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9日星期日

朱瑞:张大马勺


“张大马勺回来了,还带着媳妇呢!”青马沟的人传开了。张大马勺,是孙笑的邻居张家大儿子,早在参加共产党军队之前,会做木头勺子,所以,村里村外的都这么叫他,连兄弟姐妹,还有他妈,也这么叫他呢。

张大马勺娶的是个中俄混血女人。来信说,这女人漂亮得没法说,不管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有相中她的。大马勺的花花肠子也是拧了好几个劲儿,才把这女人弄到了手。可是,青马沟里没有一个人说这女人漂亮,都说她长得四不像,不像姑娘,也不像个媳妇,不像男人,也不像个女人。鼻子又长又大,眼睛往里眍着,闪着蓝光,个头还高,比她的男人高出半头呢,说话的节奏,像机关枪在“突突”,分不出个数。青马沟里的人都说:“这不是妖怪吗,大马勺准是中了邪!”接着,人们还发现了更为古怪的事:大马勺那两颗好端端的门牙,被换成了假的!这回,人们可不依不挠了,非要掏出个究竟。好在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组织上满足了每个人的好奇心,甚至不惜花血本,派人外调,掘地三尺,到底弄出大马勺的隐私:原来,那两颗门牙呀,是会这妖怪时,翻墙摔掉的。

当然了,文化大革命期间,人们还知道了一些更为古怪的事儿,比如,张大马勺的这个妖怪,原是一位国民党军官的太太!可她被共产党做通了思想工作,不仅药死了自己的男人,还药死了其他不少国民党的重要人物,连杨虎城将军也是她药死的呢!最让共产党竖大拇指的是,她药死人的办法并不复杂,只是打针,那一针下去,再硬朗的人,也会成为一摊泥的。

当然了,这都是她后来自己交代的,谁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真正无疑的是,她嫁给了张大马勺——一个共产党军官,并来到了青马沟。现在,她的任务是建立人民卫生院。因为镇子里只有一家天主堂,大事小情,人们都少不了去天主堂,比如小孩子吃鱼,扎了嗓子,也要抱到天主堂拔出来;火盆倒了,烧了孩子的手,还要抱到天主堂去上药。共产党是不信宗教的,人民卫生院必须取代天主堂。所以,妖怪就开始了招收训练护士。她首先相中了大丫,就找到孙笑,说:“你家的大闺女也不小了,应该做一点为人民服务的好事,比如当个护士…..”


——选自我正在写作的长篇小说

3 条评论:

TSERING LHAMO 说...

读完片段,期待全文。

TSERING LHAMO 说...

读完片段,期待全文。加油!

朱瑞 说...

谢谢鼓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