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3日星期日

松赞干布的故乡快被挖空了

文/唯色

说一说在拉萨了解到的事情。与开矿有关。也与我其实多次写过的甲玛乡有关。甲玛乡位于拉萨附近的墨竹工卡县,是图伯特伟大的君主松赞干布的故乡。是的,我每次都会提及松赞干布,目的是希望那些贪婪的官员和公司手下留情。汉文化中把历朝皇帝的出生之地视为风水宝地,称为“龙脉”,除非改朝换代才有可能破坏前朝帝王的“龙脉”,通常都会精心维护,定期祭祀,为的是以求护佑和好运。依照此说,甲玛这个有着许多殊胜之处的美丽之地,恰是图伯特的龙脉所在,不应遭到如今犹如开膛破肚的厄运。

只因甲玛跟藏地所有地方一样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仅矿产资源就包括铜、钼、铅、锌、金、银等,早在数年前,甲玛一带就有至少6个以上的矿区疯狂作业,使得当地生态被破坏,当地民生被殃及。从2007年起,一个有着国家背景、属于中央企业的淘金者即中国黄金集团成了甲玛的新主人。它一举吞并各个小矿区,由其下属的华泰龙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专事开矿,每日开采量高达12000吨,甲玛成了目前在青藏高原日处理量最大的地下开采矿山。上个月,《西藏日报》喜气洋洋地称:“甲玛铜多金属矿一期工程完工,销售收入达11亿元”。

尽管报道还称将“给当地百姓带来1400个就业岗位”,似乎开矿让百姓受惠无穷,然而实情究竟如何呢?我听说这样一些情况:华泰龙开矿,令上百户牧民失去草场。当局要求牧民接受搬迁,许诺修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房子,每月给补贴。但牧民们说我们失去牧人的生活,什么都不会,死路一条。牧民们多次去乡里、县里上访,不被理会。华泰龙开矿,白天还算安静,晚上灯火通明,炮声隆隆,挖矿通宵达旦。半夜放炮甚至把村民震落床下,还以为发生地震。华泰龙开矿,给甲玛乡修了柏油路,却是为自己拉矿石提供方便。前几年村民买车为各小矿拉矿石,收入还行,如今车被华泰龙强行收购,村民成了运输公司的司机,每月领工资,收入远不如过去,怨声载道。华泰龙开矿,污染环境很厉害,死了很多牲畜,病了很多村民,但给的补偿并不多。去年因为干旱,华泰龙抢用村民的水,引发冲突。据说华泰龙约有上万工人,大都是来自各地的汉人,而村民不过数千。但随即从拉萨调来大量军警,包括特警,在甲玛乡开着装甲车巡逻多日,抓捕村民,至今有三名村民(其中一人是村长)身陷狱中,面临判刑。

赞普松赞干布的故乡快被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挖空了。甚至整个墨竹工卡县几乎被买断,连县政府所在地盘都卖给该公司,搬到另一处去了。当地藏人都在说,索性把墨竹工卡县改名华泰龙县、甲玛乡改名华泰龙乡算了。事实上,并不只是一个县、一个乡如此,拉萨附近的林周县乡乡被开矿,最远的西部阿里也到处在开矿,边境樟木一带的群山同样被淘金者拼命地挖掘着,或许不久就会挖到尼泊尔那边。

今年3月初,西藏高官向巴平措在北京对媒体说,“西藏不仅是国家的生态屏障、安全屏障,而且是西电东输、矿业基地、多元生物的基地,而且还要成为世界旅游目的地”。其中的“矿业基地”之说很清楚地展示了西藏未来山河破碎的景象。数日后,拉萨街上原本挂着的政治标语更换为诸如“展示新形象,铸就新辉煌,推进矿区和谐发展”,这是不是意味着即将开始更大规模地开矿?

2010-4-14,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转自唯色博客:看不见的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