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0日星期六

朱瑞讲座:图伯特——地名沿革、历史梗概、噶厦政府





各位网友、群友、群主、转播员,大家好!

今天是三月十日。很高兴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与大家交流。今天,对西藏人来说是最难翻过的一页。在西藏的流亡社区,每年的三月十日,都要举行纪念活动;而在西藏境内,像2008年西藏全民抗暴,也是始于三月十日,但中国当局说三月十四日,这是为了淡化三月十日这一天。还有1989年的拉萨抗暴,都是在三月十日前后,包括很多自焚藏人,也都选在这个时刻。

因为3月10日是西藏抗暴纪念日。这得从1959年说起。那是年初的一天,张经武邀请达赖喇嘛尊者到中共军营去看中方的舞蹈团演出。后来,中共方面又几次催促达赖喇嘛尊者定下具体时间。于是,尊者就选了3月10日。当时,中共方面的大炮岗哨布满拉萨,而在安多和康区各地宗教领袖、头人,出席中共的会议或观看表演之后就被抓了起来,有的永远消失了,藏人担心达赖喇嘛尊者的安全,在1959年3月10日这天,纷纷前往达赖喇嘛尊者的夏宫罗布林卡 ,前来保护达赖喇嘛尊者,不要尊者前往中共军营。他们同时高呼“西藏是独立国家”,“中国军队撤出西藏”等口号。

接下来,在3月17日,达赖喇嘛尊者踏上了流亡之路,而中国当局向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大小昭寺等开枪,炸毁了几百年历史,储存无以计数藏医珍宝的药王山藏医学院,仅这次对药王山开战,中国方面《五十年代解放军平定西北和高原的武装叛乱》宣称:“歼灭叛乱武装5300多人,其中击毙藏族匪徒545人,毙伤、俘4800多人”

后来,我写作在《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回忆录的时候,恰巴先生回忆,当他被解放军从拉萨西郊的藏身处,接出来送回东郊的路上,他看到拉萨的街道上,都是与中国交战中死去的藏人,到处都是藏人的尸体,解放军的尸体一个也没有看到。后来,就把这些尸体拉到拉萨河边烧了,烧了几天,拉萨的空气里都是烧尸的气味......


从此西藏历史,在汉语世界里,就任由强者改写了,西藏就成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就简略谈谈真实的西藏史。


图伯特———地名沿革、历史梗概、噶厦政府

一、地名沿革



西藏人称自己的土地为“博”。那么,“博”一词是怎样出现的?说法很多,在孜本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中,就有好几种。其中的一种,

1、博,有逃的意思。说印度的国王如巴底,在与班达瓦人作战时,战败逃到西藏,从此称这里“博”。

2、“博”一词,是来自于本波教的“波”字,本波教是佛教传入以前,早期的西藏宗教。

3、“博”一词,没有特定的意义,只是藏人对自己的称呼。当然,夏格巴先生也说了,这是《青史》的观点。而《青史》是西藏著名的学者和翻译家管. 宣奴贝在十五世纪末所著,如今西方学者研究西藏离不开的书,也是后来藏人写历史的主要依据。

另外,我还想说一下,西藏著名学者根敦群培在他的《白史》中,也认为“博”是藏人对自己的命名。包括,印度《吠陀经》(fei))称西藏为“博扎”,也是根据藏人对自己的命名。

还需要说一下,就是藏人还称自己居住的地方为“雪域”“清凉国”。

汉人:唐——乌斯国、明——乌斯藏,清——唐古忒、图伯特

这是我从已故国际著名藏学家史伯岭教授的一篇文章《图伯特、Tibet与命名的力量》中得到的信息。史伯岭教授开篇就谈到清初《西藏志》中的一个关于地名沿革的小诗:

唐曰乌斯国、明曰乌斯藏
今曰图伯特、又曰唐古忒

在孜本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中,特别谈到图伯特是蒙语。藏人是认同“图伯特”的。那么,为什么图伯特呢?用史伯岭教授的说法就是,图伯特代表着“一个疆界远比今日西藏自治区更加悠远辽阔的国度”。也就是说,图伯特这个概念,包括了“却喀松”。“却喀松”是藏语,是多卫康的统称,多是指安多,卫,是指卫藏,康是康区。包括了即今甘肃省、青海省、四川省、云南省的藏地和西藏自治区。

英语世界:Tibet

史伯岭先生在他的《图伯特、Tibet与命名的力量》中,认为 Tibet这个词,是由蒙语的“图伯特”、汉语的“秃发”(Tufa)(我一会儿要讲这个秃发的意思)、突厥语(Tüpüt),以及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写成Tubbat和其他类似的拼法。稍后,马可波罗的游记将它拼写为Tebet,相似的写法也出现在中古时期不同欧洲旅行者的纪录中。“Tibet”一词就渐渐形成,并陆续进入欧洲各国的语言之中。

“吐蕃”

刚刚我提到的汉语的“秃发”,大家也许没有听说过,因为我们都熟悉的“吐蕃”,这是我们对古代西藏的称呼。但史伯岭教授在他的文章中指出这是一个错误的读音。并且,“这个念法早在一百年前已被法国语言学家也是汉学家的伯希和(Paul Pelliot)彻底地剖析、显示为谬误了。”他说“秃发”(Tufa)是鲜卑的一个族名,后来,他们建立了南凉国(397年-414年),并以“秃发”为国号,再后来,“秃发”被错误叫成了“吐蕃” (Tufan)

可是,目前,包括我们的教课书,都把“吐蕃” (Tufan)读作Tubo。包括中国的藏学家。史伯岭教授讲了一个有趣的经历。他说,有一次,他参加一个藏学研讨会,一位中国藏学家不断地重复“the Tubo Kingdom”(吐蕃王朝)。这时,一位藏学界的泰斗倾身对史伯岭教授说:“难道没有人要同情一下这个可怜的人,告诉他伯希和早在一九一五年即已说明了那个字不能念成bo?”

“当然,我们的中国同行有可能早就知道伯希和对此问题的评析;然而,政治无疑在这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西藏

西藏,表面看起来,似乎有“西面的宝藏(zang)”之义。史伯岭教授在他的《图伯特、Tibet与命名的力量》指出,“这当然是大错特错。西藏一词的“藏”字,虽然可以意谓“储存”,但在这里只是因为它音译了Gtsang,一般称为图伯特中部地区,最后再演变为“西藏”,以表示其方位在西边,但是,这与后来中华民国制造出的西康类似,因为西康是指图伯特东南部的康区(Khams)。

西藏指的是西藏自治区,也就是卫藏。这只是图伯特中部的卫藏地区,是图伯特的一小部分。当我们说西藏时,就把安多和康排除在外了,离开了博巴所属的整体文化与历史世界,所以,越来越多的人避免使用中文名词“西藏”,而使用图伯特、或者图博,也就是希望逾越“西藏”这个中文词的政治定义所影射的限制。

虽然我在上一讲时,一直用西藏,但从这一讲开始,我尽量以图伯特来称呼所属博巴的那片土地。

二、历史梗概

在中国,包括七、八十年代,那些奔向西藏的新一代知识分子,他们怀着理想主义情怀进入西藏,把自己看成“先进”文化的代表,去“支援”西藏的“文化建设”(我的这个支援和文化建设都是带引号的),但与早期的《农奴》电影全盘否定西藏已有所不同,这些人至少承认了西藏文明对人类的贡献,但著书立说写文章,就把图伯特,完全置放在了中国的时间表里,比如,这个“建于明洪熙元年”,那个“建于清乾隆年间”等,看似不经意,却遮蔽了图伯特的历史和历法,将图伯特历史涂改成了“中国的一部分”。

如果说,在中国境内,他们为了个人利益,选择了御用的角色,那么,在境外,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仍然存在着类似的现象该怎么解释呢?海外汉人中,不少民运人士和知识分子都承认中国当局在西藏犯下了罪行,表示了对藏人的同情,但在著书立说时,一旦触及图伯特历史、政治地位和领土疆域等关键点,就会无视图伯特的国家地位,将中共当局在本土犯下的践踏人权等问题,与对西藏的侵略相提并论,把西藏问题说成“共藏问题”,把一个国家对另一国家的侵略占领和殖民,变成了“中国内政”,到此“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有了新版本。

图伯特历史是有着自己的脉络的,也呈现了这个国家行政管理制度,与中国完全不同。下面,我就简略谈谈图伯特历史。先谈谈图伯特的族源,

孜本. 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中,对藏人的祖先有几种说法:

1、印度种源。一个叫如巴底的国王或者将军,在与班达瓦人的一次大战中失败逃到西藏,说他就是西藏人的祖先。这是根据一位印度班智达的信,他的名字叫香喀拉巴底,这是在佛去世一百年以后写的,在这封信里,他叙述了如巴底和他的从者来到西藏。

2、观世音化身的猴子与罗刹女结婚,生了六个孩子,传说就发生在泽当附近,泽当背后的贡波山,依然存在。

3、近代人类学家认为西藏人属于蒙古人种。许多世纪以来,蒙藏之间的关系密切。在《西藏政治史》中有一个故事。蒙古历史学家萨彦斯坚(ssar sang setsen)《蒙古源流》,指出,在直古赞普被他的一位大臣龙阿(Longan)谋杀,并篡了王位,直古赞普的三个儿子被迫逃亡,其中的一个儿子,就逃到了贝加尔湖和不尔罕山(burkhan khalduna)附近。总之,西藏人属于蒙古人种。

图伯特帝国

那是大约公元前127年,一位出身于印度王族的人来到图伯特的雅隆地方,这里的人问他从哪里来,他指着天空,而这些人都信奉本教,认为天是神圣的,就拥立这位天神之子为王,称聂赤赞普。这是图伯特第一位赞普的出现。聂赤赞普建立了雍布拉康。我曾特别去过雍布拉康,那是聂赤赞普的一个有形的存在。

到了第三十三代赞普时期,图伯特成为一个强大的帝国。在根敦群佩的《白史》中,图伯特帝国时期对周边国家的征服:

1、印度

图伯特派兵征伐印度,占领中印度国都“迦内鸠杂”,将“塞珠”王投入监狱,收大小城镇108座。

2、尼泊尔

尼婆罗国(尼泊尔)则早在此之前,已归属图伯特统治,并经历了一代人之久。这是在根敦群佩的《白史》中的记录,在孜本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中更为具体地写道:公元640年,图伯特占领了尼泊尔,至今尼泊尔人姓错如藏、lama拉马,夏尔巴、达芒,都是西藏占领军的后裔。我在加德满都时,碰到几个夏尔巴人,至今也喜欢到西藏人的聚居区。

并且,对尼泊尔的占领,是刻在尼泊尔王纳楞德拉底瓦(narendra dva)立的石柱,刻写着尼泊尔向图伯特国王纳贡之事实。

3、中国

孜本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中具体写道:

松赞干布又向唐朝皇帝求婚,当时吐谷浑的统治者也向皇帝求婚,松赞干布派兵打败吐谷浑,同时还征服了白兰、党项等羌人部落,又派了二十万军队攻打和占领了松州,中国皇帝迎战被打败,这才同意把文城公主嫁给松赞干布。

公元655年,图伯特军集结在中国边境,准备攻打吐谷浑,摄政噶尔东赞在阿才(吐谷浑)地方,住了八年,指挥军事。战事延续很久,后来吐谷浑大臣叛逃图伯特,告知吐谷浑虚实,吐谷浑被打败,其王被迫逃到中国的凉州。吐谷浑原来是臣服中国的。

吐谷浑败给图伯特后,大批难民涌入凉州(甘肃宁夏一带),中国皇帝招集大臣商量如何安抚难民和是否要与图伯特作战。中国大臣中有反对有同意,就在这时,公元668年,吐谷浑宣誓向图伯特效忠了。原来敦煌一带也是被吐谷浑控制的,所以,我们在敦煌莫高窟里有许多关于赞普内容的壁画。飞天。

公元670年,图伯特军队占领中国的安西四镇,皇帝派薛仁贵领十万大军恢复四镇,结果在大非川吃了败仗,薛仁贵被降职。公元676年,图伯特兵再次向中国出兵,攻打鄯州和廓州。

中国和图伯特的边界不断发生战争,一直延续到八世纪。公元763年赤松德赞派二十万大军,在四名大将率领下,由吐谷浑地区向中国进攻,这四位大将的名字是:桑杰勒南(Shangyal Lhanang),桑钦噶索达(Shang Chim Gyalzig Shultheng), 达札路昆(Takdra Lukhong), 拉桑贝(Lhazang pal)

中国皇帝(代宗)派著名大将郭子仪率军阻击,被迫撤退,图伯特军队迅速前进到中国首都长安,皇帝逃出都城,图伯特军立新皇帝,并从新皇帝那里得到纳贡的保证后,于十五天后撤出长安。

这段故事记载于拉萨布达拉宫前的石碑上,是赤松德赞时立的,在《西藏政治史》中,还录制这段碑文。

在根敦群佩的《白史》中,是这样描述这段历史的:图伯特大军还越过“五台山”,使中国皇帝一度被迫弃位逃离都城。当时吐谷浑、里域(于阗),云南等归属图伯特已有百余年历史。

后来,图伯特历史延续到第四十二代赞普,朗达玛时期,他仇恨佛教,强行僧人改信本教,屠杀僧人,关闭寺院,因为他对佛教的迫害,被一位僧人名叫拉隆多吉射箭刺死。现在大昭寺祖拉康,还有拉隆多吉的塑像。

朗达玛死后,图伯特进入分裂时期。从9-13世纪早期,图伯特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政权。

后来,图伯特人得知成吉思汗和他的蒙古兵正在征服西夏,十分强势,于是,图伯特人派了一个代表团,到蒙古汗王的帐前表示归顺,建立友好关系和纳贡,为此,汗王的军队就没有入侵图伯特。

成吉思汗死后,图伯特人不再纳贡,这样,成吉思汗的孙子阔端带兵攻打图伯特,阔端大军到达拉萨以北时,阔端提出要见一位图伯特的高级喇嘛。有人告诉阔端,止贡提的喇嘛是最富的,达龙寺的喇嘛是最善交际的,萨迦喇嘛的教法是最好的。于是,阔端派人带着信和礼物,拜见萨迦喇嘛贡噶坚参。

信的大意:

我是最有权势的王子阔端。现在,通知萨迦班智达贡噶坚参,我们需要一个喇嘛来劝化我的无知的属民,使他们知道如何在行动上合乎道德和精神。我还需要为我死去的父母祈祷,对他们我是深为感恩的。。

经过仔细斟酌,你是我选中的唯一的喇嘛。。

萨迦班智达接受了邀请,立刻带着他的两个侄儿动身, 其中的一个侄儿就是十岁的八思巴。前往阔端的住处,也就是今天的兰州。

萨迦班智达为阔端讲法,并劝阔端不要把大批中国人扔到河里,因为大量的中国人口,对阔端的统治形成威胁。萨迦班智达说,这样做是违反教义时,阔端就停止了对中国人的屠杀。

阔端把统治图伯特十三万户的大权交给萨迦班智达,从此开始了萨迦政权统治图伯特。后来,阔端去世,忽必烈继承阔端的大权,忽必烈十分赏识八思巴,拜八思巴为国师,在八思巴跟前受戒。并把却喀松的全权交给八思巴。却喀松,我在前面解释过,是指包括安多和康在内的图伯特。

后来,萨迦政权,在与帕木竹巴的较量中失败,图伯特又进入帕木竹巴政权时期。再后来,到了十五世纪中期,后藏的仁蚌家族的权力越来越大,打下桑珠孜(日喀则),并把桑珠孜(日喀则)做为首府。帕木竹巴政权渐渐落下帷幕。后来,第悉藏巴渐渐取代仁蚌巴统治前后藏的大部分地区。

但是第悉藏巴支持噶玛噶举,而迫害格鲁巴,使五世达赖喇嘛联合固始汗打败第悉西藏巴的军队,因始汗又把政教大权,捧送给五世达赖喇嘛,五世达赖喇嘛的驻锡地甘丹颇章为名号,建立甘丹颇章政权,至到今天的第十四达赖喇嘛。

边境纷争(对外战争)

这只是一个图伯特历史梗概。这些内容虽然我们在中国学校的课堂或cctv里找不到,但是,多部图伯特的史书都有清晰记录。在图伯特历史上,还有一些与其他国家的战争,比与尼泊尔的战争、拉达克战争以及签订的和约,我今天连提都没的提到。还有当年与图伯特发生国外交关系的国家,有过商贸往来的国家,都对图伯特 做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事实是有记截的。借此我向大家推荐几位权威著作,比如:荷兰国际法学家范普拉赫《西藏的地位》由达瓦才仁翻译,达瓦才仁先生自己写的《血祭雪域》,台湾林照真女士的《喇嘛杀人》, 以及王力雄唯色的很多的书,都是了解图伯特世界的捷径。

推荐夏格巴望秋却丹写的《西藏政治史》,藏文的,这是李有义翻译的,虽然此书很好,但译者在这中间做了很多的偷梁换柱。 完全违背作者的原意,包括对达赖喇嘛尊者的称呼,一口一个“达赖”,但原文完全不是这样。还是维基百科、百度百科,绝大部分对图伯特的介绍都是违背史实的。几乎全方位的对西藏历史的偷梁换柱。我的一位朋汉人朋友前几天跟我感慨,我在汉语里所获得的关系西藏的知识,都是错误的。这是很悲哀的事情。

三、噶厦政府

无论是图伯特帝国时期,管还是萨迦王朝、帕木竹巴王朝,以及甘丹颇章王朝,都有自己的组织机构,尽管中国一再说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但西藏的管理机构,自古以来就与中国毫无相似之处。且不说松赞干布时期的十善法等,也不必说萨迦王朝的赤钦,以及下面的孜和雪管理机构,我今天只是略谈一下甘丹颇章王朝的管理机构——噶厦。

我要说明一点,就是图伯特的政教最高权力者是达赖喇嘛,支撑达赖喇嘛的转世制度,和世袭的国王不一样,不管出身怎样贫寒,都可以成为最高权力者。比如十三世十四世达赖喇嘛都出生于普通的博巴家庭。另外,自从五世达赖喇嘛建立甘丹颇章政权起,也建立了一个最高的权力机构——“春都杰措”,即图伯特代表大会,由僧人、商人,农民,牧人等不同阶层的民众组成,决定国家大事。在十七世纪来说,仅仅图伯特有这样一个最高的权力机构。这就是民主制。但这些管理,是有一定的渊源的,早在西方社会出现民主制以前,印度等地的一些佛教国家,就已经在实施民主管理了。佛法本身,就贯穿着民主思想。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一直希望在图伯特建立民主制度。因此,执政不久,便成立了列居列空,即改革委员会,主要讨论了如何在图伯特实行有宪法的民主制度、免去百姓的债务等,但在这里中国入侵,中断了达赖喇嘛尊者的计划,后来,尊者在流亡社会建立了议会,实施了选举制。

再回头说噶厦主要组织机构,我在写作长篇历史小说《拉萨好时光》时,整理出一个图表,今天发在这里,仅供大家参考了解。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