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8日星期二

王力雄:与灵童见面和座位安排


白玛赤林说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是当时中央国民政府批准,而且当地主持的”,这句话的后半句让人听不懂,但可以猜测他要说的是,当年由中央国民政府在西藏当地主持了坐床典礼。这二者和历史事实都不相符。

十三世达赖喇嘛于1933年年底圆寂,享年57岁。他执政37年,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西藏独立。他的圆寂使当时的中国政府看到了重返西藏的契机。1934年,在吊唁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名义下,国民政府派黄慕松为专使进藏。那是自1912年中国人被逐出西藏后中国第一次大员进藏。黄慕松模仿清朝驻藏大臣,走四川到西藏的传统路线,不过他做到的仅限于摆摆场面,成果只是在拉萨留下了一部电台和一个联络机构。西藏政府随后让英国人也在拉萨设立了电台和代办处,明显是在两国之间玩平衡。

1939年,接替黄慕松任蒙藏委员会委员长的吴忠信借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之际再度进藏。他采取的是笼络手法,光礼品就带了三百多驮,给达赖喇嘛个人的礼品得由八十多人搬抬。西藏三百多六品以上的僧俗官吏,均有馈赠。拉萨三大寺上万僧人,也都得到布施。

然而政治的基本特点之一就是不被感情左右。西藏统治者收下厚礼,却没有改变原则,甚至对吴忠信在坐床典礼前想见一面转世灵童的要求都不同意,直到吴忠信以带团离藏为要挟,才取得藏方妥协。随之又在坐床典礼的座位排列上发生争执,最后是照驻藏大臣旧例给吴忠信安排的座位。这个座位安排后来被中国方面多次援引,作为体现了中国主权的重大胜利。殊不知主权体现在这种小节上,本身已说明所说的主权之虚假与无奈。既然连见灵童一面和安排一个典礼座位都得经过反复相争,白玛赤林所说的“中央国民政府批准”和所谓的“主持”坐床典礼,可想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事实上,当年吴忠信的进藏基本未取得任何实质性成果。

从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到十四世达赖喇嘛亲政,18年间,履行摄政职能的西藏政府基本保持十三世达赖喇嘛的方针,一方面虚与委蛇地口头迎合中国,却不对任何具体问题承诺,另一方面坚定地保持西藏实质上的独立。这种局面,直到共产党大军进入西藏才被打破。


2010-3-10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转自:http://wlx.sowiki.net/?action=show&id=400

1 条评论:

potala tsering 说...

玩心眼要有实力才行。藏人最要命的地方就是实力的缺乏,无筹码。始终将人做为筹码之外,政治经济那一方都没有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