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9日星期六

中國工程師提議在西藏興建全世界最大的水力發電計畫

雅魯藏布江的超級大壩可以免除兩億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然而卻可能會引發下游供水的爭議

英國衛報記者強納森‧瓦茲

中國水力發電的鼓吹者正在呼籲,在布拉馬普特拉河的上游興建全世界最大的水力發電計畫,作為在喜馬拉雅地區大幅擴展此區可再生能源的部份計畫。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告訴《衛報》在雅魯藏布--此河的藏語名稱--建築一個巨型水壩,將會有利於全世界,不論這可能會對下游國家印度與孟加拉造成衝擊,這兩國都從靠此河來獲得水資源以及電力。

張博庭說已有人針對這個計畫進行研究調查,然而尚未發展出明確的計畫。然而中國一個國營企業的網站上的文件顯示,三十八億瓦的水力發電站已經進入政府的考量階段,而這個水壩的規模將會是三峽大壩的一半以上,其發電量將會接近英國全國電量的一半。

「這個水壩一年可以減排兩億噸的碳。我們不應該浪費這個最大的減少碳減排的機會。為了整個世界,可以開發的水資源都應該受到開發。」他所提到的二氧化碳減少量將超過英國全國排放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根據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環境政策所的西藏學者扎西茨仁(Tashi Tsering)的研究,這個超級大壩將是此河流上中國正在規劃、已經完成、或者正在討論、總數超過二十八個水壩的其中之一。

茨仁今天發表了一張西藏河流的水電站圖,根據的是中國報紙的報導、與中國的水力工程網站上的資料。

從這張圖他下的結論是,藏布-布拉馬普特拉--一直到最近都被認為是西藏最後一條尚未攔河建壩的河流--將是中國政府增加全國供電量之重大工程的下一個焦點。一家專門負責水壩興建、非常具有影響力的國營企業,「中國水電顧問集團」(Hydro China)的網站上放了一張地圖,上面規劃在墨脫興建三十八億瓦特的水電站。另外一張勾勒未來中國電力傳輸線的「中國國家電網公司」的地圖上,則顯示這個偏遠的地區將會很快就跟中國其他地方的供電網路連結在一起。「中國水電顧問集團」與「中國國家電網公司」拒絕就記者的詢問發表澄清。

中國政府尚未證實這個計畫,然而茨仁提出了數篇報紙的報導都提到了政府派出調查隊到此區去,並且提供了其他網路上的文章,指出中國確實準備在此區進行大規模的水力發展。

因為這些計畫所費不貲,技術上的困難與政治上的敏感,本報難以確定中國政府是否已經做了最後的批准。然而好幾位中國的水力工程師認為在此河上興建大壩,就是在與印度在地球上最偏遠的一隅競相發展水資源上的最後目標。

利用雅魯藏布江大拐彎,與此河從喜馬拉雅世界屋傾洩而下至印度與孟加拉沖積平原時,所產生的充沛能量來發電,一直是世界上許多水力工程師的夢想。

雅魯藏布與剛果河跟英加瀑布(Inga Falls)並駕其驅,被認為是地球上唯二最富含水力發電潛能的河流,然而這種潛能一向被認為是不可能加以運用的,因為此區乃是地勢崎嶇不平、高海拔的地形,再加上容易與鄰國為了水資源而起衝突。

然而因為中國已經克服了許多高難度的工程,如青藏鐵路,而中國對於電力的需求仍然日益增加的情況下,促使工程師們到更偏遠地區去探求。

中國水電工程顧問集團的總經理晏志勇今年曾向《中國能源新聞》這樣表示:「西藏的資源將會被轉變成為經濟上的利基。」他又說:「雅魯藏布江上建水壩的主要技術限制已經被克服了。」他拒絕了衛報記者採訪的要求,說這個題目太過敏感。

對布拉馬普特拉的探墈已經在進行。中國最近宣在要在上游興建五座水壩,包括發電量500MW的藏木水電站,由電力產業公司「華能」負責興建。

根據茨仁的看法,其中一座最大的水壩將是在大拐彎處興建--若不是在Metog,中文稱之為墨脫的地方,就是在大度卡(Daduqia)。前者將代表著要在此處興建一連串的隧道、管線、水庫以及發電機,好充份利用此河蜿蜒流向印度時,驚心動魄的兩千公尺高度落差。

雖然目前中國政府尚未正式證實會在這裏建一個大水壩,然而有關於它的討論卻絕非秘密。張博庭在一個著名的中國科學論壇(譯按:科學網)上說,在這個大拐彎上建水壩,可每年生產一億噸的原媒之能源,並超過南海的石油與天然氣所產生的量之總合。

他警告假如延誤的話,就會讓印度逕行運用了這些資源,造成兩國過去為了領土爭議零星發生衝突的此地區,再爆「重大衝突」。

他去年寫道:「在我國實際控制線內儘快開發建設必要的墨脫水電站,不失為一種保護國土不再被印度方面繼續侵蝕和大幅度增加我國碳減排能力的治國良策。」

任何進一步的行動都可能引發重大的爭議。西藏人一向認為Metog是一個神聖的區域,而環保人士也提出警示,不贊成在這一個地震活動頻繁、生態又脆弱的地方興建如此龐大的水電站。

國際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組織的彼得‧波薩爾(Peter Bosshard)說:「在西藏高原上興建巨大的水壩等同於重大、無可挽回的地質工程實驗。攔截雅魯藏布江,會毀了西藏高原的脆弱生態系統,並且還會攔阻了河流的沉積物,讓它沒有辦法留到印度東北的肥沃的沖積平原阿薩姆,以及孟加拉。」

中國興建的水壩的話,也可能更會更加促成中印兩國,為了發展南亞重要河流的水電資源而展開競賽。

「印度需要在(布拉馬普特拉河)的水電計畫上更加猛進才可以,」印度環境部長,傑蘭‧拉梅許(Jairam Ramesh)在最近訪問北京的行程中,這樣告訴衛報記者。「如此一來,我們(跟中國)談判時才比較有籌碼。」

為了減低與水資源相關的衝突,兩國已經同意對藏布-布拉馬普特拉河上的水電計畫互通訊息。

印度媒體也曾經提出北京可能最終想進行龐大的調水計畫,把流到印度的河水北調到乾旱的中國華北平原上,然而這樣的恐懼茨仁視為無稽,他說墨脫的水壩將會是為了水力發電而建,不是為了調水。「物理學定律不容許從大拐彎處調水。」

来源:悬钩子博客http://lovetibet.ti-da.net/e3066144.html

2010年5月23日星期日

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文/一枝香

今天,听说有关部门要求藏人网博客关闭的消息,除了惊讶!还是惊讶!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会吧,理由呢,你的理由充足吗????

是因为玉树救灾,两个博客对玉树救灾中的事提出了批评意见吗?是因为这个吗?仅此而已吗?还是我们藏人谈宗教、谈文化让你们感到惶恐不安??请告诉我,你的心海到底有多宽?那么天涯呢?新浪呢?那些整天赤裸裸地骂政府为恶棍的网站呢,比较这些网站,藏网何其善良,你们难道看不见吗?

如果,如果说有一天藏网不幸关闭了,我想最先受到损失的应该是那个猩猩大哥,他的损失可是最直接的哦,还有就是那些翻腾倒海成事不足的五毛弟弟,他们会是第一个失业的人群,不过我认为最终受影响的还是我们成长的这个国家,关闭了藏博,等于蒙住了自己的双眼,当这个世界不存在,这种作法何其顽劣且消极,你不愿看到藏人的所思所想,并不等于藏人就此停止了信仰,凝固了思想,要知道藏人生活在各自的社区里,人们每天用嘴巴交流,而这个网站是唯一的中文网站,您可以透过这个窗口了解藏人,这是多么好的事,况且,世界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国内的言论尚可控制,那么国外的呢,可控么?向往言论自由是人的一种本能,这种禁闭只会培养一批新的翻墙大军,如果您不想这样,你最好没收了电脑,关闭了互联网,但是,你可以做到么?你干脆不要让中国发展...

对于我个人来说,藏网关闭了,介于好与不好,但我仍旧期待最后的答案,因为这个答案,可以让所有的藏人最终清楚明白,在这个国家,自己到底有多大程度的自由和权利!记得,以前接触到唯色姐的文章和外媒新闻,总是近而远之,我想这一切都源于我对这个国家尚且有的信任和憧憬,如果现在藏网关闭了,呵呵!对自己是个多大的嘲讽,呵呵,现在的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答案对我非常重要........

我但愿,但愿这只是一条小道消息!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4 11:18:00 | By: 游客(游客) ]

游客(游客)
应该不会的,就算关了,只要申请和加强管理可以重新开的,博文也不会丢失的。
估计是前段时间投诉朱瑞的比较多,现在服务器托管商也管得很严,他们不想因为一个网站而影响他们的从业资质。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4 11:05:00 | By: 游客(游客) ]

游客(游客)
以下引用无余(游客)在2010/5/23 16:43:00发表的评论:


以下引用游客(游客)在2010/5/23 15:20:00发表的评论:
朱瑞赤裸裸宣扬民族仇恨,主张国家分裂,她是祸根。

如果藏网被关,绝对少不了你的功劳1


人家并没说错,朱瑞有很多博文都是在歪曲事实和历史,恶意攻击政府,煽动藏族知识分子反政府,如果不是她这样多的反政府言论,藏人文化网要平静多了。
不要说政府不民主,民主要建立在国家安全的基础上,一个国家乱了命如蝼蚁还谈个P民主,如果本拉登在美国的网站上开博,公然发表反政府言论,煽动国民,你看美国政府封不封他!本拉登的一切都在美国受限,别说开博了,国民骂国家和敌人骂国家那是两个概念!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4 10:57:00 | By: 游客(游客) ]

游客(游客)
如果仅仅是文化交流,没有反政府言论,那么是不可能关闭的,新浪骂政府的文章另当别论,起码人家只是骂骂,并不会搞暴乱和独立。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4 2:13:00 | By: Highland- sister(游客) ]

Highland-sister(游客)关就关吧!!!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人不转心转。

花无百日红,人有千日好。如实事如博主所忧挂,那在此只能迫借宝地,真心祝福:博主和我老家老友~这里所有的朋友们一切安好圆满(该说的不该说的,该争的不该争的,无论如何美丽的缘分让大家在这是相遇一场)。

只要用心,网里网外一样精彩灿烂。在人生有限的经历里,能够饱尝个辛酸,谁说不是一种收获呢?谁说不是一笔财富呢?懂得忍受苦难,也算是生命的一大觉悟吧。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23:41:00 | By: 原始部落(游客) ]

****是因为玉树救灾,两个博客对玉树救灾中的事提出了批评意见吗?****

是只有两个博克对救灾的事儿提出批评意见吗?!说官兵救灾是做秀,偷狗,政府瞒报死亡数字,假仁假意,喇嘛没有被媒体报道……这是批评意见吗?!如果这也算是批评意见的话,那诽谤和造谣是什么定义呢?!

你很会为你们藏人的诽谤言行做辩护啊,批评意见?造谣诽谤也是批评意见吗?这是藏语词典里的定义吗?

一枝香,你听风就是雨啊!你说的这个消息都还没证实呢,你就敢贴出来。喜欢信谣言是吗?怪不得你管维色叫姐呢。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司务器建到其它地方就可以了。
[ 2010/5/23 22:39:00 | By: 谢谢博主(游客) ]

1.网站工作人员,每天清理。
2.博主自己清理,别人在你的博客发攻击你和其它人的帖子,博主就应该清理。查封帐号。
3.大家多发表马恩列斯,毛泽东,刘少奇等等中央领导的文字,和政府历来的公开的文件。
4.研究抗日,抗希特勒的文字。
5.必修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地道战,麻雀战,运动战。。。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22:02:00 | By: 如果(游客) ]

前面留言的几个皇汉份子别把人当猴子耍。。。。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21:16:00 | By: 435(游客) ]

不会的,关闭藏博就相当于
把座位空出来交给朱瑞,他们已经见识了朱瑞的厉害!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20:10:00 | By: 是关闭(游客) ]

以下引用游客(游客)在2010/5/23 15:20:00发表的评论:
朱瑞赤裸裸宣扬民族仇恨,主张国家分裂,她是祸根。

藏人中的绝大部分拥护国家统一,爱和平,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我们不能忘记国家在最困难时候对我们同胞的关怀和恩情,但遗憾的是这个网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宣传极端言论,任何国家不会容忍这些的。关闭了,只能对我们民族的进步有好处。不关闭的话,希望遵守国家法律,不要误导没有判断力的学生,一句话:宣传朱瑞等人的恐怖言论就是向我们国家善良的百姓宣战!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19:03:00 | By: 435(游客) ]

估计不会,如果所有的人都去翻墙,得不偿失的。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18:29:00 | By: didi(游客) ]

还是请管理员说个具体一点,有这事儿吗?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18:16:00 | By: 123(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16:48:00 | By: langren ]

不会吧,我不信。前一阵子温总理还说,给国民多一些言论的自由呢。再说,因为有些博客的不当言论使藏网的博客关闭,哪何不关了他们的博客呢?

不过,这也是警钟啊。希望大家不要说些偏激的话,不要发表不团结的言论和文章。为了你,为了大家,为了藏人网,为了藏族人民的幸福。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16:43:00 | By: 无余(游客) ]



以下引用游客(游客)在2010/5/23 15:20:00发表的评论:
朱瑞赤裸裸宣扬民族仇恨,主张国家分裂,她是祸根。

如果藏网被关,绝对少不了你的功劳1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15:20:00 | By: 游客(游客) ]

朱瑞赤裸裸宣扬民族仇恨,主张国家分裂,她是祸根。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11:55:00 | By: 雪域之子(游客) ]

希望不要关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如果藏网博客关闭了
[ 2010/5/23 11:46:00 | By: 雪域(游客) ]

是真的吗????


转自http://woainidehua123.tibetcul.com/95301.html

2010年5月22日星期六

达赖喇嘛与中文网友的第一次推特对话(审定稿)

2010年05月21日

(达赖喇嘛办公室已根据录音和藏汉文翻译审定了达赖喇嘛的以下谈话)

王力雄:尊敬的达赖喇嘛,首先感谢您在日程繁忙的旅程中抽出时间,与中文网友对话。从北京时间5月17日上午10:30开始,中文网友在“与达赖喇嘛推特对话”的谷歌汇问中向您提问,4天多时间,虽然中间有谷歌汇问的宕机,有中国方面随之对谷歌汇问的封网,但还是有1,253 人提交了 289个问题,并投了12,473票对问题进行评选。

这次您日程繁忙,对话时间不能很充分,但不是希望您这次能回答很多问题,而是希望是一个开头,由此能建立一个渠道,形成一种方式,使您和中国的民间社会从此可以进行自由、持续的交流互动,这将有助于双方了解真实的对方。

谷歌汇问可以让所有参与者对每个问题按照“不错”还是“不太好”的选择进行投票,然后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排序。这次是按照其中的“支持度”排序(Sorted by popularity)向您提交问题。

“支持度”的算法,是赞成票多少与赞成率高低两个因素的乘积。这个算法对目前对话并不完善,因为赞成多反对也多的问题赞成率低,但正说明争议大,恰是更需要您解答的。我想今后您直接与中文网友交流时,可以由您根据情况选择问题,也许更恰当。

下面我开始按“与达赖喇嘛推特对话”的谷歌汇问(http://goo.gl/mod/Eq6K)中“支持度”的排序转达中文网友提问(注:因为提问者大都用的是假名,而以支持度为据的提问可以代表网友的集体态度,因此不单独介绍提问者)。

达赖喇嘛:好的。首先表示,王力雄先生对今天这次对话搭建了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得以使我有机会与中国民众对话,我感到非常高兴。很遗憾的是,过去多年来,我们所做的与中国政府改善关系的努力,一直没有取得实质结果,但是我对中国人民一直抱持很大的希望,信心十足,所以今天能有机会与中国民众直接交流,让我高兴。

王力雄(开始提问):支持度第一的提问中有两个问题,前一个问题是:“达赖尊者您好,我想请问您对于西藏以后宗教领袖的问题。请宽恕我的冒昧。您如何看待您终老后可能会出现像现在的‘两个’第十一世班禅的类似问题?” 补充一下,支持度第九的提问:“达赖在大限之后,中共肯定会在国内选一位活佛,对此,您有什么措施?”与这个提问大同小异,两个问题一共得到556人赞成,是目前所有提问中得到关注最高的。

达赖喇嘛:一九六九年我对外有一个非常正式的宣布,就是未来是否继续达赖喇嘛的体制,应该询问西藏人民,也取决於西藏人民的决定。

同样,在一九九二年我作了一个正式宣示,未来西藏问题解决后,我将不担任西藏政府的任何职务,西藏一切事务,由西藏境内的留任的公务员继续管理。二零零一年,西藏流亡组织的行政首长,开始在西藏流亡社会透过民选的方式产生,任期为五年。

因此,我觉得达赖喇嘛这个体系并不重要。我健在的时候我会努力。对达赖喇嘛的体系,中国共产党比我还要关心(笑)。所以,出现两个班禅的这种现象,是有这种可能性。但这个现象的出现,除了增加混乱不会有什么正面的帮助。

王力雄:支持度第一的提问中的后一个问题是“另外对于中共所认定的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您如何看待?”

达赖喇嘛:据我的了解,他是蛮聪明的,在佛法上也很努力,但是民众对他还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我认为这主要得靠自己,能否在佛法讲修上做一个有贡献的人,这是很重要的,这是要靠自己的。

王力雄:支持度第二的提问有444人赞成,也是中文网友高度关注的。提问内容是:“想向尊者了解一下关于流亡政府代表与中共会谈的情况,为什么每次都会无果而终,到底双方在哪些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以致谈了几十年仍然无成果?”

达赖喇嘛:主要在于中国官方一再强调没有西藏的问题,只有达赖喇嘛的问题。但我个人其实没有任何诉求,主要关心的是六百万西藏人民的文化、宗教及环境等问题。直到有一天,中央像他们认为存在新疆问题一样,也认为有西藏的问题时,并且要面对这个问题,努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时,我会同心协力,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是为了西藏的建设、发展与团结。在目前,中共的做法只是依赖强制性手段,一再强调西藏的稳定,但是,我认为稳定来自于内心的信任与信赖。

王力雄:支持度第三的提问中有两个问题,前一个问题是:“尊者您好:不管中国未来的政治走势会如何发展,现在的汉族与藏族普通百姓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很多藏民把问题简单的归罪于汉人统治,但其实我们汉人也是这种独裁统治下的受害者,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达赖喇嘛:汉藏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在一九四九年或者五零年才开始,两个民族之间关系可以追溯到一千年以上。这种关系在历史上有时是非常和睦的,有时也是纷争的。现在可以说是一个纷争时段,根本原因是政府造成的,而不是人民。所以,我们人民与人民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为此我们在世界上很多自由国家呼吁建立汉藏友好协会,也取得了一些成果。我认为目前最大的障碍是没有实施邓小平提出的实事求是。应该像胡耀邦那样,为了了解事实去做很多努力。最近温加宝总理的一篇文章肯定了胡耀邦做事的风格,也即不仅仅依据官方的文件,而是要到实地去了解情况。

同样的,在中国境内因为不了解事实真相,以及社会机制的不透明,造成了很大问题。如果对真相能够透明的话,对於处理并减少贪污腐败等都会有很大帮助。

王力雄:支持度第三的提问中,后一个问题是:“您有什么方法来维护好汉藏民族之间的友好关系吗?”

达赖喇嘛:我不管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抱着一个真实的人的心态,由此得到很多人的认同。汉藏两个民族如果同样持有人的心态,有一个平等基础,很多问题就可以解决。我经常会见到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我觉得他们都是很真诚的,我们的沟通没有任何障碍。

人与人相互产生怀疑猜忌,这不仅仅限于汉藏民族之间,全世界都一样,因此就需要接触,并且去消除这种猜忌。我在世界上不管见到任何人,都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和睦关系。这有两个层面,第一,我们都是同样的人,这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第二,才是宗教、文化与语言等彼此的不同。

在一九五四、五五年我在北京的时候,我知道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是强调国际主义的,这表示人都是一样的。我对此非常赞同。

王力雄:支持度第四的提问是:“达赖尊者:《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中,并未写如何保护汉族人在西藏的权益。你是否认同现有藏区汉族居民在自治后仍拥有居住权?你能否发表备忘录来描述如何保障藏区汉族居民平等生产生活的权益?很多汉族人认为你的自治是变相独立,因为他们怀疑自治政府会歧视和驱除汉族。”

达赖喇嘛:早期,在一九五零年前,西藏也有汉人居住。在我出生的地方,也有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还有汉人。未来的西藏一定会有汉人居民。但是,关键问题是西藏不要成为和现在的内蒙一样,蒙族变成了少数,这样就失去了民族自治的意义。有的藏区,因为汉族人口的增长,西藏的语言和文化正在面临很大的危机。

王力雄:支持度第五的提问是:“请问大师,您书中所述过去的西藏是祥和的佛国,与中国政府所述的黑暗的农奴地区有很大出入,而且很多图片和视频也证实了过去农奴制度的残酷和黑暗,大师可否解释一下为何有这么大出入?”

达赖喇嘛:早期的西藏,也就是一九五零之前,是一个落后的社会,对于那时的制度不完善,我们是承认的,谁都没有说早期的西藏是像天堂一样。现在的境内外藏人当中,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恢复旧的制度,做梦也没有想过。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宣传过去的西藏社会像地狱一样,这种说法与事实也有很大的落差。例如中共曾经制作的电影《不准出生的人》,纯粹是一种宣传,很多藏人无法认同,因为内容与事实不符。比如文革时强调文革取得了很大胜利,但是后来,当事实再无法掩盖时,就看出这种宣传没有什么力量。犹如六四天安门事件,全世界都知道,但是中共在宣传时也当成似乎没有发生。

最重要的是,你们每一个人应该公正地、客观地、科学地去调查与研究,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常常也跟藏人讲,不要以为是我讲的你就承认、就接受,你要去观察了解。作为一个佛教徒,即使是佛陀的教言我们也要做彻底的分析与了解。

王力雄:支持度第六的提问是: “如果当局允许您回到西藏,允许西藏自治,您觉得您希望给西藏带来什么样政治制度?”

达赖喇嘛:这主要是通过境内藏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做决定。在流亡社会,过去五十多年来,我们已经实现了社会制度的民主化。

王力雄:支持度第七的提问是:“这个问题可能很尖锐,我很想问达赖喇嘛,中国政府对你批评最凶的一条,是说你要求西藏不驻军,说这是变相独立的最根本一点。你现在还坚持‘西藏不驻军’这样的要求吗?驻军权是领土主权中最重要的一个权力,西藏不驻军的主张恐怕广大汉族人民都不能接受,有没有可能,你放弃这一观点 呢?”

达赖喇嘛:虽然我们讲自治,但我经常明确地讲,外交与国防由中央政府来负责。早期我提出过,当印度与尼泊尔等周边国家都友好、互相信赖的时候,西藏可以成为一个和平区,这只是一个梦想与远景,全世界都对此有同样追求,所以不用担心。

王力雄:支持度第八的提问是:“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在达赖尊者有生之年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可能性趋近于零。请问尊者如何看待西藏的前景?”

达赖喇嘛:从中共立国六十多年看,毛时代,邓时代,江时代,胡时代都不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坚信民族政策会发生变化,特别是西藏问题,在互利的基础上能够得到解决。曾经在西藏工作过的退休干部与党员,以及中国知识分子,已经开始提出民族政策不合理,需要反思,呼吁改善民族政策。所以,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 一定会发生变化,问题会获得解决。

王力雄:尊敬的达赖喇嘛,相对中文网友提出的289个问题,今天我们只谈了一个很小的开头。新的问题,以及对您的回答的反应,还会在“与达赖喇嘛推特对话”的汇问上不断增加,请您继续保持关注。并衷心期望我们共同努力,充分利用互联网这个改变时代的技术,把解决西藏问题的努力,从官员间的密谈伸展到汉藏民众之间的坦诚相对和民主协商中来。谢谢。

2010 年5月21日 星期五
于美国纽约公园大道Loews Hotel 1014室

【来源:王力雄的有托邦(已被墙)
http://wanglixiong.com/2010/05/17.htm】
转自: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0/05/blog-post_8110.html#comments

2010年5月20日星期四

西藏,被扼住的喉咙

—— 兼谈我在《藏人文化网》的博客被关闭

朱瑞

媒体没有抵达的偏僻乡下,救援也没有抵达!而这样的面子工程,居然发生在大劫难中的玉树地震灾区!!

要不是那些玉树的流亡藏人在达兰萨拉的大街上拦住我,要不是我和相关人员进行了多次沟通,确凿无疑地证实了这个消息,无论如何,我不会相信!毕竟,胡锦涛、温家宝都到了现场,中国甚至下半旗举国哀悼,这样轰轰烈烈的救灾,难道仅仅停留在树立形象上?!于是,我在藏人文化网我的博客上,发出了《紧急呼吁》,呼吁人们关注那些性命悠关中的偏远地区的灾民。

我的博客上,几乎立刻,出现了大量的跟贴,都是报道救援大队怎么开向我提到的那几个偏远的乡村,包括,灾民们感激涕零的话语。

我糊涂了,难道我的信息是假的?我又进行了追问、调查,这才发现,我的信息不仅是真的,而现实更加严重。于是,我又发了两个贴子:《请关注通天河两岸的灾民》和《请关注通天河北岸的拉布乡!》

像遇到蝗灾一样,我的博客上,跟贴铺天盖地而来。这一次,不仅包括虚假的信息,还夹杂着五花八门的谩骂,很有中国特色,都是国外忌讳谈论的内容:政治,宗教,以及个人隐私。这些毫无顾及的造谣和污言秽语,让人毛骨悚然。还口口声声地代表“十几亿中国人民”。那么,究竟是谁,给予这些丧失了最起码的道义,猥琐、阴暗、不可救药的一群流氓以权力随意诽谤他人?是谁允许他们在这里扼杀真相、强奸民意?难道,中共政权所控之处,真的成了作恶的天堂?显然,“这些中国人民”的代表,是有计划、有目的而来的。

我真正地理解了,五十多年来,西藏问题被扭曲、肢解、玷污、掩盖的程度,也理解了,为什么在中国,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关于西藏问题的色盲和瞎子。

于是,我在我的博客上转载了冉云飞的《五毛使社会人为分裂》和韩寒的《五毛党的惨痛》。然而,这两篇文章的标题下面,显示出的是这样一句话:此日志需要管理审核后才可浏览。看来,“五毛”已升级为敏感词。于是,我把这些对“五毛”的评论,摘到一起,发表了《与“网络评论员”相关的论述》,可是,仍然显示:此日志需要管理审核后才可浏览。毫无疑问,“网络评论员”,在藏人文化网,也荣幸地成了敏感词。

同时,五毛们,更加肆无忌惮,对我的谩骂,不仅发生在我的博客上,甚至蔓延到了读者较多的其它博客上。藏人文化网,悄然地成了五毛们随意排泻的地方。有趣的是,没有一个五毛,敢露出真名实姓,大概,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形象恶劣,害怕在亲朋好友面前丢人现眼,再没有了做人的机会。然而,这些无名无姓的精神垃圾,却在藏人文化网上,倍受款待,也许,从后门进去的,总要受到特殊照顾吧,也算是中共的老传统了。

但是,藏人忍不无可忍了,有人主张把这些满嘴喷粪的东西诉诸法律!有人质问,藏人文化网,本是个风花雪月网,为什么要养这么多的毛毛?更有人说,这些毛毛没来时,我们这里也有汉人,大家都是相敬如宾的。现在,毛毛们搅得这里尘土飞扬!

五毛们尽管财不大,气却粗,立刻扑了上去,质问,“你说的汉人是不是朱瑞?”

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昨天,我尝试着打开我的博客时,居然出现的是“The page cannot be found”。我又尝试着输入我的名字和密码,而出现的是:“用户名或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无需怀疑,我的博客被密秘关闭了!不仅如此,连后台也进不去了,我丢失了所有的信息!

连声招呼都没有,是不是招安得过于彻底了?!我在藏人文化网开博六年,看到他们三起三落,实属不易。在这里,真应了那句话:“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如今,为了继续开张,连一个通知都省略了。不过,我也理解,谁让这里带了一个“藏”字!我们本该清楚,凡是和西藏关联的一切,都可能引起中共神经衰弱,暴露出做贼心虚的本色。

深深地理解,唯色的博客为什么取名 “看不见的西藏”。五十多年来,不管什么恶语,泼在藏人身上,对方都无法发声——有一双巨大而暴虐的魔爪,一直在死死扼住西藏的喉咙。


完稿于2010年5月20日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Thursday, May 20, 2010

2010年5月18日星期二

我被职业五毛盯稍的原因

我发出《紧急呼吁》后,立刻被五毛盯稍,并贴出大量的虚假信息,扰乱大家的注意力。待我发出《请关注通天河两岸的灾民》之后,五毛变得肆无忌惮,不仅虚报信息,还以各种名目,进行疯狂的谩骂、造谣、甚至抛出了连小丑无赖,怕也羞于出口的污言秽语。

开始,我以为只是一般的五毛,删除了那些下流的贴子。可是,我错了,这位五毛是职业性的!蹲在网上,不间断地谩骂,造摇,蛊惑人心,连我博客上签写留言一栏,也没有放过.并且,很多污言秽语,是几年前,在唯色的博客上出现的,不是相似,而是相同,原来如此!!

我保留了一些以所谓的刘梅东、丹增、游客等为名的贴子,事实上,都是一个面目。这是值得欣慰的。说明,这样死心塌地当一条狗的人并不多,并且,他也明白自己在做恶,与大家为敌,所以不敢露出真实身份,有时还侨装起来,表现出支持救灾的样子,实为借救灾之机,灌输殖民主义垃圾,达到灭佛灭族的目的。

我在《紧急呼吁》和《请关注通天河两岸的灾民》两文中,不过是希望尽快地救援那些被忽视的偏远地区的灾民,不希望人为地出现太多的悲剧,这也是做为一个人,应尽的义务,何苦这位五毛那么神经脆弱,做贼心虚呢?

此日志需要管理审核后才可浏览。

朱瑞博客
http://rea.tibetcul.com/91675.html
转自:http://tibet.woeser.com/?p=18229

2010年5月11日星期二

救灾的另一面

文/朱瑞

一位从噶·结古地区来的流亡藏人拦住了我。那是在黄昏的达兰萨拉的大街上。我早就认识他,往常,他衣着讲究,和我打招呼时,也只是腼腆的一笑。今天,他的鲁莽,还有那看上去几天没有刮胡子的不修边幅的样子,都让我吃惊。

“请您,帮个忙好吗?我们那边的仲达乡和拉布乡,还有新赛村,到现在也没有救援!

“消息确凿吗?”我停下了脚步。

“他们都是拉布乡和仲达乡的。”他指着路边那些正在为家乡募捐的流亡藏人。

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待期地看着我。

我立刻给几个新闻单位挂电话,可是,都没有人接,是太晚了。

后来,我和相关人员进行了多次沟通,确凿无疑地证实了这个消息后,就首先在我的博客上,发出了《紧急呼吁》。第二天,西藏之声,也从另一个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以《结古多周边多个受灾村庄未获任何救援》,发出了新闻。

随着情况的变化,我又更新了贴子,发出了:《请关注通天河两岸的灾民》和《请关注通天河北岸的拉布乡!》

不过,最后的《新消息》,一贴出来,就被封杀了,仅显示:此日志需要管理员审核后才可浏览。

但是,这三篇短短的信息,激动了五毛。我在“藏人文化网”上的博客,出现了大量的无聊谩骂、劣质的文字游戏,和各种不着边际的虚假信息。其实,这一切,恰好说明了,这三则消息的真实性、可靠性和准确性;也恰好说明了,扼杀真相,从来都是某些人的目的。

显而易见,五毛,不过是借抵毁我的个人名誉之机,实现迷惑读者,以假乱真的打算。尤其是借表面的真假之争,转移读者对灾民的关注和对中国表面化救灾的质疑。事实上,这次救灾中,真正陷于震灾的偏远地方,新闻报导无法抵达的地方,是被忽视的。如同西藏的发展,只在城市,而偏远的乡村,仍然非常贫穷,穷于50年以前。

然而,当五毛们无话可说时,就老生常谈地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批判起了“农奴制”。切不说,我们有没有权力对人家的社会结构指手划脚,也不说,中国的社会结构,是不是被这个世界所认可,更不说,人类的社会结构是不是应该固定在一个框框里,但说“农奴制”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一个虚拟词!我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几个世纪以来,数不尽的西方学者、旅行家、探险家等,不辞千辛万苦,从遥远的欧洲、美洲、大洋洲,越过茫茫大海、沙漠、群山,走向西藏。无论是政治的、经济的、地理的、人文的,还是宗教的原因,其最终目的,都是期待从西藏的文明中,汲取营养。而毗邻的我们,却利用了近水楼台的优势,毫不犹豫地击碎了那最柔美的月华,应该说,我们的堕落,为世界文明,带来了灾难。”


完稿于达兰萨拉

为噶·结古地区的灾民举行四七祈祷法会










朱瑞摄于达兰萨拉(2010年5月11日晚)

2010年5月7日星期五

2010年5月6日星期四

才旺:是领主还是怙主

我们的怙主三宝 ——佛法僧,都在寺庙里,因此,我们从不同的方向,东西南北,向寺院顶礼,我们建的宅子,也都在寺院附近。这样,我们才是安全的。

在寺院的保护下,我们快乐地生活了千百年。

寺院里有学校,免费供我们读书,寺院里有医院,免费供我们看病。如今,寺院里也教英语、汉语,还定期为村民讲法,有一些寺院,甚至办起了老人之家。

生活中,每时每刻,我们都离不开寺院。比如,死人时,到寺院请僧人超渡,有病时,请僧人到家里禳灾,生小孩时,到寺院取名字,结婚办喜事时,到寺院请个吉日,过去,两个部落发生分争时,也由寺院解决……

我们最幸福的时候,莫过于转寺院、供养,有的人,还要每日献曼札,把所能观想的宇宙间最珍贵的一切,山河日月,都献给三宝。

可是,共产党来了,把寺院说成了剥削我们的领主,投收了寺院的财产,打碎了佛像,抢杀了僧人,焚烧了经书,光芒四射,金碧辉煌的寺院啊,仅剩下了残垣断壁。我们的怙主——佛法僧,伤痕累累,我们,每一天都担惊受怕地过着日子。

中国,给我们的的灾难还不止这些,尤其是对我们大慈大悲的法王达赖喇嘛尊者,任意辱骂,还说跟随达赖喇嘛尊者流亡印度的不过是一些西藏的贵族,其实,大多数流亡藏人,都是农民,牧人,我们的祖辈是赶着羊群,牛群来的,冒着枪林弹雨来的……。因为离开了达赖喇嘛尊者,就是离开了太阳,活着和死了有什么不同呢?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变,唯有信仰,是不能变的。

这次西藏噶·结古地方的地震,是僧人们首先出来救灾救难,实实在在地说明了,佛法僧,才是我们真正的怙主三宝。可是,为了垄断抗震救灾,最危险的时刻一过去,我们的僧人就首先成了他们驱赶的对象,这真是人间的丑剧。

《参与》首发

2010年5月4日星期二

“台独”世界

——兼谈廖志峰先生的文品与人品

文/朱瑞


是志峰的作品首先震慑了我。

那简洁而饱满的文字之间,`流动着的清明和桀骜不驯,在这经济低落,文化窘迫的时代,实在凤毛鳞角。我读着。读《前清明•后清明》《下回是书店》《消失的旗》《228,台湾人的清明节》《時間的彌撒》《镜花水月,谈和是空》《不锁国的时代,不设防的台湾》……

“像古典知識貴族的法國重量級學者索爾孟(Guy Sorman),始終在台灣激不起太多的漣漪和迴響,是因為題材?還是書寫策略……我經常思索這個問題。雖然我也深深明白,在講究行銷策略的年代,文本是輔,名聲是王。”

“在廣大的華文讀者中,索爾孟更像是孤獨的歐洲騎士,展示饒富深度廣度的主題探索和書寫樣貌,風采懾人。不管對作者或出版者,某種程度說來,我們都有一座要去挑戰成規,破除迷思的磨坊風車,像……唐吉訶德。”

这是在《因为中国,我遇见索尔孟》中,志峰高度地评价这位法国学者。他出版了索尔孟(Guy Sorman)的书:《谎言帝国》、《美國製造》、《伊斯蘭製造》、《印度製造》、《经济不说谎》。尽管他清楚如今的读者群,更多的是追赶经巧,但,他没有屈服于市场,他珍视书的质量。并且,他希望透過同一個作家,顯示眼中的地球村圖景。

比较中国出版人,尽管有的也号称作家、诗人,可文字之间,流动的是随波逐流的市井气。他们中的大多数,不过是官场上暂时的赢家,经过数场拚杀之后,练就出来的是华众取宠和学舌的技巧,谁会想到放眼世界,挑战俗规,发现文字新大陆?事实上,中国的各个领域,尤其文化领域,正在腐烂。

感谢曹长青先生介绍我与志峰相识。那个日内瓦的最后一顿早餐,从此成为夏日里清凉的微风,让人心意柔软。

就开始了和志峰的通信。一次,在短短的EMAIL中,志峰竟占用两行为自己定性:“像我這樣的台灣人的想法不是簡單一句‘台巴子’和‘台獨’就可以概括的,風生水起自有因。”显然,志峰把自己划入了“台独”范畴。

“台独”,自中共执政起,作为中国主流意识中的洪水猛兽,就是把所有的贬意词,都泼过去,也还嫌不够。然而,今天,我们可以用那些词定义志峰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在中国,人们一方面失望于中共政权的堕落,另一方面,又甘愿被这个政权驱使,贪恋大国荣光,没头没脑地成了极端民族主义者,甚至大国沙文主义者。中共治下,人格分裂和对物质的狂热追求,早为现实。

“原来从鲁迅以来,中国社会人心魍魉的幽暗病灶,仍在所谓拥有悠久文明的中国社会里隐伏,随时伺机而出,鲁迅《狂人日记》的声音在哈金的《狂人》仍继续吶喊,这个人吃人的社会,并没有因为进入二十一世纪而有所改变”(摘自《不锁国的时代,不设防的台湾》)

这种对中共政权的本质认识,必然诞生“台独”!必然拒绝把台湾献祭中共!“台独”,不过是对中共独裁政权的勇敢否定,是不接受那些有毒的花,但不是不接受春天。

2009年达赖喇嘛尊者访台,成为一面镜子,清晰地现出了那些主张回归大陆的台湾人,不过是乞怜中共收留的黑社会老大、正在大陆投资的国民党高官、源源地接受中共施舍的所谓的佛教高僧……他们做出的,是对强权的下跪姿势,是以廉价出售台湾,赚得个人的蝇头小利,。
六十多年来,扼杀个性和异议的声音,一直都是中共政权的首要任务。而那些在中国永远无法出版的作品,从志峰这里,看到了光明。比如,志峰出版了康正果的《出中國記》,這是他編辑的第一本海外中國人作品,從此,志峰走上了一條不同尋常的出版道路,開始思索所謂的現代中國到底意味著什麼樣的實質和內涵。后来,志峰又出版了刘晓波的《大国沉沦》、曹长青的《理性的歧途》、唯色的《鼠年雪狮吼》、付正明的《诗从雪域来》、茉莉的《山麓那边是西藏》、廖亦武的《地震瘋人院》、鍾祖康的《來生不做中國人》、王丹的《理想主義的年代》等。最近,志峰又出版了遇羅錦的《童話中的一地書》,紀念遇羅克就義四十年。
志峰说过,“一个以同化其他民族为目的的民族,有什么可骄傲的?”和中国那些一心改造其他民族的主流意识相反,“台独”,尊重个性,尊重其他民族的生存方式,尊重落英缤纷的世界。美国人类学家Wade Davis说过:“世界上每退去一个景色,每消失一种文化,都可能在缩小我们生活的圈子。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对自然世界的认识,还有对于宇宙意义的直接感觉;我们减少的是对全人类面临的普通问题的适当反应和基本技能。”

总之,“台独”,就是拒绝堕落,保持独立人格、独立视野、独立思想,是与世界精神同步。“台独”,是平庸世界的精华。“台独”,也和“藏独”、“彊独”一样,是中共独裁政权的专利,当然,也是一个虚拟词。

注:廖志峰,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社社长。

此文首发于2010年5月号《开放》杂志

放不下的诗集:《一个孩子在天上》






文/朱瑞


孟浪的诗是不同的。收到孟浪诗集的那一天,我几乎放下了一切,一口气读完了所有的诗。读完了,还不肯放下,看着那一望无际的朴素的蓝色封面,和蓝色上面的几个字――《一个孩子在天上》,就想写点什么。

最为吸引我的,应该说,是孟浪诗的语言艺术。

冷峻,精确,在理性与感性中保持了一种平衡,是孟浪诗的一大特点。孟浪说,“我一直在读John Donne,他与莎士比亚在文学上有着同等的贡献。”显然,这位生活在十六世纪末和十七世纪初的英国诗人,给孟浪的影响是深刻的, 尤其在玄学方面。但是,孟浪的阅读相当广泛,应该说,每一次阅读,都是一次挑战,或者说是一次次打破。在感受文化多元性的同时,孟浪建立了自己的语言秩序,确切地说,是他在对美学的认知中,找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汉语语言的表述。

简洁而乐感强烈的文字中,矗立着深思熟虑的意象,是孟浪诗的另一特点。有时,那些意象与原物有着恰恰相反的暗示。比如《伟大的迷途者》中的迷途者,暗示着一位明晰的,先锋的,悲剧式的人。也许,孟浪受到了保尔Ÿ策兰(Paul Celan)的《死亡赋格曲》中的“黑奶”的启示――把对立的东西放在一起,提供读者一个崭新的思考空间。

伟大的迷途者,他正在创造他的道路
失群的恰是众人,多得无以计数
……

我想起一则西藏故事,“从前的从前,西藏有座村庄,住着一个有智慧的人,他什么都知道,还能和天气说话。有一天,他发现要下雨了,下的是毒雨,他就告诉大家把井盖好。可是,没有一个人听他的。后来毒雨掉进了那些井里,人们喝了有毒的水,都疯了,就他一个人没疯,大家却说他疯了。”这个故事应该是对孟浪这首诗最好的注释吧?

其次,孟浪诗的精神品质。

中国作家,尤其是中国主流作家,具有精神品质的作品,实在凤毛麟角。也许儒家中的“礼、义、廉、耻、仁、爱、忠、孝”对人们的影响太长久了,人的自身价值一直被压制着;也许二十世纪的几场战争,比如,义和团运动、抗日战争,还有后来的所谓的解放战争,使人们增加了强烈的救国救民的英雄主义意识,个体的存在,似乎仅仅是为了壮烈牺牲前的一两声口号;还有文化大革命,特别强化了这种英雄主义和集体主义意识,荒诞到连女人梳辫子,也成了违法乱纪。因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学生的课本里,出现了那么多的“颂”和“赞”了。因为大多数主流作家们,都是聪明人,明白做人比做工具难多了。

直到八十年代朦胧诗的出现,病入膏亡的中国文学,才有了生机。早在后朦胧诗时期,孟浪的诗就显露出了独特的个性。施蟄存先生曾给孟浪写道:“……对于你们这一群青年诗人,我同情你们突破了意识形态的枷锁,使中国新诗走向广阔的空间。”(选自《施蟄存先生给孟浪的六封信》)《中国探索诗鉴赏词典》(河北人民出版社)中也写道,孟浪的诗“体现了现代人生命的觉悟和对命运的把握”。

孟浪以一个诗人敏锐的洞察力,向世界揭示了一个畸形的生存环境和深层的社会危机,并言示,将会给一个民族甚至人类带来的灾难。他召唤着有良知的诗人为这个悲剧探索原因,寻找出路:

蓝墨水,也让我蓝
让我蓝过大海
让所有的人都来到大海边
寻找生命的源泉
或者就是生命的航船

黑墨水,也让我黑
让我黑过长夜
让所有的人都堵在长夜的尽头
等着读到我写下的诗篇
那无尽的生命航迹。

红墨水,也让我红
让我红过鲜血
在大海中的,在长夜里的
在所有的人面前流淌的--
让所有的人摘下他的笔帽吧!

――《向诗人致敬》


孟浪的诗具有明显的现代主义诗人的反传统和创新意识,直接冲击中国的社会结构,渗入人的精神深层。孟浪崇敬别尔嘉耶夫,这位流亡国外的俄罗斯哲学家视思想独立如生命,认为人的精神自由是至高无尚的本质存在,政治革命要为精神革命和文化革命服务,否则,就是倒退。同样,孟浪也在诗中呼唤着人的自身的精神性,使个体觉醒。同时,还因为他感受到了人类的生存前景,他的诗,带有令人强烈的悲剧色彩。比如他的《简单的悲歌》

……
但是,为丰收准备掠夺吧
但是,为打谷场准备空旷吧
但是,为农夫准备牺牲吧
但是,为土地准备荒凉吧!

但是,播种的时节农夫冒烟了啊
耕耘的时节燃烧了啊
收获的时节农夫变成灰烬了啊!  

有人评论,孟浪兼容了诗人和政治家两种身份。而我认为,孟浪仅仅是一个诗人,一个纯粹的诗人。政治之于孟浪,不过是在特定的社会意识形态下,诗人那本能的对美的呼唤,不可抗拒地变成了逾越传统和对专制的质疑。并对置身在那个政治之中的人们的命运,产生了忧虑和越来越深切的关注。

孟浪客居美国多年,风雨飘泊,但是,他情感的重心始终在中国,并坚守着汉语创作。近两年来,甚至移居香港。从这一点出发,也就不难理解孟浪为什么经常以祖国为主题,展开诗卷了。比如《怀抱中的祖国》、《祖国》、《千年一九九七》、《在战书与降书之间,是祖国辽阔的国土》……当然,孟浪笔下的祖国,已不是仅指一个狭窄的国家,而是一片土地,一片他出生和长大的地方,就是从那里,汉语语言开始环绕着他,滋养着他,并将伴随他一生。因而他希望那一片土地健康,至少正常,他愿意为她付出一切。这是一个诗人良知的体现,也是人类良知的体现。

孟浪的诗是多种的,不仅有短诗,也有长诗。因为不可替代的语言艺术,和显尔易见的精神品质,使这些诗有了立体感,读者甚至能听到它走近时的声音,那么清晰,钻石般的坚硬和纯美,让人读下去,不由自主地读下去。因为这些诗,正是读者自己应该发出的声音,是大家的声音,也是这个时代的声音。

完稿2006年2月

2010年5月3日星期一

为噶·结古地区的灾民祈祷

今天,是西藏噶·结古地区(玉树)地震第二十一天,也就是三七 ,在达兰萨拉大乘经院,达赖喇嘛尊者及各界流亡藏人,为灾民举行了大型祈祷法会。














摄影 朱瑞

请不要把地震灾害当成表演的舞台

【原文藏文】救援喇嘛:辛布囊协
中文译者:玉树之子

4月14日7点40分左右,我们在寺院感受到地震的震动,没过多久,传来我们寺院一位僧人的两名家人在结古镇因地震去世的消息,随后,有关人员伤亡的噩耗接踵而至。我们二百余名僧侣随即前往结古救援,但因大货车速度慢,加上道路拥挤,傍晚八点我们才抵达结古镇。

途中,到达距离结古只有十公里的巴塘时,尚还看不出地震造成的巨大破坏,到距离州上(结古,为玉树州所在地)两、三公里时,才令人惊恐地发现地震所造成的巨大破坏,左右山坡松动,电线杆东倒西歪,眼前所有的房子都已经倒塌。

到州上后,前往指挥部询问怎样救援时,答复竟然是:“今天已经下班,明天再来。”无可奈何中,我们只好自己去寻找需要救援的地方。到了广播电视大学,看到一间半塌的教室,听说下面压着二十多个学生,有少量军人正在挖。绕到房子后面,看到一个学生的下半身露在外面,在场的一个人说,太阳落山前,呼喊小孩时有人应。在场的僧人们立刻行动,用袈裟绑住窗户铁栏后拉拽,这时一个军官过来厉声喝道:“你们在干什么?不要拉。”告诉他这里有一名学生时,他瞄了一眼说:“哼!这个已经死了,头被压了;从这里进去很危险。”一个年轻僧人说: “没事,我进去,即使死了也不后悔。”但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不让僧人进入废墟,我们只好到前边和军人一起挖。

无论是基于慈悲或是民族同胞情,僧人干活的时候都与他人不同,特别地卖力。他们迅速地清理废墟时,那些军人带着惊讶的表情休息旁观。不一会儿,来了几个摄影的,这时不可思议的现象再次发生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人,据说是州长,他一上来就非常粗暴地抓住僧侣的肩膀,一边往后推一边叫嚷:“下去!下去!”一些年轻的僧侣气愤地要回应,那些年纪大的僧侣劝导说:“不要这样,救人要紧,”就把那些年轻僧侣拉开了。

我们退出后,那些原先休息的军人立刻拿着钢钎和绳子等工具做出挖掘的样子,由摄影师在那里拍摄。当时我不禁产生了到底是救人第一,还是在摄影机面前表演第一等疑惑和想法。

我们离开那里后,到城市各角落不停地高喊“需要帮忙吗?”由于当时谣传水库会溃堤,人们都跑到山上,很少有人响应。一名在地震中失去父亲的囊谦人告诉我:“仅就地震灾害而言是无可奈何的,但很多人之所以没能救出来,都是被这个溃堤的谣言给害的。”

地震次日早晨七点,我们前往被分配的镇西北部进行救援工作,有一个囊谦籍的人,他的妻子被压死,他已经挖到了尸体,他说他四岁的儿子还被压在这个倒塌的两层楼下面,他对自己儿子可能还没有死抱着很大的期望,我们就和军人一起挖掘,这时又有一个很小的余震发生,那些军人立即四散而逃,再也不肯过来。当时我想:汶川地震中传说的不顾生命危险抢救人民生命财产的那些英雄到哪里去了?似乎没来这里救灾啊。中午,军人们准备离开去吃午饭时,那个年轻的父亲流着泪哀求那些士兵:“吃完饭请快点来帮忙。”看着这一幕,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这些军队,是肚子稍微一饿就放弃救援的救难军队。由此想到,汶川地震时的电视新闻报导把我给骗了,那些英雄事迹,毫无疑问仅仅是在摄影机面前非常艺术地表演出来的戏剧而已。实际上,救人根本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以眼前的房子为例,两层楼的房子已经倒塌,但还没有完全垮掉,仍被撑着,随时还会再倒塌。因此前去救援的人,必须要有爱人胜于爱己的菩萨心肠,或者是强烈的民族情感或责任感,然而具有这种真诚而不是表演的救援人员实在很少。

下午,来了一些像是工人的汉族救援人员。他们在挖了一个小时左右以后表示:下面应该没有人,即使有人我们也无能为力。那个年轻的爸爸眼看他们要走,一再恳求:“请不要这样,下面有活人的希望非常大。”但那些人不予理会就走人了。在地震灾害的现实中,并不存在电视里所报导的那种各民族同心协力的感动,反而是令人遗憾或伤心落泪,乃至于愤怒不能自持。

傍晚,我们绕着城市西北边缘救援时,那边仍没有任何一名国家救援人员抵达。而在城市中心,可以看到挂着某某救援组织牌子的各种各样帐篷和横幅,记者和摄影师都在拍摄那些,而救援人员也在镜头面前摆出各种救援的姿势。更令人气愤的是,他们还将僧侣和普通民众努力的结果揽为自己的功劳,宣称救了多少多少人等。与此同时,整个城市布满了手拿枪支或棍棒的特警。我当时就想,如果派来的是救难人员而不是这些特警的话该多好。又想到,这些特警拿着枪准备对付谁啊?当然是家破人亡的结古人民啊,想到这里,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后来才知道是温家宝要来灾区。温家宝说:“你们的灾害也是我们的灾害,你们的困难也是我们的困难。”他讲的话虽然令人感动,但人民实际感受到的却是在家破人亡之际,没有人帮助救援或守卫他们的生命财产,所有的军警都被派去封锁温家宝将要经过的街口道路。谁都可以看出这是一种表演。

地震第五天,胡锦涛主席前来视察,他对救援部队说:“你们辛苦了,我要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然而在另一边,则是一万五千余名僧侣,官员们对他们不仅没有任何感谢的话,反而威胁说:你们已经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该收敛了,等等。

我在这里可以非常确定地说:在救援等方面,我们的所作所为相对于军队而言可能是过分了,但我们绝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我们并不期待当局的关怀和感谢,但是将我们救人的行为视若犯罪而进行恐吓,实在是不可思议,令人感到非常遗憾和伤心。

而且,胡锦涛来的那天,从上午11点到晚上9点为止封锁交通,其后果无从说起。就我们而言,那天我们一百余名僧侣坐在大卡车里正准备前往禅古寺救援,结果不仅被禁止,驾驶员还差点被处罚。

类似这种表面的虚伪行为,即不能拯救那些被混凝土和石块砸压而哭泣呼救的弱者,也无益于救济那些几天没吃到食物的饥饿灾民,相反还严重地阻碍了救援行动。最终,那些灾民也许可以得到栖身之屋,但那也不过是表演娴熟的戏剧一部分而已,这种表演也许还会感动世界各地的观众。

最后,我期望未来遇到这样的灾害时,请不要把灾难变成政治表演的机会;请真诚地把拯救生命视为第一;希望无私地去帮助那些遭受灾害的人民,请不要给他们已经不幸的同时再增加痛苦。

政治人物将埋着千百人的废墟作为舞台进行表演,这既是中国的不幸,也是违背人类道德的魔鬼行为。

2010年4月21日

转自唯色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

2010年5月2日星期日

中国政府错失了机会——访西藏流亡政府外交部秘书长图丹桑培

文/朱瑞

图丹桑培:生于拉萨,后流亡印度,获德里大学学士学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出版过英文小说《Falling off the roof of the world》等,现任西藏流亡政府外交部秘书长。


朱瑞:这次西藏噶·结古地区发生的7·1级地震,给当地藏人造成了千百年来未曾出现的重大损失,几乎尸横遍地,因此,达赖喇嘛尊者希望前往西藏灾区,为灾民超渡和祈福,可是,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回应,以您的分析,主要原因在哪里?

图丹:上个世纪80年代,嘉瓦仁波切的代表团抵达藏区,那种被拥戴的程度,完全超出了中国官方的想像。因此,他们一直担心,嘉瓦仁波切回去的话,将使中国官方的一切宣传,都不攻自破,这对于中国政府,是十分难堪的。

1991 年,嘉瓦仁波切访问耶鲁大学时,提出了访问五台山的想法,听说,当然只是听说,江泽民说,如果达赖喇嘛回来,第一个激动起来的,就是所有的西藏人,接着是蒙古人,然后是民主人士,狂热浪潮,很可能席卷各地。而政府,在这个时候,进行阻止,自然造成极为负面的国际影响。那么,装做什么都没有听见,是上策。

近年来,中国官方强势攻击嘉瓦仁波切,比如张庆黎说,“达赖喇嘛是披着袈裟的狼”;而那个新上任的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白玛赤林说,“达赖喇嘛是西藏不稳定因素的最大根源”等等,在这种情况下,请嘉瓦仁波切回西藏,已经没有了台阶,他们自己拆掉了那些台阶,嘉瓦仁波切真地回去的话,他们下不了台,无法向中国百姓交待。

过去不一样,请嘉瓦仁波切回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具体地说,79年到85年,中共官方基本没有攻击嘉瓦仁波切的言论,所以,回去的话,也很简单,很正常。

我曾作为法王代表团的一名成员,80年代时回过西藏。当时,在北京,正好赶上嘉瓦仁波切的生日,我们举行了一个庆祝仪式,也邀请了中国方面的一些官员参加,很多中国官员都参加了,气氛很好,因为当时中国方面没有任何攻击嘉瓦仁波切的言论。


朱瑞:这一次,如果尊者成行,将会非常实际地帮助和安慰劫难中的藏人,甚至灾民认为,可以改变他们在轮回路上的生命质量。因此,中国政府的装聋作哑,也可以说,是一种阴谋和冷漠,会不会在藏人心中,埋下新的、更大的怨恨?


图丹:对中国政府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嘉瓦仁波切亲临灾区,不仅灾民,就是所有的西藏人,对中国政府的态度都会有所转变,甚至很大的转变,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中国政府错过了。

其实,他们没有必要担心自己没面子。不久前,嘉瓦仁波切在接见华文媒体参访团时,还提到,“我的回去,应该是平静的,有建设性的。”“……当我确实成行时,应该是有秩序的,我不想给人造成任何难堪的局面。”

温家宝曾向灾民表示,满足他们的一切需要。因此,灾民立刻提出,“我们需要达赖喇嘛!”可是,中国政府没能做到,这对灾民来说,不仅削弱了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关键是,在他们心里留下了极大的创伤。


朱瑞:这种创伤,也可以说是一种怨愤,会不会影响将来西藏问题的解决?

图丹:从流亡政府方面看,还会本着一贯的原则,就是坚持以对话,或者说和谈和非暴力解决西藏问题。至于接触有没有结果,完全依赖于中国政府。

尽管嘉瓦仁波切这次希望探访西藏灾区,没有得到中国的回应,但,我们还是在尽其所能地帮助灾区。


朱瑞:您是一位小说家,是什么动力,使您舍弃写作,投身于流亡政府的工作,尤其是流亡政府官职人员的工资还是微薄的?

图丹:这一切,都源于对嘉瓦仁波切信心。可以说,在整个西藏历史上,甚至包括世界历史,都很难找到,像嘉瓦仁波切这样公正、宽容、一心利益他人的领袖。能在嘉瓦仁波切的引领下工作,这是一个人一生中很难遇到的机会。

世界上很多著名的领袖,一旦流亡到异国它乡,都会垮掉。而嘉瓦仁波切不同,无论在什么样的困境下,都没有改变过为民族做事的信心。所以,当中国,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占领了西藏以后,嘉瓦仁波切仍然把我们的文化,在印度保留了下来,甚至得以发展,这几乎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功绩。

有些时候,我结束工作,回到家里时,常有一种满足感,因为我在为我们的政府和民族做事,尤其当我们还处在这样特殊的困难时期,这种满足感,高于我对金钱的渴求。


──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Sunday, May 02, 2010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西藏流亡作家协会就西藏境内知名藏人作家扎加(学东)被中共青海当局拘捕发出的紧急呼吁

我们了解到:4月23日,西藏境内知名藏人作家、青海省民族出版社藏文室编辑扎西加措(笔名学东,又称扎加)先生被西宁市公安局拘捕。

我们关注到:中国政府不仅签署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并在1997年、1998年分别签署了两个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中国人民代表大会 2004年修宪,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2008年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承诺捍卫和推动人权。

我们遗憾:当局拘捕扎加先生,并在拘留书上明示扎加先生“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据了解,扎加先生的被捕与其所著的有关2008年西藏事件的《开天辟地》一书,以及近期就玉树地震,与其他七位藏人知识分子发表联合署名的呼吁书有关。

我们相信:扎加先生的所作所为不但没有违背联合国人权宣言,也没有违反中国的任何法律条款。当局对扎加先生的拘捕,既践踏了所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公约,也践踏和违反了中国宪法之言论自由的条款。

我们呼吁:中国政府尊重联合国人权公约;维护本国宪法尊严,履行中国法律条款;尊重扎加先生的公民权利以及言论自由,恢复扎加先生的人身自由;并释放所有因言获罪的藏人精英。且由这份呼吁书,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各人权组织和个人,以及所有的藏人同胞,给予包括扎加先生在内的所有因言获罪、身陷囹圄的藏人精英,以深切关注和切实支持!

我们希望:通过国际笔会,征集分布在103个国家的146个笔会组织的签名;通过国际社会的各人权组织寻求各方支持,征集签名。并通过国际笔会提交联合国秘书长以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各国总统、总理和议长;包括提交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公安部部长、安全部部长,及青海省党委书记和青海省省长等官员。

联系我们的电子信箱为:pentibetcentre@yahoo.com cunba2006@yahoo.com
请支持者务必写明:自己的姓名,笔名也可。所在地,职业。


国际笔会分会西藏流亡作家协会
于2010年5月1日

2010年5月1日星期六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原文藏文】作者:典玛(化名)
中文译者:更特东珠


地震是一种自然现象,从古到今有多少生灵遭受其害,然而这种悲剧以后还会延续。

这次4.14地震,给以藏人为主的人和藏獒为主的畜牲等众生,带来了巨大苦难。我作为一个对这次地震事件有所了解的人,就当中出现的一些关键问题,谈一下我的看法。

一、地震时很多人遇难的原因:

地震在世界各地发生着,而在那些地震中,有时会夺去很多人的生命。但有时发生再大的地震,也不会出现伤亡过重的事件,这是有先例可寻的。

就玉树地震来说,并非发生在中国内地和世界各大城市人口特别密集的地方。从公布的震级为7.1级来看,震动的力度也并非超乎意料,应该说不必要那么多的人付出如此惨痛的生命代价。然而,可悲的是,在这次地震中已经有太多的人失去了生命。

去了解一下个中原因,我们就会发现:

1、自然环境受到严重破坏。

毋庸多言,一场地震的发生是会有很多原因的。科学也证实,每场地震的发生都是由于过分破坏生态环境导致的结果,这种说法已广泛被人们所接受。所以,对玉树地震的发生,许多人把原因归咎为过分破坏藏地的神山圣湖的结果。

比如,玉树县的一个人说:“以前在热秀念湖采矿的那一年,热秀多地方发生了地震,有些寺院和僧舍遭到破坏,许多牧人的定居房倒塌。但幸运的是,当时的地震发生在夏天,牧人们都去了夏天放牧的草场,因为都居住在帐篷,才没有造成人畜死亡。而今年,又在坚夹道开矿,连近邻区域也被涉及。在坚夹道采矿为主的那些区域,由于过分被破坏,使生态环境恶化,才导致了今年这种悲惨的结局。”类似说法,不只是一两个人这么认为,当地人普遍都有相同的看法。

2、地震没有预报。

地震预报是在没发生地震之前给人们发出的预警信号。中国作为一个拥有地动仪的古老国家,一个正在东方崛起的强国,并且有着1976年7月28日发生的唐山大地震的经验、 2008年发生的5.12汶川地震造成的悲惨后果,今年则在藏地阿里和那曲地区以及汉地的局部区域发生过地震,应该说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可让人遗憾的是,这次发生4.14地震时,由于没有预报,人们没有一点准备。如果预先能够预报地震,即使不会达到像日本那样地震前三分钟预报而没有一人死亡的效果,但至少能够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3、不合理的政策和官员贪腐的结果。

从前几年起,在藏区各地执行的轰轰烈烈的政策如所谓的“退牧还林”和“退耕还草”,这些政策不仅使得包括我个人在内的很多藏人忧心忡忡,而且给相当多的牧人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在这次地震中,很多人之所以丧生,缘于许多农牧民对放弃牧民生活方式的未来没能做充分考虑,而是被政府甜言蜜语的政策所诱惑,盲目响应政策的号召,从牧区迁到城镇。在搬迁之前,将自己所有的牛羊和值钱的物品之后,在城镇购地,建造质量不合格的房屋,到了挖虫草的季节,就出动所有劳力去挖虫草,再用出售虫草的钱来维持一年的生计。就这样,最近几年,相当多的农牧民相继搬迁到结古城镇,居住在质量不合格的房屋里。而在这次地震中遇难最多的恰恰就是这些普通的农牧民,尤其是贫困的农牧民遭受的伤亡更为严重。其原因在于,这些农牧民不具备在城镇生活的条件,并不擅长其他手工业、文化等行业,而在政策的诱惑之下,大多被安置在既不合格又廉价的房屋里,于是成了这次地震中最直接的受害群体。

大型建筑里面,倒塌最严重的是学校的校舍楼房。我们几乎没看到有多少国家单位的房屋倒塌、人员伤亡的事件。比如说,从结古镇公路沿着夏区河走,可以看到州政府、州党委、人民检察院、人民银行以及各支行的楼房仍然矗立依旧,几乎看不到地震的痕迹。还有县公安局和县政府、中级人民法院等办公楼房也都较为完好。而那些建立在政府机构之间的各类学校如民族综合职业技术学校、县第三完小等,其校舍楼房受损最为严重,而且已夺去很多学生的生命。听说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中,受损最严重的也是各学校的校舍楼房,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儿童是祖国的未来”这句话在这个国家除了成为一种时髦的口号以外,孩子们的生命其实在一个贪污腐化的政府眼里显得微不足道。自然,为官者垂涎的往往是那些可怜的学校的建筑物,从中他们可以中饱私囊,其斑斑劣迹已向世人显露无遗。

4、在关键时刻不仅没能引领民众,相反更加让民众担惊受怕。

地震发生时,引领和疏导民众是至为重要的。可是在玉树地震发生的时候,玉树州县政府和党委不仅没能做到这一点,而且让受灾群众雪上加霜,更让他们担惊受怕。

有灾民告诉我:“早晨6点左右就发生了一次力度很大的地震,使我从沉睡中惊醒。当时我们万万没想到还会发生更大的地震,反而又入睡了。8点不到时,再次发生地震,而且地震的力度比第一次更大,房屋都快要塌下来了,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只身往外跑,总算跑得快捡了一条命。跑到屋外想开车从门子口(音译)往上跑,但路已被倒塌下来的墙和砖瓦堵死了,最后绕道至公路时才看到好多人拼命地往街头跑去。我也把车抛下了紧跟着人群一起跑,一直跑到扎西大塘一带,一路听到的是各处传来的呻吟声和呼救声!

当时,有个藏人对我说,好像这地下压了很多人,如果我们俩合力挖的话,也许有可能救上来几个人。我们两人正在合力挖的时候,忽然不知又从哪里跑来更多的人群,连带大声疾呼:‘快跑!电厂的水坝决口了。’那种场面真的会让人胆颤心惊。惊恐之下我俩也顾不了别人就跟着人群跑了。而当时压在房屋底下呼救的人,一个也没来得及救出来。当时看到大多数人都只穿着内衣,衣服全部都穿上的几乎没有,穿鞋的人也很少。经过斜嘎和扎西大塘的时候,只看到黑压压的人群四处奔跑。

就这样直到下午才来了几辆救护车,在喊话。除此之外,整整一天的时间,无人搭理。说实在的,之所以许多人那样惊慌失措地乱跑的原因,是那个最先说电厂大坝决口的那个人造成的。”

这样的讲述虽然出自一人之口,但现在已成为结古多许多人都在相互议论的话题。而当我们回到结古多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人们用了一天时间各自奔命跑到山上,此时已无法了解自己的家境和亲人的情况了。

5、信息中断使相互间失去联系。

地震发生时,如果近邻的县城及时能够得到消息,或许可以尽快组织人力,实施各种救援活动。但由于信息中断,电话等通讯系统全面瘫痪,对外没能发出求救的信号。当近邻的人们得到地震的消息赶来的时候,很多人因为没有及时援救而窒息身亡。

6、宣传看得比紧急救援还重要。

“把救人放在第一位”,这句话听起来虽然动心悦耳,但事实并非如此使人乐观。

二、玉树地震后

1、第一天(14日)

发生地震的当天下午,听说政府方面只派遣了为数很少的军人参与救援。而近邻各地闻讯赶来参与救援的僧侣,到傍晚已超过几百个。人们首先救援的是民族宾馆,也是那片区域最高大的楼房,已在燃烧。压在底下的人们的呼救声连续不断地传来,撕心裂肺。当时我们看到有二十几个消防军人往着火的地方喷水,可是有些军人阻止僧侣去救人。

另一处被大力救援的是玉树广播电视大学(玉树州民族综合职业学校),当时参与此地救援的一个人对我说:“那个傍晚有十五个军人参与了救援,傍晚9点多时,去救援的僧侣人数已达到90多个了。当时教学楼背面的窗户里能看到一个受伤的学生,有位僧人把袈裟绑在窗户的铁栏杆上,准备去救人,却被一个军人强行阻拦。那位僧人用已经嘶哑的声音苦苦哀求:‘里面压了二十几个学生,能去救他们,失去我一个人的生命,我不后悔,’可他再次准备爬进教室,还是被那个军人强行阻拦。而当时许多参与救援的僧侣也被军人阻拦。

当时人们在楼下‘喂喂’地大喊时,能清楚地听到‘啊啊’的回声。僧侣们不管军人的阻拦,想挤开军人去救人,可是那个地区的区长,是一个藏人,他走过来没有任何理由地对僧侣们大骂,而僧侣们没功夫搭理他,继续忙着救人的时候,来了一些摄影师和记者。那个区长赶紧走过来对僧侣们大吼:‘下去,下去,’并且把僧侣一个个从废墟上推了下去。最后用力揪着一个僧人的胸口,大吼大骂地把他从废墟上给摔了出去。当时,僧侣们只能无可奈何地用喊哑的声音质问:‘你们不去救人,又不让我们去救人,是要眼睁睁地看着学生们死去吗?’

对那些军人来说,任何哀求和争辩都是多余的,压在楼底下已奄奄一息的学生毕竟不是他们的子女。最后,已经心灰意冷的僧侣们也硬生生地从救援现场被赶走了。”

当天,从地震中逃脱的大部分人已跑到山上还没有回来,等待救援的地方到处皆是。在这种情境下,最需要的就是有序地进行救援,有力地进行指挥。让人非常遗憾的是,人们没有看到一个政府指挥人员,在震灾现场实施强有力的抢救工作。到了晚上,竭尽全力奋勇救援的很多百姓和僧侣们,听到那些工作人员不停地大喊“今天已停止救援,现在各自都回去”。

人们能回到哪里去呢?在街道和赛马场上,受灾的人们黑压压的,没人搭理,没吃没喝。到处可以看到饥渴交迫的人,竖着双手的拇指苦苦哀求救济。

2、第二天(15日)

听说昨天晚上来了一个国务院的副总理,到受灾现场说了一些安慰话,就匆匆地赶回去了。到处都是房屋倒塌留下的一片片废墟和遍地的尸体。在废墟中正在自救的群众中,除了能看到那些绛红色的身影,奋不顾身地救援的僧侣们,很难看到军人。当然摄影机和记者光顾的地方,那些军人都会迫不及待,争先恐后。

一位出家人告诉我: “从昨天到今天,对于聚集在赛马场上的那么多伤员,没有一个政府人员前去安慰,那里的所有民众都可以作证。”那天人们用了一天的时间从废墟下挖出了很多尸体,也救出了很多幸免的活人。除了极少的一部分人,都是普通百姓和出家人救出来的。

这次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是:扎西大塘、协嘎尔、热拨盖、恰仓阔等区域。可这些地方在地震后的第二天也没有来过一个军人救援。到了黄昏,人们基本上挖出了被压埋的尸体。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可以亲眼看到的都是满身灰尘、不停忙碌的出家人,有的在包裹尸体,有的在搬运尸体,有的在修法超度,有的在诵经祈祷。

一方面,在这天,寺院和商人们自发给受灾的人们提供食品,给轻伤的伤员包扎疗伤,把严重的伤员送到政府的接待处,由政府运往各地急救。

另一方面,在军人实施救援的地方,除了军人以外,不让任何一个其他的人帮忙。

可是,一旦有民众和僧侣在废墟中挖掘,找到活着的人或尸体的衣角或手脚的时候,站在一边旁观的军人就争先恐后地跑过来,轰走民众和僧侣,马上进行拍摄,居功自傲的样子,不知廉耻。

3、第三天(16日)

这天,由政府和私人运来的急救物品到达灾区,可以看到在路旁排列的挂着横幅标语的运输汽车。我们了解到的详情是,救灾物品只是在街道旁安置的受灾人群和人们特别聚集的区域发放,而那些守护尸体的穷人和伤员并没有得到。至于住在偏僻乡村的受灾群体,当天我去采访时,他们都失望地说,不要说救灾物品,连个方便面都没见着。

这天起,开始在扎西大塘临时设立的火葬场上火化遇难者的尸体。

与此同时,这一天到处在流传一种谣言:“藏人,毕竟是藏人,人民遭受了这么大的苦难,还在路上打劫、偷东西,用刀指着人抢钱。”我不知道这个谣言来自何处,但能够肯定的是绝非空穴来风,一定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据我的了解,当许多个人带着食品和现金去给路边和街巷的人们发放时,百分之七十的人都在说“请发给比我们受灾更加严重的人”。所以,我能断定正在流传的那个谣言,纯粹是为了诬蔑我们这个民族。

这天也听说温家宝总理已经亲临灾区慰问受灾群众,并发表了讲话。

4、第四天(17日)

上午在扎西大塘火葬场上火化了两千多遇难者的尸体,搬运尸体和具体从事火化的人都是僧侣和百姓。从早晨起,由四面八方赶来的上万僧侣聚集在火葬场,为地震中死去的人们举行超度法会。下午三点钟又重新聚集在赛马场,继续修法超度并诵经祈祷。以此为例,从解救活人到挖掘被掩埋的尸体,从搬运尸体到最后火化,并且给灾民接济物资,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讲,在这次救灾过程中,僧侣们付出的心血比军人不知要超过多少倍,但中国政府对此置若罔闻,基本不提。

这天,整个玉树的交通以及各路段被禁止通行,说是为了迎接总书记胡锦涛的到来。总之,从早晨到下午,终止了任何在路上匆忙往来的人们,包括抬运伤员、救济物品、搬运尸体的汽车,整整耗费了一天的时间,让急待解救的人们大失所望,到处都能听到人们低声抱怨的声音。

发生了一件让人们大为吃惊的事,在州综合职业学校的背后有一家房屋被震塌,只剩下一个妇女,有几个军人帮这个妇女挖掘物品。但是,当找到一个装有天珠、珊瑚以及其它首饰的小包时,那些军人们围上来翻看小包并打算占为己有。那个妇女认得自家的东西,知道小包的珍贵,就死死抓住小包不放,大声疾呼说“当兵的在抢我的首饰”。虽然周围的人没敢靠近,但都看在眼里。再加上那个妇女的喊声很大,抓着小包不肯放手,军人只好把包还给了她。可是后来她在清点首饰时,发现一串珊瑚项链和几件首饰已不翼而飞。

另一个让受灾藏人亲眼目睹的是,那些军人把许多藏獒装进汽车带走了。

而在一个倒塌的商店里,人们看到一个军人把抽柜里的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军人的这些种种行为,让灾民们为之目瞪口呆,非常震惊。

从政府的宣传中,可以听到说灾区的帐篷、棉被和食品已得到解决的消息。可是事实上,救灾物品并没有惠及到在赛马场和格萨尔广场、三完小操场等地聚集的许多露天躺在地上的受灾民众和出家人。

救灾指挥部从一开始就通知自愿参与救援的民众和僧侣,饮食住宿自理。

而另一个方面,却在用虚假的宣传来误导舆论。比如有僧人说,在第三完小操场的自来水旁边,来了一群戴着黄色消防帽的救援队,其中一个藏人走到僧侣们的住处大声说:“大家提着水桶来提水。”僧人问他:“为什么?”回答说:“要拍摄。”有好奇的僧侣走过去,看到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正采访一位军官:“最近饮水的情况怎么样?”军官回答:“地震时这个水源被中断,现在已被我们修复,从现在起这片区域的饮水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一个僧侣打断他们的采访说:“不对,这个水笼头一直没有坏,我们已经用了四天,而且没有任何人修复过也没有在这里安置过新的水笼头。”旁边其他僧侣也跟着做了解释。这时其他军人马上走过来,赶走那些介绍真实情况的僧人,继续他们的表演。

5、第五天和第六天

在这两天,有相继赶到这里来救灾的许多志愿者,从汽车上所贴的横幅可以看见大多是藏地各处的寺院和自发的民间组织。我对其中四个僧人进行了采访,把他们亲眼见到来这里送救灾物质的寺院归纳的话,能叫得出寺名的就有61座。

在受灾的所有地方处处遍布着出家人绛红色的身影,可是在电视媒体和各宣传网站上却没有提及这些出家人舍身救人的利他精神,能看到的一些极少的绛红色身影也是这些媒体无法处理才留下来的。说实在的,在这次救灾的整个过程当中,在任何一个救灾现场去寻找没有僧侣身影的镜头的确很难。然而在媒体上,人们看到的往往是那些虽未出力、但又善于表现的人,这恰恰又是那些宣传媒体所需要的。

我听说,有家人的房屋倒塌了,有几个军人帮助清理之后,带来了一帮摄影师和记者,让这家的男孩说感受,男孩就说:“这次我们这个地区遭受了相当严重的地震,在非常困难的时刻,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支援,非常感谢!”那些军人很不满意,说这句话远远不够,一定要说感谢解放军。像这种可笑的事情在救灾中多有耳闻。

有一位从北京来救灾的汉人询问僧人:“作为我个人,最为担心的就是有关卫生的情况。现在走到哪里都没有厕所,到处可以看到人们随地大小便。如果继续照这样下去,一定会发生传染病等疫情。我向政府反映过这个问题,但他们说,藏人有种风俗,很忌讳修厕所,所以政府想修建厕所的工作无法进行。这是真的吗?”

作为一方父母官,对自身的失职用一些无中生有的谎言来加以掩盖,除了推卸责任,其中还有诬蔑我们民族的意味。如果换一个角度去思考的话,是很难想象的。

以上事例中的人的真实姓名我都知道得很清楚。作为一名作家,我绝不会欺骗世上的人。

三、最后要说的:

总之,在此次地震中,在广大民众遭受严重灾难时,统治者出于政治目的所搞的各种包装其形象的表演,对受灾的群体来说真是雪上加霜,难上加难。

许多灾民从电视等媒体上看到、听到这些表演的时候,忍不住流着眼泪说“这是对我们最大的侮辱。”

在此,我对很多事情加以解释和澄清,并非是为了去反对谁,攻击谁。我只是把这些弱势群体所蒙受的真实苦难,以感同身受的方式告诉世界上更多的人们,希望人们伸出关爱的双手,更希望灾区的弱势群体得到真诚地援助。

这些都是我在亲身经历救灾时,依据现场的所见所闻,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真实地呈现给大家。

写于玉树震后第7天也即2010年4月21日


转自唯色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