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8日星期日

两种难过

作者:李琦


给花浇水的早晨
也浇一遍
你浪迹天涯的姓名
肩上披一件你的衣服
这样就又像在你怀里

你是为远方出生的
那异乡的道路与天空
总对你打着神秘得手势
我一次又一次成为通讯地址

结婚就是变成一只木筏
在思念的河流上日夜兼程
你的大鞋还放在架上
你的足迹却留在远方
为什么我不是那双袜子
它又软又旧
却总跟着你

远方土黄色的山塬里
那个清瘦的身影
是个胸口揣着我相片的人
那个人的话越来越短
最后只剩下了
我一路平安

你一路平安时我正整理寂寞
说男人就是天生的漂泊
说不该哭不该忧虑说来说去
家里窗帘都学会了说话
一飘一飘唤你回来

什么时候你才变成老人 

与我厮守着子夜与黄昏
当我们打捞往事的沉船 

抚摩已成干果的今天
我或许又有了另一种难过------------
再看布道你鸟一样飞远的身影
再也没有刻骨的相思
再也读不到那亲如阳光的家信 

转自http://muge1971.blog.163.com/blog/static/32823983200752176200/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我常来浏览您的博客,不时有惊喜的发现。
到附上的网址去看,还有更多的好诗,现代的和律诗。作者的现代诗,那些意境还有音韵,给读者美的享受和陶。
为保持感官和心理的健康,个人从来避着那种高悬身体器官的“红高粱”式的宣泄的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