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8日星期五

朱瑞:想起第一次见到达赖喇嘛尊者的法像


我的佛龛

什么是诗人

再谈谈这位参加了科隆文化节的“诗人”李承恩。

收听了上周自由亚洲电台“周末茶馆”节目的听众朋友们也许还记得,当记者问李小姐看到藏人家里供奉达赖喇嘛尊者法相时是什么感受,她回答:“没有什么感受,那就是一个宗教信仰吗”,“没有什么奇怪的”。

李小姐是诗人,还自称作家的。什么是诗人(作家)呢?就是具有更敏锐,更深邃、更自由的精神世界,所以,很多诗人(作家)同时也是思想家和哲学家,如果不能从供奉达赖喇嘛尊者法像这个具体事实,看见藏人那沉积了半个多世纪的伤痛,这位诗人,是不是过于肤浅和平庸了?

最起码应该叩问,为什么达赖喇嘛尊者被中国当局批判了五十多年,依然是藏人的精神轴心?为什么藏人没有亲见达赖喇嘛尊者的权力?为什么达赖喇嘛尊者被阻隔在异国它乡?当局的这种做法是不是在剜藏人的心?这些沉重的现实,会让藏人真的幸福吗?

当然,我不是要求李小姐一定要揭露中国当局的谎言,那是只有把个人利益完全置之度外的人才能做到的,我理解一个普通中国人的懦弱,但我实在不能理解李小姐为了维护谎言而尖叫。

是的,在西藏的问题上,多年的信息遮蔽迷惑了不少中国人,但是,到了国外,在真相面前,在崭新的信息里,李小姐不仅没有反省,还努力以一个见证者的姿态,维护那些陈词滥调,就有点不正常了。

什么是藏漂

唯色在推特上直言李小姐是“藏漂心”,那个李小姐貌似去的是我们谁也不认识的西藏我们谁也没见过的玉,就她了。”而推友@xiuchangguatou 定义藏漂是藏地,不藏人

可能李小姐要急歪了:我明明在表扬藏人嘛,淳朴呀,简单呀……我没不爱他们呀!其实,这种表扬里带着明显的傲慢和居高临下。当我谈到玉树当局在重建中掠夺和强占藏人土地时,李小姐激动着质问我:“达赖回来就能管理好呀?”“他也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

虽然因时间有限没能播出,但我无法忘记。其实,管理好与否,是另外一回事,仅仅认为你能管理好,就把人家的主人(法王)阻挡在家园以外,这就是掠夺者心态。另外,管理得好与否,得由藏人说了算,与你中国人没啥关系。再说,今天的不丹,就是仿效从前西藏的社会在管理国家,不是也得到了世人的称赞和向往吗?另外,社会形态也不是千篇一律的,不一定你认为好的就是好的,你的标准未必就是藏人的标准。

李小姐还没有忘记歌颂汉人在玉树地震期间做出的牺牲,一下子就举出了一大堆例子,跟中共当局的宣传秀十分吻合。 但人们都清楚,玉树地震时出力最多的恰恰是僧人,虽然李小姐只字未题,但这是事实。就中共方面说,不仅救援不及时,很多边远的地方,因为记者未到宣传未到,救援也一直未到。我曾藏人文化网”的博客上,专门呼吁救救通天河两岸的灾民,然而被五毛们围攻。当时的跟贴蝗灾一样铺天盖地,不仅谎言,还夹杂着五花八谩骂,以及各种各样的大帽子,接下来,我的博客被关闭。

李小姐还兴奋地谈到玉树地震后,今年是收尾,都住进了楼房。我很是诧异,作为诗人,她居然没有看到这种火柴盒式的楼房代替西藏建筑,正是淡化西藏文化,同化藏人;没有看到死去了那么多不该死去的人;没有叩问玉树地震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相反,李小姐还特别强调那里人烟稀少,土地广阔,言外之意,没有多少人死亡。说实话,要不是看到那些国际新闻媒体的报道,看到那么多大量的房屋倒塌和无以计数的震亡者的照片,听到那些居住在达兰萨拉的玉树人的亲口诉说, 说不定真会相信李小姐的话,因为人家去了玉树。

那么,她到玉树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当那些西藏作家、摄影家,承受没有尽头的牢狱之灾时,李小姐却可以自由在西藏录相、拍片?

李小姐说,她很愿意和藏人接触,安全,那么,她想没想过,藏人的这些优良品质,正是源于西藏佛教,是生生世世的达赖喇嘛尊者的慈悲,滋养了藏人的精神,然而,李小姐却否定达赖喇嘛尊者,甚至一口一个“达赖”地叫着,这就像只承认水好喝,却否定源头一样悖论。

想起第一次见到达赖喇嘛尊者的法像

依然记得,我第一次见到达赖喇嘛尊者法相时的情景。那是在塔尔寺,一间普通的僧舍里,一进门,那迎面墙上镶嵌在玻离镜框里的照片就吸引了我,那是一位微笑的僧人,他的头顶之上是一道弯弯的彩虹,下面是披着白雪的群山……我在中国长大,很少见到出家人,更没有见过这样尊贵而慈悲的面容,我一动不动,像被钉住了似的,轻轻问一边的僧人朋友:“这是谁?”

“达赖喇嘛。”对方的声音低沉,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落入了我的心底,我的眼里不自主地涌上了泪水。

“上面不来检查是,我就挂上,在大经堂那边,也有的。”僧人朋友补充道,“不过,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也许因为我盈满了泪水的眼睛吧,那位僧人朋友很是信任我,告诉了我一些他的人生经历,包括怎样背着糌粑前往达兰萨拉朝圣,那一路的艰辛啊……

从此,我如醉如痴于达赖喇嘛尊者的故事,我读《智慧的窗扉》《流亡中的自在》《我的土地我的人民》……那就像一把钥匙,向我打开了一个真正的西藏。 出了国以后,我专程到美国的维斯康辛、印度的瓦拉那西,倾听尊者讲授《入菩萨行》。越是了解达赖喇嘛尊者,就越是理解藏人的思念和不能亲见上师的苦痛。

达赖喇嘛尊者是西藏之魂

从根顿珠巴建立哲蚌寺和扎什伦布寺起,历辈达喇嘛尊者,都是西藏人最完美的上,在索南加措期,使蒙古人得以皈依西藏佛教,了表达索南嘉措的崇敬,蒙古汗王俺答皈依西藏佛教後,贈與聖識一切瓦齊爾達喇達賴喇嘛的尊號,索南嘉措則回贈俺答汗咱克瓦爾第徹辰汗的尊號留下了互美名的佳后来,根顿珠巴被追认为第一世达赖喇嘛,根顿嘉措为第二世达赖喇嘛,而索南嘉措为第三世达赖喇嘛。

五世达喇嘛尊者期,建立了甘丹章王朝政同时诞生的还有民众享以权力的春都杰措”。到十三世达赖喇嘛执政时,清军入侵西藏,十三世达赖喇嘛被迫流亡,但是,最终赶走了侵略者,西藏获得独立。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时期,逢中国共产政权横行,全面入侵占领了西藏,为了使宝贵的西藏文明得以延续,达赖喇嘛尊者放弃了个人的享乐,选择了 一条前无古人,也许还是后无来者的漫流亡之路。从此,西藏文化,从南次大,向全世界辅射……

因此,达赖喇嘛尊者得到了世界的崇敬,却被中国当局看成妖魔,这足以说明中国共产政权与人类文明逆向性质。那么,作为一个诗人(作家),你不去反省和愈越这个鸿沟,还为了维护当局的谎言而尖叫,让我不得不想到,一个固守在殖民者的模子里思维的人,一个精神腐朽的人,会是诗人(作家)?顶多算是文学世界的一个笑话罢了。

离开西藏的时候,一位阿尼送给我了达赖喇嘛尊者的法像,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保存着,到了加拿大,还配了一个小小的镜框,并摆放在一片菩提叶之间,以表达我对尊者的敬仰。说实话,现在我已有很多尊者的照片,包括自己拍摄的尊者讲话、讲法等等,也有幸与尊者多次合影,但是,我很少摆放出来,即使在我的家里,我知道,任何炫耀都是可耻的。

完稿于2013年10月18日

4 条评论:

匿名 说...

朱瑞女士您好,我一直都很敬佩您。您为西藏做了许多事情。谢谢您。您的努力与对西藏的贡献,我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谢谢您这样的同情西藏人民。向您深深的鞠躬!

朱瑞 说...

感动于您的留言。说实话,西藏(图伯特)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世界,让我看到了我精神中的瑕疵,重新认识自己和这个世界......我只有感谢和深深的鞠躬!

李恒 说...

我很佩服朱瑞女士,她是从文革中过来的,学会了文革中“上纲上线”的本事,善于给人扣大帽子,按照朱瑞女士的意思,李小姐见到达赖的像,是否需要给达赖行汉族的三跪九叩大礼,高呼活佛万岁,万万岁!那么朱瑞女士就高兴了!!李小姐是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所以没有什么感受可以理解,你朱瑞是达赖的崇拜者,但是你无权利要求别人也崇拜达赖,那是信仰自由问题。

李恒 说...

朱瑞女士又说,中共在玉树盖楼房让藏人住是摧毁藏人文化,那么在内地城市,中共也在大量拆除平房,盖楼房呀!这么说,中共真是坏透了,同时也在摧毁汉人文化呀!按照朱瑞女士的逻辑,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