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9日星期六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构<民运黑洞>》一文


有人转来由guanchajia1@gmail.com 邮箱发出的一篇无作者署名的文章《解构<民运黑洞>》 ,通篇都是对不同声音的指责、批判,并且扬言要控告。但是又见不到拿出任何事实依据。说白了,就是抛出一堆空洞的大帽子。

而这位匿名作者得到了“柔之剑”(陈汉中)、黄河边和温云超(Yunchao Wen)的支持。 “柔之剑”说:“早该采取法律行动”,要将对方“永远仃死在历史的羞耻柱上”;黄河边和他的加拿大价值守护联盟发出“郑重声明”,要让《民运黑洞》的作者“付出名誉和经济的代价”;温云超(Yunchao Wen)说“支持采取法律行动,告得他们倾家荡产,不敢再踏入加拿大半步。”


一、《解构<民运黑洞>》的作者为什么隐藏自己的真名实姓?

这位《解构<民运黑洞>》的作者,既然谈到诉诸法律,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架势,为什么不敢公开自己的真名实姓呢?起码在这一点上,你远不如被你指责批判甚至扬言要控告的对方光明磊落,这些人都敢于文责自负,提出问题,发表看法。你发文又匿名,仅此一点,就有心虚逃避责任之嫌,不能不使读者对你指控《民运黑洞》一书的种种说法是否真实负责,大有疑问。

通常所见,凡是懂法律、选择按部就班走法律程序的控方是不会高调虚张声势的。就像手里的扑克牌,不可能亮给对方。而盛雪支持者的这种叫嚣,显然不像真懂法律、真敢走法律程序的,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的角色,以为这样就可以达到危胁恐吓的目的,其实不过是自我暴露心虚理亏与无知无良而已。


二、盛雪和她的支持者

多年以来,一旦有人对盛雪提出批评质疑,就马上看到盛雪的支持者、拥趸与打手们从不同方向一起扑过来,或恶语相向,或拐弯抹角,绕开批评者提出的具体事实,对发表不同意见者轮番抹黑和攻击。盛雪本人更是从没有过正面回应答复。

仅举一例。不久前,费良勇先生质疑2013年多伦多会议上,盛雪的印刷经费过高,于是盛雪的支持者之一李天明就对费良勇发出公开信。其中说:“你要是再来加拿大串访,那我就先预订你身上一重要器官,咱也练习一次活摘玩儿玩儿。注:本人兽医学得不好,解剖学不及格,受农民伯伯影响,俺劁猪从不消毒我那生锈的破剪刀,也从不打麻药,你忍着点儿,30分钟之内,肯定废了你。要你命,不值得浪费俺的子弹;要废你,那窍门儿多得是。”

而另一个盛雪的支持者李菲菲也发出公开信:“姓费的,你也他妈的太过分了吧!!! 人命关天的时候,你人事儿不做,还能借此逼逼叨叨的,还说盛雪是'救援秀'。你妈B的,你还是人不???? 如果这是做秀,那么这种秀越多人做,声势做的越大越好。而不像你这个民阵败类,只会全职攻击盛雪。”

盛雪自己给费良勇写道: “你再用三代也赶不上我,没有办法,加上你的小儿子的儿子也不行,因为他恰恰是你所指责的,是一个乱性之下的孽种……我的家族比你的家庭高贵千倍,你再怎么哀叹嘶鸣也是徒劳。 我家族无一人乞食于中共,而你家人至今在中共屁股下舔食。”


三、《解构<民运黑洞>》与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寇天力

以上三封信,让我想到一年前,巴黎《查理周报》因为讽刺伊斯兰教而遇袭的悲剧。相比之下,打着“民运人士”招牌的盛雪及其打手,对异议者使用的暴力语言、威胁恐吓与污辱,也毫不逊色。以上几例足以说明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有人说他们很像“黑社会”,事实上,他们连“黑社会”的底线都没有。

《民运黑洞》是我编辑的,但并非我一个人的作品,而是众多的民运和非民运人士对盛雪多年的观感、质疑和揭露。如果有任何不实、不妥之处,欢迎指正和商榷。但是,像《解构《民运黑洞>》一文匿名作者这样,毫无论据论证,毫无事实依据地把这部书,归结为“一部恶毒攻击民运的书”,把盛雪与民运混为一体,甚至宣称“大量色情下流的内容”等等,​​显然不过是在为盛雪站台,扼杀不同的声音,敌视言论自由。

我想,正因为如此,这位作者才不敢露出真名实姓,明知承担不了这份胡说八道的责任。不过,没有不留痕迹的案情:不必读完《解构<民运黑洞>》,这个作者相貌的轮廓就已渐清晰。

以下三段话,是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写出的,但显现同样逻辑:

“人道主义捐款,如果有人管理,有账目,坚持很多年,相信不会错到哪里去……其中关于某笔捐款到底是80,100,120,200,看得一头雾水。…….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盛女士只是当众过了一下手,怎么就认定是贪污了。”

以上摘自《解构<民运黑洞>》一文。显然,作者绕开盛雪不给捐款者收据的重大问题,却责怪捐款者。

“朱女士这篇文章我从头到尾颠来倒去看了,还看得不是很懂,不懂朱瑞女士到底是在痛恨盛女士什么?跟随朱女士这篇文章后面的'延伸阅读',我把朱女士早先批判盛雪女士的几篇文章也都读过了,仍然是读不懂朱女士到底是要批判盛女士些什么?”

以上这段话,是2011年华盛顿会议后,盛雪盗用我的名义、冒用我的信箱,发起对我的攻击时,一个叫HLChang (hjjchang82@gmail.com) 的发言,他不去追求作案人,而是批判被害人。

“…….从中读出了'吵来',没读出'吵去';没看出'内斗',只看到了'斗',而且是看不懂的狠狠地'斗'。另外,朱文对盛的所有指责,全都针对盛参与或主持一些汉藏活动期间的表现……显然,盛不做,就不会遭到这种谩骂攻击。…….现在所发生的一切的最大受害者正是汉藏关系。”

以上这段话也是2011年,华盛顿会议后,盛雪盗用我的名义、冒用我的信箱,发起对我的攻击时,一个名叫“寇天力”的人,给我发来的群邮信。显然,他的逻辑与前面两人,即:HLChang (hjjchang82@gmail.com) 和《解构<民运黑洞>》的作者完全一致,都是以装糊涂为路径,模糊事实,颠倒黑白,为盛雪盗用他人名义和冒用他人信箱等严重违背民主原则行为开脱。

寇天力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他的工作性质要求他必须维护言论自由,注重事实、坚持公义。以我的亲身体会,他上述言行(还只是多年来他类似言行的一部分)已经严重背离了这一原则。

我从《解构<民运黑洞>》一文的文字和逻辑中发现很多与寇天力行文相似之处。如果我的感觉不对,希望寇天力先生澄清自己是否该文作者,这样对寇先生本人也有益无损。

既然有人叫嚣《解构<民运黑洞>》一文的匿名作者诉诸法律,并以此威胁恐吓,我也在此明确回复——生活在民主国家的我,对于诉诸法律讲理也很欢迎。对于一切语言暴力、威胁恐吓的言行,我当然也会逐一记录收存,作为反诉的证据。即使是匿名恐吓,也已经触犯了刑律,我当然会采取法律手段回应。即使你不说出真实姓名,有关部门也会调查清楚,而且我确知这一调查早在进行中。

所以,《解构<民运黑洞>》一文的作者如果真有依法讲理的胆量和勇气,就应该让读者看看,你敢于与被你指责批判甚至扬言控告的人站在同一地平线上实名对阵。

在此,我郑重要求《解构<民运黑洞>》一文的作者公布你真实的姓名,承担你应该承担的责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