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9日星期三

西藏妇女会(TWA)对我的采访



摘自09年4月号杂志: DOLMA


1.Where were you born?

Zhu Rui: Northeastern China.

2. Can you tell us a bit about your childhood and schooling in China?


Zhu Rui: I was still a school girl when the Culture Revolution swept across China. The most enduring memory in my mind of that time was a public campaign called "Recalling the Bitterness and Recalling Sweetness". A "liberated serf" was invited all the way from Tibet to speak, and standing on stage, recited how prior to the Communist Party's Liberation of Tibet, serfs' lives were worse than that of animals. He spoke of the inhuman treatment received by serfs at the hands of the three biggest representatives of serf owners, of how serfs would be skinned alive, their flesh stripped from their bones. He spoke of how the Dalai Lama w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those bad people, of how He and the exploiting classes are attempting to restore His lost paradise and bring all the masses back again into hell. He spoke of how all the serfs hated the rich, how this feeling went deep into the marrow of their bones, and how they were always on alert, in a fight to the end with the exploiters headed by the Dalai Lama. At the end of the meeting, we also had to eat the kinds of food that serfs eat.

3. Prior to visiting Tibet, how did you view Tibet and Tibetan people?

Zhu Rui: I imagined Tibet as a very backward, remote and even barbaric place. I imagined Tibetans as a group of people who loved the socialist mother nation, felt grateful to the Communist Party, and all held the deepest hatred for the Dalai Lama. However, in the mind 1980s, I had the rare opportunity to read some books on Tibet written by foreign authors, which, to some extent, enriched my understanding of Tibet. However, this was only the kind of understanding that remains on the surface level in terms of the environment, local traditions and culture. A deeper understanding in terms of the real history of Tibet, the sufferings facing Tibetans since the 1950s, the killings and the destruction wrought by the Communist army were things I never knew of.

4. When was your first visit to Tibet?


Zhu Rui: In 1997.

5. What were your impressions? And how did they conflict or correspond to your previously held views?

Zhu Rui: The first thing that caught my eye was the landscape of Tibet, so totally different from that of China, and the totally unique Tibetan architecture, language, and customs;it was as if I was in a foreign country. Tibetans, be it the ordinary Tibetans, or the Tibetans that we used to criticize as representatives of serf-owners, all have a strong inner nature based on compassion, and almsgiving and helping others are traditions deeply rooted within them. What is more important, is that almost everyone misses the Dalai Lama, and think that his exile is akin to the sun not rising in Tibet, a sentiment which forms a very striking contrast to the propaganda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6. What originally inspired you to become a journalist and author? What drives you now?


Zhu Rui: Writing is my life. Before I went to Tibet, I was a journalist and my writing then concentrated on the day to day life of the Chinese in Northern China. However, starting from the time I saw Tibet, my focus shifted, and my writings about Northern China became fewer and fewer. Increasingly, I wrote on Tibet, the Tibetan landscape, the Tibetan spirit, and especially following the March protests of 2008, more and more about the sufferings of Tibetans.

7. Could you tell us a bit about your work prior to your re-location to Lhasa? Why did you leave?

Zhu Rui:I was a teacher and later I became a journalist in a news agency in Northeastern China. Because of my passion, my love for the unique culture of Tibet that is on the verge of extinction, I chose to work in Tibet, and I gave up the environment I had back home that was materially superior to that of Tibet.

8. When did you begin working in Tibet? What were your motivations for doing so?


Zhu Rui: In 1999. People say that Tibet is a world of spirituality, a world of giving, while the world of the Chinese is a world of demanding. As a writer, it came naturally to me to choose a world of spirituality.

9. Can you tell us about your experiences working with Woeser?


Zhu Rui: We are good friends, with very similar aesthetics. Quite often we both would have a common liking and appreciation of certain things, such as a Thangka, an old song, an article. At the same time, we share a mutual appreciation and respect for the other's works. She was my editor, and many articles that I published were edited by her. Before I immigrated to Canada, I specially wrote an article called Woeser's Home.

10. How did the time you spent working in Tibet and Lhasa effect you? How did it impact your thinking or your opinions?

Zhu Rui: As an editor and journalist myself,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interview Tibetans from all walks of life, of all ages. I could genuinely feel that harmony, peace and freedom that existed previously in Tibet. Many Tibetans who grew up during the time of "old Tibet" are writers with abundant knowledge and are highly respected by the world. The truths have been distorted by Chinese propaganda. Fifty years of killings, destruction and plunder carried out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 Tibet have caused unprecedented suffering for the Tibetan people, and this government has, at the same time, fooled whole generations of Chinese as well. As a Chinese, I am obliged to tell the world the sufferings of the Tibetans and the beauty of their spirituality that has been blotted out, and at the same time I feel repentant to the Tibetan people.

11. You stress in your writings that both Tibetan and Chinese people suffer under the current Communist regime, that it is the government that is the culprit, and not Chinese people as a whole. What steps do you think can be taken to ensure greater understanding and unified cooperation between both dispossessed groups?

Zhu Rui: Writing articles, initiating research programs and establishing Chinese-Tibetan Friendship Associations are some ways to promote a true Chinese understanding of the real historical facts of Tibet, in particular, the facts of the last fifty years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occupation of Tibet. This understanding will include recognition of the tragedies faced by Tibetans and the fact that the very identity of Tibetans is dying out. It will allow more and more Chinese people to genuinely understand the sufferings of Tibetans and promote the realization that both ethnic groups are equally suppress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t is only where ethnic groups can stand together in a solidarity based upon equality and respect that ethnic groups can co-exist in this world.

12. In your opinion, what concrete measures can be implemented now for the practical realization of this goal? What steps can be taken from Dharamsala, by the Government-in-Exile or Tibetan NGOs?


Zhu Rui: To create a dialog with the Chinese people, it is necessary to show the world the facts of Tibet, to allow the Chinese people to see through the Red Propaganda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inc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inks that Tibet is an inseparable part of China, and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also would like to discuss the issue under the framework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 personally think that both sides can set about establishing some practical initiatives in the next dialogue to come. For example: overseas Tibetans should be allowed togo back to see their families and relatives like overseas Chinese from Hong Kong, Macao and Taiwan-they should be granted the right to visit China. A detailed plan of cultural exchange should also be proposed including initiatives such as academic exchange, folk traditional exchange etc so as to enrich the understandings of both sides.

13. Do you think that the current regime in power actively discourages the dissemination of knowledge and actively undermines understanding? And if so, what can be done to change this situation short of a systemic change of government?


Zhu Rui: Yes obviously. First of all, it is necessary to break down the blockages on the flow of information. Although there are large numbers of internet police monitoring and filtering the information on the net, this is, however, the IT era, and they can never block everything.

14. From a personal political standpoint, how would you like to see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in Tibet resolved?


Zhu Rui: As a Chinese, I totally respect and support the decisions made by the Tibetans themselves, be it for independence or autonomy.

15. Given genuine autonomy, do you feel that Han Chinese and Tibetans can co-exist peacefully in Tibet?


Zhu Rui: For thousands of years in history, the overwhelming majority of the time, relations between the two ethnic groups have been very friendly. It is only since the start of Chinese Communist rule over Tibet that Han-Tibetan relationships became sensitive. Therefore, I think that it is only when genuine autonomy is given to the Tibetan people and when the poisons of Han chauvinism, Great Power imperialism and ethnic discrimination are reduced and eliminated that both ethnic groups can live in genuine harmony and equality. The Middle Way Approach is unquestionably based on the mutual benefit of both Han and Tibetans.

16. History abounds with situations of continued inequality, oppression, and conflict between former colonizers and those colonized. As a colonized nation, do you think Tibet will fall victim to similar conflicts?


Zhu Rui: No not at all, Tibet is different from other areas. The obvious stories of success in fifty years of exile are a case in point.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the establishment of a democratic system has laid a solid foundation for Tibetans to manage their own affairs in the future.

17. Do you ever fear for the safety of yourself or your family back in China as a result of your political writings?

Zhu Rui:
In China or in Tibet, it is highly likely that I may lose the rights that I am supposed to enjoy, and it is even possible that my visa application would be rejected. However, if telling a lie is the price I have to pay to get the fundamental rights that I am supposed to have, I would rather not have them at all. This is my basic principal as a human being: empathize with those vulnerable, and speak the truth.


18. Is there anything else that you would like to say to our readers?

Zhu Rui: Please protect Tibetan culture. As long the Tibetan culture is here, Tibetans as an ethnic group will exist, and as long as Tibetans as an ethnic group are here, there will be a solution to the issue of Tibet at the end.

2009年4月26日星期日

专访作家朱瑞:西藏将是我笔下永远的题材

来源:挪威西藏之声电台

移居加拿大的汉人女作家朱瑞,对境内、外藏人,以及关心西藏命运的华人来说并不陌生。这位曾在西藏工作数年的作家,以她对西藏的接触和了解,担当 起了一名“见证人”,向世人澄清被遮掩和曲解的真实的西藏。为了进一步地了解西藏,她于去年11月11日抵达印度北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通过采访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第十七世噶玛巴仁波切,以及非官方组织的代表等,发表了数篇文章。

她的新书《略述达赖喇嘛尊者对西藏文化和人类的贡献》,由西藏妇女会出版发行,今年2月28日在达兰萨拉举行了揭幕仪式。这本书专门回应去年9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白皮书:《西藏文化的保护与发展》。

在今年3月12日离开达兰萨拉返回加拿大之前,朱瑞女士接受了挪威西藏之声的专访,内容如下:

西藏之声:朱瑞女士,您好!感谢您到本台接受采访。首先请问,是什么促使您对西藏产生兴趣,从而支持解决西藏问题,并亲访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

朱瑞:八十年代,我有幸读了一些外国人写的关于西藏的书,如《亚洲腑地旅行记》、《鞑靼西藏行》等,才知道西藏不仅不是中共所宣传的那种最黑暗、最落后的地方,恰恰相反,那里的民风和风景都极为独特和纯美,因此,产生了到西藏旅行的想法。

那是1997年,我刚到塔尔寺和青海湖,就看到了与中国截然不同的民俗和地貌,那是一种绝无仅有的苍凉之美。后来,我在卫藏一带又见到了我从没有见过的蓝天、大山大川、玛尼堆、经幡,还有那些只能在藏地才可以看见的工艺品。由此对西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选择了进藏工作。当我真正地有机会和藏人交谈的时候,才从他们那欲言又止和神态紧张中,看到了隐藏在更深处的可怕的现实,尤其在一些传统宗教节日里,拉萨的藏人集聚地帕廓街、林廓路、和崩巴布山等,遍地警察和便衣。显然,虔诚在中共的眼里就是犯罪。

然而,在我的眼里,却是世界上最美的事情。从那时起,我开始同情藏人,并对忍辱负重的藏人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产生了根深蒂固的敬仰,并且,有些时候,即使看一眼尊者的照片,也会忍不住泪水流淌。自然地,达赖喇嘛尊者居住的地方,印度的达兰萨拉就成了我心中的圣地。因此,这次在波士顿和达兰萨拉之间,我选择了达兰萨拉,也非常正常。

西藏之声:在访问达兰萨拉期间,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最吸引您的又是什么?您对西藏流亡政府和流亡社区的非官方性组织有何看法?

朱瑞:达兰萨拉是一片和平的世界。这里的道路非常狭窄,人和车都挤在一条路上。可是,都很谦让,我从没有见过吵架现象。在中国,或者今天的拉萨,两个人因为谁碰了谁而大打出手,司空见惯。在这里,人和人一见面就是朋友,陌生人在一起喝茶、吃饭、聊天,天经地义,彼此像老朋友一样,甚至可以毫不忌讳地谈一切话题。这里既没有西方世界的冷漠和过于客套,也没有中国式的人与人之间的防备、敌视和尔虞我诈。我理解那些外国人,有的一到这里,就出家了, 即使不出家,也一住就是几年,甚至十几年。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亲情,也吸引着我,我两次延期回程机票。

在这样的地方,我不相信还有会一些恐怖组织存在。因此,对中共指定为恐怖组织西藏青年会和前政治犯九.十.三运动组织,产生了兴趣。在前政治犯九.十.三运动组织办会室里,我看到不仅悬挂着达赖喇嘛尊者的照片,还有甘地的画象。会长阿旺唯巴先生解释说,他们崇敬甘地的原因是他主张非暴力。会长还告诉了我一些他们的日常运作,比如帮助前政治犯及家属免费学习电脑、英语等文化课程,尽可能地解决前政治犯的就业、住房等困难。看起来,那里更像一个慈善机构。

西藏之声:去年11月4日和5日在北京举行第八轮藏中会谈期间,达赖喇嘛特使向中方呈交了《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希望中国宪法 规定的民族自治得到落实,来解决藏人的民族自决和自治。但会谈结束不久,这份备忘录被中国政府全盘否定。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说,从备忘录可以清楚地看出,达赖喇嘛一方并没有放弃一贯的分裂主义主张。他并声称所谓“大藏区”在历史上不存在,更没有现实根据。对于这一问题,您是怎么看的?

朱瑞:在我看来,中共的领导人包括直接参与藏中对话的朱维群等人,非常清楚达赖喇嘛尊者的自治愿望,尤其是这样一个具体而诚恳的备忘录所表达的达兰萨拉方面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但是,中共却疯狂地指责为分裂。这清楚地证明了,中共只把谈判看作目的,并在上演轻车熟路的嫁祸于人的旧戏,从而把责任推到达赖喇嘛尊者身上。尤其是朱维群在接受凤凰记者采访时,竟然泼妇骂街般的,把美丽的西藏雪山狮子,称叫尿布。且不说这面旗帜的政治意义,单说艺术价值,也足以让人竖起拇指。同时,对藏人诚心诚意递交的备忘录,朱维群的回答是:“我跟他们说了,你们这是妄想”。 指派这种既没品味又没德的低能儿解决西藏问题,我想,西藏问题永远也不会有解。

关于大藏区,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作了详尽的说明。并且,中国政府划分出的十一个藏族自治区域,就是对历史上大藏区的认可,也和藏人说的安多,康和卫藏是一回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明文规定:“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各民族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 仰宗教的公民…… ” 这和尊者要求的藏区自治是一致的,不承认西藏三区的存在,就是在毫不掩饰地改写历史和否认中国自己制定的民族区域自治法。

事实上,分裂,不过是中共握在手中的一个棒子,只要无理可寻,又不愿解决问题时,就亮出来,恐吓藏人和西藏的支持者,也是在迷惑那些不明真相的中国人。

西藏之声: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在去年11月23日向「特别大会」的全体与会者发言时强调,虽然困难重重,但仍要继续跟中国政府对话,从另一方 面,也要跟中国民众对话。把我们真实的历史、文化和现状,以及政治立场告诉给他们,让他们了解真实情况是极为重要的。西藏流亡政府也在12月10日表示, 按照 11月17日召开的「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的讨论结果,继续全面推行达赖喇嘛所提倡的中间道路立场,加强与中国民众的联系、扩大国际活动范围。作为一位华人 作家,您认为目前通过与中国民众接触和沟通,来增进双方关系、化解彼此误解的最佳方法是什么?

朱瑞:诚挚地告诉境内外中国人西藏真实的历史、宗教、文学、艺术、民俗,以及从前西藏的真正法律。五十年来,中共新闻媒体,有意和无意中,几乎全方位地遮蔽和歪曲了西藏的各个领域,希望有一天,当中国人面对西藏真相的时候,会为他们的无知而羞愧,不是骄傲。

西藏之声:在您写的有关西藏方面的作品里面,最令您满意的是什么?

朱瑞:具体地说,移民加拿大之前,我的主要作品是小说、诗和散文。政论文是我在去年三月以后,不得不采取的一种直接的诉说。应该说,我更喜欢我的小说。比如早年发表的中篇小说《顿珠才让》、《嘎玛堆巴》、《在拉萨相遇》,还有《苍古寺阿尼》等,都是以连续不断的细节,反映了藏、汉 两个民族截然不同的精神和物质生活,表现了藏人那绝对超越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西藏之声:您在西藏所接触的藏人和在境外所接触的藏人,有何不同?此外,西藏文化与宗教在境内和境外有何区别?

朱瑞:境内的藏人,给我最明显的印象是“胆怯”。和他们说话时,他们常用反讽,来表达憋在心中的沉痛。但是, 在这里,大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甚至可以直截了当地抨击流亡政府。

另外,境内藏人越来越变得焦躁、空虚、甚至虚荣,已不再脚踏实地了。而这里的人,能平静地对待生命的起伏,昨天他还是一个白领,今天却可以接受沉重的体力劳动,苦难使流亡社区的大多数藏人都变得独立、完整。

西藏之声:去年三月以来在各藏区连续数月发生的反中共统治示威活动,遭到中共军警血腥镇压,至今西藏仍处于当局的军事管制中。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朱瑞:三月事件,就是中国政府残暴统治的一个结果。也是藏人对多年治藏政策不满的具体表现,是多年积累的怨恨的爆发。西藏的局势日益恶化, 藏人还在持续被抓捕和在没有公正的司法程序下判刑,失踪的藏人仍然下落不明,同时,不仅在寺院,还在基层民众中霸道地开展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持续要求藏人公开地批判神圣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因而,有人说,中共政权,甚至比意大利的黑手党还要黑暗。

中国历史上有三个朝代,统治都不到五十年,秦朝是其中之一。以暴力统治民众,必然以暴力被推翻。汉人有句俗话,叫做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尤其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都在崇尚民主的时候,极为落后的残暴统治,必然加速了这个政权的瓦解。

西藏之声:中国政府已经公开宣称,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政策是图谋西藏独立,中方在西藏问题上不会让步。那么您认为西藏问题在未来还有望获得解决吗?

朱瑞:如果不珍视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道路,和平地解决西藏问题,无法想像今后会发生什么。去年一年就发生了比以往六十年还多的问题,比如四川地震中暴露的问题,瓮安事件、杨佳事件、毒奶粉、湖南的教师请愿,还有现在的08宪章等,中国政治矛盾已十分尖锐,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什么样。但是,有一点很清楚,就是没有一个朝代是永远的,只要藏民族能够保持文化传统和民族精神,西藏问题终会解决。

西藏之声:去年12月30日,您专访了达赖喇嘛,请问你们之间谈到的问题是什么?您对这次专访的感受又是什么?

朱瑞:比如,中国的经济改革,在本质上,就是瓜分了一切可以瓜分的资源。面对饥饿的中国,西藏的丰富自然储藏,越来越显得重要。在这种情况下,尊者是否有信心争取到真正自治?尊者提倡的中间道路,目前被中国政府蛮横地攻击为变相独立,对于这样一个仅仅按照他们自己的目的不断地歪曲事实的政府,藏中会谈是否会继续?尽管中国政府指责尊者把西藏问题国际化,但是,北京奥运之后,特别是藏中第八轮会谈结束,中共自己刻意把西藏问题国际化,对此尊者有何看法?自马英九执政以来,台、中关系发生了明显变化,尽管台湾民众,尤其是佛教徒,长久以来强烈地期盼尊者莅临台湾,可是,尊者能否顺利地前往台湾弘扬佛法?尊者提到对中国政府的信心越来越小,希望和中国民众展开对话,可是,中国民众是否会真正地认识到汉民族其实和藏民族一样,都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并理解藏民族争取民主和自治的意愿?

达赖喇嘛尊者在我的心中,正像他的面容一样,有着超越人类的慈悲,在尊者的世界里,没有好人和坏人之分,只有生命,他尊重和爱惜一切生命,他高贵的精神世界,是那些心中装满了私欲和恶念之人无法理解的,否则,他们会在尊者面前长跪不起。我想,那些中共领导人,不敢面对尊者的原因就在这里吧。

西藏之声:您对未来有何打算?

朱瑞:西藏将是我笔下永远的题材,如果说有一天我不写西藏了,那就是说,我不再写作了。而写作,是我的生命。

2009年4月23日星期四

达兰萨拉日记(节选)


纪念死于中共枪口下的藏人    朱瑞拍摄于达兰萨拉

文/朱瑞

我把呢子大衣最先装进了旅行箱。听说,十二月的印度,也很凉,尤其坐在从德里开往达兰萨拉的汽车上,就是披着毯子,还会发抖。想着,又找出几件羊毛上衣,放进了旅行箱。最后,我从衣柜里取下那件深灰色缎子丘巴和黑色的文久,都是在拉萨买的,十一年前的往事了,那时,我可没有想到,有幸穿着它晋见衮顿!

这样说来,像是一定能见到衮顿似的,其实,不过是我隐隐的期待。

一晃,我从一个长发披肩的年轻女人,变成了不得不梳起短发的中年妇人。从一个为一片落叶而哀愁的诗人,变成了对秋天的到来和逝去都毫无知觉的麻木的人。我的心,早已被岁月磨砾得粗糙,迟钝了。可是,唯一没有变的,就是对西藏一词的中枢感应,不管人们以哪种语言发出声音,英语、藏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甚至非洲方言,我都会立刻感到疼痛,心,在这时,回归到从前的敏感和细腻了。

又要启程了,尽管前方不是西藏本土,却储蓄了藏民族的苦难,是一个不是西藏,胜似西藏的地方。

我叠起藏服,小心亦亦地放进旅行箱时,泪水落了下来,灰色的缎子丘巴,被浸得深一块,浅一块的。

十一年来,我和境内外藏人都有过接触,也有难过的时刻。可是,我不能转过身,否则,就太狭隘和过于个人化了,我没有权力要求每一位藏人都是完美的,如同我没有权力要求每一位中国人都是完美的一样。

我总是看到那些背着糌粑,死里逃生,正在翻越雪山的藏人,他们可以居住在并不富裕的印度,忍受着南亚次大陆的炎热,异域文化的困扰,却不能留在清凉如缕的雪域家园,这是中国人的耻辱!

六十年来,中国人早已清楚中共政权的本质。诅咒中共政权,在汉人的生活中,如同北美人见了面,一定要谈天气一样,成了必不可少的寒暄。然而,当藏人冒死抗议暴政的时候,中国人却一面倒把中共看成了船长,不分青红皂白地跟着勇往直前。

中国有句俗语:家丑不可外扬。不过,也许还有另外一种原因。一个从来也没有富有过的人,总是惜金如命,不管那金子是不是自己的。而西藏,遍地都是金子,比如丰富的金矿、银矿、铀矿,以及取之不尽的水源、苍郁的原始森林,真是应有尽有。

许多年前的往事了。当我在云南旅行时,那个司机指着滇藏公路,感慨万千:“我们给了西藏那么多钱,可藏民不但不感激,还竟闹独立!”

“为什么不让西藏独立呢,我们也就不用给钱了?”我说。

“那可不行,怎么说也是主权哪?!”司机愤愤了。

什么是主权呢?就是把个人的幸福,献祭给一个国家政权,就是把抢来的东西,毫不知耻地居为己有,就是让一个古老的民族消失,杀人灭口……

我的一位白人朋友,他书房里最醒目的地方,挂着一幅油画:连绵的落基山之上,一个印第安女子,长发飞扬,双臂展开,像飞翔在大自然之间,像已和大自然和谐为一体……然而,黑发生长的根部,渗出一串鲜血,流过她泪水朦胧的右眼,滴进了落基山,染红了北美大地。我凝视那幅画时,朋友走了过来,低声说,“这是我祖先的罪行。”

可是,什么时候,中国人也会有这种反省意识,使我们绝处逢生呢?

2009年4月18日星期六

81岁,被判刑7年的西藏传统印刷师Paljor Norbu,获国际出版自由奖



81岁,被判刑7年的西藏传统印刷师Paljor Norbu,获国际出版自由奖

一位藏人,在去年,西藏历史上将铭志不忘的2008年,被中国政府指控涉嫌印刷“违禁材料”,从位于拉萨帕廓一带的家中抓走,这天是10月31日,已经寒冷的冬日;数日后,他被秘密判刑7年。当时,他已是81岁高龄的老人。他的名字是Paljor Norbu(中文写为“班觉诺布”)。

近日,驻纽约的美国出版协会决定向这位老人颁发“杰瑞·雷柏国际出版自由奖”,并定于4月28日在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召开的国际笔会大会上颁奖。

驻纽约的人权观察曾发表新闻声明,批评中国政府没有对班觉诺布的家人说明拘捕原因和审判日期;没有透露当时被关押的地点;没有给予聘请律师的权利;这些行为都严重违背了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宪法规定。人权观察呼吁国际社会抗议中国政府对81岁的班觉诺布判刑,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他。

班觉诺布被捕之前在拉萨帕廓街经营一家印刷厂,主要为西藏寺院印制佛教经典著作,以及经幡、传统文化书刊等,但目前印刷厂已被关闭。

而今年,此时,班觉诺布,82岁的老人,仍在狱中!一个对八旬老人下手的政权,古今中外,叹为观止!



Agam's Gecko, December 07, 2008
CHINESE RESPECT FOR ELDERS?

http://lovetibet.ti-da.net/e2456804.html

中國人敬老尊賢?

(台湾悬钩子译自阿甘壁虎部落格)

不管別人怎麼告訴你中國儒家對老年人的尊敬,共產黨根本不信這一套。畢竟,中國「永遠不變」的執政黨,在早期就費了大力消滅儒家的價值,而顯然自那時候到現在,其思考方式沒有太大改變。

上個月,「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報導了一位拉薩的八十一歲傳統印經師被關押了,罪名是印製「違禁材料」。聖城的著名文化人,班覺諾布(Paljor Norbu),在十月三十一日被逮捕了。

現在,人權觀察組織證實了班覺諾布被秘密地判處了七年有期徒刑,而且當局違法地拒絕通知他的家屬有關於他被關押,以及他的罪名等等消息。這場秘密的審判是在十一月舉行的,而他的家人只有在他被判刑以後,才被告訴該事實。班覺諾布目前的行踪仍然沒有人知道。

「諾布出身於印經師世家,家族代代以印製佛經為業,他也是國際有名的印刷大師。他在工坊中所使用的是現代與傳統的木塊印刷技術,而他的工坊也僱用好幾十位工人。除了宗教經文外,他的工坊還印製經幡、民俗冊子、書籍、傳單與傳統的文學。」

「在諾布被逮捕後,警察關閉了他的店,在店門口貼上正式關門的通知,而且禁止他的員工回來工作。警察還沒收了店裏面的書籍與木塊。」

人權觀察組織特別提起,班覺諾布連中國刑法程序裏「保障」的基本權利都沒有。當局拒絕通知他的家人他被逮捕,拒絕在審判之前或之後透露他被關押的地點,拒絕讓他自行選擇辯護律師,拒絕透露給外界知道他的判決內容,中國的司法系統再次證明了「法治」在中國根本是悲哀的迷思。

中國政府對全世界說謊,說他們正在「保護與促進」圖博文化。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話,班覺諾布應該受到文化大師的表揚,因為他保存了圖博傳統的印刷藝術。相反的,他現在正在某個不知道在哪裏的中國地牢裏形銷骨毀,而且刑期是七年(如果他能夠撐到那麼久的話)。可恥!人權觀察組織呼籲世界所有文明的國家強烈抗議這位偉大藏人的被非法監禁,並且要求他立即除罪,以及立即釋放。

我不得不想起另外一個不同的佛國裏,另一位八十一歲的老人,也正在其人民的心念之中。人已經活得那麼高壽,外界必須顧念其健康情形對他們多加體貼。今日每個泰國人的心都繫在他們的國王身上,祈禱與祝願著他們的國王早日從小病康復。同時,在共產黨佔領的圖博,一個同樣歲數的男人,被丟進一個黑暗、不健康的洞裏,就因為他一生偉大的工藝成就。

中國人民需要對某些事情感到噁心,這些事情都比起法國總統昨天跟達賴喇嘛見面所引起的「受到傷害的感情」更加重要。中國人民該醒醒了吧?


转自: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9/04/817paljor-norbu.html

2009年4月17日星期五

刘霞:呼吁释放我的丈夫刘晓波



我的丈夫刘晓波是08宪章的主要起草人之一。08宪章以前捷克斯洛伐克的77宪章为蓝本,呼吁在中国进行全面的政治改革,包括建立民主政府,以普世公认的标准保障人权。2008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宣言签署60周年,这一天08宪章由300多中国公民签署发布,截至今天联署者已超过8000人。

很明显,08宪章在全体华人中引起了共鸣。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局认为我的丈夫对国家政权构成了危险。2008年12月8日,中国警方在未出示逮捕证的情况下逮捕了我的丈夫,并被拘押至今,尽管他们从未对他提出任何控罪。

尽管由于参与起草08宪章,我的丈夫陷入了困境,但我相信晓波没有后悔。他一向坚定地致力于促进并保障中国人的人权,特别是那些弱势群体的人权。事实上,这已经是我第四次亲眼目睹他被警察从家中拖走。在此之前,他曾因参加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民主运动而被监禁半年。 1996年,由于他撰写文章呼吁民主自由,再次被判入狱三年。2006年,他又一次被北京警方拘押,持续审问12个小时后才被释放。

虽然我和丈夫深知起草并签署08宪章可能带来的后果,但丈夫被拘留仍然给我们两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很早以前,我们俩人就商定不生孩子,不论是男孩女孩,父亲被投入监狱对于他们来说总是件十分残酷的事儿。所以,我们现在还是独身。丈夫被拘押后,我们只能靠书信联系,俩人不断地给对方写信,虽然我们知道这样的信件也许对方永远不会收到。在他被绑架的近4个月来,当局只允许我们见了两次面。我被带到一个秘密地点,我和丈夫一边吃饭一边谈话,狱警一刻不停地在旁边监视着我们。谈话中我了解到,他一直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房间里,里面只有一盏灯泡。我带给他的60多本书,多数都被监狱官员没收。想到他在监狱里孤苦伶仃的生活,我感到难以忍受。

现在我担心,政府正在准备对他进行审判,试图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来判决他。当局经常用这个罪名来惩处持不同政见者,一旦按这个罪名判决刑期通常十分漫长。警方已经传唤、调查了几乎所有的原始签署者,这是在搜集“证据”以便给我丈夫“定罪”。他们这样做,也是在向所有的民主运动参与者发出明确的信号,告诉他们当局不会容忍持不同政见者。

我恳求奥巴马总统能够过问我丈夫的案子,向中国政府表达让我的丈夫重获自由的希望。我的丈夫没有做错任何事,他被监禁不仅是我个人的大不幸,也是无数和他一样渴望国家自由民主,却又没有正常表达渠道的中国人的巨大悲剧。请奥巴马总统站在刘晓波一边,帮助我实现与丈夫团圆的梦想。

作者为刘晓波之妻,居北京。英文由华盛顿的人权组织劳改研究基金会翻译。刊载于4/16/2009 《华盛顿邮报》

An Appeal for a Chinese Dissident

By Xia Liu

Thursday, April 16, 2009

Washington Post, 4/16/2009

BEIJING -- My husband, Liu Xiaobo, was one of the primary drafters of a document known as Charter 08. Modeled after the Charter 77 petition created in the former Czechoslovakia, Charter 08 calls for comprehensive political reforms in China, includ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a democratic government and the protection of universally recognized human rights. It was signed and issued by more than 300 Chinese citizens on Dec. 10, 2008,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signing of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to date it has been signed online by more than 8,000 others.

Charter 08 has clearly resonated with everyday Chinese people. Perhaps this is why my husband, who was arrested on Dec. 8 by Chinese police without an arrest warrant, was seen as such a threat to the regime that he remains in police custody today, even though no charges have been brought against him.

Despite the hardship that his involvement in the Charter 08 movement has caused him, I am sure that Xiaobo has no regrets. He is deeply committed to promoting and protecting the rights of all people, particularly those who do not enjoy the advantages that he has as an intellectual. Indeed, this was the fourth time that I have had to witness my husband being dragged from our home by Chinese police. He previously served half a year in prison for his participation in the 1989 pro-democracy demonstrations at Tiananmen Square. In 1996, he was taken away and sent to prison for three more years for promoting freedom and democracy in his writings. Then, in 2006, he was once again taken into custody and was interrogated for 12 hours before being released.

Although my husband and I were fully aware of the possible retaliation that his advocacy might inspire, his detention is still very painful for us both. We agreed long ago that we would not have a child, as it would be too cruel to subject him or her to the absence of an imprisoned father. Thus, we are both alone now. We write to each other constantly, knowing our letters will never reach each other. In the nearly four months since his abduction, authorities have allowed me only two visits with him. After being taken to an undisclosed location, I was permitted to talk with him as we shared a meal under the unremitting surveillance of prison guards. During our conversations, I learned that he has been confined alone to a small room lit by a single light bulb and that most of the more than 60 books I had brought him were confiscated by prison officials. It is difficult for me to bear the extent of his isolation.

Now I fear that the government is preparing to stage a show trial and convict my husband of "inciting the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a charge frequently leveled against political dissidents and one that typically carries a lengthy prison sentence. Police have summoned and investigated nearly all of the original signatories of Charter 08, as they gather "evidence" of my husband's "crime." In doing so, they are sending a clear signal to others in the democratic movement that dissent will not be tolerated.

I implore President Obama to intervene on my husband's behalf and to express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is wish that my husband be freed. My husband has done nothing wrong, and his imprisonment is a great tragedy not only for me but also for the countless people of my country who lack a voice but share his desire to see China become a free, democratic nation. Please, President Obama, stand in solidarity with Liu Xiaobo, and help me to be reunited with my husband.

The writer lives in Beijing. Her column was translated by the 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 a Washington group working to expose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in China.

转自: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9/04/blog-post_18.html

2009年4月13日星期一

不言而喻的目的


达赖喇嘛尊者在纪念西藏和平抗暴五十周年的记者会上 朱瑞拍摄

文/朱瑞

自温总理胸有成竹地指出“白纸黑字,达赖喇嘛要纠正是可以的,但是要赖是赖不掉的”,中共喉舌人民网就冒出了属名益多的文章:《看达赖喇嘛如何下这个台阶》,并立刻被几乎所有的中共媒体转载,其阵势,与当年横扫黄世仁、周扒皮、刘文彩不相上下。在一篇叫做《解密温家宝斥达赖 要求达赖向杨洁篪认错》的文章里,甚至写道,“……笔者将一盯到底:只要他不向杨洁篪外长认错,事情就没有完,绝不允许达赖编造谎言攻击中国政府领导人而可以轻易溜号!”至此,具有侵略性的反和平、反人类的中共语言体系,得到了标准的展现。其实,这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式的癫狂,不过是为了一个不言而喻的目的:既要故意拖延藏中会谈,又不想承担责任,就是说,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1

被冷落了二十几年的《西藏和平五点方案》和斯特拉斯堡演讲,如今成了温总理的无价之宝。得意之间,这位追求大国风范的中共领导人,像极了穷山恶水之间拦路寻衅的刁民泼皮。容我冒中国天下之大不违,说句真话,那其实是达赖喇嘛尊者在八十年代的愿景。

八十年代初,中共领导人胡耀邦、万里视察西藏,震惊于那片高原的贫穷,并发现中央每年给西藏的钱,80%用在了汉族干部身上……“我们党对不起西藏人民!”胡耀帮感叹道。为了把补贴真正地用于藏人,实现藏人自己管理自己事物的愿望,陆续地调出了一些汉人干部。

因此,尊者在《西藏和平五点方案》上谈到:“中国最近有一批更务实、更开明的领袖上台,也使我们受到鼓舞……”“我们因此主动地提出一些构想,希望作为解决西藏问题的基础。”

尊者的西藏自治的想法,形成于1974年。在西藏和平抗暴19周年的讲话中,尊者明确提到:“如果六百万藏人真正的幸福,我们就没有理由争取什么。”

从汉藏两族互利出发,尊者不追究西藏的历史地位,公开地在1987年,发表了《西藏和平五点方案》:

1、 将整个西藏 转型为和平地区
2、 中共放弃威胁西藏群族生存的汉化政策
3、 尊重藏人的基本人权和民主自由
4、 恢复并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禁止中共利用西藏作为生产核武器并弃置核子废料的场所
5、 就西藏未来地位以及西藏与中国人民的关系进行谈判

第二年,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演说中,尊者对五点和平方案中的第五点,做了特别的解释,归纳起来主要八点内容:

1、 西藏流亡政府不寻求独立,而将西藏三区的所有藏族置于一个统一的政治实体中。
2、 这一政治实体必须具有名副其实的民族区域自治自主的地位。
3、 这种区域自治应该根据民主程序,通过人民选举产生的议会和政府所主导。
4、 在中国政府接受上述内容的同时,西藏将不寻求分离并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而存在。
5、 在西藏未成为和平基地之前,为了防卫的需求,中国政府可以在西藏部署有限的军队。
6、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负责西藏的政治外交与国防。而与西藏的宗教、文化、教育、经济、卫生、生态环境等有关的事务则完全由西藏人自己主导负责。
7、 中国政府停止对西藏人权的践踏,停止向西藏人口迁移。
8、 为了解决西藏问题,由达赖喇嘛负责与中国政府进行真诚的和谈与和解工作。

“白纸黑字”仅仅是方案和讲演,是八十年代解决西藏问题的愿景,也可以说是一种理想。如果中方有诚意,会拿出建设性的意见,进行共同探讨和磋商。

2

2002年恢复和谈后,达赖喇嘛方面清晰地阐明了解决西藏问题的具体愿望:在藏人聚集的自治区、自治洲、自治县,实现名副其实的自治。并且,鲜明地做出了不寻求独立或分裂的承诺。在2008年11月的第八轮会谈中,接照中方的要求,达赖喇嘛代表递交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详尽诚挚地表达藏人的诉求。不管横看竖看,还是左看右看,都找不到任何“赶走”中国人和中国军队的字样。

然而,中方不仅没有提出任何具体意见,还蛮横粗暴地把西藏方面的建议,定性为“独立”、“半独立”、“变相独立”,耍起了鸡蛋里挑骨头的把戏。因此,2008年12月4日尊者在比利时欧洲议会上指出:“我们清楚表明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驱逐非西藏人” 。是的,尊者一直(也会继续)提醒中国政府,面对满族已经名存实亡,蒙族正在消失的事实,应该严肃地对待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已然边缘化的可悲现状,停止移民,保护独一无二的西藏文化。而“停止”与“赶走”,天壤之别,一个泱泱大国的总理和外交部长,不会连这个浅表的中文常识都经韦混淆吧?

二十一世纪,在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越来越被人类珍视和尊崇的时候,世人更加强烈地关注西藏问题和藏人命运,尤其2008年3月以后。这给极力扮演大国风范的中共领导人,带来了压力。为了敷衍大家,隐藏起拖延藏中会谈的真实意图,在中共表演的各种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游戏中,杨外长在2009年3月7日的答记者问,算是比较精彩的一幕。

3

杨外长说,“达赖方面提出要在中国四分之一的土地上建立他的所谓‘大藏区’,要赶走驻扎在那里守卫中国国土的中国军队,要赶走世世代代在那里生活的其它民族的中国人。这样的人是一个宗教人士吗?”

话外之音:这样的人,有资格和我们谈判吗?!这就和温家宝总理标榜的“只要达赖放弃分裂,谈判大门始终敞开”对上了暗号。

然而,我不得不纠正一下杨外长过于天马行空的指责,主要是为了尊重热心的读者和听众。首先,所谓大藏区,是中国政府自制的名词。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后,原来的西藏三区被分划为几个藏族自治州、自治县和一个 藏族自治区,这些中国政府法定的藏族聚集地,就是今天中共不厌其烦批判的大藏区。显然这是一个行政概念。尊者要求的也不过是在这些取名藏族“自治”的地方,真正地实现自治!杨外长的一句“建立”,真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另外,杨外长还特别地提到了“四分之一”,似乎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就另当别论了,主要取决利益的大小。不过,杨外长不会忘记,日本曾占领了肥沃的东北三省,最后怎么样?还不是还回来了!英国曾拥有比本土大一百五十倍的殖民地,并且占领了几个世纪,最后,到底物归了原主。是人家的东西,你舍不得,也没有用,债,终究要还的。可是,尊者主动地牺牲了西藏的历史地位,只求藏人能够按照自己的风俗习惯生活,保住一个民族,为这个世界多一点文化色彩,就这么简单,我们理应感激和羞愧,而中共领导人,却以恶报善。

其次,在斯特拉斯堡的讲演中,尊者已明确,西藏的外交与国防交给中国,并强调: “…… 在和会召开、中立化和非军事化达成之前,中国可在西藏维持有限度的军事设施。” 杨外长却偏要不着边际地说,达赖喇嘛尊者要“赶走”中国人和中国军队。

也许杨外长不屑于读一读在第八轮会谈中递交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和达赖喇嘛尊者的2008年12月4日的比利欧洲议会时讲话?也许杨外长自娱于又当裱子又立牌坊的游戏?也许站在利益的岔口,不得不说出几句昧着良心的话?谁知道呢。

另外,请问杨外长,远的不说,仅以1949年为例,到底有多少汉人居住在西藏?而如今,又有多少?这些增加的汉人,在西藏居住了多少代?“世世代代”这个词,是异想天开还是在毫不掩饰地分化汉藏两个民族,进一步在西藏高原制造仇恨,增加藏民族那已然深重如山的苦难?

再次,一个从来都与宗教为敌,并持无神论观点的中共官员,有什么权力评审,评价,评估一位举世公认的宗教领袖的合法地位?如果杨外长不是在开玩笑的话,就是太忘乎所以了。毛泽东说,“人贵有自知之明”,看来,杨外长早已忘掉了那位出生在湖南乡下的老革命家的训诫。如今,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不过,藏人是不会要求杨外长认错的。尊者说过,“我们对朋友所产生的亲密情感,通常是一种执着,而非慈悲。真正的慈悲是毫无偏见的。如果我们只对自己的朋友亲切,而对敌人或无数不认识的人充满冷漠,那么,我们的慈悲只能算是部分或偏颇的。” 所以,观世音菩萨慈悲的航船,总是没有分别地怜悯每一个在世俗的苦海里挣扎的生命,不管是尊贵的还是低贱的,善良的还是罪恶的。而那些恶满盈的人,也许更需要同情,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尊者在祈祷时,尤其包括那些中共领导人的名字。

4

说谎的技术,六十年来,已被中共领导人运用得滚瓜烂熟,堪称世界一绝。 为了揭露吃人的旧社会,衬托出幸福的新中国,中共不惜将死去近十年的刘文彩从坟墓里挖出来,暴尸荒野。报纸上连篇累牍‘铁证如山’的刘文彩的罪恶事实,电影中一遍又一遍放映的刘家豪宅里的酷刑用具,如今,尽人皆知,竟是“按着‘阶级斗争’的政治模式集体创作的虚构作品。”

也就不难理解,为了衬托中共“解放”了旧西藏,硬是造出个农奴制和三大领主,就如同批判刘文彩,必然有水牢,批判黄世仁,必然有杨白劳和卤水,批判周扒皮,必然有高玉宝和半夜鸡叫一样。为了回避解决西藏问题,拖延藏中会谈,造出一个“分裂”和大藏区,也合乎中共的逻辑,然而,硬说尊者“要赶走驻扎在那里守卫中国国土的中国军队,要赶走世世代代在那里生活的其它民族的中国人”,就太离普了。

好在中共领导人久经撒谎的洗礼,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不说否定天安门六四大屠杀的谎言,也不说否定枪杀三月和平抗暴的藏人的谎言,仅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1、2008年3月18日温家宝总理在中外记者会上,谈到三月西藏抗暴时说,“我们有如铁的证据证明,这起事件是由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和煽动起来的。”。可是,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在过去的两年中,达兰萨拉的电子通讯对中国几乎是公开的,连电邮服务器都在中国的控制之下的情况之下,中共仍然拿不出一份像样的证据公诸于世,不是仍然脸不红,心不跳吗?

2、西藏人丹达之死,中国当局却说是造假,甚至说没有丹达这个人,继而于2009年3月25日封锁丹达被虐待残死的视频(原见Youtube),并对丹达父母进行大似迫害,据悉,目前丹达的父母下落不明。

3、那篇属名益多《看达赖喇嘛如何下这个台阶》的文章中,论据之一,就是:

“桑东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独立中文笔会’采访时又称,‘假如问题能够得到解决,自治区内就不能驻扎军队,军队一直是我们的核心议题’”

事实上,独立中文笔会从未采访过桑东仁波切,为此,2009年3月19日独立中文笔会特别发表声明(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3/200903200924.shtml):

“……新华社上述署名文章中有关“独立中文笔会”采访内容与本会无关,其消息来源颇有冒用本会名义之嫌。新华社作为中国国家官方通讯社,未经查实消息来源就发表此文未免太过轻率,因此有责任“亡羊补牢”,查清事实真相,或至少刊登本会的以上声明以正视听。《人民日报》(海外版)等数百家国内外媒体显然也有以讹传讹之责,也应做出相应补正。”

不过,这个靠枪杆子而不是民众选举上台的中共政权,在这些丢人现眼、被揭穿的谎言面前,真正地做到了他们惯用的一句话:“厚颜无耻”。可奇怪的是,今天,却杞人忧天地担心起尊者下不了台阶。这一点,我不得不再说一句实话,在尊者,这位人类精神领袖面前,任何诽谤和诬陷,都会丑陋地现出原形。事实上,尊者是一面人类灵魂的镜子。比如这次疯狂的文化大革命式的围剿,不过是为了一个不言而喻的目的:既要拖延,甚至毁掉藏中会谈,又不想承担责任,成了二十一世纪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典型。


《纵览中国》首发(略有改动):http://chinainperspective.net/ArtShow.aspx?AID=1038

2009年4月4日星期六

達賴喇嘛在歐洲議會的公開演說

達賴喇嘛在歐洲議會的公開演說 2008/12/4

主席、各位議員、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今天很榮幸地能在大家的面前發言,感謝您們的邀請。我最主要的承諾,是在「促進人類價值觀」,如慈悲心-針對個人層面、家庭層面,需要的平靜與幸福而言,這正是我所認為的關鍵因素。現今的時代,似乎不太重視這些內在的價值。因此,提倡慈悲平等,是我排名第一的承諾。

我的第二個承諾,「促進宗教間的和諧」。我們自然而然的接受多元化的政治和民主;但往往對多元的宗教信仰,似乎更加的猶豫不決。儘管大家都有著不同的概念和哲學觀,但所有主要宗教的傳統,都在傳遞著相同的訊息,愛、同情、慈悲、寬容、知足和自律。這些宗教也都有類似的潛力,足以幫助人類步向幸福的生活。因此,這兩項是我的主要志向與承諾。

當然,我會特別關注在西藏問題上,因為我對全體西藏人民有著特殊的責任,我的子民們把他們在西藏最為困難的時期裏,仍然繼續把他們的希望和信任寄託在我的肩上。所以西藏人民的福祉是我永不能放棄的動機,我也認為自己是流亡中的自由發言人。

上一回也就是2001年10月24日,我有幸前來歐洲議會裏演講,我說, “儘管有了一些發展和經濟進步,但西藏仍然面臨著基本的生存問題。在西藏因為政策造成種族和文化的備受歧視,連人權亦嚴重的被迫害著。然而,這也只不過是表相的症狀,相信背後所潛藏的深層問題,是更為嚴重的。中共當局認為西藏獨特文化和宗教的淵源,威脅國家的分離。因此精研深思的政策,導致全體人民以及獨特的文化和身份,正面臨著滅絕的威脅。“

自今年3月,西藏不分男女老少、各各階層的人民,在西藏高原示威抗議,抗議中國在西藏實施著壓迫和歧視的不當政策。由於充分認知這是迫在眉睫致命的危機,所以橫跨整個西藏,來自三區(衛藏、康區和安多)的,青年人和老年人,男人和女人,僧侶和信徒,信徒和非信徒,包括學生,全部的聚集在一起,自發地和勇敢地表達出自己的痛苦,真正的不滿和對中國政府的政策滿懷的怨憤。我一直為著中國與西藏雙方衝突中流逝的生命深感悲痛,並立即呼籲中國當局自製。自從中國當局將所有近來發生在西藏的事件,歸究為是我一手的策劃,已多次呼籲建立一個獨立的和受尊重的國際機構,徹底進行調查此事,包括邀請他們前訪印度達蘭薩拉。如果中國政府沒有任何證據來支持如此嚴重的指控,就必須負責的向全球披露真相。

可悲的是,儘管世界各國領導人、非政府組織和具有國際地位的人士,很多的聲音群起呼籲,應以避免暴力且自製的力式,中國當局還是訴諸野蠻殘暴的方法來處理西藏的情況。在這個過程中,大量的藏人被打死,數千人受傷和拘留。有許多失蹤的人們,命運仍是個謎。即使我站在這裏,然後到過許多的地方,西藏還是存在著龐大的武裝的員警和軍隊。事實上,西藏人民在戒嚴的情況下,繼續在恐嚇與焦慮的氣氛裏遭受著迫害。藏族人民在西藏的生活,似乎時時擔心著自己是下個被逮補侵害的人。由於沒有國際觀察員、記者,甚至是遊客被允許自由的進出西藏,我深深的為西藏人民的命運感到憂傷。中國當局已完全掌控了西藏。西藏人民正面臨著如同死刑審判,這樣的判決旨在消滅西藏人民的生命。

許多榮譽的歐盟成員,向來明白我一貫的努力,是為了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方式—透過對話或是談判,以解決西藏問題。本著這個精神,1988年歐洲議會在斯特拉斯堡舉行時,我提出了一份正式談判的提案,並非尋求分離和西藏獨立。自此時以來,我們與中國政府之間的溝通,面臨了許許多多的坎坷和曲折。在中斷近10年來,終於在2002年重新建立與中國領導的直接接觸管道。我的特使和中國代表,已經過了多次的的會談。在這些會談中,我們提出了西藏人民明確的願望。「中間路線」的本質,是為了尋求在中國憲法的保障下,為西藏人民爭取安全且真正的自治。

今年7月1日至7月2日,在北京舉行的第七輪會談,中國方面邀請我們提交我們對真正的自治的意見與方法。因此,2008年10月31日,我們提交給中國領導人的備忘錄,說明了西藏人民所尋求的真正自治。我們的備忘錄,說明了我們的立場--真正的自治,以及藏族政府對於自治的基本需求。我們提出這些建議唯一的目的是,真誠努力來解決西藏的實際問題。我們相信付出善意,在備忘錄裏所提出的問題與建議,能夠獲得實踐。

不幸的是,中國方面斷然拒絕備忘錄的整體內容,並陷構所有的建議是企圖在追求“半獨立”和“變相獨立”,因此而令他們不能夠接受。此外,中國方面指責我們“清種滅族” ,因為我們的備忘錄裏要求中國承認少數民族自治法裏規範的權利,“ 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的民族移居藏區,規範其定居、就業或經濟活動。“

在備忘錄中,我們清楚表明了我們的目的,並不是要驅逐非西藏人。我們關注的是大規模進藏的漢族,當然也有一些其他民族,這是反過來讓世居的西藏人口邊緣化,並威脅西藏脆弱的自然環境。人口結構急劇的變化,是大規模移民所造成的,終將導致藏人被漢化的命運,這是逐步導致西藏的人種及獨特的文化瀕危滅絕。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滿洲、內蒙古、東土耳其斯坦,都是因為大規模人口遷移破壞性後果的明顯案例,讓漢族成為中國的主導地位。今天,擁有語言、文字和文化的滿族人種已然滅絕;今日的內蒙古的2400萬總人口數,蒙古族僅只占了20%。

儘管中國官員的說法強硬,但與此相反,我們的備忘錄所提出的,是我們真誠地關切所有該要解決的問題,包含中國政府的主權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完整的不可分裂性,該備忘錄是不言自明,歡迎大家提供看法和建議。

藉此機會呼籲歐盟和議會努力斡旋,說服中國領導人認真的透過談判,以期解決西藏問題,維護中國與西藏人民的共同利益。

我堅決反對在我們的爭取過程中使用暴力作為手段,當然我們有權利探討所有政治方式的可選擇性。秉著民主的精神,我要求西藏流亡政府組織特別會議,討論國家前途和西藏人民的狀況,並共同決定西藏運動未來的發展方向。這次會議,於2008年11月17日至22日,在印度達蘭薩拉召開。失敗的中國領導積極惡劣的回應我們的倡議,已證實了許多藏人的懷疑,中國政府其實沒有興趣接受任何的解決辦法。許多西藏人仍然認為,中國領導人執意強行和全然同化西藏。因此,他們呼籲西藏需要完全的獨立。也有一些主張以公民投票的方式來決定西藏的前途;儘管有這些不同的意見,特別會議的與會代表一致決議,根據西藏與中國當前的形勢和正在發生的變化,採用我的決定是最好的辦法。我將研究提出的建議,這些建議來自於約600名世界各地的藏人代表,及從西藏內地竭力收集而來的意見。

我是一個堅定奉持民主的人。因此,我一直鼓勵流亡藏人都要遵循著民主的進程。今天,西藏流亡政府,設立有:立法,司法和行政三個部門。 2001年時,我們在民主化的進程中,邁出一大步,民選的噶廈(內閣)總理產生。

我一直堅持的認定,最終只有西藏人民能夠決定西藏的未來。第一位印度總理--潘迪特尼赫魯,1950年12月7日在印度議會裏所說:“與西藏相關的聲音應該就是西藏人民的聲音,不是其他人的。

西藏位於印度和中國之間,所以西藏問題影響的層面,遠遠超出了600萬西藏人的命運問題。數百年來,西藏作為地球上兩個人口最多的國家,一個和平的緩衝區。然而,在1962年,在所謂的“和平解放西藏”的僅僅幾年後,世界共同目睹了兩個亞洲巨人間的第一次戰爭,這顯然是表明著必須有一個公正、和平的方式,來解決西藏問題,以確保兩國人民之間友誼的持久和亞洲各國間的信任。西藏問題也關係到西藏脆弱的生態環境,根據科學家演算而得的結論,這將影響許多亞洲國家,涉及數十億人口的生命安危。西藏高原是許多亞洲最大河流的發源地,而西藏的冰川是地球上最大的,除了極地地區之外,一些環評團體提出西藏是地球的第三極一說。而且,如果目前的氣候暖化的趨勢繼續下去,未來的15-20年裏,印度河流域將會枯竭。此外,西藏的傳統文化,以佛教基本教義-慈悲及和平為原則。因此,西藏文化廣布涉及的不只是600萬藏人而已,同時也是橫跨喜馬拉雅山脈、蒙古、卡爾梅克共和國、俄羅斯的布裏亞特,這超過1千3百萬人,包括越來越多在中國的兄弟姐妹們,所共用的文化,這是有助於世界的和平與和諧的。

我常說:期盼最好的,但也要做最壞的打算。基於這個觀點,我勸告流亡藏人應該加倍的努力,教育年輕一代的西藏人,加強鞏固我們流亡中的文化和宗教機構,目的就是要維護我們的豐富文化遺產,並擴大和加強在西藏流亡社區的民主機構及民間社會之間的交流。我們的流亡社區最重要的責任,即是維護我們的文化遺產,因為我們可以自主自由的這樣做,然後擔任為西藏境內的同胞的發聲者。當然,我們肩上的任務和我們所面臨的挑戰是嚴峻的。在難民社區裏,我們的資源自然有限。所以藏人們也需要面對現實,我們流亡的時間可能會持續很長一段的時間。因此,我要感謝歐盟在我們的教育及文化事業上所提供的援助。

毫不懷疑的,歐洲議會的積極,已影響了中國變革的進程。全球的趨勢,全然朝向更開放、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權的方向。遲早,中國將隨著世界的潮流而前進。在這方面,我要讚揚歐洲議會授予薩哈羅夫人權獎,給中國維權人士--胡佳。這是一個重要的指標,且讓我們期待中國迅速向民主的方向推進。憑藉其新的地位,中國準備在世界舞臺上發揮重要主導能力。為了完成這個角色,我認為,至關重要的是中國的公開性、透明度、法治、自由的資訊和思想。毫不懷疑的,國際社會中對中國的態度及策略,將影響中國處理已發生數起國內事件過程中的變化和事態的發展。

相反地,中國政府繼續以極其嚴格的態度,對待西藏;所幸有些中國人-尤其是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越來越能夠理解和同情西藏人民的困境。雖然我對中國領導人就處理西藏事件的信任越來越薄弱了,但我相信中國人民的心,仍然是堅定不移的。因此,我建議西藏人民團結努力,去影響及感動中國人。中國知識份子的曾公開批評,今年3月西藏示威後所受到中國政府的嚴厲鎮壓,並呼籲中國自製和透過對話,解決西藏問題。中國律師也公開提供,幫助被逮捕的西藏示威者面臨審判時的法律協助。如今,有越來越多對西藏境內的困境及藏人的願望,理解、同情、支持和聲援我們的中國兄弟姐妹。這是最令人鼓舞的,也藉此機會感謝勇敢的中國的兄弟姐妹們的聲援。

更為感謝歐洲議會,堅定的表達關心和支持和平非暴力西藏的運動。您的同情、支持和聲援,一直是西藏境內外人民,最為偉大的溫暖源泉和鼓勵。特別感謝歐盟西藏小組的成員,不把西藏人民的悲慘看成是一項重點的政治工作,而是把全體西藏人民放在心上。歐洲議會在西藏問題這個議題上的多決定,對於西藏人民突破困境,有著龐大的助益,並且提高了歐洲及世界各地對於西藏問題的認知。

歐洲議會堅定的支持,西藏已經在中國引起了關注。我為歐盟與中國之間的一些不必要的緊張關係,感到遺憾。但是,我願與大家分享且真誠地希望並相信,不論目前西藏內部的十分嚴峻的形勢和中國和我的特使間對話進展的僵局,未來西藏和中國將能擺脫不信任的關係,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取得信任和承認的共同利益。我毫不懷疑,你們將繼續表達關心和支持西藏的意願,從長遠來看,為了和平解決西藏問題,並幫助創造必要的政治環境,這是有著正面的影響力。你們的支持,至關重要。

感謝你們所賦予我的榮譽,讓我和你們分享我的想法。

達賴喇嘛

布魯塞爾,比利時
2008年12月4日


转载: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377

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議

達賴喇嘛特使與中國統戰部有關人士舉行藏中第八次會談

第一, 介紹

2002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恢復對話以後,十四世達賴喇嘛的代表與中央政府代表之間多次進行了會談,其間,我方詳細闡釋了西藏人民的真實願望。以互利為基礎的中間道路之精神是,西藏民族在不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宗旨的情況下,得到名副其實的民族自治地位。這也是基於藏漢民族眼前和長遠的利益。我們明確做出了不尋求獨立或分裂的承諾,並設法通過名符其實的民族自治來解決西藏問題。這完全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有關自治的條款。而且保護和發展西藏民族的特性與形式,不僅對整個人類,對藏漢民族尤為有利。

2008年7月1至2日舉行的第七次會談期間,中共政協副主席。中央統戰部部長杜青林先生表達了希望達賴喇嘛對西藏的穩定和發展提出建議或意見的呼籲;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朱維群也表示希望聽到藏人所尋求的自治的標準或形式,以及在不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情況下,我方對地方區域自治的看法。因此,本建議詳細闡釋了我們對名符其實自治的立場, 以及根據我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理解,若能確實執行,可以滿足西藏人民特別利益要求的立場。達賴喇嘛也相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下,如果實行名符其實的自治,則西藏人民的基本需求應可以得到滿足。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和別的國家一樣,通過賦予各少數民族自治的權利來解決民族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有關自治的基本原則和目的,與西藏人民的需求和願望是相符的。民族區域自治的目的是在拋棄大漢族主義和地方民族主義的前提下,避免民族壓迫和民族分裂,通過賦予各民族當家作主的權利,以保障各少數民族的特性和文化。

根據我們的理解,憲法有關自治的原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滿足藏人的需求。憲法在一些相關問題上,對相關國家機關在自治問題上賦予了特別解決或實施的權利,要實現基於西藏特性而實施的名符其實的自治,施行上述各項特殊權利是必須的。在施行過程中,為了與西藏民族的需求和特性相適宜,可能需要對某些自治條款重新進行研究和調正。如果雙方真的具有誠意,則目前的所有問題都可以通過憲法規定的自治原則得到解決。如此,則國家的統一穩定,藏民族與其它各民族間的和諧親密關係等均可實現。

第二, 尊重西藏民族的同一性

拋開現行的行政區劃,所有藏人做為同一的民族,統一聚居的現實必須得到尊重。這不僅符合憲法有關民族區域自治的宗旨,目的和基本原則,而且也是實現民族平等的基礎。

不論語言,文化,佛教傳統或是獨特的風俗習慣等,西藏民族具有同一的民族屬性是不爭的事實。西藏民族不僅具有共同的歷史,而且不論其政治或行政區域如何地分合,其宗教,文化,教育,語言,生活習慣,地理環境等始終都是統一的。

以地理環境而言,所有藏人都聚居在高原地帶。由於西藏民族幾千年來一直居住在西藏高原,因此西藏民族也是西藏高原的原住民族。根據憲法有關民族區域自治的原則,事實上藏人做為一個民族世代居住在整個西藏高原。

基於上述事實,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承認西藏民族是55個少數民族中的一個民族。

第三, 藏人的真實期望

西藏民族有它獨特的歷史,文化,宗教和傳統風俗習慣,這一切也是人類文明寶貴的一部分。西藏民族希望保存祖先留下的這些寶貴遺產,並根據二十一世紀的需求,弘揚和發展這些宗教與文化遺產。

如果做為多民族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員而共處,則西藏民族將會從國家的經濟與科學發展中得到巨大利益,我們希望在這一發展過程中盡己一份力,共同協力配合。同時,西藏民族也希望西藏民族的特性,民族文化和精神得以保存和延續;希望西藏民族自古以來世代居住之脆弱的高原生態環境能夠得到保護。

對西藏民族特殊性的承認是一直的,這一點在十七條協議,以及歷屆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的講話或政策中都有明確的表現。確定西藏民族的自治地位和自治形式等都是基於這一點的。憲法也確定了根據少數民族的不同特性和需求而予寬容對待的基本原則。

達賴喇嘛有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下,解決西藏問題的立場是明確堅定的。達賴喇嘛所秉持的立場,與鄧小平先生所重申“只要不談西藏獨立,其他問題都可以協商解決“的精神是完全符合的。我們尊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統一,同時也希望中央政府承認和尊重西藏民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範圍內實行同一的,名符其實之民族區域自治的權利。這是化解彼此矛盾的基礎,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各民族間實現團結,和諧與穩定的近因。

西藏民族的特性之發展要順應全球,尤其是國內的發展;同時,經濟,社會和政治的發展,必須要尊重和愛護西藏民族自己的特點。要實現這一切,就必須要承認西藏人民的自治權利,而且其實施要符合藏人自己的需求,特性和重點,並涵蓋所有西藏民族聚居的地區。

由於保護西藏的民族文化和特性,只能靠藏人自己,其他任誰也沒有辦法達成。因此,西藏人民要在自我幫助,自我發展和自我治理與中央政府或各省區對西藏的幫助指導之間掌握平衡,這是極為重要的。

第四, 藏人的基本需求及自主管理

[1] 語文

語文是表現民族本質的最重要的特徵。藏語不僅是藏族互相溝通的語言,而且也是我們書寫文章,歷史,佛學教義或科學技術等知識的唯一語言文字。藏語文是一個與梵文相媲美的文字,具有很高的表達能力,從梵文翻譯的內容,不論詞意,藏語文是唯一可以還原梵文的語言文字,因此,藏語文不僅是世界上音譯最多和最好的文字,而且也被一些學者推崇為著作最豐富和數量最多的文字。

憲法第四條規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語言文字的自由,從而保障了使用各自語言文字的權利。西藏民族在使用和發展自己語言文字中,藏語文是首要的,必須要得到尊重。各藏族自治地區的語言文字也應以藏文文為主。

這一觀點在憲法第一百二十一條中有明確寬泛的認可:“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在執行職務時,依照本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條列的規定,使用當地通用的一種或者幾種語言文字”。在<<民族區域自治法>>第十條裡也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

<<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三十六條也明確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根據國家的教育方針,依照法律規定,決定本地方的教育規劃,各級各類學校的設置,教學內容,教學用語和招生辦法等規則”。這一條款認同了在藏族地區使用藏語文教學的觀點。

[2]文化

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根本目的是為了保護少數民族的文化,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二十二條,四十七條,八十九條,以及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三十八條等都規定了有關保護文化的條款。西藏的文化與藏人的宗教,傳統,語言和特性等有著極為密切的連繫,現今的西藏文化在各方面都面臨著極大的困難。生活在多民族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西藏民族,要依照憲法所保障的權利,保護自己民族的獨特文化。

[3] 宗教

宗教涉及西藏的根本問題,佛教與我們的本質有著密切的聯繫。我們雖然認同政教制度的分離是很重要的,但不能因此侵犯信徒的自由和宗教實踐。對西藏人民而言,如果沒有信仰自由和思想自由,則其它的個人或集體自由都是無法想像的。憲法強調和保障了宗教信仰與宗教活動的自由。憲法第三十六條明確保障了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權利,規定“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各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

將憲法的上述條款,以國際通用的標準去闡釋的話,信仰或實踐的方式也包含在宗教自由的範圍內,這些自由包括根據宗教傳統管理寺院,研習和實踐教法,根據宗教制度確定入寺僧侶的人數和年齡,以及自由從事講經說法等宗教儀式和活動。因此,對一般的宗教活動,包括師徒關係,寺院管理,轉世靈童的認證等事務,政府都不應進行干涉。

[4] 教育

西藏人民希望通過與中央教育部們的合作,制定屬於西藏自己的教育制度和自主進行管理的願望,在憲法的相關規定和精神中得到支持。西藏人民同樣也希望參與科學技術的發展。在科學發展的過程中,我們同時也可以看到佛教的心理學,哲學和宇宙學等方面所發揮的作用正在越來越多地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同。

憲法第十九條規定,國家要保障公民享有義務教育。憲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自主的管理本地方的教育事業……”。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三十六條裡也有類似的規定。

有關決策方面,由於自治的權限不明確,因此需要強調的是,對藏民族的教育必須要施行名符其實的自治,這一點也得到了憲法有關自治原則的支持。

有關藏人希望參與科技發展的願望,在憲法(第一百一十九條)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三十九條)中,對民族自治地方參與發展科學技術的權利做了明確的認定。

[5] 環境保護

西藏是亞洲諸多河流的源頭,也是世界的屋脊,地大物博,擁有豐富的礦產和森林等資源。西藏民族的環保傳統是基於不分人類或動物,敬重一切生命而不予傷害之理念所產生,因此西藏特殊的環境得到保護,沒有遭到汙染。

目前,西藏的生態環境正在遭到難於恢復的破壞,這一點從西藏的草地,農田,森林,水源以及野生動物所受到的影響中可見一斑。因此,根據民族區域自治法第四十五條和六十六條之規定,依照西藏過去的環保觀念和傳統,應賦予西藏制定環保政策以及進行管理的權利。

[6] 有關自然資源的使用

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都認可自治地方的自治機構,在保護和管理自然生態環境與自然資源方面的責任(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二十七條,二十八條,四十五條,六十六條,憲法第一百一十八條亦規定要照顧民族自治地方的利益)。民族區域自治法確認“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保護,建設草原和森林” (第二十七條),規定 “對可以由本地方開發的自然資源,優先合理開發利用”(第二十八條)。

土地所有權是利用自然資源,增加稅務和收入以提升經濟的基礎。因此在自治地區,所有不屬於國家的土地,應賦予自治民族依法獨享出租或交易等的權利,此點極為重要。同時,在符合國家發展規劃的情況下,自治地方應具有自行制定或推展發展計畫的權利。

[7] 經濟發展和貿易

發展西藏地區的經濟是必要的。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範圍內,西藏屬於經濟最落後的地區之一。

憲法確認民族自治機關根據地方的特點和需要,制定經濟建設的方針。( 憲法第一百一十八條,民族區域自治法二十五條)。也確認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有管理地方財政的自治權(憲法第一百一十七條,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三十二條)。並規定,國家從財政,物資,技術等方面幫助各少數民族加速發展經濟建設和文化建設事業(憲法第一百二十二條,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二十二條)。

同樣,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三十二條裡也規定,類似西藏這樣與其他國家接壤的自治地方,可以展開對外經濟貿易活動或邊界貿易。對於與其它國家有著文化,宗教,民族和經濟等共同特性的西藏人民而言,這一點尤為重要。

中央和各省的幫助雖然可以暫時獲益,但如果西藏人不能自食其力而需要依賴別人生存時,這將會是巨大的災難。因此,促使西藏人經濟自立也是實行自治的重要目的之一。

[8] 民眾的衛生

憲法規定政府賦有為民眾提供衛生和醫療服務的責任(憲法第21條)。憲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裡也認定這是自治地方的責任,民族區域自治法第四十條裡也認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自主解決本地方的醫療衛生事業的發展規劃,發展現代醫藥和民族傳統醫葯。依照上述條款的宗旨,民族自治機關必須要具有滿足所有藏人衛生需求的條件和能力。同樣要具備依照傳統將藏醫和天文曆法加以實施和發展的能力。

[9] 公共安全

解決關係民眾安全問題之工作人員或安全人員中,擁有了解和尊重地方傳統和風俗習慣的人員是極為重要的。

自治和全權管理自己事務的主要責任之一是,管理民眾的內部秩序,以及自治地方的安全。憲法第一百二十條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二十四條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依照國家的軍事制度和當地的實際需求,經國務院批准,可以組織本地方維護社會治安的公安部隊“。

[10] 管理外來移民方法的制度

民族區域自治和自主管理自身事務的根本目的,是為了保障少數民族的特性,文化和語言,以及落實當家作主的權利。允許甚至鼓勵漢族或其他民族人口向少數民族地區的大規模遷移,從根本上違背了民族區域自治的目的和理念。由於人口遷移所帶來的人口結構變化,將使藏漢民族的團結或統一無從談起,取而代之的是西藏的民族特性和獨特文化的日漸滅亡,藏民族也會消失在漢民族當中。同樣的,漢族或其他民族大量遷移到西藏各地,將會從根本上改變施行民族區域自治的基本構成要件,因為“少數民族聚居”區域實行自治的憲法之基本要件由於人口移民而被根本改變或遭到漠視。如果不阻止這類的大規模移民,則西藏民族終將難於聚族而居,從而失去憲法有關民族區域自治的權利。這種做法完全踐踏了憲法有關民族問題的精神原則。

中國曾經嚴格控制內部的人口遷徙和居留,但民族自治機構管理“外來”移民的權力卻極為有限。我們認為,為了尊重自治的原則和理念,給予各自治機關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它地區的人民在西藏居留,定居,工作或其它經濟活動自主制定相關法規的權利是極為重要的。

我們並沒有將定居西藏或長期留居西藏的其他民族成員驅走的想法。我們所擔心的僅僅是,鼓勵以漢族為主的其他民族成員大量移居西藏的結果,將會改變現有的西藏社會結構,西藏民族因此成為少數而被邊緣化,脆弱的西藏自然生態環境遭到無可挽回的破壞。

[11] 與其它國家在文化,教育,科學,宗教等領域的交流

在有關自治的內涵中,民族區域自治法第四十二條還規定,在文化,藝術,教育,科技,衛生,體育,宗教,環境,經濟等方面,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各民族或各省市自治區的交流固然重要,同時,自治地區還有與其它國家進行交流的權利。

第五 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的西藏人要進行統一的管理

基於西藏人民的上述基本需求,通過實施民族區域自治,保護和發展西藏的民族特性,文化以及佛教傳統,並在尋求發展的過程中,現今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賦予自治地位的所有藏族地區,需要納入統一的自治管理範圍內。現今的行政區域劃分,將西藏人分散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自治區和許多省份當中,從而造成藏人被分散割裂,各個地區發展不平衡,同時也嚴重削弱了保護和弘揚民族特性,文化與佛教傳統的力量。這一政策不但沒有尊重西藏民族的統一性,反而進行民族分裂,對西藏民族的統一性製造障礙,踐踏了民族自治的精神。在新疆和蒙古等主要的少數民族地區,大部分人民都包含在各自的自治區域內,而聚居的西藏民族卻被劃併不同的省區,仿佛在對待不同的民族 。

將目前分散在各種自治地區的所有藏人統一在一個自治體系下,不僅符合憲法第四條的相關規定和精神,而且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二條也規定:“各少數民族聚集的地方施行區域自治”。民族區域自治法的序言中也記載:“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由中國共產黨為了解決民族問題而制訂基本政策。民族區域自治是在國家的統一領導下,各少數民族聚集的地方實行區域自治,設立自治機關,行使自治權。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體現了國家充分尊重和保護各少數民族管理本民族內部事務權利的精神,體現了國家堅持實行各民族平等,團結和共同繁榮的原則”。

西藏民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範圍內享受自治權利時,如果能夠統一普及到整個西藏民族地區,將有助於實現具實質意義的民族區域自治。

民族區域自治法也傾向於認為民族區域自治的邊界是可以進行調整的。根據憲法有關自治的基本原則,尊重藏人統一性的願望完全是合法合理的,為此而改變部分行政管理範圍並不違背憲法精神,而且也有許多前例可循。

第六 自治的本質和架構

能否實現名符其實的自治,將依賴於上述各項自治問題以及藏人在這些問題上實施自治的程度或自治方式。因此需要考慮的是,如何才能制定和實行適合藏民族的特殊狀況和基本需求的法規。

要實現名符其實的自治,藏人還要有制定符合自己需求和特點的地方政府,政府組織,以及制度的權利。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會,對本地方所有(涉及上述自治的)問題有制定法規的權力,以及在自治政府各部門的實施權利和自由決定的權力,自治權利也包括在中央國家級的相關權利機關中安置代表並發揮實質作用。為了使自治充分發揮效力,其商討方式必須具備功效,在相互關連密切或共同利益上,中央和地方政府要建立起合作解決的途徑。

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最重要條件之一是,要保障憲法和其它法律單方面取消或修改賦予各自治地方的權利和職責。也就是說,不論中央或自治地方,在未經另一方同意的情況下,不得擅自修改自治的基本條款。

有關符合西藏實際和需求之名符其實自治的範圍和特點,要根據憲法第一百一十六條(民族區域自治法第十九條)的相關規定,在自治條列中做出詳細的解釋,如果適當的話可以為此另外制定法規。包括第三十一條在內的憲法相關條款中,對於類似西藏這樣有著特殊地位的地區,在尊重國家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制度的情況下,規定可以相應地適當放寬。

憲法第三章第六節也認定,民族區域自治地區具有自治政府和制定法規的權利,因此憲法第一百一十六條(民族區域自治法第十九條)規定:“依照當地民族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特點,制訂自治條列和單行條列”的權力。同時,憲法在很多方面賦予行政自治的權利(憲法第一百一十七到一百二十條),規定自治機關在適合地方的需求下,依照地方的實際情況,貫徹執行國家的法律。(憲法第一百一十五條)。

上述這些法律條件雖然對自治機關的決策權限造成一定的阻礙,但是憲法不僅接受了自治機關可以依照適合地方的需求制定法規和政策,而且,這些法規政策甚至可以和包括中央在內的其他機關所規定的不一致。

正如我們說明的那樣,藏人的需求與憲法的自治原則大致相符合,但在真正實施過程中,目前,由於種種原因而造成許多阻礙,甚至失去效力。

實施名符其實的自治,還需要權力分配,如中央和自治地方對一些問題的雙方權責問題進行明確分配等。就目前而言,在這些方面不僅沒有清楚的分配,自治地方的立法權利也沒有落實,仍遭到很大的阻礙。因此一方面憲法對於自治地方在很多問題上認定具有制定法規的特殊需求,但是另一方面根據憲法第一百一十六條的規定,卻必須要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批准,所以自治的原則在實施過程中多有阻礙。正式規定需要這種批准的只有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各省的人民代表大會不需要得到這樣的批准,在制定地方性法規時,(非自治的)各省只要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即可(憲法第一百條)。

在真正實行自治方面,依照憲法第一百一十五條之規定,必須要遵循諸多的法規和章程,其中一些法規甚至對自治地方的自治造成很大的阻礙,有些法規相互矛盾。因此自治的真實標準並沒有明確的落實,國家上級機關單方面制定法規和章程,甚至政策的改變也是單方面決定。如果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間,對自治的標準和實施方面出現不同的看法,則缺乏為解決問題或進行溝通的足夠途徑,實事上並沒有明確的規定,這使得地方領導的工作受到阻礙,對西藏民族施行名符其實的自治也造成障礙。

此時,我們沒有為了這些問題和實行名符其實的自治而詳述藏人困難的意願,但是為了在往後的會談中,能夠適當的解決問題而做為例子而在此提出。我們會繼續學習憲法和有關法律,並在適當的時候發佈我們所知道的研究結果。

第七 未來前進方法

正如本建議的開頭所述,我們相信西藏人民的需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有關自治的原則相符合。我們的目的是,就如何讓這些需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架構相配合而進行討論。正如達賴喇嘛經常強調的那樣,我們並沒有任何隱藏的計劃,也絕對沒有在得到真正自治後,依此做為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跳板的目的。

西藏流亡政府象徵著西藏人民的利益和西藏人民的代表,我們之間就上述問題和相關議題達成協議後,西藏流亡政府將失去存在的必要而會立即解散。事實上達賴喇嘛已多次聲明,他個人在未來將不會擔任任何政治職務。在實現和解的過程中,為了得到藏人必要的支持,達賴喇嘛願意為此竭力發揮其影響力。

以這個承諾為基礎,第二步應該就本建議所提出的相關問題進行具實質意義的討論。為此願意就尋求共識,以及程序或時間等方面進行討論決定。

转载:http://www.xizang-zhiye.org/b5/ex/jianyi.html

2009年4月2日星期四

那些悲伤的事故 (转载)

文/苏小和

我们的国家每年都被一连串的工业事故缠绕。隔一段时间总有煤矿会坍塌,火车也会在人们熟睡的时候偶尔相撞。一次焰火游戏,能叫摩天大楼熊熊燃烧,而一场地震,能震垮所有本来就单薄的校舍。看看这个时代,总是那些脸面深黑的矿工首先被吞没,总是那些还在教室里读书的孩子首先被埋葬。这样的事故纷至沓来,我们先是落泪,继而是愤怒,接下来就是麻木,就是遗忘。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这些悲伤的事故接二连三的发生,而我们的行动仅仅停留在悲伤的层面。没有人告诉我这一年中因为事故死去的人有多少;没有人告诉我这些已经死去的人,最终得到了什么赔偿;没有人告诉我,那些死去了的人的亲人们该怎样继续活下去,他们内心的悲伤与绝望,有没有人去关注;也没有人告诉我,我们究竟是依据什么法律条款来给死难者进行赔偿。更让我不解的是,每次事故发生之后,就有最高领导的指示迅速传遍祖国大地,但每次的情况却是,上一次的领导指示还有余温,新的事故却又大踏步地来了。

这显然不是常态,肯定是某个本质问题被我们忽略了。

1935年8月14日,罗斯福总统说:“我们从来无法保证百分百的人口免受百分百的生活危险与变动,但我们已经试图建构一种法律,它能给普通公民及其家庭在失业与老龄贫困时带来一定的保证”。罗斯福的这种表述,事实上隐含着美国的一段艰难的事故历史。他当政的年代,尤其是此前半个世纪,可能是美国历史上工业事故最为频繁的时期。那是1900年代前后,每50个美国工人中就有一位每年因工作事故死亡或者伤残。如果以全体人口为样本,大约1000名美国人中每年有1位死于事故。对于那些危险工业内的工人,事故几率则更高出许多。仅仅1890年这一年,每300名铁路工人中就有1名工人在工作中丧生;而在货运铁路司闸员中,每100名工人中就有1名丧生。最惊人的工业伤亡率出现在1850年、1860年代的宾夕法尼亚州东部的无烟煤煤矿,在那里,每年有6%的工人死亡,6%的工人永久性伤残,还有6%的工人遭受暂时性的严重工伤。而在1907年的12月,弗吉尼亚州的一次矿井爆炸,甚至一次性夺去了361名矿工的生命。

如此扫描中美两个国家在工业化进程中的事故史,会让我们发现两种现象。其一,可能伴随着工业化的初步发展,工业事故是一种不可避免的后果,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这种后果都曾经或者正在以血淋淋的方式向我们呈现;其二,这些不可回避的工业事故,曾经或者正在启发美国人或者中国人。显然,后者可能更具有建设性意义。

我又注意到罗斯福总统在1907年6月说过的话:“工业事故成本的攀升,要求这个国家的法律做出勇敢的变革”。约翰·法里安·维特的著作《事故共和国》,讲述的正是美国工业事故的危机及其所引发的美国法改革。他们的历史显然有着我们很陌生的发展轨迹:当南北战争结束之后,工业事故迅速成为当时影响最大的社会经济现象。

历史作证,正是频频发生的工业事故,引发了美国社会、制度和法制改革中的一系列大规模试验。法官与法学家发展出了侵权法的法律领域。大部分美国人因此加入了新成立的生命保险项目。工业雇主,也就是企业和企业家发展出处理劳资关系与雇佣合同的新方法。进入20世纪,美国的律师、立法者、社会保险专家、劳工领袖,甚至还有企业和企业家纷纷发起了大量关于工业事故的社会后果的研究,并由此评判了一系列创造性的改革选择。在1909年到1913年之间,美国联邦与各州共有28个委员会研究了工业事故问题。而从1920年开始,罗斯福总统倡导的赔偿体制,在42个州落地生根,它以政府强制管理的保险体系取代了19世纪的普通法。美国人的《事故法》由此登堂入室,工业事故从此由一种普遍的困局过渡到了法律的中心地带,并成为整个20世纪、21世纪美国律师、立法者和政策制定者的重要议题。

维特将醒目的工业事故史提升到美国法变革的高度进行观察,是想揭示出一个历史现象:事故法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奠定了20世纪、甚至21世纪美利坚共和国的基础。由此,美国才真正开始走出粗放的工业化时代,表现出更多的现代国家特征,包括在今天的美国人看来非常重要的联邦制原则、无所不在的社会保险体制,都是从事故法开始。

这正是维特之所以要将他的这本著作命名为《事故共和国》的深意。一些看上去血腥、悲伤、简单的事故,却启发并形成了美国制度的变革。从林肯时代到罗斯福时代,美国人的治理原则由此发生了深刻的转移。从前,美国人眼里的事故可能仅仅界定在关于契约自由与私人所有权的意义和范围之内,但今天,美国人看事故,更多的是考虑如何分配契约自由所带来的风险,是最大限度地遵守了每个人的个人权利。上帝主权所赐予的“天赋人权”理念再一次成为历史演进的关键词。所以,维特在讲述这一段历史的时候,专门借用了20世纪中期法学家格兰特·基尔默的话:这是一段侵权“吞并”契约的过程。

作为一个后发国家,中国的事故现场应该吸收美国事故历史的种种经验和教训。但当我们把这样的问题提出来,立即发现我们的底气不足。一件件令人难过的事故不断上演,我们的社会、制度和法律体系,有没有可能就此进行一些必要的试验?我们的法官与法学家有没有可能沿着侵权的角度,去探索保护公民权利的法律条款?我们的企业和企业家有没有在劳资关系与雇佣合同上找到一些新方法?我们的非政府组织,我们看上去庞大的律师团队、我们的立法者、社会保险专家,尤其是那些以企业家之名先富裕起来的人们,有没有谁站出来发起关于工业事故的社会后果的调查研究?

没有,一个也没有。面对频繁的事故,这个国家的人们,多数都是一些冷漠的看客。除非事到临头,我们才发现,那一声声的丧钟,并非只为他人而鸣。当那些凶恶的瓦斯爆炸,一口口陈年的矿井垮塌,当泥石流冲刷了村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是要伸出援助之手的。做官员的,要如实告知;做媒体的,要了解真相;做律师的,要去打官司;做企业家的,要去救人。那些机关大院里的决策者们,要检讨我们的制度是不是有问题,那些学院深处的学者们,要走出象牙塔,走到事故的现场里去,做一些真正的田野调查,去发现我们的方法是不是有问题。

没有,一个也没有。面对那些血淋淋的生命,这个国家的人们,多数都远离了事故现场。因为所有人都以为,政府才是拯救事故的主角。是的,政府总是在每次事故暴发之后,第一个来到现场,官员会落泪,个别人会因此丢掉官阶。但政府依然不改初衷,像垄断所有重要的市场资源一样,垄断了事故的知情权和处理权。他们以为更少的人知道事故,就可以更好地处理事故;或者他们以为,更果断地处理事故,就可以减少新的事故的发生。但这次,他们又错了,政府这么做,不仅再一次堵死了社会救助通道,而且让政府本身的救助成本不断攀升,以至于到了防不胜防的程度。而民众越来越对政府的管治能力不信任,整个社会因为频繁发生的工业事故,积累成为一个个醒目的不稳定因素。

这样的局面让人失望。按照美国的事故史,国家由事故切入,可以找到一种制度变革的路径,民众也可以用内心的悲悯善意来参与其中。但结果却是,政府垄断再一次忽略了变革的契机,民众的旁观者姿态,让民众慢慢发展成为一个个情绪急躁的火药桶。

还是格兰特·基尔默的“侵权吞并契约”的过程描述,让人恍然大悟。以市场为基本路径的工业化进程,主要由契约精神来维系,而契约的主体,尤其是主体拥有的权利,比如私有产权、知情权等等,就成为整个市场经济运行的基石。当一个政府的权力完全不受制约的时候,企业就只能把官商勾结当作发展的主要方法,由此,政府权力的滥用,由政府公共决策的层面蔓延到企业经营的层面,这种权力的一层层垄断,必然侵害市场终端。比如工厂的安全设施、工人的安保条件,这些必须的生产权利,必然会被一层层稀释。在这种局面之下,所谓的契约,所谓的以人为本,所谓的生产效率,都只是一句口号,一个幌子。

生命就是在这样的幌子下,被一个个伤害。

《事故共和国》的经验意义就在这里。只有沿着权利的层面去思考工业事故,才能引发制度意义上的变革,并由此真正降低工业事故率,提高整个工业生产的效率。美国人常说,达到目标并不是只有一种方法。今天的美国,在事故法领域的制度体系是一个混合体,它包括了工业伤残的行政赔偿、初审律师推动的诉讼、以及一个由广泛的NGO组织达成的监查系统。美国由此形成了一套极有效率的组织系统,这甚至包括了联邦制度、法院权力与司法审查的实践制度、美国人数不足的公务员系统。

显然,我们如果在事故的问题上继续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忽略整体的制度变革,那么我们不仅会失去发展的动力,而且永远无法最终解决频繁发生的事故问题。

转自:http://sumartin.blogbus.com/