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朱瑞:死亡还是诞生


《诗林》2005年第二期





我种植着故事
一年又一年
千年过去了
终于
长成怒放的花朵
吐纳着我体内的芬芳

北美的风雪
却不动声色地袭击了它
就在一夜之间

可怜的支离破碎的叶瓣
寂寥地散在陌生的小路上
从没有行人知道
它在说什么



所有的玫瑰
都执著地留在了故乡
我却不得不转身
向着异国奔走

天地一片混沌
像世界之初
没有海洋和陆地
也没有太阳和月亮

在没有先知的时代
我的视野更穿透不了时间
看见这最终的结局
是死亡还是诞生



枝丫断裂的老树下
茁壮着从来都没有姓名的花朵
清水在石头上跳动
动物们横冲直撞

比牦牛还高的黑熊
突然 与我并肩而立
但 不会伤害我
因为它从没有被人类伤害过

然而我的脚步在犹豫
这片没有人迹的土地
掠夺了我的记忆
我丢失了过去
可能也丢失了未来



在冰冷的荒野里
我渴望着玫瑰
那温暖着我托举着我的玫瑰啊
仅仅是一支歌
在一个黎明
嘎然而止

因为
我看见了
那个能为我披上婚纱的人
总是步履迅疾或者过于迟缓
不知道
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生生死死
才能相遇



往事的熏香早已稀薄
心灵一片凋零
我听到
一种声音由远而近
并且不断地壮大
那就是
我的筋骨
在碎裂 



完稿于2003年

3 条评论:

贡秋次仁 说...

还想读您的诗歌。。

贡秋次仁 说...

还想读您的诗。。。

朱瑞 说...

对不起,刚刚看到您的留言。因为有五毛在这里胡说八道,我把评论设了审阅。谢谢您的留言,我会在明天为您专发一组我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