派领袖,还有从孟加拉和斯里蘭卡前来的佛教徒等,他们分别以自己的传统,为图伯特祈禱,为自焚藏人進行了超渡。

但是,我们不得不悲哀地承认,西藏文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蹂躏,从前那个绚丽的图伯特,已然消失。正像记录片《我们的世界——西藏历史》(The World About Us)中最后解释的,如果你认为图伯特是一个香巴拉,那么,她已经消失了,如果你认为图伯特是一种精神,她会永远存在,并且一次又一次再生。



——《被消失的国家》后记




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

朱瑞:请勿在末日雾霾中散发“迎请弘法”的虚相


2015128日,《纵览中国》了李江琳女士的《从假烟假酒到假仁波切》一文对此,我撰写以下论文,阐述不同观点。


中共高层制造了假活佛

几年前,阿嘉仁波切就在BBC和他的自传《逆风顺水》中,揭示了中国在金瓶掣签中的作假,制造了假班禅。而今天出现的张铁林“坐床”丑闻,唯色女士也在她的《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一文中,揭示了微博上有了解内情的网友透露,是为了统战需要:

继续关注张铁林“坐床”后续。微博上有了解内情的网友透露:“为这事跟XX网负责人理论过,我说你们捧什么人不好,非要捧这么一个一句藏文不会的‘所谓香港藏传佛教领袖’的人。某负责人回复说是统战的需要。无语。为了所谓的统战需要,香港XX办需要亲自出马包装一个‘假法王’?”香港XX办,其实是香港中联办。XX网呢?新华网?人民网?新浪网?凤凰网?(1)

显然,佛像的汉人商人吴达,被香港中联办包装成“奥色法王”,也是统战的需要了。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局张铁林“坐床”的后台。

从宗教局掌控放活佛现实,从假法王将“同舟共送朱群的合影,从“作香港佛教文化产业创会永荣誉主席的叶小文书记……香港佛教文化产业主席祖古白奥色仁波一直以来推佛教国文化交流的予高度价”,从假活佛两度邀参加云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国招待会,从朱群在讲话中的包庇和推卸,次事件要加活佛管理,便于查询,说明不但一切都是中共掌握,而且还要“根据统战需要”,“加强”对西藏佛教的约束与控制。

在中国,“宗教信仰自由”是完全握在共产党手里的可以世,可以法,可以坐床整个局面,都符合老大哥的意志,符合治的需要。著名藏人学者降嘉措撰文,批评中国当局全面控制西藏佛教局面,指出:“谁是真活佛,谁是假活佛,寺院自己不能定,高僧大德不能定,普通的僧尼大众更无权过问。由谁来决定呢?由各级宗教部门来确定。他们审定后,发给'活佛证'。”(2)

其实,五明佛学院以前也被中共多次打散僧尼,捣毁僧舍。几年五明佛学院得“很旺”,美图纪录世界流说到底,也是统战需要,用以“彰”中共宗教自由,其一切仍然在老大哥的手心。

然而,最近数年活在西藏声援组织的大会和小会、活在达兰萨拉和流亡藏人社区、也自述在境内西藏“秘访”、并出版了《藏秘行》的“西藏近代史学者”李江琳女士,在张铁坐床奥色活佛事件爆出后,却撰从假烟假酒到假仁波切 文化大革命后“僧侣们重新受到社会的尊重,藏地高僧大德也开始在授佛法。……于是,不法之徒就利用信徒或准信徒的无知无明或急功近利,''敛财,其果就造成了来不明的'野生仁波切'象”。 “'假仁波切'在中国泛,是因真正的高僧大德被逐。” (3)

李江琳女士数度在文章中透露自己搜集了各种公开资料和中共内部资料,在《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5) 一文中,具体提到国办发199139号文件定了活佛可以世,不可全,从掌握。根据份内部文件的指示,青海省活佛世工作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世活佛量不超1958年后去世活佛数的三分之一”。至于世灵童的,则由“内部掌握”。

也就是说,李女士明知活佛定由政府掌握,中共才是假活佛出台、泛的根本原因,什么如今又了口气?道李女士又掌握了新的内部消息,知道中共不再管制炮制山寨活佛,而假活佛仅仅是“不法之徒”了?

显而易见,作为“西藏当代史研究者”,李女士突然“忘记”了西藏佛教的现实境况:西藏佛教高僧大德的转世传承,被中共以“活佛转世的最高决定权在党中央”所破坏、严控和用来统战。而李女士所称“假仁波切在中国泛滥,是因为真正的高僧大德被逐”,这也不是全部事实:

首先,西藏各教派的高僧大德在1959年前后流亡,是中国侵略占领独立国家西藏、并以共产主义和阶级斗争意识形态摧毁西藏文化的结果,他们是图伯特人,不是中国人。这是李女士在三本关于西藏的大作里都不承认的,也在《从假烟假酒到假仁波切》这篇文章字里行间模糊含混成了“中国的”。

第二,尽管法王们在流亡,但现在西藏境内也并不缺乏高僧大德。真实的境况是,这些真正的高僧大德特别是格鲁传承的高僧,正在遭受迫害,行动受限,并没有或极少有弘法空间。丹增德勒仁波切被迫害致死的遭遇就是最新一例。

在流亡藏人社会,因脱离境内时间太长,有个别流亡藏人和僧人对境内情况了解不够,听信一些片面的、乃至别有用心的传言,将“假活佛”现象与西藏佛教史上曾经出现过类似情况相提并论,以为这是西藏佛教在中国“广为传播”的迹象,甚至呼吁西藏高僧“像安曲仁波切那样回藏弘扬正法”,在流亡社会引起了小小的风波。主要的反对声音,就是中国政府严格限制西藏佛教的信仰自由和传播空间,回去只会成为中国统战的“胜利业绩”。

个别境外藏人的幻想情有可原,可是,李江琳女士刚“秘行”了西藏,却为何避开这些关键因素,只泛泛小骂两句50多年前中共把真高僧赶走,就释放出了解决方案:“要改变这样的情况并不难:迎请流亡海外的藏传佛教四大法王返藏,恭请他们到汉地讲经弘法。”

李女士在几年前就提起尊者希望朝拜五台山的愿望,尊者早年并一直抱有的一希望,在海外民间汉藏交流中一度成一个而出话题。丁一夫先生更是撰文多篇, 提出“喇嘛回到藏区向藏族民众喊”“中国政府什么不喇嘛回藏区试试呢?”“近平何妨见见喇嘛”等。有些媒体也放了林林种种的“五台山朝圣”在《中国民主型中的西藏问题 中,与中共改西藏史手法如出一先生还专门去了一趟达兰萨拉,尊者提议:“适当分解藏人的‘中道路’求,把原来的整体性方案分解几个部分,先找北京方面容易接受的拿出来。比如,可以先争取尊者回去,到五台山朝圣”(5),被尊者笑称“那是中道路的中道路请问这些要“促成尊者五台山朝圣”,并尊者提出“分解中道路”的海外异人士,道你有能力有渠道做这样的“促成”之事


中国有“讲经弘法”的空间吗?

那么,高僧大德回去后,又真的有讲经说法的空间吗?唯色在《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中指出:“你若看到当局在藏地寺院开展多年的'爱国主义教育'几乎将僧侣们逼疯,所谓'法制教育'不但强迫洗脑,还触及肉体,一些藏人甚至被打成残废;若不愿开口辱骂尊者达赖喇嘛,轻者开除重者下狱;以至于迄今有一百四十多位藏人以身浴火。”

桑杰嘉先生在《寺院党部化,僧侣党员化》(6) 中,公开了20159月,西藏那曲地区比如县政府,椐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426号《宗教事务条例》等文件,制定发布的《第224号通知》,摘录整理如下:

上师和高僧大德向僧侣开展共产党的政治教育;录取热爱共产党和政府以及听从政府指挥的人入寺为僧等,以对相关人士进行严格惩罚的方式强制推行这些政策。如果寺院、庙和日昭(修行地)等没有遵守这些规定,将关闭宗教场所,强制要求全体僧侣进行学习,撤销有关高僧大德的头衔、驱逐出寺院等。

严格禁止寺院或僧人向信众弘法;禁止信众对寺院和高僧大德的供养;禁止寺院和高僧大德、僧人对灾区爱心捐助,禁止对贫困民众借贷资金等社会服务事务;禁止寺院、上师或高僧大德、僧侣们调解民众纠纷的优良传统等;禁止或关闭僧侣们为继承文化传统而创办的学校、学习班等。

《第224号通知》还要求登记寺院建筑、文物、佛像、经典等所有物品及财产,并剥夺寺院建筑、文物等的保存和复修等权力;控制寺院经济来源;剥夺高僧大德的转世灵通寻访、确认的权力等,掌控了寺院的所有权力。

《第224号通知》严格限制僧侣自由行走,僧侣们外出需要向政府申请,需要得到批准,对僧侣实施软禁式的监控。包括交通检查站要加大检查力度,如果发生从检查站出入没有出入证件的僧侣,对检查站的主要领导和值班公安干警进行行政处分。

实际上,“寺院党部化,僧侣党员化”,加上朱维群最近扬言,藏传佛教僧人到中国进行文化交流和颂经传法活动“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就是西藏僧侣们讲经弘法的空间。

在这种情况下,西藏高僧大德能去汉地传法的到底有多少?达赖喇嘛尊者和其他高僧大德回去后的结局,显然,就是被关进笼子。

中国方面一直企图统战喇嘛尊者把“西藏问题成达喇嘛尊者个人问题尊者身人的“妥善安排”上。阅读这份中共中央批准的统战部《关于争取达和外逃藏人回归问题告》(7) 便可一目了然:

“我争取工作的重点,是达及其集的上和武装判匪,目的是要分化瓦解他,争取他大部或全部回祖国。”

“争取达返回祖国,是一件大事,这对定西藏,巩固西南防,巩固祖国一具有很重要的意问题一旦得到解决,就粉碎了国动势力”。

“宣事求是,要有针对性。要策略,掌握分寸。”

今年九月,中国统战部大肆宣安曲活佛回国,并且强调“1978年底,中央提出国一家,国不分先后’欢迎境外藏胞回国探亲访问”(8) 等政策,也证实一文件的统战宗旨没有实质变化。末日地饿呈,勿在霾中散“迎弘法”的虚


注释

(1) 唯色:像末日,更似地打开,霾中,饿……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5/12/blog-post_11.html

(2) 嘉措:叶小文象批判——叶小文:活佛也要打假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5/12/blog-post_14.html

(3)《从假烟假酒到假仁波切》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73248

(4)《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article/1251

(5) 摘自党国中与西藏问题前景:与达喇嘛一席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45849

(6) 桑杰嘉《寺院党部化,僧化》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5/12/blog-post_7.html

(7)《关于争取达和外逃藏人回归问题告》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0/xsj19/1_1.shtml

(8) 自中国统战部官网“中国西藏网”http://www.tibet.cn/news/focus/144327647754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