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星期六

朱瑞:八蚌智慧林

大司徒仁波切的八蚌智慧林       朱瑞摄于2013年春

八蚌智慧林里挂满经幡的森林小路   朱瑞摄于2013年春

我与十七世噶玛巴法王

有幸见到大司徒仁波切的智慧林,得感谢唯色啦。她读过大司徒仁波切的有关占星方面的书,并让我进一步请教。

大司徒仁波切的智慧林,离达然萨拉只有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我请当时还在流亡政府外交部工作的桑杰嘉当向导,上路了。


租车时,出了一个小插曲。说起来,流亡政府门前,每天都有成排的出租车等在路边,桑杰嘉与这些印度司机都比较熟悉,于是,我让桑杰讲价。没想到,对方一张口就是个天文数字,气得我连其他人也不想问了,就和桑杰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走,我们到下达然萨拉去租车!”

于是,我和桑杰拐进了斜对个的藏医院。因为那里面有个胡同,可以抄近路下山。很快地,后面传来了气喘吁吁的脚步声。原来,是那个出租车司机追了上来,自己把价格降了。桑杰嘉就停下了,又跟他讲了一个回合,他也同意了。于是,我们就坐上了他的车。

经过一个小镇子时,我有点晕车,就让司车停车去了卫生间。等我回来时,看见桑杰嘉正和这司机争吵。

“出了什么事儿?” 我好奇了。

“他要加钱,说我们给得太少了。”桑杰嘉说。

“不是已经讲妥了吗?为啥出尔反尔?”我问。

桑杰把我的话原封不动地译给了那出租车司机,可那人并不气馁,继续缠着桑杰。于是,桑杰从兜里掏出十卢比,那人立刻接了过去,买了一杯甜茶。

“能从你这吝啬鬼手里抠出钱,我对他也算是心服口服了。”我说着,看了一眼司机。

“被磨得没招了。”桑杰笑了。

“反正我是再不会加钱了,你乐意给就继续给吧,依我看,这司机是个妖怪。”我说。

接下来,这司机还真没再提加钱。我们的车开过了一个又一个村庄,当接近那殖民时代的小火车道时,桑杰喊停车下去拍照,我也跟着下去了。待我们回来时,那司机没了。我和桑杰东张西望地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他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小火炉旁喝甜茶呢。

“这人也太没时间概念了。”我埋怨着。

“印度人就这样。”桑杰倒宽容。

终于这司机喝完了茶,回到了车里,启动了马达。渐渐地,路旁出现了一片嫩绿嫩绿的竹林、青青的高山、小桥、河流…… 我来过达然萨拉这么多次,一点也没有想​​到,这附近有这么美的风景!

“太美了!”我忍不住感慨。

“一定要再来,带上所有的朋友,带上帐篷,就在那里住些天!” 桑杰指着岸边的一块平展展的草地。

没有想到的是,大司徒的寺院,比这一路的风景还要美上几倍。老远的,我和桑杰就让这司机停了下来,不坐车了。

走在树林中间的车道上,我们的头顶交错着数不尽的彩色经幡,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经幡,简直是经幡王国!而路两边,还插着旗幡,多为绿色,在微风中颤动着。更远处,在树林之间,出现了一两个读书的僧人,那红色的袈裟,在绿树的背景中,那么耀眼。就像那些古老的图伯特寺院壁画,总是以绿和红为主色。

接下来,路边出现了一排白塔,简直数不过来,成了塔墙。而塔的后面,还是成排的幡旗!仿佛这不是人间......

“你看,唯色在遥远的北京,就触摸到了这里的脉博!我来达然萨拉这么多次,都不知道有'智慧林'。”我叨咕着。

“不要说你,我住在达然萨拉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来啊,真是太舒服了。”桑杰嘉也感叹。

又走了十来分钟,树林之间,出现了一座气势宏伟的楼房,大约有四、五层高吧。但不是普通的现代楼房,而是传统的图伯特寺院建筑:金顶,深红色的边玛墙,当然,这边玛墙与西藏境内不同,并不是由真正的边玛草垒起来的,而是用矿物质刷成的,不过,足够美观、醒目。而前门,更美:那红色的厅柱,那柱头上细致的雕刻,那彩绘精美的房顶,那黑色的窗边,都是那么古老而绚丽。


到处都是读书的学生,还有不少穿着俗家衣服,但到了跟前才发现,多数都是老外。

一楼的大厅十分宽敞,木质的沙发和沙发桌,很规则地一组组摆放着,雅致舒适,间或还坐着一两个读书的外国学生。

大厅的紧里面还有个餐室,供应各种甜点、咖啡、果汁,应有尽有。在这人烟稀少的密林深处,这简直是个神话。


桑杰很快找到了大司徒仁波切的管家,他说,仁波切正在上课,但很快就会下课,中间有二十分钟休息时间,可以让我们采访。

大司徒仁波切是噶玛噶举传承的重要朱古,出生于德格白玉的农民家庭。十八个月时,被十六世噶玛巴认证为十一世大司徒仁波切的转世。带到八蚌寺,举行升座典礼。六岁时,因为中国入侵,离别西藏,到达不丹,后来又到锡金的隆德寺,与第十六世嘉华噶玛巴会合。

当时,被十六世嘉华噶玛巴认证并一起流亡的小仁波切,还有蒋贡康楚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夏玛巴仁波切。我曾看过一个纪录片,那是十六世噶玛巴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与这四位小仁波切在一些做法事的情景。长辈的噶玛巴仁波切,对年幼的小仁波切们,悉心教授,疼爱尊重。后来,这四位仁波切的确都成了噶举法脉的中流砥柱。

单说大司徒仁波切,他从嘉华噶玛巴法王那里,得到了噶举法教的所有口传;同时也接受了其他上师的指导,包括第九世桑杰年巴仁波切、顶果钦哲仁波切、卡卢仁波切和萨杰仁波切等精要教授。并从21岁起弘法,遍及欧洲、美洲、东南亚诸国。 22岁时,大司徒仁波切创建了这座八蚌智慧林。

了解噶举传承的人都知道,在图伯特的康地德格,有一座美仑美奂的古寺叫八蚌。这是十八世纪初,由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创建。从此,八蚌成为历辈大司徒仁波切教授、研究、实践噶举法要的中心,也成了众生福泽的源泉。所以,大司徒仁波切把他新建的这座寺院,称为八蚌智慧林,既延续着八蚌寺的清静传承;又成为了此后历辈大司徒仁波切的驻锡地。

大司徒仁波切还有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根据第十六世嘉华噶玛巴法王的预言信函,认证了第十七世嘉华噶玛巴法王伍金赤列多杰,并得到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的确认。

但,夏玛巴仁波切自己也认证了另一个第十六世嘉华噶玛巴法王的转世,造成了双胞胎。再次引起争议。说到夏玛巴仁波切,如今已是第十四世了。但以上的十一世、十二世、十三世,是鲜为人知的。

原因得从廓尔喀入侵图伯特谈起。当时的第十世夏玛巴仁波切,是第六世班禅喇嘛的弟弟。大师圆寂后,夏玛巴仁波切与札什伦布发生了财产纠纷。于是,他出走尼泊尔,唆使廓尔喀入侵图伯特,抢劫了札什伦布寺。但后来,藏汉联军打败了廓尔喀人,几乎打入加德满都。夏玛巴服毒自尽,他的财产和寺院被噶厦没收,他的妻子和仆从等被流放,从此,不再允许转世。

亲历了两次廓尔喀战争的多仁. 丹增班觉,在他的《噶锡世家纪实》一书中记录了夏尔巴去世后,尼泊尔国王的叔叔,也是当时实际执政者(因为国王还小),请多仁. 丹增班觉前往尼泊尔王宫时,对夏玛巴的评述:

“为取信我们王臣,夏玛巴师徒都说发誓要和廓尔喀同心同德。主仆们在大自在天的庙宇里,按廓尔喀的习俗发了誓,同时又在两座宝塔前,按图伯特人的信条发了誓。土猴年向图伯特发兵时,夏玛巴喇嘛待在这里,他的随从被分别派去给廓尔喀军带路。他们都和廓尔喀没有差别,非常积极,而且在吉隆签订条约时,夏玛巴答应帮廓尔喀说话。开始他说打算活捉你们图伯特人,后来改变了主意。虽不直接抓人,但要索取大量银钱。如此等等,事情都兑现了。我们王臣所给奖赏之大,无异于同国之人。”

“按过去的约定,设圈套施妙法,活捉一些西藏体面的贵胄,不宰不杀,权作人质,他们的赎金等等也就不怕舍不得交出来,特别是札什伦布寺,现在的财产比政府还要丰富。”

“主人不当家,主人成了看门狗。我是上世班禅的亲弟弟,却无权得到一针一线,财物全都归了强佐和索本等。而今就要像俗话说的,食子丢进水,鸡犬也丧气。札什伦布的财物由廓尔喀拿去,按上面说的,务必设法完成。他教我们捉拿你们和发兵札什伦布寺等。过去考虑喇嘛所言,对廓尔喀大有好处,所以照办了。抓了你们,虽然没有得到大批钱财,但是发兵札什伦布,却与昔日占取门隅的大小帮国大不相同,得到大批财物,因此甘愿拿出许多来酬谢夏玛巴和随从。”

虽然不再允许夏玛巴转世,但还是有第十一、二、三世夏玛巴的出生,不过,因为没有升座,很少为人所知。但十六世嘉华噶玛巴,曾两次请求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允许夏玛巴转世。后一次请求时,达赖喇嘛尊者已在流亡中,自然应允了。

再说大司徒仁波切,我曾在视频中,倾听了他讲授《慈悲与奉献》 。他走在清晨的林间,向电视前的观众问好。他从每天早起,做一两件善事讲起,到平衡慈悲与奉献,到成佛和佛教的本质,由浅入深地呈现了一个修行的次第,让听者如沐春风。

今天,大司徒仁波切能在百忙中接待我们,说实话,我并不吃惊,这也是他一生的喜乐:满足众生的需求。

我和桑杰在大厅的沙发上等了十几分钟吧,管家就来了,把我们带到了楼上。

虽然这里的一切,如此绚丽,甚至可以说豪华,像另一个宇宙。可是,大司徒仁波切的房间却是朴素的,只有一个藏式的硬座沙发,前面是藏式桌几,斜铺着一块彩锻,一切都是典型的图伯特风格,包括那墙上的释迦牟尼唐卡。看上去,大司徒仁波切精力充沛,五十岁上下。他先坐下了,把手中的念珠放在桌几上。我和桑杰立刻上前磕头。

大司徒仁波切摆手,不要我们磕头,并请我们坐在他的对面。我和桑杰都席地而坐。我开门见山,说:“我的朋友唯色,读过您在台湾出版的关于星算方面的书,很喜欢。不过,她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图伯特的星算学,究竟源于图伯特笨教,还是中国?”

“是从印度传入的。”大司徒仁波切立刻接过了我的话。

“不过,现在有种说法,是文成公文从中国带入西藏的,您认为这是事实吗?”我追问道。

“这个,也许吧。”大司徒仁波切犹豫了。

“那么,究竟是从印度传入还是中国传入的?”我又问。

“可能都有吧。”他审视着我。

我理解大司徒仁波切的警惕。如果没有中国入侵,一切学术都是可以探讨的。这就是政治对学术的限制和控制,也是政治对历史的控制。虽然大司徒仁波切居住在印度,中国当局基本危害不到他。但是,如果他想保持中国占领下的八蚌的完好,如果他还想继续回到他的八蚌,并看望信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当然,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感谢大司徒仁波切给了我这样一次拜见的机会。

很快地,就到了上课的时间,我们与大司徒仁波切告别,也去了他授课的教室。那课堂已是座无虚席,并且都是老外。有的老外还带着孩子,可能都是长久住在这里,按部就班学习佛法的吧?

教室外面有个牌子,写着:第六年《大手印》讲座。下面是座次按排图。看来,这些人的座位也都是排好的。教室入口处,还有个架子,上面摆了很多的藏文和汉文对照的祈请文,包括《玛哈嘎拉简修仪轨》《虔心悲切遥呼上师祈请文》《度母曼达二资粮心要仪轨》等。看来,这里也有很多汉人在学习,可能都是台湾来的汉人吧?我和桑杰坐在那个经室的外面,也跟着听了起来。

我曾在尼泊尔廓尔喀的王宫里,看到过关于国王普里特维·纳拉扬·沙阿(Prithvi Narayan Shah)的星座运行图,并拍了下来。当时只是觉得好看,不知内容。后来,当我准备写作廓尔喀时,才仔细看了那个王宫简介。原来,那是根据星算,记录了国王一生中将发生的大小事件。尼泊尔人是很重视占星的,据说,这其实是印度教传统。

就想起拉萨藏医院​​,有位天文历算师叫贡嘎仁增,是我的朋友。我在拉萨工作期间,常到藏医院看望他,包括初来加拿大那些年,我们也是常通电话的。他曾告诉我,他的祖上是尼泊尔人,在赤松德赞时期,跟随寂护大师一起到了西藏,当了冰雹师。

那么,从这个角度理解,西藏的历算,很可能是从尼泊尔传去的。不过,尼泊尔在古代,曾是印度的一部分。这是不是正应了大司徒在回答我的问题时,条件反射般地说出的那句话“是从印度传入的”?

我和桑杰出来时,那个印度司机还正在等我们。是的,他不会走,因为我没有给他钱。现在,我又回到了现实。

“一会儿上路,我想去喝杯甜茶。”司机看见我们,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倒不嫌我们在里面呆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要停车。

“好吧。不过,我们暂时不坐你的车,要走路。”我说。

司机点头,在后面跟着我们。我们慢慢地走着,走过经幡、树林、佛塔……走着走着,那司机跑到了我们的前面,说,我得去喝甜茶,他指着那树林中的一座小房。

“去吧。”我说。

“我没钱,可否先把车钱给我?”他看着我。

“没门。”我说。

桑杰又从兜里立刻套出了十卢比。

走出智慧林后,我们等了好一会儿,那司机才过​​来。 “你们再等我一会儿好吗?那个买甜茶的是我的朋友,让我跟他再坐一会儿。”他说。

“没门,现在就上路。”我说。

“那你现在就把车钱给我吧,反正也是往回走了。”他说。

“好吧。”桑杰说着,转身看看我,“反正我们在他的车里,他也跑不了。”

我就把钱给了那司机。就这样,我们又上路了,走过流水,走过小桥,走过村落,经过噶玛巴法王的驻锡地时,我突然想起不久前,与法王的一个合影还没有收到,就跟桑杰嘉叨咕起来。“我们去取吧。”桑杰建议道。我觉得是个好主意。于是,我们跟司机说:“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们去去就来。”

很快地,我们就取回了照片。可是到门前时,那司机已经无影无踪了。我和桑杰面面相觑。


——选自我的长篇纪实《被消失的国家》第九章

2016年5月21日星期六

唯色:《西藏记忆》:西藏文革大事记

图片选自唯色的《杀劫:镜头下的西藏文革》一书, 拍摄者是唯色的父亲。摄于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九日,拉萨五万人集会游行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西藏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正式拉开。


《西藏记忆》:西藏文革大事记


/唯色

2006年,文革四十周年之际,我的两本有关西藏文革的著作由台湾大块文化出版。一本是我依据我父亲拍摄的近三百张被文革席卷的西藏其况貌的照片(被认为是关于西藏文革最全面的民间照片),在拉萨等地所做的长达六年多的采访、搜集与调查,而完成的图文书——《杀劫:镜头下的西藏文革》。一本是我采访二十三位藏、汉、回经历者,口述西藏文革种种的《西藏记忆》。

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我重新修订图文书,并补充了一万四千多字的后记,及二十多张近年拍摄的照片(我用我父亲当年拍摄西藏文革的相机在同一地点拍摄),继续由台湾大块文化出版,强调是文革五十周年纪念新版,主题:文革依然是禁区,《杀劫》依然是禁书。

而在十年前出版的《西藏记忆》一书中,附有一篇<西藏文革大事记>,是我依据中国官方发行出版的书籍、报刊,及相关资料整理而成。主要包括:1、《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西藏自治区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2、《西藏大事辑录(19491985)》,由西藏农牧学院马列教研室、西藏自治区党校理论研究室合编,1986年;3、《西藏日报》(1965-1970年);4、《周恩来与西藏》,西藏自治区党史办公室编,中国藏学出版社,1998年;5、《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光碟》,由美国《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光碟》编委会及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合作编撰,宋永毅主编,2002年。等等。

为了让世人了解西藏(指今中国行政区划的西藏自治区)文革的概况,在此发表这篇<西藏文革大事记>(有修订,有补充)。需要强调的是,众所周知,文革在中国是禁区,西藏文革则是禁区中的禁区,我以一己之力了解到的所谓西藏文革大事,只是概貌。正如我在《西藏记忆》的前言中所写:“在这本书里仅收入了对其中二十三位的采访,远不足以再现西藏的文革面貌,无非是一些人在人生中最为值得纪念的故事。但这些故事有太多的叹息和泪水,都是每个人心中的重负,当我倾听,当我记录,当我公布,最大的希望就是让更多的人记住,而不是忘却。发生在西藏的文革,其实存在于千家万户的故事里,存在于民间每个角落的记忆中。”

以下是修订后的西藏文革大事记:

1966


5月底 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成立,随后,各地、各单位的“文革领导小组”陆续成立。

61575 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扩大会议做出在全区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决定

819 拉萨五万群众集会,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西藏自治区党委“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的号召下,西藏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正式拉开。

824 拉萨中学、西藏师范学校等学校的红卫兵开始走上街头“破四旧”。拉萨各居委会要求居民对所辖区的寺院、佛殿、佛塔等宗教建筑“破四旧”。大昭寺等寺院被砸。

826日至831日 《西藏日报》,连续六天头版报道:“造反有理 革命万岁 拉萨红卫兵举起铁扫帚横扫旧世界”;“拉萨红卫兵向旧世界发动猛烈攻击;“拉萨红卫兵以摧枯拉朽之势扫荡‘四旧’”;“破旧立新的革命风暴席卷拉萨全城”;“拉萨红卫兵闻风而动决心在斗争中进一步向解放军学习”;“拉萨红卫兵破旧立新宣传活动深入居民庭院

827 在政府统一指挥下,拉萨市各居委会组织积极分子和居民沿街游斗所辖区的“牛鬼蛇神”,并在大昭寺的讲经场集中批斗。“牛鬼蛇神主要包括宗教界人士、旧政府官员、贵族、商人、旧军官和农村牧区的庄园主、头领等。

101 拉萨举行五万人参加的“建国十七周年”集会。相互对立的“群众组织”剑拔弩张。张国华在前一天的内部高层会议上提出西藏情况特殊,要劝阻进藏学生和本地学生到部队抓人搜家。

1015 周恩来接见中央民族学院干训班十一名西藏学生,发表关于西藏的谈话。指出:“这次文化大革命是思想大革命,就是要把喇嘛制度彻底打碎,解放小喇嘛。……西藏正在破四旧,打庙宇,破喇嘛制度,这都很好,但庙宇是否可以不打烂,作为学校,仓库利用起来。佛像,群众要毁可以毁一些,但也要考虑保留几所大庙,否则,老年人会对我们不满意。

1028 张国华向周恩来恳求不要汉族学生到西藏串联,但未果。

10 大昭寺被设为“红卫兵破四旧成果展览办公室”,全拉萨在“破四旧”时收缴的佛像等珍贵佛教用具集中于此,由拉萨市公安局局长带领工作组驻扎数月,经版、经书、唐卡等被当成燃料使用。

1026 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提出在边境地区一般不进行“文革”运动

11月初 北京多所大学(如清华大学、北京地质学院、北京航空学院、北京第二医学院、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师范学院、北京工业学院)和咸阳西藏民族学院及哈尔滨军工大、内蒙古交通学校等学校的红卫兵到西藏串联。

1112 西藏自治区第一支“毛泽东思想长征宣传队”从拉萨出发,徒步去北京串连。

1122 中国各地约十一万份传单寄到西藏。

1222 造反派“拉萨革命造反总部”(简称“造总”)成立,上千人集会,发布成立宣言。总部设在“尧西达孜”(原为达赖喇嘛家族府邸,达赖喇嘛及家族流亡印度后被没收,改设西藏自治区第二招待所)。总司令是拉萨中学老师陶长松。有《红色造反报》藏汉文版。主要组织为“专打土皇帝联络委员会”、“西藏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拉萨革命造反公社”等。成员包括学生、工人、干部、居民、农牧民。

1967


111 中共西藏自治区各部、委、厅、局相继被造反派夺权

123 “拉萨革命造反总部”、“拉萨革命造反公社”和“首都赴藏造反革命总部”,代表拉萨三百多个“造反组织”主持召开了两万多人参加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誓师大会”,通过给毛泽东的致敬电和“告西藏全区人民书”,举行火炬游行。

1月下旬 中共中央同意张国华(西藏军区司令员兼西藏自治区委员会第一书记)去北京治病,并任命周仁山为西藏自治区党委代理第一书记。

25 造反派“无产阶级大联合革命总指挥部”(简称“大联指”)成立。总部设在布达拉宫下的“雪”村和自治区党委院内班禅小楼。总指挥是自治区党委秘书刘绍民。有《风雷激战报》藏汉文版。主要组织为“农奴戟”、“农牧民司令部”、“工总司”等。成员包括学生、工人、干部、居民、农牧民。

29 首都红卫兵和拉萨一部分群众组织的成员冲进西藏军区,揪斗张国华

210 西藏军区大院实行军事戒严

215 西藏军区奉命实行军事管制

226 西藏军区对西藏日报社、西藏人民广播电台和拉萨有线广播站实行军事接管,抓了陶长松等一批人,《西藏日报》一度停刊。

3月初 先是成立了“军区支援地方文化大革命办公室”,任命军区党委常委、政治部主任阴法唐为主任,下设农牧、工交、文革、政法等组。此后,各地(市)也随之成立了类似的“办公室”。

35 以“大联指”为主的各界群众和解放军军人近三万人,在拉萨举行“彻底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新反扑誓师大会”。之后举行全城大游行。

37 《西藏日报》刊登军区三月三日发布的通令,规定一切“革命群众”和“群众组织”都要协助军区完成军事接管任务。

41 中央文革小组下达“四·一指示”,表示要为造反派平反,命令军队停止镇压造反派。关押七十一天的陶长松获释,“造总”东山再起,数日后在拉萨召开上万人群众大会,谴责“大联指”。

511 中共中央决定成立西藏军事管制委员会,张国华为主任,任荣、陈明义为副主任,他们都是“大联指”观点的支持者。“军管会”设在自治区交际处内,由军区司令部、政治部、联络部、后勤部各部选派人员约两百人,分宣传组、生产组等,有《高原战士报》和广播车。毛泽东给各地军管会的任务是“三支两军”。

5 张国华调四川,任成都军区第一政治委员、四川省革委会筹备小组组长,兼西藏军区司令员。西藏高层官员为争夺张遗留的权力空缺,各自利用“群众组织”明争暗斗,西藏武斗恶化。《西藏日报》一度停止出版。

625 第一批藏汉文对照的《毛主席语录》三十万册在西藏发行。

6 西藏军区派一个连的兵力进驻大昭寺,金属佛像、金属法器、金属供具等佛教用具被运出西藏。

823917 两派群众组织在拉萨武斗,制造大量死伤

918 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等人在京召见西藏领导人。周恩来要求两派通过大批判实现大联合,停止武斗。并下发“关于制止西藏武斗的五项指示”。

1968


226 西藏自治区在北京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有军队干部、群众组织负责人和地方干部三百多人参加,为成立“西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做准备。

58 毛泽东等接见在北京学习的西藏人员,就文化大革命问题作指示。

67 拉萨发生西藏文革血案“六·七大昭寺事件”。解放军拉萨警备区部队军事攻击被“造总”设为广播站的大昭寺,开枪,在寺院内打死十人,在寺院外打死两人,伤多人。

828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批示成立西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

95 中共西藏自治区革委会成立。军管会被撤销。

119 “西藏自治区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造反总指挥部”(“大联指”)宣布撤销总部并同时停刊《风雷激战报》。

1113 西藏军区在拉萨人民体育场为“拉萨革命造反总部”(“造总”)等群众组织召开平反大会。在“六·七大昭寺事件”中丧生的十二人,被埋葬在拉萨西郊“烈士陵园”内特别修建的小陵园,西藏军区和西藏革委会为其立碑。

1114 毛泽东针对“六·七大昭寺事件”批示:“军队领导不袒护部队所作坏事,替受害人民伸冤,这种态度是国家兴旺的表现。”“造总制作刻有毛批示的像章。

127 西藏军区由大军区改为省级军区,归成都军区领导。

12910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要求群众组织停止武斗,收缴武器弹药,“削平山头”。但是各地群众组织之间的武斗仍然不断。

1969


211 毛泽东、林彪签发了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关于西藏地区文化大革命应该注意的问题》的文件,被称为“红五条”。

39 据《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记载:“丁青发生反革命暴乱事件:丁青县一小撮反革命分子成立所谓‘怒澜两江卫教神军总指挥部’,武装袭击当地机关和驻军,抢劫各种枪支三百余支、国营牧场牛羊九百余头(只)、国库粮食五十余万斤,毒打残害干部、群众二十余人。”

322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西藏军区发出《关于建立各级革委会的范围的通知》,规定地、县、区、乡(人民公社)、街道办事处均建立革委会,生产队建立革命领导小组。

325 “拉萨革命造反总部”、“拉萨革命造反公社”、“西藏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决定撤消总部、各分部和司令部。

41 “大联指”所属的“工总司”等九个群众组织撤消总部。

68 《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记载:“一月底,边坝县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制定了‘不要共产党、不要交公粮、不要社会主义’的‘三不’反动纲领;继而又建立‘四水六岗卫教军’,和所谓‘翻身农奴革命造反司令部’。五月二十日,袭击县委机关,打伤干部职工三十余人。六月八日,又集中两千余人袭击县委机关,夺县革委会的权,抢走县革委会各办事机构公章。接着,又几次袭击边坝县、区机关和军宣队,抢劫县人武部武器弹药,炸毁军宣队住房,打、抢、烧、杀达十七天之久,打伤干部、战士上百名,还进行砍手、剜眼、剖腹等野蛮手段,残害致死干部、战士五十余人。”

613 据《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记载:“尼木县发生反革命暴乱事件:尼木县一反动尼姑赤列曲珍利用宗教迷信,跳神并呼喊口号,煽动群众围攻、殴打军宣队,军宣队二十二人全部被害。二十一日,在尼姑庙杀害基层干部积极分子十三人。”

7月 《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记载:“日喀则地区南木林等县出现骚乱活动日 日喀则地区南木林、谢通门、拉孜、昂仁等县反动分子造谣惑众,制造骚乱,搞垮了一大批县、区、乡(公社)革委会。”

726 据《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记载:“比如县发生反革命暴乱事件”

8 为贯彻毛泽东“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战备方针,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全国性的“人民防空领导小组”,各省、市、自治区也成立“人民防空领导小组”,掀起挖防空壕、建防空洞、搞防空演习的热潮。包括拉萨等地。

925 中共中央指示:“西藏一些地区的一小撮阶级敌人,利用民族情绪,宗教迷信,煽动胁迫群众抢劫国家和群众财物,破坏交通,已完全属于反革命性质”。必须“采取断然措施,决不能让其蔓延”。西藏军区下达平息“反革命暴乱”的命令。当时被定性“再叛”(再次“叛乱”)。所谓“再叛”,是相对1956-1959年全藏区发生的藏人武装反抗中共政权的事件而言。

9 大昭寺被拉萨警备区司令部所占据,直至1970年代初。一层数十间佛殿被当成猪圈,二层佛殿是军人宿舍,护法殿被设成男女厕所。大昭寺另一部分设为屠宰场。警备区司令部撤出后,大昭寺被改成拉萨市委第二招待所。

926 西藏各地区革委会全部成立

927 《西藏日报》报道:拉萨中学首批一百三十二名知识青年到农村安家落户。

10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将全区大部分机关干部职工约五千余人集中到林芝、波密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一边劳动、一边进行清队、整党,长达近四年,制造了大批冤、假、错案和命案。

1970


2月初 在拉萨人民体育场举行数万人集会的“拉萨市革命委员会公判大会,公审尼木县尼姑赤列曲珍等十八名“反革命叛乱分子”,并游街押往流沙河刑场处决。之后多次举行公审大会及公开处决。

414 《西藏日报》报道:一年来,驻藏人民解放军组织成千上万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深入农牧区宣传毛泽东思想。

610 西藏自治区内办起六百多个人民公社,其中十三个县已实现“公社化”。

128 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西藏社会主义改造问题的指示》,表示同意西藏全面实行“公社化”。毛泽东在文件上批了“照办”二字。

1971


47 中共中央决定免去曾雍雅革委会主任、党的核心小组组长、军区司令员职务,由任荣代理自治区革委会主任、党的核心小组组长,陈明义任西藏军区司令员。

429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西藏军区等举行三万人的批判大会,批判周仁山、王其梅等人,罪名为“刘、邓路线”(刘少奇和邓小平)安插在西藏的“黑手”。

8 西藏自治区第一届党代会在拉萨召开,会议宣布将周仁山、王其梅永远开除出党。

12 西藏第一批少数民族工农兵上大学,是文革以来中央民族大学和西藏民族学院第一次在西藏招生。

1972


16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发布《关于维修拉萨地区寺庙的通知》,指哲蚌寺、色拉寺、罗布林卡和布达拉宫等处为保留寺庙。

221 原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在成都去世

3 位于陕西省咸阳市的西藏民族学院复院。

6月至7 中共中央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西藏工作会议,是“中央在全国形势仍很复杂的情况下召开的一次有关西藏经济和社会发展问题的重要会议,对纠正文化大革命前期对西藏的冲击和破坏,稳定西藏局势,恢复和发展生产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周恩来接见西藏军政官员,指出随着中美关系的改善和中日建交,全国将采取有领导的开放,西藏也不例外。

72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发布《关于重点文物古迹单位的保护、维修事宜》的通知,要求各地市立即组织力量,指定专人负责,对重点文物进行调查了解,防止盗窃等。

714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批转拉萨市《关于哲蚌、色拉两寺维修、保护、使用问题的请示报告》。规定一律不准占用拉萨三大寺的经堂。并要求对已占用空房、仓库,占用单位要负责保护、维修,严禁拆毁和破坏。同时要求昌都、日喀则、山南三地革委会着手组织检查和维修一些重点寺庙。

822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同意重点对大昭寺进行维修。大昭寺维修工程从19721月开始,到19757月基本完工。

105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批转文教局《关于加强文物保护管理规定的报告》,规定凡是历史文物,要进一步做好登记、保护工作,防止将文物当作非文物处理。

1973年 


2月 春节期间,西藏自治区歌舞团藏族男女演员学演革命现代舞剧《白毛女》,在拉萨大昭寺南传统上通过辩经考取藏传佛教高级学位的讲经场演出。

220 西藏自治区农牧业战线在拉萨举行“抓革命、促生产誓师大会,掀起了“远学大寨,近学列麦”群众运动。

6 由中国共青团西藏自治区委员会翻译出版藏文版的学习雷锋文件。

8 西藏第三次牧区工作会议关于牧区人民公社分初级社、高级社。

118 西藏军区在海拔3800米高寒地区大规模种植冬小麦丰收。被认为“这是西藏历史上农业发展的重要变革“。

11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办事组要求:继续维修已保留下来的国务院和自治区管理的文物保护单位,大昭寺、哲蚌寺、色拉寺、扎寺、白居寺、萨迦寺、卓玛拉康,退还占用保留寺庙和清真寺。

1974


228 西藏自治区党委在拉萨召开一万八千人的“批林批孔”(批判林彪和孔子)大会。会后,西藏全区开展“批林批孔运动”。

8 由240多名县以上干部赴山西昔阳县大寨大队及河北、河南、四川等地参观学习。西藏自治区革委会年底召开全区农业牧业学大寨经验交流会。

105 西藏自治区全区共建立1921个人民公社,除个别未改乡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乡建人民公社,基本上实现人民公社化。

10月 300名藏人被选送北京等地上大学。

1117 中共副总理陈永贵到西藏视察,推动“学大寨”运动(大寨位于山西,是曾在陈永贵领导下的一个生产大队,被中共竖为全国农民学习的榜样)。

1975


95 西藏自治区成立十周年,以华国锋为团长的中共中央代表团到达拉萨。

1220 西藏开展“反击右倾反案风”运动

1976


214 西藏自治区革委会批转自治区文化局《关于在普及大寨县的群众运动中认真做好文物保护工作的报告》。

4 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的《西藏高原大寨花》上映,讲述西藏第一个人民公社即堆龙德庆县的通嘎人民公社“劈山开石、造田、治水,一场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在西藏高原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99 毛泽东去世。16日和18日,拉萨举行三万多人和五万多人的追悼大会。

本文为自由亚洲特约评论

转自唯色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6/05/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